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84章 真是太讨厌了
    从安家出来,安恬情绪不佳,尤其是挨了王秀玲那一巴掌,心里就憋着一股劲儿。看了眼闷不吭声开车的陈管家一眼,闲的干脆化愤怒为瞌睡,闭上眼睛会周公陶冶情操平复心情。

    只是还没睡沉,车子就停下了。

    安恬一开始以为是红灯,没反应,听到开门声才睁开了眼睛。一眼看到陈管家手里提着的保温食盒顿了顿,又抬头看到顾氏公司土豪金的壕气招牌,顿时就惊讶了。

    “孙少爷忙起来经常废寝忘食,张嫂心疼他饿坏身体,所以临走让我顺便给捎带了饭菜送来。”陈管家看出安恬是不打算下车,眼睛微眯就有了主意,“不过这人少年纪三高就是硬伤,每次搭电梯我就犯心悸的厉害,之前过来还胸闷昏倒过一次,哎,人老不中用啊!”

    陈管家是什么心思,安恬自然懂,但也正如他想的,安恬看到是顾裴琛所在的公司大楼后,就没打算下车,觉得等陈管家送完下来。可话说到这份上,安恬要还不知情识趣,未免也太泯灭人性了,人家老人三高,还胸闷昏倒,这都不肯伸出援助之手,不是要天打雷劈吗?

    安恬看着陈管家那希翼的眼神,无奈的也开门下了车,“那我陪你一起上去吧,要有个意外,也有个照应。”

    谁知陈管家却如获大赦,一把将保温盒塞安恬手里,“那真是太好了!不过我见电梯就腿软,还是不去了,只能麻烦……安小姐走一趟了。”

    都这样了,安恬能咋样,拒绝是不可能的,只能跳坑呗,不管内心如何吐槽,面上还得一脸乐于助人的伟人亲和表情。

    冲陈管家点点头,安恬什么也没说,提着食盒就朝公司大门走去。

    离开凤城这么几年,公司保安和前台早就不知道给换了多少波了,虽然当初订婚的事挺轰动,但这会儿还认识安恬的真没几个,尤其是门口的保安和前台,都是没见过的新面孔。

    安恬都已经做好被阻拦的准备了,但一路却出奇的畅通无阻,居然没一个上来阻拦不说,甚至大家看到她还很友好的微笑。

    这一切都太反常,但安恬也不少,稍微想想就知道,肯定是上头事先给这些人打过招呼了,要说陈管家真的只是单方面听从张嫂的话来给顾裴琛送饭菜,她是决计不信的。

    果然,电梯一看,就见张檬用迎接大领导般慎重的恭敬态度等候在门口,看到人立即露出专业的八颗牙齿的优雅微笑。

    “安小姐真巧啊,我这正要下去给顾总订午餐你就上来了。”张檬装傻充愣的打着哈哈,眼睛一低看到安恬手上的食盒,顿时就精神一震,“你是来给顾总送饭的吧,顾总还在开会,不过应该很快就出来了,我带你去他办公室等吧?”

    安恬被那句真巧弄得神经质的一抖,听到张檬接下来的话,故意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随即就扬起了似笑非笑,“哟,都十二点多了呢,这时候还在开会呢,你们这上到老板下至员工,还真是要钱不要命的精英之魂呢。”

    而实际是,手指上显示的时间刚好九点四十五分,这话傻子都听得出来是在嘲讽什么。

    饶是张檬平日里面对大老板们舌灿莲花,这会儿愣是给安恬堵得嘴角抽抽没接上话来,反而还因为自己的口误闹了个大红脸。这要是让顾总知道自己擅加台词坏他好事,那就死定了!

    “不用了。”安恬也没理张檬,直接将手中的食盒往他手里一塞,“既然这么巧的遇上了,那就麻烦张助理给带过去好了,我就不打扰了。”刻意咬重了巧字,说完也不管张檬是啥表情,转身就又去按电梯。

    “别介,既然来都来了不进去坐坐多不好,顾总要是知道,肯定会扣我奖金的。”张檬忙上前用背挡住了电梯按键,一脸‘小主行行好’的表情,“还是去办公室坐会儿吧,顾总真的一会儿就结束了,哎,最近有个大项目,顾总天天忙得团团转,精神困乏最需要的就是安小姐这样的精神支柱了,你就是顾总前进的动力啊,拿下项目指日可待!”

    安恬一脸无语的看着张檬,这声情并茂,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揭竿起义呢!

    当然,安恬最终还是立场坚定,没有被张檬那反贼口号给打动,扒拉开他伸手按了电梯,潇洒而去不留下一片云彩。

    徒留张檬对着已经关上的电梯门望而兴叹,“枉费顾总一番精心编剧,结果戏还没上演却发现走位出了问题,压根儿不出镜,早知道就不该弄那么多弯弯绕,直接来这堵人不就好了,失策啊失策!”

    而身后不远,装逼忙碌走进办公室的顾裴琛却没见到人,不禁神色一怔,条件反射的打开办公室门又冲了出去,一眼看到对着电梯面壁沉思的张檬,脸色当即就黑了。

    “人呢?”低眼看到张檬手上的食盒,顾裴琛脸色更黑,“不是让你把人带办公室的吗?”

    “走了。”张檬回过头,无辜的指了指电梯,“我都是按照剧本来的,可安……顾太太不上当。”然后提高食盒,“这是她给顾总送上来的……”

    张檬话音未落,顾裴琛以两步上前夺过他手上的食盒,转身大步朝办公室走去,周身都弥漫着一层阴冷之气。

    “任务失败,这个月奖金没了。”

    轻飘飘的一句话,张檬立时哭丧了一张脸,真是满腹委屈无处诉,别提多可怜见的。资本家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

    陈管家看着安恬走出公司大门,下意识的抬手看了看腕表,前前后后也就不足十分钟。

    “这么快?”等到安恬走近,陈管家忍不住秃噜就来了一句。

    “嗯。”安恬笑着坐进副驾,“电梯嘛。”

    陈管家也跟着坐进驾驶座,张了张嘴,愣是没说出话来。最后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发动车子。

    车子刚上大街,安恬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打电话来的是陈旭,安恬按了接听,“学长。”

    “在哪儿呢?今天去酒店他们说你退房了。”陈旭的声音含着笑。

    “呃……”安恬愣了一下,“啊,是的。”对于在哪却没提及。

    她不提,陈旭也不问,“现在忙吗?”

    “不忙。”安恬听着对方似乎话中有话,忍不住问道,“学长有什么事吗?”

    “下周三是T大的百年校庆,给我发了邀请函,要一起去看看吗?我这有免费的入场票。”陈旭道。

    “这……”安恬闻言顿了顿,还是拒绝了,“还是算了吧,我这都当妈的人了,早就与时代脱轨,还是不去找心塞了。”

    “去吧。”陈旭却游说道,“到时候很多同学校友都会参加,这么多年没见了。”

    安恬却坚持道,“不了,我这带着孩子也不方便,还是不去了。”

    “那行吧。”陈旭听她坚持,也就没再勉强。

    两人有说了两句无关痛痒的话题,就挂了电话。

    安恬一转头却逮到陈管家偷瞥的视线。

    陈管家被逮个正着不禁有些尴尬,但是涉及安恬的隐私,他并没有多嘴瞎问。

    安恬看在眼里,却只是笑笑,便将头转向了窗外。

    校庆的事安恬也就这么给抛之脑后,压根儿没放在心上,然而却不想刚回到顾宅就接到了向敏的电话,说的居然也是校庆的事情。提及校庆,向敏很兴奋,说到时候她自己坐飞机过来,和安恬一起去参加,这么一来,安恬反而不好拒绝了。

    最终校庆的事,安恬还是答应了。因此还特地给陈旭打了个电话,就是不想他到时候多想。

    陈旭听到安恬愿意去明显很高兴,连着笑了好几声。

    他们似乎都挺期待校庆的,但安恬却不,因为那样的场面,肯定去的人不少,曾经的朋友,少了联系,感情就淡了,其实想起来没什么感觉,有的连名字都忘了,正所谓人走茶凉,有的人却是她不想遇见的。反正不管是为什么,这一趟想都知道愉快不到哪去,明知如此,可偏偏安恬能毫不犹豫的拒绝陈旭,却不能拒绝向敏。

    想了一堆有的没的,安恬才反应过来校庆的时间,幸好是下周三,周一可是老爷子手术的日子,要不是错开,就是向敏她也没法答应了。不过说起手术,老爷子这究竟得的什么病来着?

    安恬一边想着,一边和陈管家一起朝前院大门走去。

    还没进门,就听圆圆咯咯撒欢的笑声。

    和陈管家对视一眼,安恬率先走进门去,就见爷孙俩满屋子撒欢着你追我跑。

    “太爷爷你抓不到我抓不到我!”

    “好你个喜洋洋,看我大灰狼擒拿十八式!”

    “哈哈哈……太爷爷不是大灰狼,是灰太狼啦!而且灰太狼没有擒拿十八式!”

    安恬进门看着追逐的一老一少浅浅笑着。

    陈管家也进门站在安恬身边,感慨了句,“这就是血缘亲情的力量,这加起来都不够两天的相处,却和打小在一起的没区别,小少爷之前都不爱笑,瞧这玩得多开心,难怪人家都说,小孩子得有个圆满的家庭,才能健康的成长。”

    安恬当然知道陈管家这是变相在劝自己和顾裴琛和好呢,虽然内心抵触,但都是好意,她自然也不会去介意,但也是浅浅一笑,并不作回应。

    看她这样,陈管家也无奈,叹了口气就转身走开了,向来盯老爷子紧的他倒是没有进去打扰爷孙俩的好兴致。

    安恬也没出声,就站在门边看着,还是圆圆率先看见了她,闷着头就扑了过来,安恬忙弯腰伸手把孩子接住。

    “妈妈你回来啦!”

    “嗯。”替孩子擦了擦脑门儿上的汗,安恬顺势就要把孩子抱起来,谁知抱起一半却突然手上一空,被突然出现的顾裴琛给截了胡,“你……”看了看顾老爷子苍白的脸色和泛紫色的唇,安恬终究没忍心当着老人的面和顾裴琛起争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