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73章 相亲又出状况
    安恬面色平静的看着面前优雅得体的童欣雅,这是她第一次,和清醒鲜活的童欣雅这么面对面,感觉却有种说不出的奇妙,明知对方是以怎么样的立场找上门,却生不出半点厌恶。

    “好。”安恬点点头,“那边有家KFC,我们去那谈吧。”

    圆圆一听就高兴了,“妈妈我要吃炸鸡翅,还要玉米粥,还要薯条,还要好多番茄酱,嗯……不要汉堡,里面的生菜不好吃。”

    安恬宠溺的揉了揉儿子的脑袋瓜,也没去管童欣雅,转身就朝不远那家KFC走去。

    童欣雅看着走远的母子俩,原地怔了怔,这才跟了上去。

    安恬进了KFC就抱着圆圆去排队了,童欣雅则自己找了个相对安静的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等着。

    点完餐,安恬一手端托盘一手抱儿子走到童欣雅面前,将托盘放下,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这才问道,“童小姐想跟我谈什么?”

    远远捏了块炸鸡翅啃着,不等童欣雅出声,就扑扇着大眼睛好奇道,“阿姨长得跟我妈妈一样。”

    童欣雅一下就愣了,随即就看向安恬的脸,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单看她这反应,安恬就不由心下苦笑,说什么整容,看来果然也是假的。

    “真没想到,童小姐居然还是我母亲的疯狂粉丝,你这容整的不错,足够以假乱真,要不是事先知道,我都要以为咱俩是双胞胎呢,不过虽然看着很像,但其实还是有不一样的。”安恬心下了然,却故意这么说道。至于不一样,那应该就是眼睛,两人都是狭长的凤眼,睫毛浓密卷翘,大而灵动,唯一的区别就在于眼尾,童欣雅眼尾相较狭长上翘些,带出一股子惑人的妩媚风情,这使得她整个气质都和安恬截然不同。

    不出所料,安恬这话一出,童欣雅脸色陡然就僵住了,随即变得很难看,“是裴琛给你这么说的?”

    安恬喝了口可乐,淡笑不语。

    童欣雅攥着包包的手蓦然就收紧了,“难怪你能和他到谈婚论嫁的地步,果然够单纯。”

    “那又怎样?”安恬不以为然,“都是过去了不是吗?”

    “你是在嘲笑我?”童欣雅的态度忽然就变得偏执了起来,“你是在嘲笑我已经过时了,现在他围着你转,所以觉得你很了不起?”

    安恬喝可乐的动作顿住,抬手指了指脑子,“你空有这么一张脸。”

    童欣雅眯着眼,眸子寒星四射,似乎恨不得用眼光将安恬千疮百孔。

    安恬抱着圆圆站起来,招呼服务员拿来袋子给没吃完的东西打包,居高临下的看着童欣雅,“我能跟你谈的,就是这么多,你要抓住顾裴琛是你的事,更应该去找他,而不是往我这儿白瞎功夫,因为他那样的男人在我心里,就算个屁。”

    童欣雅脸色瞬间变得愈加难看,但安恬却没有管她,向帮着打包的服务员道了声谢,就抱着儿子拎着袋子离开了,直到走出KFC大门,后背那股灼烧的视线这才彻底隔离开。竟管童欣雅态度不好,谈的并不愉快,但安恬仍旧没法生出厌烦的感觉来,只是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就不由想起自己曾经的不堪,便愈发讨厌起顾裴琛这个人来。

    母子俩去商场逛了一圈,买了两罐奶粉和几套时下能穿的童装,也没逗留,直接就回了火锅店。然而她前脚刚踏进火锅店,就见洪婶儿和向敏面对面坐着,褶皱满布的脸上满是不快。

    安恬只是稍微一想,就知道这人是为什么来。将袋子拎放到柜台,将圆圆放下让他和余丹她们玩儿,安恬这才朝两人走了过去。

    “洪婶儿,你怎么来了?”竟管知道原因,安恬还是装糊涂问道。洪婶儿是同一楼层的邻居,就住在隔壁,挺热心的一个老太,但也是出了名的暴脾气。

    本来都做好被洪婶儿数落一顿的准备了,不想人却起身抱歉的说,“安恬啊,今儿让你白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元彬那孩子不错的,他也不是有意放你鸽子,据说是不知道被谁套了麻袋打晕扔巷子里了,醒来费了老大劲才自救出来的。”

    “啊?”安恬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如果说洪婶儿说的是真的,那她在咖啡厅见的是什么鬼?!

    洪婶儿一脸的抱歉加语重心长,让她的表情看着有些纠结的别扭,“总之啊,婶儿就是专程过来给你道歉的,这事儿是我办的不妥当,早知道在外边这么不安全,就该给你们约在我家里见面的,实不相瞒,这元彬是我一远房侄子,虽然不说从小看到大吧,大致品性还是知道的,婶儿知道你一个女人带个孩子不容易,不会坑你的。”

    安恬和向敏对视一眼,这会儿已经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不用说,肯定是顾裴琛干的好事,这么一来,那自己之前在咖啡厅见的那人竟然是个冒牌货!

    安恬张了张嘴,心里直骂娘,对于洪婶儿的提议她其实是想拒绝的,可又不好忤了别人的好意,只好不尴不尬的点点头,“那行,就麻烦洪婶儿安排吧。”

    “好,到时候时间确定下来再通知你。”得到确定的答案,洪婶儿这才满意的走了。

    打发走洪婶儿,安恬和向敏面面相觑,心里都有些无奈。

    “你说你相个亲怎么还能这么奇葩呢?”向敏想到洪婶儿说的和之前安恬回来的表现,也很快就明白了个中关窍,顿时无语。

    “好事多磨呗。”安恬纵了纵肩,坐下倒了杯水喝。

    “我看是顾裴琛搞鬼吧。”向敏这话说的是陈述句。

    安恬撇撇嘴,“他能破坏一次还能破坏第二次第三次,反正总有他盯不住的时候,要实在把我惹烦了,我也不是真没有办法治他,等着瞧吧。”

    安恬从来就不是软弱可欺的小绵羊,她只是比较懒而已,提现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懒得计较。

    “嗯,你心意已决就好。”向敏点点头,“我只是怕你再被忽悠了。”

    “放心吧,我又不是没长心。”安恬勾了勾嘴角。

    洪婶儿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说干就干,当天晚上就给了安恬电话回复,约在了周一,地点这回就在洪婶儿家里。因着两家就在隔壁,倒也方便,安恬将给圆圆转学的事情交给向敏,自己打扫收拾了一番家里,等着中午的点就过去敲开了洪婶儿家的门。

    她一去就被洪婶儿热情的拉进了屋,原本以为这时候过来男方应该已经到了,不想居然还没有。

    安恬虽然不是个时间关键自律特强的人,但这种场合正常情况都应该男方先到才对,这样也迟到,反而更像是一种压人一头的怠慢。

    看了看空荡荡的客厅,安恬皱了皱眉。

    洪婶儿忙活着给她倒了杯水,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安恬你随便坐,厨房你叔还忙着,我的去帮忙。”

    既然这样,安恬自然也不好就这么坐着装大爷,当即便站起身道,“我去帮忙吧。”

    “不用不用,我给你开电视机,你坐着看电视就好。”洪婶儿忙拒绝道,装作不经意的瞥了眼墙上的挂钟,没有微不可查的皱了皱。

    “没事,我还是进去帮忙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安恬就当没看到洪婶儿的小动作,坚持道。

    洪婶儿见她的确不是客套,也就点头答应了,取了个彩虹条纹的围裙给她,“那把围裙穿上,别把你衣服弄脏了。”

    安恬接过手麻利的穿上了,然后就和洪婶儿一起进了厨房。

    厨房里洪婶儿的老公郭江正在忙活着切菜,老头是个沉闷性子,平时就少言寡语,见到安恬也就点点头腼腆的笑了笑,便没多说什么。

    安恬叫了声叔,就开始接手了洗菜的活。

    三人在厨房配合默契,忙的热火朝天,倒是张罗不少菜,摆上桌足有十二道,丝毫不亚于过年的丰盛,可见两老口对保媒这事儿是真的挺上心的。不过让他们想不到的是,一直等到了一点多,男方也没有出现,并且连个电话也没有。

    老两口开始还能不停的找借口安抚安恬,到后来他们自己都绷不住了,满脸尴尬局促。

    安恬也挺不得劲的,不过倒是没有表露出什么不快的情绪来。不管怎么说,老两口是热心帮忙,要说不厚道,也是男方,倒是看着满桌丰盛的才她反而有点不好意思。

    “安恬你先和你叔聊聊,我去里屋打个电话。”洪婶儿实在坐不住了,和安恬招呼了声,就起身进了卧房,想必是去给男方打电话去了。

    洪婶儿这一进去就是小半个小时,出来的时候脸上都是掩不住的怒气,暴躁的把手机往桌上一扔就气呼呼的招呼道,“算了不等了,饭菜都凉了,你们先坐,我去厨房把饭菜都热热,咱们开饭。”

    “元彬怎么说啊?”就连逗闷子的郭江都忍不住问了一嘴。

    洪婶儿脸色奇臭无比,一字一字咬牙切齿,“说什么说,没人接!”说完就去了厨房。

    郭江一怔,随即转头冲安恬尴尬又抱歉的笑了笑。

    安恬也愣了一下,不过却没有坐着,而是起身去了厨房帮忙。不管人来不来,这顿饭还是要吃的。

    想到自己这第一次相亲就出师未捷身先死,安恬就忍不住心里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