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87章 有病
    安恬这话一出,车里的气氛瞬间陷入冷寂,一直到医院,两人都沉默着再没搭理对方一句。到了病房接了儿子,安恬更是不理睬顾裴琛,直接要求坐陈管家的车子回去顾宅,本来是想和老爷子说明天搬出去的,但见老人已经睡了,就没有再好把人吵醒。

    看着安恬抱着孩子头也不回的随陈管家离开,顾裴琛脸皮都是紧绷的,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对护工交代了两句,又给陈安打了个电话让他来守夜,就起身追了出去。可这一耽搁,就算他腿长跑得快,也只赶上扬尘而去的车屁股。

    双手叉腰烦躁的踹了一脚车胎,顾裴琛这才烦躁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发动引擎将车子开出停车位,紧追陈管家的车而去。

    “您跟孙少爷吵架了?”车子在一个红灯路口停下来,陈管家瞥了眼后视镜那辆熟悉的迈巴赫,忍不住多嘴问了后座的安恬一句。

    “没有。”安恬摇头,“我和他早就没架可吵。”

    陈管家张了张嘴,最后却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良久等车子再次开起来才道,“孙少爷这几年变化挺大的。”说完见安恬低头看着怀里已经睡着的孩子没有反应,顿了顿,还是接着又说了下去,“以前啊,他是叱咤商界的笑面阎王,不管老少人人敬他三分,他呈现在外人面前的永远无可挑剔,完美,却不像个人,直到遇见你,这么多年,除了当年的童欣雅,你是唯一一个被他带家里的女人,但那个时候,他还是不像人……直到你失踪,他疯了一样的找人,卸下了完美的伪装,从神坛走下了凡界,反而活的有了人气儿,他啊……以前不是这样的,自从……他大病一场,就变了。”

    安恬静静的听完却只说道,“陈管家,我只是个凡人,没有拯救苍生的伟大操守。”

    “孙少……安小姐,你就不能给孙少爷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吗?”陈管家道,“就算看在孩子的份上。”

    安恬没有说话。

    陈管家见劝说没用,也就闭了嘴。他这年纪看得多,什么不明白,安恬要真是个铁石心肠的,就不会为了老爷子手术特地回来,之所以不肯点头,不过是钻了牛角尖罢了,这种事情旁能做的有限,只能适当的开解,真正靠的还是要自己想通走出来。

    正这么想着,却听身后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惊得两人同时朝后看去。

    陈管家只往后视镜瞥了一眼,就猛地瞪大了眼睛,当即停车打开车门冲了下去。

    安恬也跟着变了脸色,第一反应也是下车,可怀里还抱着儿。

    唯一没受影响的也就圆圆了,从小就是睡神,一旦睡沉雷大不醒。

    安恬抱着儿子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放车里又不放心,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拿了小毯子一裹,抱着孩子下了车,朝后面追尾的车跑去。

    被撞的正是顾裴琛那辆炫酷的迈巴赫,被后面一辆大货车给撞了屁股,后车厢都整个瘪了下去。

    那一瞬间,安恬心脏都跟着滞了滞。

    不过磨蹭一小会儿的功夫,就被围了不少的人,安恬抱着孩子费力的挤了进去,看到被陈管家和大货车司机拉出的顾裴琛满脸是血,膝盖都不禁颤了颤,忙跑了过去。

    “陈管家怎么样了?顾裴琛他……”

    安恬的话还没问完,陈管家就忙冲货车司机喊道,“人昏迷了,赶紧打120!”

    货车司机脸色青白,掏手机手都是抖的,按了好半天才将电话拨了出去。

    120的急救车和交警队的车几乎是同时到达的现场。

    眼看着顾裴琛被医生抬上救护车,陈管家下意识的就要跟上去,上了一半才想起安恬母子来,转头见安恬抱着孩子跟在后头就道,“安小姐您先打车回去,车子我会叫人来处理,我得跟去医院,还有老爷那边,别让他知道了。”

    “要不你带圆圆回去,我去吧。”安恬却道。

    陈管家眸色一顿,只犹豫了一瞬就果断点了头,下车接过了圆圆。

    安恬随即上了救护车。

    直到到了医院,送顾裴琛进了手术室,安恬整个脑子都还是懵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来,但那一瞬间,几乎来不及多想,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当看到顾裴琛满脸是血昏迷不醒的样子,她腿都是软的,就是这会儿还手脚发凉,心惊肉跳。

    安恬闭了闭眼,她觉得脑子乱糟糟的,但这个时候她却不想纠结那些有的没的,什么都不及顾裴琛的安危重要,哪怕这个男人再不是东西,他也是自己儿子的父亲。

    走廊里就坐着安恬一个人,安静的能听到她粗重的喘息。

    不过很快,脚步声就响了起来。

    来人跑得很急,不过眨眼功夫,人就站在了安恬面前。

    正是得到消息聪明赶过来的顾婉,以及脸色惊惶苍白的童欣雅。

    “裴琛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顾婉气都等不及喘匀,就颤抖着声音急切的问道。

    安恬起身摇了摇头,“医生还没出来,暂时不知道。”

    谁知话音刚落,童欣雅的声音就冷冷的响了起来,“你怎么就不知道?你跟着救护车一起来的,你怎么会不知道?”

    “你这是什么语气?”安恬眉头一皱,“人一来就进手术室,我上哪里知道?再说,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这副质问的口吻?”

    “欣雅!”顾婉语气发沉的瞥了童欣雅一眼,“这里是医院,要吵架就出去!”

    童欣雅本来张嘴就要回顶安恬,被顾婉这么一呵斥,只得忿忿闭了嘴,转头望着手术室门,担忧的咬紧了下唇。

    顾婉见童欣雅消停,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拍了拍安恬的肩膀,让她坐下,“圆圆有长嫂照顾,一会儿陈管家就过来,不用担心,裴琛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这话是安慰安恬,也是安慰自己,因为没说一句,尽管极力表现的镇定,但那颤抖的尾音都泄露了她此时的情绪。

    安恬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顾婉又看向童欣雅,“欣雅你也别站着,一边坐会儿吧,这么杵着看得人心里紧张。”这语气比起对安恬,明显的刻薄了几分。

    童欣雅听在耳里抿了抿唇,但还是听话的挨着顾婉身边坐了下来。

    陈管家也很快赶了过来,却是唯一个坐不住的,一直在那走来走去的晃荡。

    但顾婉可以呵斥童欣雅,面对陈管家,她却只当没看见,因为她自己也是担忧的不停咬手指甲。

    童欣雅看着陈管家晃来晃去,愈发的坐立难安。

    而最淡定的,也就安恬了,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她的眼睛却始终未曾离开过手术室门,就那么雕塑似的,眼也不眨的盯着。

    好在手术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手术灯就熄了,医生开门走了出来,看到医生的表情,几人不由都松了口气。尽管如此,还是都围了上去。

    “医生,我外甥没什么事吧?”顾婉第一个问道。

    医生点点头,“看着吓人,好在都是皮外伤,不过头部受到撞击,会有脑震荡,醒来会难受一阵。”

    “阿弥陀佛谢天谢地!”顾婉这才笑了,双手合十的好一阵念叨。

    顾裴琛这算不得严重,直接就给送去了VIP病房。

    一切都安顿好了,安恬就不想留着了,打算和顾婉一道离开,倒是童欣雅赖着不肯走,自告奋勇的说要留下照顾,让他们都回去休息。

    陈管家却没搭理她,径自看向安恬道,“安小姐,恐怕还得麻烦你留下给孙少爷守夜才行,我明儿一早还得赶去看老爷子呢,这要没休息好别他看出端倪可就不好了。”

    被无视的童欣雅脸色当即就耷拉了下来,狠狠的瞪着安恬。

    陈管家话都说到这份上,安恬反而不好拒绝了。这件事的确不能让老爷子知道了着急,陈管家是一定要回去休息的,那顾婉……人家是姑姑,再说,还有人家的事情要忙呢,她也不好开这个口,倒是童欣雅可以,可看陈管家他们的态度明显是不乐意,这么骑虎难下,也只能她硬着头皮应下了。

    顾婉和陈管家见她点头很高兴,叮嘱了两句就拉着不情不愿的童欣雅一起走了。

    病房里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安恬看向病床上脑袋缠着纱布昏迷不醒的男人叹了口气,最后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但坐了没一会儿,安恬的眼皮子就开始打架,没有多余的被子,但病房里开着空调不冷,便干脆脱下外套盖在身上,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安恬是被干呕声惊醒的,天还没亮,病房里灯关上,睁眼的瞬间还有些茫然,直到听到再次响起的干呕声这才惊醒神来,忙起身开灯端了床下的痰盂接到顾裴琛面前,一手轻拍他的后背。

    顾裴琛这一阵接一阵的吐的厉害,但因为前一晚上没吃什么东西,压根儿就没吐出东西来,但就是这样也难受的要死。等好不容易压过了那阵儿,往枕头上一倒,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安恬看了时间,才凌晨三点,见他没什么动静,就给掖了掖被子坐回了沙发上,不过这一闹,却是睡不着了。把大灯关了开着小灯,就那么坐着守到了天亮。

    天亮的时候顾裴琛醒来又吐了一阵,不过这会儿人清醒了,看到端着痰盂站在面前的安恬笑了,躺回去的时候虚弱的说道,“真好!”

    “什么?”安恬听得皱了眉,“出车祸还感叹呢,是嫌命太长?”说完将痰盂端去洗手间倒了冲洗,回来便坐到一边。

    顾裴琛见她脸色不佳的样子就知道是生气了,却还是道,“如果这样就能让你回心转意……”

    “顾裴琛你有病吧?!”安恬一下就怒了,蹭的站起身来。

    谁知顾裴琛却有气无力的接了一句,“我饿了。”

    安恬一愣,但很快回过神来,转身出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