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72章 我是童欣雅
    那男人倒是会来事儿,安恬刚走近,他就主动绕到对面帮忙拉开了椅子,等安恬道了声谢谢坐下,这才站回原来的位置。

    “你就安恬小姐吧,你好,我是元彬。”元彬本来是想学着电视剧里绅士的样子给安恬握握手的,可随即想到自己满是糟茧子的蒲扇手就打消了念头,搓搓手坐了下来。

    安恬当然没有放过元彬脸上一闪而逝的窘迫,微笑着点点头道,“你好,我是安恬。”

    然后两人就一个扭头看窗外风景一个低头,没话说了。

    好一会儿元彬才抬起头,问安恬,“那个安……安恬啊,你要喝点什么吗?”

    安恬于是转回头来,还没开口就看到男人面前的一杯澄澈透明的白开水,嘴角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顺嘴就来,“一杯蓝山吧。”

    元彬的脸当即就是一抽。

    安恬却没有看他,转头冲服务员招了招手,点了杯蓝山咖啡。她姿态做的随意,元彬的脸色却有些不好看了。

    “呃……其实吧,这咖啡因喝多了对身体不好。”稳了稳神,元彬才艰难的打开了话匣子,“我这人吧,其实挺讲究养生的,平时在家里多是喝茶,在外边一般除了矿泉水就是白开水,钱倒是其次,主要吧,还是身体重要,身体是人革命的本钱嘛。”

    一听这话就知道这男人是个爱装逼又吝啬的货色,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安恬当即就没了谈下去的兴趣,不过看在洪婶儿的面子上也不好立即起身走人,就笑眯眯的看着窗外不去接他的话茬。

    元彬见安恬那爱搭不理的样子,下意识的皱了皱,正要再找点话说,服务员就把安恬点的咖啡送了上来。

    “小姐您的咖啡。”

    “谢谢。”

    等服务员走开,元彬看着安恬面前的咖啡有些肉疼。

    安恬也不管他,也不放糖和奶,捏着勺子搅动,然后端起来喝了一口,浓郁的苦涩瞬间充斥齿间,不由满足的眯了眯眼。

    安恬长得精致漂亮,那眯眼的动作做来很是迷人。可在元彬眼里却只看到了被喝掉的咖啡,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听说你有个儿子?”等安恬把杯子放下,元彬才问道。

    “嗯。”安恬点点头,却没有多说的欲望。

    “我是不介意你带个孩子,反正一个是养两个也是养,俗话说的好嘛,大人过一天,孩子就过一天。”元彬斟酌着字句,“只是把,我父母挺传统的,他们的意思是,你带着孩子进门没关系,不过得事先做公证,孩子我们家可以顺带抚养,不过家里的财产只能咱们的孩子继承。”

    安恬噗的一声被呛了个正着,捂着嘴咳了好几声才止住,看了对面男人一眼,“你这看着不小了吧?”

    “啊,虚岁三,三十三。”元彬愣了一下。

    “那看着挺成熟啊。”安恬似笑非笑。

    成熟这词要是用在小孩子身上是夸奖,但用在一个看着四十出头的男人身上就是赤果果的讽刺了。

    元彬脸色微变。

    “不过元先生,我想你和你的家人想的有点多了。”安恬脸上笑容一收,“不过是一场相亲,你我远不到谈婚论嫁这一步,你们家就这么防着我儿子谋夺你们家产未免也太可笑了,看来我们并不合适,今天就到此为止,我先走一步了,这是咖啡的钱,不用找了。”说着拍了一张百元钞,拿起包包起身就走。

    谁知一转身就看到顾裴琛坐在斜对面的桌位,挑着眉似笑非笑的看这这边。

    想着自己相亲被这家伙给看了个全过程,安恬忽然觉得无比难堪,恼羞成怒的瞪了顾裴琛一眼,连打招呼的来句‘好巧’的机会都没给,就落荒而逃。

    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咖啡店后,顾裴琛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起身走到了元彬面前,“表现不错。”拿出三百拍在桌上,这才转身走人。

    元彬乐呵呵的将钱给收了。

    这一幕刚好落在刚才给安恬送咖啡的服务员眼里,不屑的撇了撇嘴。

    而另一边,安恬没走多远就被顾裴琛给追上了,“哎,你这眼光不行啊,那男人少说有四十了吧,你要改嫁我没法阻拦,可要我儿子认个老男人做父,我可不答应啊!”

    “什么改嫁?”安恬一听就炸了,脚步却不停反而走得更快,“我还没嫁人呢,顶多是个未婚先孕!”

    “咱俩可是谈婚论嫁了,要不是你逃婚,早就坐实了夫妻名分。”顾裴琛一脸无赖邪性,“就差临门一脚,你这当然是改嫁。”

    “神经病。”安恬简直不想搭理了。

    “我要是神经病,肯定不会现在这样追着你跑,直接扛回去再说。”顾裴琛纵纵肩,“不过话说回来,你放着我这么个大帅哥不要,偏偏去找那种矮矬穷,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啊?”

    安恬头也不回,直接就两个字,“呵呵!”

    “我说真的。”顾裴琛语气忽然严肃起来,“你想带着我的儿子改嫁,没门儿!”

    安恬直接不搭理他,干脆跑了起来。

    顾裴琛也不急着追,反而停了下来,“安恬,我是不会放弃的!”

    “随便你!”安恬见他没再烦人的跟着,这才慢下脚步,到路边拦了出租车离开,这才算彻底甩掉了那个烦人的家伙。倒是给顾裴琛这一纠缠,相亲的郁闷反而消散不少。

    安恬直接去的火锅店,这会儿不到饭点,正是轻松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聊天的聊天打牌的打牌,倒是一点不显冷清。

    而向敏,就抱着圆圆坐在一群大老爷们中间,挽着袖子热火朝天的斗地主呢。那豪迈杀伐劲儿,看得圆圆都满脸激动,小拳头攥得紧紧的。

    “恬恬姐来了?”安恬本来是打算过去把儿子抱过来,谁知刚进门就被赖慧给扯住了胳膊,“听说你相亲去了,怎么样?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安恬相亲的事并没有和店里的人说,听到赖慧这么问,下意识的就朝向敏看了过去。

    赖慧明白她的意思,道,“不是小敏姐说的,是昨个儿有个叫洪婶儿的过来找你给秃噜嘴的,人长怎么样啊?跟顾先生比起来,谁长得帅啊?”

    安恬原本没想搭理,听到这话,往前迈了一步的脚一下就缩回来了,一脸狐疑的打量着赖慧。

    果然看到赖慧眼珠子乱转,一脸心虚起来,“恬恬姐,你这么看我做什么啊?”

    “我相亲的事,是你们告诉顾裴琛的吧?”安恬笑眯眯的。

    “呃……”赖慧一噎,反应过来忙挥手,“没!咱们什么也没说,我保证!”

    “真什么也没说?”安恬才不信呢。

    赖慧一看安恬这样子就知道糊弄不过去了,当即毫不犹豫的出卖伙伴,“不是我,是余丹!”

    “卧槽!”正在擦拭柜台的余丹当即骂了句脏话,猛蹿就蹦到了赖慧面前,一拐子就杵她小蛮腰上了,“叛徒当的这么光明正大,你能耐啊!”

    赖慧揉着腰一脸苦相,闷不吭声的缩了。

    余丹还想不依不挠的追上去,转头看到安恬皮笑肉不笑的脸,当即就是一个激灵,讨好的竖起一根手指,“真没说多,就,一点点,真的就一点点。”

    “一点点是多少点?”安恬却不想这么放过这丫,“能详细到我相亲的地点时间?”

    “呃……”余丹瞬间语塞了。

    向敏听到这里一下就怒了,手里的扑克牌一摔,起身就怒指余丹等人,“卧槽!你们这群有异性没人性的叛徒!不知道我们和顾裴琛死对头啊?居然还敢卖消息……”

    “不是卖,免费的。”余丹打断向敏的发飙小声纠正。

    向敏指着她半天没说出话来,良久才咬牙切齿的蹦出两字,“叛徒!”不过那变脸却堪比翻书,跑到安恬面前就成笑眯眯了,“不过话说回来,恬恬,你相亲到底怎么样了?”

    “你都知道有顾裴琛在,还能怎么样,黄了呗!”安恬一把接过儿子抱着,郁闷道。

    “顾裴琛给搅黄的!”向敏眼睛一下就瞪大了。

    “那倒不是。”安恬摇摇头,想起那男人就倒胃口,“人不行,说是大我五岁,我看着都四十出头了,还憨厚老实呢,整个就一自以为是的吝啬鬼,约咖啡厅居然要白开水,看到我点咖啡一脸肉疼还啰嗦一大堆,简直就是极品!”

    “卧槽,这洪婶儿都介绍的什么人啊?这不是坑人吗?”向敏听着都郁闷了。

    “无所谓啦。”安恬却不在意的纵了纵肩,“反正慢慢来吧,总能找到满意的。”

    是满意而不是好的,就这一点,向敏就替安恬觉得难过,因此便愈发憎恶顾裴琛这个害人精了。

    “行啦,我没事,去打你的牌吧,圆圆的奶粉快完了,我带他逛街买去。”说完也不管向敏,抱着圆圆就出了门。

    圆圆虽然三岁,但没早一瓶的奶还是没断过,也正因为这样,小家伙身体一向不错,免疫力比同龄的孩子好得多,很少生病感冒,这要不是这次受伤,都没住过院呢。

    火锅店附近没有好的孕婴店,得走两条街的那家九鼎商场才有,地方不远,安恬就没把小家伙放下,抱着就过去了,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居然会在那里碰到童欣雅。

    在看到童欣雅的瞬间,安恬没懵,圆圆却懵了,扭着脑袋看看妈妈又看看对面时尚美艳的阿姨,小脸茫然。

    童欣雅目光从圆圆的小脸上一扫而过就看向了安恬,“安小姐你好,我是童欣雅,裴琛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不知可否耽误你几分钟,咱们找个地方谈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