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80章 你的解释一文不值
    很快就到了御膳斋。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乍然看到那美哒哒的‘小宫女’盈盈浅笑安恬还是冲击不小。

    “欢迎光临御膳斋,客人请出示您的金卡。”

    ‘小宫女’这一开口,安恬才想起这御膳斋可是个认卡不认人的地方,陈旭刚回国肯定没有,正担心场面尴尬,却见陈旭很自然的拿出金卡递给了‘小宫女’。

    ‘小宫女’验完金卡双手递还,盈盈福身见礼,“客人里边请。”

    直到坐进了雅间,陈旭才不问自答道,“陈安那小子给的金卡,之前说的天花乱坠我还不信,没想到还真是个认卡不认人的地方。”

    “这也是御膳斋的特色。”安恬拿出湿巾给身边坐着的圆圆擦了擦手,笑着道。

    “你好像对这挺熟悉的?经常来?”陈旭双手交叉架在桌子上,眼角微笑嘴角噙笑的看着安恬。

    “来过一次。”安恬将湿巾团着扔进雕花镂空一尘不染的垃圾桶里,“也算不得什么熟悉不熟悉,听多了而已。”

    陈旭笑了笑没接话,顾自倒了两杯茶,和安恬一人面前放了一杯,正要放下紫砂茶壶,却正好对上圆圆撩起眼皮高贵冷艳的一瞥,动作一顿,“小孩子喝茶对身体不好,圆圆要喝点什么,果汁好吗?”

    “谢谢叔叔,我不用了。”圆圆释放冷气的小眼神这才恢复了柔和。

    陈旭忍不住笑了,“你儿子真有趣。”

    安恬抬手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冲陈旭谦逊的笑了笑。

    正好房门敲响,房门打开,一溜四个‘小太监’拎着八角食篮鱼贯而入,一边掐着嗓子报菜名一边端盘上桌,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还真是……”陈旭看着一溜‘小太监’先是愣了愣,随即就笑着摇了摇头。

    等上完菜,‘小太监’们也没废话,闷不吭声弓着腰就退了出去。

    “不愧是御膳斋,还真是皇帝的享受啊,又是小宫女又是小太监的,这老板可真是有才。”陈旭摇头失笑,率先拿起了筷子。

    安恬不置可否,也拿起筷子,“这御膳斋镇店法宝就是令人叹为观止的满汉全席,据说半年就开售一次,且只接待一位客人,没点地位运气,进来也没那口福,不过他们另外几道招牌菜极有口碑。”

    而安恬口中所说的招牌菜就四道,分别是:佛跳墙,竹筒粳米饭,粉蒸大闸蟹,鱼皮千层酥。

    今天他们没口福吃什么传说中的满汉全席,招牌菜倒是上了两个,那便是竹筒粳米饭和粉蒸大闸蟹。

    这两样都对圆圆的胃口,眼睛晶亮亮看着很爱吃的样子,所以安恬说着话的功夫也没闲着,又是给圆圆拿竹筒饭又是给挑蟹肉,嘴里没进一口,倒是忙的很。

    “妈妈我自己来。”圆圆本来吃的心安理得,抬眼间陈旭正晦暗不明的瞅着他们,咀嚼的动作顿了顿,转头见安恬碗里空空顾自忙活就明白了,有些小内疚的红了脸,“妈妈你自己吃不用管我,我可以的。”

    “呃……”安恬被圆圆的气场震慑住了,“好。”

    看着圆圆够着手拿了只大闸蟹,像模像样的挑着肉吃,动作笨拙却优雅,安恬终于默默的转开了视线,不再管他,自己吃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房门却突然发出砰的一声震响,被人给撞了开来,接踵而至的是女人刺耳的尖叫声。

    两大一小一惊看去,就见一个男人头破血流的摔在了地上。

    门外衣着暴露的女人看也没看安恬他们一眼,哭喊着就扑到了男人身边,“程亮!程亮你怎么样了?!救命啊!杀人啦!”

    女人刚喊了几声,就被陡然两步跨进门的壮实汉子给凶狠的踹到了一边,蹲下身一把揪住了程亮的发茬,“搞了老子的女人还耍横,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找死!”说着磨了磨后牙槽,铁拳冲着面门就砸了下去。

    原本奄奄一息的程亮陡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啊!”

    安恬是一听程亮的名字就皱眉站起了身,也一眼就认出来这人是程远的弟弟,但却没有打算上前帮忙的意思。

    陈旭显然也认出来,下意识的看了眼安恬。

    这事儿闹的很轰动,很快经理就匆忙赶了过来,又是给安恬他们道歉又是拉架劝架,隐约还能听见120的车和警车鸣叫的声音。

    经理好说歹说,行凶的男人这才住了手,甩了甩拳头扔下破布似的的程亮站起身来,脸上煞气不减。

    程亮也不知是缓过劲儿了还是痛麻木了,看到这么经理出现,忙怒指男人,“你他妈……我哥可是姚董事长的女婿,你,你他妈跟老子等着!”

    这嘴可真犯贱。

    原本已经歇气的男人听了火气蹭的又上了头,冲上去就要一脚跺程亮命根上,被经理眼疾手快的拦了下来。

    医生护士很快就抬着担架冲了进来,简单的做了些检查,就把人给急忙忙的抬上太假担了出去,随后两名警察就走了进来。见到警察,男人脸上的戾气这才收了收,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两警察皱眉对视了一眼,就忙跟了上去。

    围观的群众很快被经理和服务员疏散,一场闹剧终于落下了帷幕。经理为了向他们表达歉意,甚至还主动免了单,但经过这一出,也根本没了继续吃下去的胃口,倒是圆圆这小家伙雷打不动的吃的香,也就门被撞开的时候被惊了下,后来见跟他们没关系,就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这人安恬和陈旭看了面面相觑,都有些无语。该说这孩子心大呢还是冷漠呢?

    从御膳斋出来,经理还一个劲的陪着小心他们给亲自送出了门,这才作罢。

    “那程亮这么多年还是老样子。”等上了车,陈旭才边发动车子边嗤笑一声,“还真以为他哥入赘豪门就无所不能了,出事找大哥,真以为他哥是李刚呢!”摇了摇头,才脚踩油门儿将车开出了停车位,“我记得以前他惹了麻烦,差不多都是你跟在后头给擦屁股的呢。”

    安恬并没有告诉陈旭程远的事情,但听对方的口气,显然已经从别的渠道将事情给了解清楚了。

    安恬也不在意,但也没有谈论的兴趣,只是扯嘴角笑了笑。

    陈旭见她不想谈就自然的转移了话题,“接下来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安恬闻言诧异的眨了眨眼,又看了看窗外的花灯溢彩,“时间不早了,圆圆过了点不睡觉就会哭,还是麻烦学长送我们回酒店吧。”

    被无赖误点不睡觉会哭的圆圆严肃脸的转头望了安恬一眼,却配合默契的什么也没说,应景的手背捂着嘴巴打了个绵长的哈欠。

    陈旭听罢点点头,开车将母子俩送回了酒店。眼看着安恬抱着孩子走进酒店大门,陈旭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最后又给打住了,叹了口气,转身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发动车子离开。

    “妈妈。”

    刚进电梯,圆圆就抱着安恬的脖子拿小脸蹭了蹭,意味不明的嘟哝了一声。

    安恬以为他有什么话说,转头去看却见他闷着没动静,以为他这是犯困了,也没注意到小孩儿的情绪不对,拍了拍他的屁屁以示安慰。

    电梯叮的停在了他们所在的楼层,安恬一边走出电梯一边费力的将门卡从包里给掏出来,然而刚走到房间门口就愣住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安恬皱着眉,冷冷的看着面前的顾裴琛。

    “房间我已经给退了,是过来接你和孩子回家的。”面对安恬的冷对,顾裴琛早就练就了一张金刚不坏的厚脸皮,直接道明来意,伸手要去接孩子时,却被安恬退步躲开了,便道,“行礼我已经让小张给拿车上去了,孩子给我来抱,我们现在就走吧。”

    安恬却压根儿没听进去他后面的话,满脸怒气的道,“房间是我的身份证订,凭什么你能退掉?什么破酒店,我现在就下去找他们问清楚!”说完抱着孩子转身就走。

    顾裴琛一把拉住安恬的手,却正好对上圆圆抬头看来的小眼神,冲孩子眨了眨眼,这才道,“酒店是我的,他们自然要听我的。”

    安恬吃惊的瞪大了眼。

    “酒店再好哪比的上家里舒服,就算你无所谓,孩子也会有影响的,你们这样居无定所的境况,极可能给孩子造成不安的心里阴影。”知道安恬最在乎的是孩子,顾裴琛就从孩子入手,“再说你们这么到家还住外面,爷爷他心里也不好受。”

    “恐怕我们回去你爷爷是好受了,你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却不会好受吧?”安恬不为所动,呵呵冷笑。

    “我订过婚的未婚妻就你一个,她顶多算个青梅竹马。”顾裴琛忙道。

    “呵……”安恬却不屑冷笑,“男人还真是善变,几年前还爱的死去活来,这么快就变心了,童欣雅在病床上无知无觉的躺了那么多年,还真是一腔真心喂了狗了,看到她的下场,我反而觉得释怀了。”

    感受到父母之间明显的剑拔弩张,圆圆猫儿似的蹭了蹭安恬的脖子,低低叫了声,“妈妈,我困。”

    顾裴琛趁机忙道,“你看孩子都困了,这里房间已经退了,你就是再去找别的酒店也太晚了不是,咱们还是先回家吧,别的事情,我慢慢再给你解释。”

    “你的解释一文不值。”安恬才不上当,可看着孩子的确好像很犯困的样子,又想到行礼现在正在顾裴琛的车上,就有种不得不妥协的烦躁,而就在这时,她忽然想起当初安老太太当嫁妆过户给自己的房产,“不住酒店也行,我在这里有房子住,我带圆圆去那里。”

    顾裴琛早就知道安老太太给安恬嫁妆的事情,眼睛一眯就明白安恬在打什么主意,毫不犹豫的泼冷水,“你那一直没住过人吧,现在过去你确定能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