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71章 相亲
    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下,陈丽终于扛不住了,站起身对安恬道,“圆圆妈妈,你这不方便,要不我还是改天再来谈吧。”

    安恬这才惊觉因为顾裴琛竟是将人幼儿园园长给晾了半天,顿觉不好意思。

    “没事,我们换个地方再谈吧。”瞪了顾裴琛一眼,安恬这才转头对陈丽抱歉的笑了笑道。

    陈丽看了看顾裴琛,这才点了点头。

    于是安恬眼神示意向敏看好孩子,就带着陈丽出了病房。两人也没走远,就去了相对人少安静的安全通道那。

    “圆圆妈妈,圆圆受伤的事情,我真的感到很抱歉,虽然说意外这种事谁也不想也预料不了,但的确是我们的疏忽,安全工作没有做到位。”看了看左右无人,陈丽就主动把话给说开了,“关于赔偿的事,你有什么要求就提提吧,咱们好商量。”

    安恬看着陈丽,心道能做园长的人的确不简单,这事儿对方虽然从头到尾都把姿态放到最低,但最终话语权却是攥在手里的,一句好商量,便是断了漫天要价的弊端。

    当然,安恬也不是那种人,再说她不缺钱,她无法释怀的,是儿子的伤。儿子血呼啦的场景她没看到,可午夜梦回,无不被这样的噩梦里惊醒,至今回想起来都还后怕心悸。

    “陈园长,说实话,圆圆这事我是真挺气愤的,可你也说的没错,幼儿园不止我们圆圆一个,照顾不周的地方的确在所难免,只是道理我懂,可身为一个母亲,感情上我接受不了,圆圆他就是我的命,我无法想象,那天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安恬望着玻璃窗外,“你们的疏忽,却险些要了我儿子的命。”

    “是是是,你的心情我理解。”陈丽一脸愧色的道。

    安恬接着道,“至于赔偿,我的要求很简单,医药费用以及误工费营养费,由你们幼儿园全额负责,至于其它……对我来说,圆圆平安无事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这是一定的。”听到安恬的话,陈丽松了口气,面上却不显,“你能这么通情达理,我真是感激不尽,医疗费用我之前都预存好了,至于误工费营养费……”说着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个黄纸信封递给安恬,“这里是一万块,你看……”

    安恬没有犹豫的伸手接了过来。

    陈丽就笑了,“圆圆妈妈,谢谢你的理解,我再次代表全园老师向你和圆圆表示诚挚的歉意,抱歉!”

    安恬笑了笑,“等圆圆出院了,我想给他办理一下转学。”

    陈丽脸色微僵,倒是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道,“行,圆圆上了没几天,学费我们会扣除之后再全额返回的。”

    “麻烦了。”安恬道。

    陈丽笑的有些尴尬,“那个圆圆妈妈,要是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的,你慢走,你看圆圆这我也走不开,就不送你了。”将陈丽的尴尬尽收眼底,安恬其实也挺不得劲的,不就上个幼儿园嘛,怎么就那么折腾呢,哎!

    陈丽忙挥手道,“不用不用,你好好照顾圆圆,我就先走了。”

    尽管如此,安恬还是把人给送进了电梯,这才转身回了病房。才到门口,就听到里面圆圆笑得嘎嘎的,只觉心一下就被揪紧了,想都没想,猛地就推开了房门,看到正亲热玩闹的父子俩,安恬眼睛都是红的。

    “圆圆!”看着儿子,安恬的脸色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笑闹声戛然而止,父子俩一大一小两张脸齐齐转头看向门口的安恬,顾裴琛只是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圆圆却是小脸挣扎,随即就委屈的低下了头。

    向敏虽然也讨厌顾裴琛,可看到圆圆那委屈的小模样一下就受不了了,忙过去拉了拉安恬,“孩子还病着,你凶他干嘛?再说,他就那么点大,你就是凶他他也不懂啊?”

    安恬没有理会向敏,她看着委屈耷拉着脑袋的圆圆,忽然感到难过,她生养的儿子,一直细心呵护,再忙都舍不得让他受一丁点委屈,却在不到半天时间就投向了顾裴琛的怀抱,不过就是贡献了一颗精子的功劳,顾裴琛他凭什么来跟自己抢儿子!

    向敏眼看安恬脸色不对,张口想要劝她,话没出口,人却已经猛地冲到顾裴琛面前,伸手就去抢孩子。

    “恬恬!”向敏当即被吓了大跳,害怕伤到孩子,好在顾裴琛并没有真的要蛮抢,反而在安恬抢人的时候适时松了手。

    “圆圆乖,妈妈在这,妈妈在这里。”等把儿子抱在了怀里,安恬那可雷动的心这才踏实了下来,却是对顾裴琛退避三舍,几步就绕到了病床另一边,抱着就不肯松手了。

    见孩子没事,向敏这才松了口气,却是转头就瞪向顾裴琛,毫不客气的下达逐客令,“圆圆需要休息,你的存在也会影响恬恬的情绪,这里不需要你,顾总请先离开吧。”

    作为个外人,向敏说这话不合适,顾裴琛几乎是当即就沉了脸,但看着安恬母子,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别逼太紧,采取循序渐进的渗入方式,反正来日方长。

    但这退步只是顾裴琛对于安恬母子,对向敏,该敲打的还是要敲打,“这是我们的家事,身为朋友,你不觉得管太多了吗?”

    “家事,你们之间除了有个圆圆又有什么关系?”向敏却不怕顾裴琛,“顾裴琛,你别忘了,是你负恬恬在先,而且你们并没有结婚,是,在你眼里,我不过是恬恬的朋友闺蜜,可我是圆圆的干妈,几年来我们同进同出,你怎么看我是你的事,在恬恬和圆圆心里,我是家人就够了。”

    “你……”

    “请吧,我们这儿不欢迎你,也供不起你这尊大佛。”向敏根本不给顾裴琛说话的机会,说完伸手一指门口,挑着眉霸气侧漏。

    顾裴琛气得额角蹦青筋,最后还是只能忍下脾气黑脸走了出去,经过向敏身边时,他说了一句,“我是不会放弃的。”

    向敏没搭理他,直接砰的关上了门。

    打发走了顾裴琛,圆圆彻底焉巴了,不过安恬的情绪却很快回过劲儿来。

    向敏看了看母子俩,叹了口气,这才走了过去,伸手揉了揉圆圆的头发,“恬恬,你太冲动了,会吓到孩子的。”

    “圆圆是我的命,谁也不能抢走。”安恬固执的咬牙切齿道。

    向敏伸手将孩子接了过来,安抚的拍着背,等他情绪稳了这才放回了床上,“圆圆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安恬抬头看着向敏。

    向敏拉来被子给圆圆盖上,“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圆圆这是想要个爸爸了。”说着冲圆圆笑笑,“是吗圆圆?”

    圆圆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有些怯怯的看向安恬,咬着下唇不敢点头也没摇头。

    向敏就道,“给圆圆找个爸爸吧,如果不想和顾裴琛复合,那就从新找个人过日子,再说你年纪轻轻,也不可能就这么单过下去。”

    其实这想法向敏早就有了,不过知道安恬顾忌孩子所以没提,她是……真的挺厌恶顾裴琛这男人的。伤害一次就够了,她不想安恬再承受一次。

    安恬怔了怔,但随即就皱起了眉头,只是比起以往有人说媒时的一口回绝,这次她并没有吭声。

    向敏就知道她这是听进去了,也会纳入考虑,这就够了。

    这事儿向敏原本以为安恬少说也得纠结挺长时间,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了答复。告诉她决定找人做媒,先相亲试试,不求对方条件多好,只要对圆圆好就行,而且这丫还是个行动派,竟是当天就找了小区邻居老太太大妈们唠嗑,让人给介绍对象。

    这事儿是向敏怂恿的,可真看着安恬这么雷厉风行,心里却很不得劲儿。她一直希望安恬能过得幸福,找一个她爱也爱她的人过一辈子,可偏偏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她们只是升斗小民,要不起高端的爱情。

    一个星期后,圆圆拆线出院,安恬那边也就忙碌了起来。不是生意,而是相亲。

    那些大妈老太太真不是盖的,安恬这话不过是放出去了几天,第一个相亲对象就给物色好了。男的年纪还行,比安恬大五岁,是个给副食品公司送货的司机,月收入两千到三千,收入不高,但家里负担不重,父母也年轻,开了家小卖铺,人也忠厚老实,关键是体贴懂得疼人。

    从介绍人洪婶儿的嘴里听来,各方面都还行,所以双方很快就敲定了见面地点,约在了一家新开的咖啡厅,时间是下午一点。

    安恬本来想抱着孩子去的,可向敏说孩子刚出院就打消了念头,想着到时候说明也一样,就自己只身前去赴约了。到了地方刚好一点整,安恬按照洪婶儿的描述,目光很快就锁定在了靠落地窗,七号桌的一男人身上。

    男人穿了一身西装,头发却乱糟糟的并未怎么打理,面相是那种扔大街上就找不出来的普通,说是只比安恬大五岁,不过看着却不止,起码得多看十岁,倒是真的挺憨厚。

    只是一眼,安恬就停下了脚步,踟蹰着有些不想过去。虽说她要求不高吧,可找老公又不是找爹,这男人不管实际年龄如何,到的确是看着太老了,怎么得四十出头了。

    不过也就是想想,好歹人家帮忙介绍一场,就这么放了鸽子似乎不大好,所以咬咬牙,安恬还是走了过去。

    而就在安恬走进门的那一刻,男人也正巧看到了她,眼睛上下一阵打量,当即眼前一亮,没等安恬走近,就主动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