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70章 爸爸抱抱
    等顾裴琛回过神来,才发现安恬已经大步走在了前面,他眼神一闪就反应了过来,嘴角勾了勾,忙追了上去。

    “走那么快做什么?”赶上安恬,顾裴琛心情不错的问道,仿似刚才那个伤春悲秋的男人不是他似的。

    “不想年纪轻轻就牙口不好。”安恬翻了个白眼。酸死了!

    “急什么,我还没说完呢。”顾裴琛道。

    安恬猛地就停下了脚步,转头冷冷的看着顾裴琛,“顾裴琛,你真让人恶心。”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够了!”安恬恨恨的瞪着顾裴琛,咬牙切齿,“你和童欣雅怎么样我早就不敢兴趣,咱俩也早就没有关系了,你爱她也好,怎么样都行,跟我无关!”

    “当然和你有关。”顾裴琛目不转睛的直视安恬的眼,“因为我现在爱的人是你!”

    安恬心里咯噔一跳,觉得自己不止牙口被酸倒了,连耳朵都被荼毒的不好使了。

    顾裴琛一把拉住安恬的手,无视她的挣扎,便自顾说了下去,“童家于我而言,有着血海深仇,哪怕童家最后付出了灭门的惨痛代价,这仇却不可能消失,可欣雅却于我有救命之恩,而且那个时候我是真爱她,不然也不会陷入深深的矛盾绝望中,说实话,她成了植物人,我一方面自责,一方面却很高兴,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天天见面,她不会再离开我,面对她,我也可以减轻很多负罪感,而这种几近变态的私欲就像毒品,让我深陷其中欲罢不能,甚至一度,顾家的人见了我都好比见到了恶鬼,退避三舍,是爷爷给我找了心理医生,我这才脱离黑暗,但不彻底,然后我就开始了新的排遣,寻找一个个和欣雅相似的女人,不管是样貌,还是气质。”

    顾裴琛抬手抚摸安恬冷冷绷着的脸,“然后就遇见了你,就连我自己都只是觉得你只是和各方面都合格的替身,可是我发现我错了,听说你去医院打掉了孩子,我感到了心痛,而当你消失在我的视线,怎么都找不到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心空了,就像被人狠狠的剜走了一块,那时我才知道,早在不知不觉中,你就扎进了我心里,连我自己都没发现,快四年了,我无时无刻都没有放弃找你……”

    “爱?”安恬没感动,却讽刺的笑了,“顾裴琛,你不配。”说完安恬用力甩开了顾裴琛的手,“我本来是想跟你谈圆圆的事的,不过我忽然发现,几年不见,咱们竟然已经到了驴唇不对马嘴的地步,这就是代沟啊,既然这样,那我也没什么好啰嗦的,我就直说吧,我是不会放弃圆圆,除非我死。”说完这句话,安恬再不停留,转身就走,甚至好似身后跟着洪水猛兽,越走越快,走着走着竟是跑了起来。

    顾裴琛看着安恬落荒而逃的身影,无奈的叹了口气,却没有真的不管,而是不远不近的辍在后头跟着。

    安恬说的对,他不配说爱。

    可那又怎么样?爱了就是爱了。

    他曾经是和童欣雅好过,但那是在两家关系还好之前,实际上在发现父母死亡真相后,他们就开始闹分手了。年少时的感情是最经不起磋磨的,要是就那么分了也就分了,可偏偏老天给开了那么个玩笑,在他还没彻底放下的时候,童欣雅以刻骨铭心的方式镌刻在了他心上。而时间,也的确是把无情的杀猪刀,在不知不觉间,自以为的情深不移其实早就变了质,童欣雅于他而言,成了习惯,成了责任,正是安恬的离开令她幡然醒悟了这一点。

    直到将安恬默默的送到楼下,看着她上了楼,感应灯在三楼亮起又熄灭,他这才宣誓般的喃喃自语,“我不配说爱,也不是个好人,但安恬,我是不会放弃你的。”说完,毅然决然转身就走。

    安恬这几天实在烦的慌,儿子住院医院店里两头跑本来就已经够忙了,偏偏还来个顾裴琛阴魂不散,走哪都能来个巧遇,简直烦不胜烦。

    不说别的,就连在医院去个卫生间,还没在打开门出去的时候给撞上,然后那家伙就来句“哎,这不是男厕啊?不好意思走错了,恬恬?居然是你,真是巧啊!”

    巧,巧个屁啊!

    安恬简直无力吐槽了,但回想当年就是因为所谓的巧遇一失足成千古恨,她简直就咬牙切齿,自然是不愿多搭理顾裴琛的,白眼都懒得翻就冷着脸直接走人。

    顾裴琛这时候也不会追,就没事人似的转身走进旁边的男厕去了。

    当然还不止这点,就连在自家火锅店都还能来个‘巧遇’,简直不能忍。

    “哎,你在呢,真巧。”又是这样,安恬没事干和服务员一起刚去雅间收拾完出来,就碰到了正打开雅间门出来的顾裴琛,“你家火锅味道不错,这吃一次就上瘾了。”

    安恬理都懒得理,直接擦肩走人。一个人吃火锅还要雅间,简直就是装逼,安恬真想赏他一句装逼遭雷劈,不过觉得有点浪费口水。

    碰个软钉子,顾裴琛也不介意,摸摸鼻子径自去柜台买单。

    等顾裴琛一走,余丹和李艳就就把安恬给拽到了角落,一脸八卦眼放狼光,piupiu直放辐射。

    “恬恬姐,那帅哥其实是为你来的吧?”

    “可不是,明明不能吃辣还天天来扎根儿,剩菜咱们都不好意思要罚款呢!”

    安恬似笑非笑看着两人,“想知道?”

    两人嗯嗯点头如捣蒜,其实她们更想问的是,那男的是圆圆的爸爸吧,是不是霸道总裁啊,不过这话两人都没敢问出口。

    “怠忽职守,八卦老板隐私,这个月奖金没有了。”安恬笑眯眯的说完,也不看两人瞬间便秘的脸,转身就走,郁闷的心情总算好点了。

    “嗷!”安恬都走远了,两人才反应过来,嗷的一声惨叫就扑了上去,一人一边拽着安恬的胳膊摇啊摇,“别啊恬恬姐,我们错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那奖金就别扣了呗,回头我们给圆圆买糖吃!”

    安恬简直无语了,“放开。”

    两人默契十足,唔唔摇头,一副要扣奖金就誓死不从的壮士脸。

    安恬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奖金没有了。”

    话音未落,两人嗖的就松开了手,忙打着哈哈就各自跑开了。

    安恬就是故意逗她俩玩儿了,见人总算正常了,摇了摇头,这才拎着保温桶去医院送饭,顺便换向敏。儿子已经住院几天了,不过医生的意思是要一个星期拆了线才能出院。

    不出意外的,安恬又在医院大门和顾裴琛来了个好巧的‘偶遇’。不过同时遇到的,还有幼儿园的园长陈丽,是专程来医院找她洽谈赔偿事宜的。

    要是一般人还真不带这么主动上赶着洽谈赔偿的,但爱丽丝双英语幼儿园素来讲究的是口碑,陈丽是个聪明的领导者,知道拖字诀解决问题是最愚蠢且得不偿失的行为,尤其还是险些危及生命的大事,一个处理不好,那幼儿园的名声就好了,园方主动一点,更是态度问题,这样不止能稳住家长情绪,还能扭转局面树立良好的形象,不至于被一个事件搞臭。

    当然,这最主要的,还是陈丽看出,安恬和向敏都是讲道理的人。

    “安小姐你好,我过来一是代表我院师生探望圆圆,二来就是过来洽谈赔偿事宜的。”陈丽走到安恬面前,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

    安恬看到陈丽挺惊讶的,陈丽之前就表过态赔偿的事情,但她以为那不过是表面功夫安抚人心的手段,赔偿是要谈,可她想的也是等圆圆出院后,也却没想到对方还能这么积极。但不管怎么说,人既然来都来了,那肯定是要谈的,安恬就干脆把人给请了上去,至于‘偶遇’的顾裴琛,自然是就这么悲催的忽视到底了,因为陈丽这‘程咬金’,这‘巧遇’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一个就阵亡。

    不过随即想到陈丽说的洽谈赔偿的事,顾裴琛犹豫了下,就果断的转身跟了上去。正好瞧见两人进电梯,他占着大长腿的优势,几个大跨步就挤了进去。

    安恬一见他进来脸色就僵了下,不过也没管,就装看不见的继续和陈丽闲扯去了。

    电梯很快就到了圆圆所在的楼层,三人一起出来,走到病房门口见顾裴琛还打算跟进去的架势,安恬终于忍无可忍的把人给挡在了门外。

    “你干嘛?”安恬整个身形都挡住门口,还伸手推了推顾裴琛,就是不想他和圆圆打照面。

    “看儿子。”顾裴琛纹丝不动,回答更是果断粗暴。

    “你!”安恬气结,随即就怒了,“这里没你儿子,滚!”

    顾裴琛却面不改色,伸手轻松就将门神安恬给扒拉到了一边,大步迈进了病房。

    而就在圆圆看到顾裴琛脸的瞬间就陡然瞪大了眼,不带犹豫的就大喊了一声,“爸爸!”

    这一声爸爸当即就把顾裴琛给喊愣了。

    而安恬先是心里咯噔,随即就是痛心疾首,这儿子咋就这么不争气呢!第一眼就喊爸爸,要不要这么虐?!

    向敏也给圆圆的那声爸爸给喊愣了,看看顾裴琛又看看安恬,一脸瞠目结舌的表情,内心却在吐槽着血缘的威力果然不容小觑!

    只有陈丽是一脸状况外,但这女人精明,几乎很快就看出了几人之间气氛的微妙,便跟圆圆打了声招呼后安静的坐到了一边,没有贸然开口,甚至还觉得自己来的似乎不是时候,可自己已经说了是来谈赔偿的,顶着这样的气氛开溜的话,似乎又不太好。

    好在这样的对峙并没有多久,不过也好不了多少。

    “小敏,外边太阳挺好,我和陈园长有点事要谈,你抱圆圆出去转转晒晒太阳吧。”安恬不想圆圆和顾裴琛有任何接触,当即就示意向敏抱着儿子避开。

    向敏明白安恬的意思,可还没等她反应,圆圆就冲着顾裴琛张开了胳膊,嘴里直喊,“爸爸抱抱!”

    软软糯糯的爸爸抱抱叫得顾裴琛心头一暖,几乎是本能的,就几步上前将圆圆从向敏的怀里接了过来,动作之快,安恬想拦都没来得及,只能在一边气得干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