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76章 再见顾老爷子
    对于向敏和顾裴琛的对峙安恬没有干预,也没力气干预,她只是哭过发泄过抱起圆圆就朝家走。

    圆圆显然是被安恬激动的情绪给吓傻了,但还是下意识的去看顾裴琛,小嘴瘪了瘪,那声爸爸最终还是没能喊出口。他不想妈妈伤心,妈妈不喜欢爸爸,那他就……

    等安恬抱着圆圆走出老远,对峙的两人才反应过来,只不过顾裴琛是一脸着急,而向敏双手抱胸一脸挑衅得意。

    顾裴琛也懒得再搭理,转身就要去追安恬母子,却被向敏一个错步拦了下来,扬着下巴语气里满是冰冷,“童欣雅来找过恬恬你知道吗?顾裴琛,你既然不爱她又干嘛不放过她,既然不爱,又凭什么让那些女人还伤害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啊,呵呵……你们还真是恶心!”

    “欣雅来找过恬恬?”顾裴琛眸色一滞,眉头就蹙了起来。

    “欣雅,啧啧,叫的可真亲热。”向敏呸的朝他脚边吐了口唾沫,“真以为自己是皇帝呢,三宫六院的女人任你挑选呼来喝去?呿,也就那些贱人把你当回事,恬恬说她嫌你脏,所以,滚吧!”

    顾裴琛蓦然僵立原地,面色紧绷。

    向敏说完连多看顾裴琛一眼都觉得大污,冷嗤一声,转身进了火锅店。

    砰的摔上房门,将外界彻底隔离在外,安恬紧绷的神经这才彻底松懈下来,险些膝盖发软的跪在地上,苍白的脸上满是瘆人的虚汗。

    圆圆一看安恬这样子就给吓坏了,抱着她的脖子呜呜哭了起来,“妈妈圆圆错了,你别难过别生气,圆圆再也不随便和他走了,妈妈妈妈,对不起呜呜呜……”平时候再变现的像个小大人,终究还是个孩子。

    安恬蹲下身,背抵门板靠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可饶是如此,那种可能失去儿子的恐惧还是后怕的她小腿颤抖,她不知道能说什么,只本能的把儿子抱的更紧,一遍遍抚着背脊安抚着。

    好半响,安恬才从那种手软脚软的虚脱感里挣脱出来,拍了拍儿子的背,“圆圆不哭,妈妈没生气,妈妈只是害怕,害怕你和别人走掉,再也不要妈妈了。”

    “圆圆要妈妈!圆圆就要妈妈哇!”圆圆哭得更伤心了。

    安恬欣慰又无奈,这会儿情绪稳定下来也有点不好意思,揉了揉儿子的脑袋将人又给抱了起来,“好了不哭了,咱们去洗澡,然后睡觉。”

    “嗯嗯!”圆圆点头如捣蒜,搂着安恬脖子的手却丝毫不肯松劲儿。

    安恬将儿子放到沙发上坐着,先去卧室拿了换洗衣服和浴巾,又去浴室放好热水,这才出来将圆圆给抱进浴室洗澡。

    以往圆圆洗澡老是不老实,看着小大人样的孩子其实一直有个纠正不掉的坏习惯,那就是咬着洗澡巾喝洗澡水。但今天却格外的安静,不喝洗澡水也不戳泡泡玩儿,就大眼睛扑扇扑扇的盯着安恬看,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跟小狗似的。

    “妈妈,你是不是很讨厌爸爸啊?”盯了半天见安恬无动于衷,小孩儿终于忍不住。

    安恬给孩子搓澡的动作顿了顿,“你怎么知道那是你爸爸不是怪蜀黍?”

    “我有智商好吗?”圆圆翻了个白眼,一脸智商遭到怀疑的不岔,“他和圆圆长得一模一样,不是爸爸是谁?”

    安恬被问的语塞,张了张嘴竟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的好。

    好在圆圆很快就自觉转开了话题,一脸苦大仇深的感叹,“妈妈,龙美媚真是太傻了,比顾小伟还傻。”

    “嗯?怎么了?”安恬觉得心好累,居然有点赶不上小孩儿的节奏。

    “龙美媚说她是她妈妈充电话费送的,呿,真白痴,孩子明明就是爸爸的小蝌蚪游到妈妈的肚子里,扎窝变成小孩子,妈妈蹲着拉出来的!”圆圆说的义愤填膺,完了又叹了口气,“哎!”

    安恬瞠目结舌,华丽丽的囧了。

    “你这都是听谁说的啊?”安恬哭笑不得,不过被这小子插科打诨,那股难过的余劲儿倒是彻底消散了。

    “幼儿园老师教的啊!”圆圆伸了伸小胳膊,忽然特感慨的来了句,“小蝌蚪游啊游,想当年,我也是游泳健将啊!”

    安恬一脸懵逼的看着儿子,“你什么时候成游泳健将了?”

    圆圆就得意的嘎嘎直乐,“因为我是游到妈妈肚子里去的啊!”说完闷了一会儿又鼓起了腮帮子,“龙美媚还故意给我显摆,说她放假坐火车了。”

    安恬觉得已经有些跟不上小家伙跳跃的思维了,不过还是顺嘴问了句,“那你怎么说的啊?”

    “哼,我就说有什么了不起,火车我早就坐过了,她问我什么时候,我就说在妈妈肚子里打卧铺的时候,然后她就哭了哈哈!”圆圆扬着下巴,眼睛湿漉漉晶亮亮,就像一只骄傲得胜的小公鸡。

    “你呀!”安恬忍不住伸手拧了下儿子小巧的鼻尖儿,见洗得差不多了,放掉浴缸里的泡泡又注入清水冲洗了一遍,就抖开浴巾把儿子给裹着抱了起来,“走咯,穿衣服睡觉去!”

    把小家伙收拾妥当塞进了被窝,安恬这才拿了自己的换洗衣服去浴室洗澡。因为心情烦闷她洗的有点久,出来的时候以为儿子应该已经睡熟了,却不想对上一双亮晶晶毫无睡意的澄澈眼睛。

    安恬先是一愣,随即伸手隔着被子拍了圆圆屁屁一下,“怎么不睡觉?”

    “妈妈,你现在心情好些了吗?”圆圆下巴埋在被子里,大眼睛眨啊眨的,“不好的话,圆圆再给你说说话。”

    安恬一下就反应过来,圆圆在浴室里说的那些是在逗自己开心,鼻头不由的一酸,强压下喉间的哽咽,“谢谢圆圆,妈妈心情好多了,圆圆就是妈妈的开心果嘛。”

    “嗯嗯嗯,我是妈妈的开心果。”圆圆点点脑袋,小身子忙往旁边挪了挪,给安恬让出位置来,“妈妈睡觉吧。”

    “好。”安恬弯腰在圆圆额头上亲了个带响的,“儿子晚安。”这才掀被上床,关掉床头灯躺了下去。

    伸手将圆圆温暖的小身体给搂在了怀里,安恬这才真正的感到了心安,可是这一晚她却睡的并不踏实,一晚上都在做噩梦,一会儿是几年前和顾裴琛的纠缠,一会儿是圆圆被人抢走。

    第二天照常把圆圆送去了幼儿园,她却不放心,直到老师再三保证除了安恬和向敏谁也不让接,这才离开幼儿园回了火锅店,却是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劲儿,无精打采的坐在柜台后发呆。

    向敏远远的看着,有些无奈的走到柜台边敲了敲,“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去接圆圆,咱们提前时间去,别担心。”

    安恬摇了摇头。

    向敏还想说什么,就被一道清凉突兀的声音给打断了,“请问谁是安恬小姐?”

    两人皆是一愣,转头就见一伙子捧着一大束玫瑰杵在门口。

    “我是。”安恬站起身来,有点反应迟钝。

    小伙子抱着花就走到柜台前,将花递给安恬,“这是位姓顾的先生为您订的花,请签收。”说着将一张单子和笔推到安恬面前。

    “顾?顾裴琛?”向敏瞪着那花,语调都变了味儿,说不清是讥讽还是惊讶,“他这是算什么,先无赖再浪漫?”

    “谁知道?”安恬也一脸茫然的撇撇嘴,看着杵到鼻尖儿的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这个……”

    “安恬小姐,我这还有工作呢,这花麻烦您先签收一下行吗?”小伙子举了半天没动静,无奈催促道。

    安恬只好给签收了,但花接过手就给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小伙子眼角抽了抽,不过也没有多嘴,道了声谢谢就转身离开了。

    等他一走,正擦完桌子的余丹嗷的一声就冲到了垃圾桶前,抹布都顾不上扔就把花给抱了起来,“这么大束玫瑰可贵了!”

    “你要喜欢就拿去吧。”安恬头也不转的又坐了下来。

    “这样不好吧?”余丹嘴上说着不好,眼睛里却满是喜色,显然是喜欢的紧。

    “不要就扔掉,要就拿走。”安恬懒得废话。

    然而余丹前脚刚抱着花蹦跳着走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就在顾裴琛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安恬吓了一跳,蹭的就站起身来,“顾,顾老爷子?”说话间,人已经绕出柜台站到了顾老爷子面前,“您怎么来了?”

    顾老爷子看到安恬激动的手都颤抖了,忙上前拉住她的手,“几年不见,怎么还跟爷爷生分了?”

    一句话,安恬就酸了鼻子,可那声爷爷她却没法再叫出口,只好开了间雅间,当顾老爷子带去了里面。而从头到尾,安恬正眼也没瞧顾裴琛一眼。

    顾老爷子在两人的搀扶下坐了下来,将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不禁叹了口气,“恬恬,爷爷真没想到,你竟然会一句话不说就一走了之,你离开的这几年……”顾老爷子说着看了眼身边的顾裴琛,“裴琛他……”

    “老爷子。”安恬及时打断了顾老爷子的话,“我为什么会离开,您应该是知道的。”

    顾老爷子眼底闪过一丝愧疚,“是啊,这事儿是爷爷不好,当初……”

    “我并没有怪您的意思,从头到尾就只是我和顾裴琛之间的问题,与他人无关。”安恬道,“我也知道老爷子您一直是真心对我好,我很尊敬您,也明白您的期许,可是很抱歉,我只能让您失望了。”安恬一边说着一边给顾老爷子倒茶,“老爷子请喝茶,这茶比不上家里的精致,希望您别嫌弃。”

    顾老爷子半点没嫌弃,端起茶杯就喝了一口,“苦芥茶,不错,挺爽口的。”放下茶杯,顾老爷子沉默会儿才问道,“我能见见圆圆吗?”

    安恬脸色微变,心脏陡然就被攥紧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