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83章 苍蝇闻风而来
    安恬在顾宅睡的不怎么踏实,天没亮就醒了,但不想和顾裴琛打照面,特地等圆圆醒来在床上疯玩儿到日上三竿才出去。

    谁知一到前院客厅就听到顾老爷子和陈管家的对话。

    “裴琛呢,这都什么时候怎么还没起吗?”顾老爷子的声音。

    “孙少爷昨晚出去了没有回来。”陈管家的回答。

    正好在门外听个正着的安恬怔了怔,昨晚就离开了?呵,果然是多想了,简直白瞎躲房间里憋屈半天才见光!

    安恬撇了撇嘴角,倒是没什么感觉,牵着圆圆就走了进去。

    “太爷爷,陈爷爷!”

    刚一进门,圆圆就甩开安恬的手,撒欢似的飞扑向顾老爷子,还对陈管家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里面的两人听的脸上顿时乐开了花,顾老爷子更是从餐桌前起身,蹲下身伸手接住了小炮弹,一把给抱了起来。

    “老爷子,陈管家。”安恬看着满桌的早餐有些尴尬。

    “恬恬快过来,这些都是厨房精心准备的早餐,全是按着你们母子口味来的,可怜我老头子只能看着肉包子眼馋。”姑老爷抱着圆圆坐了回去,把孩子放到右边的空位上,然后哀怨的低头看向面前寡淡无味的白粥。

    被顾老爷子这一说,倒是缓解了安恬的尴尬,笑笑便坐到了圆圆下手的位置。

    “您这下周一手术呢,医生交代忌口的。”陈管家无奈道。

    没有外人在,陈管家也是一起上桌用饭的,这会儿顾裴琛不在,他便坐到了老爷子左手边的位置,目的自然是为了监督老爷子饮食。

    果然,一顿早饭吃下来,老爷子就往包子那伸了好几次手,每一次都以落空而告终。每次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的时候,陈管家就把刻意摆他面前的拍黄瓜往面前推推,闹到后来,逗得圆圆都哈哈大笑,老爷子更是没脾气了。

    “恬恬啊,一会儿有什么计划没,打算带着圆圆去哪玩儿啊?”一边和陈管家拼手速斗智斗勇,顾老爷子还抬头问安恬道。

    “呃……”安恬闻言一愣,“昨天我们去逛了动物园,今天还没想好呢,再说吧。”不过肯定是要出门的,一直在顾宅呆着,总觉得呼吸不畅。

    “那你们要出门吧?”顾老爷子一眼就看透安恬的心思,有些不舍的转头看了低头规规矩矩吃饭的圆圆一眼。

    安恬一愣,不过还是欣然的点了点头,“嗯,圆圆第一次来,打算带他出去多走走逛逛。”

    安恬暗搓搓的想着,昨天去了动物园,要不今天去游乐园好了。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一通意外电话,就阻断了母子俩游乐场一日游。

    来电的不是别人,正是不知从哪里听到风声的安老太太。

    原意就是几年不见,既然回来,那就回家一趟,顺便带上圆圆。

    安恬觉得很搞笑,自己离开凤城就成华丽的观赏景观蛋糕了,只可远观不可亵渎,一回凤城就成了臭鸡蛋,苍蝇闻风而来赶都赶不走。

    但不管愿不愿意,既然老太太电话都打来了,自己就不能不去,至于圆圆,她是不可能带上的。

    顾老爷子一听圆圆要留在家里,自然是乐得尖牙不见眼,不过听到安恬要去安家,还是不免有些担心,“你这么过去没问题吗?要不让陈管家陪你过去?”

    其实安老太太为什么突然打电话给安恬,顾老爷子心里门儿清,这家子利益熏香,心眼针眼子那么点大,不用说肯定也是招安恬回去挨骂的,不外乎是几年前逃婚的事情,丢脸其一,损失其二,哪一样都让安家人咽不下那口气。

    “没事,我一个人去就好。”安恬却不想麻烦陈管家,毕竟老爷子身体不好,还要带圆圆,没个人照看肯定不行。

    顾老爷子知道安恬的顾虑,摆摆手不在意的道,“你就别担心我了,我这病也不耽误行动,再说陈管家不在家里还有张嫂他们呢,就让陈管家开车送你过去。”

    见老爷子坚持,安恬也不好再拒绝,只好点点头应下了。

    陈管家则是二话不说,先去跟其他人交代了声,就径自去车库把车给开了出来,载着安恬就直接离开顾宅去了安家。

    同样的一别几年,安恬进顾宅觉得近乡情怯,对于安家却只有深深的排斥厌恶。本来想让陈管家在车上等的,但不等安恬开口,陈管家就径自开门下车,并绕到副驾帮安恬开了车门,随后就一言不发的默默跟随身后。

    虽然陈管家不吭声,但那行动却昭显出坚决的态度,以至于安恬到嘴的拒绝愣是舌尖绕了个圈儿没说出来。其实顾老爷子让陈管家陪自己过来,安的什么心思不用想也知道,无非是借此向安家投递信号,表明顾家对安恬的态度,当然,怕她吃亏也是有的,但肯定是两两皆有。

    这个点安家除了老太太和王秀玲,其他人都去上班了,偌大栋别墅,显得格外的冷清,也因此,减少了安恬的些许憋闷感。

    安恬想让陈管家在门口等着,但对方以老爷子吩咐坚决跟了进去。

    果然,看到陈管家同行,安老太太张口想要训斥安恬的话愣是给半道噎了回去,瞪着安恬走到面前,都没发出脾气来,但依然眉头紧皱脸色难看。

    “奶奶。”安恬也没有管她,打了声招呼,就径自在安老太太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你这么急着叫我过来,有什么事么?”

    一句话,问得安老太太险些气闷吐血。

    “什么事你还不知道?”安老太太眸色瞬戾,也不管旁边还站着的陈管家了,“你自己干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你不知道?!”

    “呵……”安恬冷笑,“丢人现眼?在你们眼里,失踪个‘家人’还如脸面重要?几年时间不闻不问,得知我回来立马叫我过来,不问青红皂白就只是为了训斥?反正我的死活不重要,受了什么委屈也不重要,你们的脸面最重要?那要是安璐这样,你们也能这么淡定的只顾脸面而不担心找人吗?”

    “哈!怎么着?在外面野了几年翅膀硬了,还敢给我顶嘴了?!”安老太太被质问的脸红脖子粗,恼羞成怒砰的一杵拐杖就站起身来。

    安恬也站起身,冷冷的看着安老太太燃烧愤怒的眼,“为什么安姓人你们不着急,那是因为你们根本没把我当家人,我在你们眼里,不是血缘至亲,只是敛财工具而已,既然你们从未把我当家人,又凭什么要我给你们挣脸?就算挣脸了,跟你们有关系吗?”

    “你你……”

    “你电话里让我带上孩子,其实不是你想见曾孙,而是想确认孩子到底是不是顾裴琛的吧?”安恬毫不留情面,一语道破了安老太太的私心,“你骂我那两句,不过是故意骂给陈管家听的吧,呵……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安老太太捂着胸口,颤微微的跌倒回沙发上,瞠目欲裂。

    “安恬!”楼梯上咚咚咚的脚步声响起,王秀玲大喝一声就跑了下来,脸色严肃的看着安恬,“你自己做错事还有理了?逃婚的事情你难道没错?有什么委屈你主动给家里说过吗?既然你自己闷不吭声,凭什么这么大放厥词,你是成心想要气死你奶奶才甘心是不是?!”

    “不是当初拍桌子逼着我联姻的时候了?”安恬不屑冷笑。

    “别说的好像是家里真逼迫你一样,你敢说不是你先和人顾总勾搭上的,你没勾搭人家,人家会主动上门提亲?”王秀玲说完便不再搭理安恬,走到老太太面前关切道,“妈,妈,您感觉还好吗?是不是心口又疼了?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安恬懒得争辩也懒得看戏,淡然道,“既然这几年你们对我的失踪都不闻不问,那就当我死了好了,从此以后,互不相干。”

    安恬说完就打算离开,却不想在经过王秀玲身边时被一把抓住了胳膊,啪的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这一变故之突然,以至于陈管家都没反应过来,等他回过神上前把安恬给拉到身后,王秀玲已经指着安恬的鼻子开骂,“你这是什么话啊?你五岁进安家,要不是安家,你能长大成人,早就跟着你那下贱妈下地狱了!安家好心收留你,你不思感恩就罢了,居然还说出这种狼心狗肺的话!这么多年的粮食养条狗都该熟了,你就是个白眼狼!”

    “你说谁下贱?”安恬眼睛一下就红了,不过是气的。

    “哼,要不是你妈那贱人处心积虑爬上我老公的床,你以为会有你?”这种有失身份的话,放在平时王秀玲肯定是不会骂出口的,但今天显然是气糊涂了。

    “好,我会记住你今天说的话的。”安恬却没有对方预想中的暴跳如雷,反而满身的气焰都在一瞬间冷静了下来,只是那眼神怎么看怎么瘆人。

    最后冷冷的盯了王秀玲一眼,安恬诡谲一笑,转身走出门去。

    陈管家却没有立即跟上,而是面色冷沉的看着安老太太和王秀玲,“知道为什么今天是我陪着过来吗?”在两人闪烁的目光中,字字清晰道,“因为我家老爷担心孙少奶奶会吃亏,果然如此,我会如实像我家老爷和孙少爷汇报的。”说完便不顾两人吃惊惊慌的表情,径自走了出去。

    等到陈管家走出了门,沙发上的婆媳俩才反应过来,王秀玲忙起身追了出去,“陈管家!陈管家你等等!”

    但不管王秀玲怎么喊,陈管家就是脚步不停的往前走去,连个停顿都没有。

    这时候安老太太也杵着拐杖走了出来,目送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出去几年,这丫头别的本事没学到,心眼儿倒是多了不少。”

    王秀玲不解的转头看向自己的婆婆。

    安老太太哼了声,“这是算准咱们是想试探,所以才先发制人挑动咱们的情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