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81章 回去顾宅
    最终,安恬还是抱着孩子坐上了顾裴琛的车。

    驾驶座被张檬霸占着,以至于被迫和顾裴琛挤在后座,一路气氛压抑的朝顾宅开去。

    车子刚道顾宅大门,就见顾老爷子和陈管家已经等在那了,不等车停下,就乐呵呵的直挥手。

    张檬不等顾裴琛吩咐,就明智的将车停在了大门前,果然就见老爷子激动的迎上前来。

    “欢迎回家!欢迎回家!”

    难得见顾老爷子激动成这样,安恬就算看顾裴琛不顺眼,也不好在耷拉着脸,忙扬起笑脸开门下车,将圆圆给放在了地上。

    “哎哟我的乖曾孙,快来太爷爷抱抱!”孩子落地,顾老爷子更激动了,伸着胳膊就半蹲下身来。

    圆圆很给面子的扑进顾老爷子怀里,甜甜的喊道,“太爷爷,圆圆想死你了!”

    “太爷爷也想你们!”说着就把圆圆给叉着胳肢窝抱了起来,陈管家担心他的身体想要接手他还不给。

    陈管家无奈,只得口头提醒,“老爷子,您慢点。”

    “没事没事!”老爷子抱着孩子转身就往回走,边走边道,“太爷爷让人给你买了好多玩具,还有限量版模型,走走,太爷爷带你拆礼物去!”

    陈管家好笑的摇摇头,这才转头看向安恬,恭敬的招呼了声,“孙少爷,孙少奶奶。”

    “哎……”安恬下意识的就张口反驳,“陈管家你别这么叫,你还是叫我安恬吧,或者跟着老爷子叫我恬恬都可以,总之别叫孙少奶奶,省得别人给误会了。”

    陈管家不置可否的笑笑,对于安恬的抗议压根儿不采纳,一手负在身后,一手做出个请的手势。

    面对陈管家的‘冥顽不宁’,安恬实在没辙,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才径自朝里面走去。

    相较于安恬的炸毛,顾裴琛倒是对陈管家的上道很满意,冲他勾着嘴角露出一抹赞赏的笑容,然后紧跟在安恬身侧进去了。

    陈管家目送两人走远的身影摇头叹了口气,转头对驾驶座听候指令的张檬道,“张助理,麻烦把车开进去吧。”

    而另一边,安恬走在顾宅铺就的青石板路上,心里却颇有一番感慨,撇开顾裴琛不谈,对着宅子竟淡淡的生出那么点近乡情怯来。

    为了迎接母子俩,陈管家更是让人张罗了一大桌丰盛的晚饭。尽管母子俩早就用过了,可盛情难却,还是陪着坐上了饭桌,而且圆圆人小心细,虽然只是小吃了两口就不愿意张嘴,但也懂事的没有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圆圆怎么就吃这么点啊?不合口味吗?”顾老爷子见圆圆胃口比猫还细,眉头不禁皱成了川字。

    安恬看了眼百无聊赖玩儿筷子的儿子一眼,“老爷子您别管他,圆圆不挑嘴的,应该是水土不服所以才没什么胃口,一两天就没事了。”

    “原来是这样。”顾老爷子这才放心了,拿掉圆圆玩着的筷子道,“既然不想吃就别坐着了,去玩儿玩具吧。”

    圆圆就等这句了,笑眯眯的点点头,溜下椅子,颠颠儿就跑了。

    小家伙一走,顾老爷子的注意力自然就落在了安恬的身上,“恬恬啊,我看你都没怎么动筷呢,这可是你长大的地方,难道走了几年也跟着水土不服了啊?”

    “不是。”安恬面色闪过一丝尴尬,随口胡诌了个借口,“我最近减肥呢,所以饮食方面都很克制,真是不好意思,我给扫兴了。”

    顾老爷子人精似的,岂会真这么给糊弄过去,如果说圆圆那他没怀疑,那安恬也这样那就肯定有问题,想了想现在的时间,就想到大概这母子俩是吃过了回来的,可看着满桌的饭菜又不好意思忤了盛情。

    他也没拆穿,呵呵笑了两声就转移了话题,“你们的房间已经让人给收拾出来了,等下……”

    不等顾老爷子说完,顾裴琛就抢过话道,“爷爷,一会儿我带他们过去。”

    “哦,好,好!”顾老爷子忙笑着应了。

    对于顾老爷子的提议,安恬也没拒绝,反正来都来了也不可能再出去找酒店,等明天再叫人去把安老太太当初给自己的其中一套房子收拾好了,再搬过去不迟。况且,老人想曾孙,自己要真做的太决绝也不大好。

    就这样,母子俩最终在顾宅住了下来,安排的还是顾裴琛的房间。

    安恬原本看到是顾裴琛的房间还抵触,在得知他不睡这里睡隔壁,心里那股别扭劲儿那才散了。可就是这样,看着给儿子洗澡忙活的顾裴琛,安恬还是觉得碍眼极了。

    父子俩显然是一点不懂安恬的心酸,打着水仗玩儿的别提多嗨,一个澡洗下来,圆圆舒爽了,顾裴琛却成了落汤鸡。

    “呃,隔壁没有浴室,我能在这里洗个澡再离开吗?”将小家伙拾缀好塞进了被窝,顾裴琛这才拧着衣角的水询问安恬道。

    安恬却是正眼也没给一个,开口就拆穿了他那点小心思,“隔壁没浴室,别的院子有,我们要睡觉了,顾总,请吧。”

    心思被拆穿,顾裴琛也没有觉得尴尬,纵了纵肩便挥手离开了。

    几乎是在他后脚刚出门槛,安恬就砰的关上了房门。

    顾裴琛背影僵了僵,不过也没停下脚步,径自去了别的院子漱洗去了。等他洗完回来,果然那屋的灯已经熄了。

    正当顾裴琛望着房间发呆之际,握在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童欣雅的号码,当即就要拒接,不想对方却抢在他之前结束了通话。

    他也没在意,径自进了母子俩隔壁的屋子,在床头柜抽屉里翻出了吹风开始吹头发。然而刚吹了个半干不干,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再次响了起来。

    顾裴琛瞥了一眼,只好关掉吹风,伸手将手机拿了起来,看到来电仍旧是童欣雅,不禁皱了皱眉,本来是想拒接的,但犹豫了下,还是点了接听。

    电话刚一接通,传入耳朵的就是一阵人声混着音乐的嘈杂,等了好一会儿,对面的人开出声,“裴琛,裴琛,裴琛呜呜……”一开口就是童欣雅大喊着他名字的哭声。

    顾裴琛先是一愣,随即就皱起了眉头,从床沿站起身问道,“欣雅,你在哪儿呢?”

    “裴琛,既然你没法接受我,那为什么要救我?呜呜……你干嘛不让我干脆死了算了,童家的孽债我来偿,可你为什么要让我活着?为什么要让我这么痛苦的活着呜呜……为什么……”童欣雅的舌头有点大,显然是喝了不少酒。

    顾裴琛一下就猜到了地方,“你在酒吧?”

    “对啊。”童欣雅又神经质的呵呵笑了起来,“一醉解千愁嘛……可是嗝……可是为什么我连喝醉……满脑子还是你啊?呵呵……满脑子,满脑子都是,咱们逝去的青葱岁月……裴琛,裴琛,我真的……真的恨不得那颗子弹正中我眉心而不是打偏了,那样……那样我就能够恕罪……了吧?那样……我的人生里就只有咱们在一起的美好,不会有现在爱而不得的……痛苦了……老天可真爱作弄人,没活够的时候让我沉睡,活够了,却偏偏醒着……”

    顾裴琛越听心里越生出不详的预感,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床头柜上,一边找来干净的衣服换上,一边和童欣雅聊着,“欣雅,你在哪个酒吧,我这就过去接你。”

    “接我?”童欣雅却仿似听到了笑话,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伴随着酒瓶破碎的声音,听着尤为瘆耳,“你,你不是忙着……忙着接你老……老婆孩子了吗?软玉温香……难得你还记得我这个旧情人哈哈哈……”

    “地址!”顾裴琛眉头紧紧的皱着,懒得跟她废话,一边拿过大衣穿上,一边抓起手机言简意赅的冷声问道。

    回应他的,是砰的一声,紧接着通话就断了。

    顾裴琛狠狠瞪着手机,就着号码回拨过去对方却已经关机。但就是这样,他更不放心,开门大步走了出去,反正酒吧一条街就那么多家酒吧,挨个找就是了,他别的都不担心,就怕童欣雅趁着酒劲儿做傻事。

    没有惊动任何人,顾裴琛直接去了车库开车离开。只是他刚将车子开出顾宅不久,童欣雅的电话就又打了进来。

    顾裴琛拿着手机看了一眼,忙点了接听。

    “你好,我这是蓝焰,你朋友在我们酒吧喝醉了,可以麻烦你过来接她一下吗?”说话的是个悦耳动听的女声,而且还很熟悉,顾裴琛几乎一下子就听出来对方正是安华那包养的小情人。

    没想到童欣雅居然去了安华的酒吧,想起安华这个人,顾裴琛不禁愣了愣。想当初安恬失踪,安家人除了埋怨安恬不懂事,压根儿没人在乎她死活去向,只有安华,冲到公司把自己狠揍了一顿,甚至因为这事儿闹太大传到了安家人耳里,安华还被安庆明和安老太太狠削了一顿。

    不知道童欣雅人就在蓝焰,顾裴琛不由稍微放下心来,对着手机那边的人道,“我正在路上,麻烦你帮我看好她,我一会儿就到。”

    对方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夜晚街上的车辆稀少,不足以堵车,这一路开的顺畅,很快就到了酒吧一条街,然而不等将车开去蓝焰门外的停车位,就被半道拥堵的人群给拦在了两米开外。大家闹哄哄的聚集在蓝焰门外的大街上,都仰着脖子朝上面看。

    顾裴琛当即意识到不对劲,忙将车靠边停下,拉开车门下了车。原本先靠着身高优势挤人群前面去,费了半天劲却是徒劳,人挤人拥堵的几乎连点缝隙都没有,别说插个身体,就是只脚都挤不下。

    无奈之下,顾裴琛只得拉了个男人问,“请问大家都聚在这干嘛呢?”

    男人转头看了看他,道,“有人要跳楼。”说着指了指酒吧上面尚有十几层的高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