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74章 只能是我的
    这一顿所谓的相亲宴,因为男方的无故爽约,最后自然是无疾而终。在洪婶儿家吃了顿没滋没味的午饭,安恬就起身告辞了。

    老两口亲自把人给送到门口,洪婶儿张了张嘴,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还是安恬不在意的笑了笑,“洪婶儿没事的,这种事本来就讲究个缘分,既然两次都这样,那就只能说缘分没到,这不关你们的事,真不用太在意的。”

    “哎!”洪婶儿憋了半天的那口气这才喘通畅,“这事儿是婶儿办的不到位,耽误你时间了。”

    “哪里,婶儿做的菜可好吃了。”安恬笑笑,这才冲老两口挥挥手,“好了,我先去店里了”

    “哎!”老两口异口同声的应道,就算安恬表现的通情达理,他们还是尴尬的很。

    知道再待下去也不会好,安恬点点头,便转身下楼去了。

    一直目送着安恬下去,洪婶儿脸色当即就耷拉下来,黑成了锅底,“这元彬真是,既然不愿意就不该答应见面,有这么办事不靠谱的吗啊,简直,简直……”

    郭江拍了拍老婆子的背,无奈的叹了口气,“行了,安恬说得对,这就是缘分没到呢,你就别生气了。”

    “哼!”洪婶儿重重的哼了一声,砰的摔上了门,气得就差七窍冒烟了。

    而另一边,安恬一出楼道门就愣了。

    顾裴琛双手插兜的斜倚在一棵老杨树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别提多扎眼了。树影婆娑的斑驳光影氤氲在他菱角分明的脸上,帅的高调锋芒,勾心摄魄,但也正是这么一张比明星还出色的脸,如今却再激不起心底丝丝涟漪,只有避如蛇蝎的恐慌。

    几乎是看到顾裴琛的瞬间,安恬心里就升起一股异样的疑惑。想到咖啡厅的事情,不由深想,这次男方的爽约,会不会也跟这货有关系呢?

    顾裴琛一眼就看透了她的心思,嗤笑一声,“相亲还愉快吗?”

    “果然是你!”安恬只觉一股怒气冲上头顶,让她下意识的攥紧了双手。

    “你那么激动做什么。”顾裴琛一脸云淡风轻,说出的话却堪比恶魔的低吟,“我不过是帮你解决了个渣男而已,区区几千块就能见钱眼开,你要真给了能有好日子过?”

    “你!”安恬胸腔起伏,只觉满心怒火冲的喉咙发紧,“你无耻!”

    “你这是不敢面对现实。”顾裴琛不痛不痒的纵了纵肩,一脸是安恬不知好歹的表情,简直气死个人。

    安恬没气死,但手里的包包却愤怒的冲着顾裴琛脑袋砸了过去。

    顾裴琛脸色一寒,抬手一把就抓住了包包,“你疯了,就为个面都没见过的男人,你居然要对我动手!”

    “是,我疯了!我他妈被你给逼疯了!”安恬用力拽回包包,赤红着眼发狠的怒瞪着顾裴琛,“所以,别跟我这样的疯子纠缠,把我惹急了,我他妈阉了你!”

    顾裴琛非但没被这威胁吓到,反而噗嗤一声乐了,“阉了我啊?你舍得吗?”

    安恬简直被顾裴琛的无耻给煞到无语了,咬牙切齿半天,愣是没了再说话的欲望,别开眼深吸口气,果断绕开走人。

    顾裴琛没有追,转身目送这安恬走远,嘴唇勾起势在必得的笑容,“我的人,只能是我的。”

    安恬一路走得风驰电擎,就差脚踩一对风火轮了,头顶喷火了,当她带着一身怒气风一阵卷起火锅店,所有人都给震慑住了,就连平时最八卦的几人都识趣的缩了头。

    向敏也是给圆圆办了转学刚回来,这次也没挑什么不得了的幼儿园,就选了一家最近的,她正在喝水,看到安恬怒气冲冲的进门一下就愣了,“怎么了这是?相亲不顺利也不至于这么大火气吧?”

    安恬冲到向敏面前,夺过她手上的水杯仰头咕噜噜就灌了大半杯,那股势头却丝毫没压下丁点,瞪着的眼睛像是要喷火。

    向敏一看就是有事儿,皱了皱眉,接过水杯放在一边,忙拉着安恬到角落坐下了,“到底怎么回事啊,生这么大气?”

    “还能是什么!”安恬气呼呼的,“也就顾裴琛那阴魂不散的!我他妈上辈子欠他的!”

    向敏眼珠一转就反应过来了,“该不是相亲又让那家伙给搅黄了吧?”

    安恬愤愤的点了点头。

    “操!”向敏砰的一拳捶在桌子上,“他这次又是怎么给你搅黄的啊?又把人套麻袋打晕了扔犄角旯旮里?”

    “没。”安恬摇了摇头,“说是给几千块让人打道回府了,别说露脸,连电话都没接。”

    向敏差点又飚脏话,舌尖打了个转才给忍了下来,安抚的拍了拍安恬的肩膀,“那这样的男人也不值得托付终身,顾裴琛那混蛋倒是歪打正着办了件人事,你就别太气了,犯不着。”

    “我生气压根儿就不是为了相亲的事!”安恬咬牙切齿,半天才叹了口气,“我就是……被顾裴琛缠的心烦。”

    向敏皱着眉头,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安慰的好。

    “你知道我今天遇到谁了吗?”安恬缓缓情绪,忽然看向向敏问道。

    “谁?”向敏一愣。

    “童欣雅。”安恬笑得自嘲,“她说她是顾裴琛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想要找我谈谈,你说她是未婚妻,那我当初又是什么?我们圆圆又是什么?笑话吗?”

    向敏张了张嘴,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觉得愤怒,替安恬不平。

    “我没事。”安恬苦笑着摇摇头,“我也没给她重伤我的机会,看着她变脸却无法反驳的样子,还真是痛快呢,可是你知道吗?那个童欣雅她就是天生长成我这个样子,根本不是什么整容,连这都是假的!”

    “假的就假的吧,反正你现在和顾裴琛早就没有关系了,真假无所谓,别太在意给自己找不痛快。”向敏掩饰掉心里的震惊,温言安慰道。

    “从头到尾,他顾裴琛都在骗我,可他凭什么来干预我现在的生活?”安恬说着眼睛就红了,却强忍着没落下泪来,“他凭什么一次次来摧毁我的人生?小敏,我好恨!”

    这种时候,语言是最苍白无力的,向敏叹了口气,没再多说,伸手将安恬给抱进了怀里,用力的紧紧的抱着。

    安恬被向敏抱着,她没有哭,身子却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亟需寻找突破口发泄,却茫然的发不出来的憋屈感。

    “没什么大不了的。”良久,待安恬情绪渐稳,向敏才拍着她的背道,“我们能走一次就可以走第二次,这一次我们不去什么小镇县城,咱们去农村去乡下,总能躲过去的,乡下通讯闭塞,他肯定不容易找到。”

    向敏这话一下就把安恬说愣了,她抬起头来轻轻推开向敏,“走?”

    “对。”向敏慎重的点头,“你要真这么讨厌他,咱们就离开。”

    “可是去哪里?”安恬的神情苦涩又茫然,“我唯一还可能容身的地方就是这里,别的还能去哪里?我是无所谓,也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可圆圆怎么办?我不能因为这个就耽误他一辈子,我做不到。”

    “没事。”向敏叹了口气,也是无奈的很,“舍不下咱们也不是一定要搬,就这么耗着吧,只要你心性够坚定,谁人伤害不了你。”

    安恬忽然看着向敏,“小敏,你可真是……你要是男的,我都以为你对我有意思了。”

    向敏闻言怔了怔,随即抬手就给了安恬个爆栗,“我我这为了谁啊我?你以为我甘愿做这个恶人啊?还不是怕你再被他伤害,你这还没答应和他和好呢,青梅竹马未婚妻就找上你了,你要真被忽悠心软了,还能清净?”

    “你这么激动干嘛?我就开个玩笑。”安恬被向敏的反应弄得一愣,随即噗嗤笑了,满心的郁结倒是消散不少。

    “哎……”向敏的脸色却并没有因此好转,反而挺纠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问安恬,“你说我真有那么男人婆吗,怎么你们都这么说我?”

    “啊?”安恬疑惑了,眨了眨眼,“我有说你男人婆吗?哎不对,你说‘你们’,除了我还有谁?男的女的?”

    “还能有谁?”向敏郁闷的翻了个白眼,“顾裴琛那助理呗,叫什么……张檬,对,就是这丫的,要不是那天实在醉的软绵绵,我特么准削死他!姑奶奶我貌美如花,特么居然敢嫌弃我是男人婆!”

    “你还和他助理喝酒了?”安恬一脸茫然。

    “不是和他喝酒,是你被顾裴琛拿下那次,就是他那助理把我给送回去的,这货就是个唠叨的八婆,一路就他嘚嘣嘚嘣个没完,吵的我脑仁儿疼,我就凶了他两句,居然就骂我男人婆。”向敏酒量不好不差,喝多了也不发酒疯,唯一的优点就是记忆清晰从不断片。

    安恬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向敏说的是什么时候,可不就是她被狐狸盯上,掉进陷阱的那次么?想到她和顾裴琛真正意义上的开始,不由苦涩的勾了勾唇角。

    向敏一看安恬的表情,这才自觉自己失言勾起了她的伤心事,不禁有些内疚,拉了拉她胳膊道,“别难过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日子还得好好过呢,总会好起来的,不过……”顿了顿,向敏才接着问道,“你这相亲顾裴琛就跳出来坏事儿,这也不是个事儿啊,虽然无关痛痒,可膈应的慌,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没有?”

    安恬无奈的摇了摇头,“相亲还继续,我就不信他每次都能抓这么精准,且走一步算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