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88章 再见岳佳琳
    安恬到医院附近的餐馆买了份皮蛋瘦肉粥,临走看到蒸锅里的白鸡蛋,又要了一个,这才拎着往回走。在医院门口给向敏去了个电话说明这边的情况,这才朝里面走去。

    “你回来了?”

    推开病房门对上顾裴琛眼巴巴等投喂的表情,安恬脚下一顿,这才面无表情走了进去。

    “买的什么?闻着真香啊!”

    安恬依旧不搭理他,沉默着上前升起餐桌,然后将袋子放上面,把粥和鸡蛋给拿出来。

    “怎么就一份啊?你不吃吗?”顾裴琛问着,却是躺的四平八稳,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我吃过了。”安恬将一次性勺子也拿出来放碗里,又那鸡蛋给剥壳放到碗里,“起来吃吧。”

    话音刚落,顾裴琛就长声悠悠的哼吟一声,“不行,我这一坐起来就头晕恶心。”

    安恬冷冷的转头看他。

    顾裴琛无视安恬的冷淡,恬着脸道,“你喂我吧。”

    “爱吃不吃。”安恬转身就要走开,却被顾裴琛一把给抓住了手,不禁皱眉看去,“你干什么?”

    “我是真难受,医生都说我是脑震荡了。”顾裴琛难得露出脆弱的一面,衬着脑袋上沁血的纱布,看着的确有那么些可怜。

    安恬静静的和他对视半晌,最后还是心软了,面无表情的端起碗坐到床边,一勺一勺的给伺候起来。

    目的达到,顾裴琛很懂得见好就收,没有再作,安分的吃了起来。只是他太低估自己的脑震荡程度了,刚吃了没几口,就又趴床边给全部吐了出来,还好痰盂一直就放在那里,不然没准儿得吐多脏呢。

    安恬也被这架势吓了一跳,忙放下碗给他拍背,等他差不多了,这才递了张纸巾给他,又端了床头柜上的白水让他漱口。

    “还吃吗?”安恬扶着他躺回去,问道。

    顾裴琛苦逼的摆了摆手,满鼻子都是那味儿,就算之前还有点胃口,这下也全剩下恶心了。

    安恬也没勉强,将剩下的收起来扔到了垃圾桶里,然后把痰盂端去洗手间倒了清洗,又是拿拖把拖地,就见她在那来来去去的忙碌转悠。

    顾裴琛本来晕的厉害,看她这样,却忍不住牵起唇角笑了。

    等安恬忙完,顾裴琛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她没有打扰她,到一边简易书架抽了本娱乐杂志,到一边的沙发坐下打发时间的看了起来。

    没想到翻开第一页,居然就看到了李菲。

    安恬神色一顿,忙翻回去看了看杂志封面,这才发现是被外国的时尚周刊。想不到几年没见,李菲在国外居然发展的还不错,倒是让人意外。

    对于无关痛痒的人,安恬没有关注的兴趣,只是随便扫了一眼,就往后翻。刚翻了没一会儿,病房门就被打开了,一群白大褂走了进来,为首的就是顾裴琛的主治医生,只是例行的查房,翻着顾裴琛的眼皮看了看,又让护士测了血压,见人被折腾醒来,简单问了两句就离开了。

    那群人一走,陈管家就提着保温桶走了进来。

    陈管家一看顾裴琛青白的脸色就皱起了眉头,嘴上还是道,“孙少爷,这是长嫂特地给你熬的营养粥……”

    “我已经吃过了。”顾裴琛打断陈管家的话,“你放着吧,等一会儿饿了我再吃。”

    陈管家提到床头柜上放下,“感觉怎么样?”

    “头晕恶心。”顾裴琛叹了口气。

    陈管家心疼的摸了摸顾裴琛的额头,这才对安恬道,“安小姐昨晚没休息好,回去休息吧,这儿我守着。”

    安恬没有异议的站起身来,正要将书放回数据,顾裴琛却一下瞪了眼,“不行!”

    这一声中气十足,惊得陈管家和安恬齐齐转头朝他看去。

    顾裴琛尴尬的咳了咳,这才装模作样的问陈管家,“你不是要去爷爷那么?”

    “二小姐今天正好没事,她过去替换小安了。”陈管家道。

    “那……”

    顾裴琛只吐了一个字就闭了嘴,但陈管家还是反应了过来,下意识的朝安恬看去。

    安恬放好书打了个哈欠,边朝门口走边道,“的确没睡好困得慌,那这就交给陈管家了,我回去睡会儿。”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顺便还带上了房门。

    留下陈管家和顾裴琛面面相觑。

    “我,这……”陈管家看着顾裴琛不愉的脸色,一时有些言语不能。

    顾裴琛翻了个白眼干脆闭上了眼睛,“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全给你搞砸了。”语气直郁闷,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不客气的给陈管家说话。

    陈管家一脸懊悔,“哎,这事儿是我最快了。”可千金难买后悔药啊!

    “算了,她昨晚的确没睡好,再说圆圆要太久没见着她肯定得急。”顾裴琛叹了口气。

    陈管家道,“安小姐其实挺关心你的,不然也不会见你受伤撇下孩子也要跟着来医院,还照顾你一晚,她就是有心结打不开,慢慢想通就好了。”

    “嗯。”顾裴琛闭着眼,声音闷闷的,“都是我不好。”

    “现在也不晚。”陈管家说着拉了把椅子坐在了床边。

    顾裴琛没有再接话,没一会儿就呼吸平稳。

    安恬出了医院,就打算拦出租车回顾宅,不想刚到路边,一辆银白的兰博基尼就停在了面前,车窗摇下,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来。

    “去哪里,我送你?”岳佳琳难得素颜出门,穿了一身白色银边的雪纺束腰连衣裙,看着不显颓废,倒是平添一股子慵懒美,这人啊,天生丽质果然怎么都好看。

    但安恬却没有给好脸色,“不用了。”

    “别客气。”岳佳琳道,“好久不见,正好聊聊。”

    “我不觉得和你有什么好聊的。”安恬面无表情,说完就打算绕开,但岳佳琳就是开着车跟着,无奈只得停了下来,“你这人……”

    “上来吧,都没聊,你怎么就知道没什么好聊的。”岳佳琳越过身伸手打开了副驾的门,冲安恬挑了挑眉。

    安恬坚持被她这胡搅蛮缠的劲儿给气乐了,犹豫了下还是坐了进去。

    “去哪?”岳佳琳一边给车子加档,一边问道。

    “顾宅。”安恬说话的时候故意瞥了岳佳琳一眼,却见对方压根儿没什么反应,等了半天不见对方开口,便主动问了起来,“说吧,你想和我聊什么?童欣雅?还是这些年顾裴琛的艳照门?”

    “都不是。”岳佳琳的回答出乎意料,“就是单纯见你好像要打车顺便载你一程,再随便聊聊。”

    安恬挑了挑眉没接话。

    岳佳琳笑着斜了她一眼,“哪怕是到了现在,你对我戒心还是那么重,你或许因为那些事憎恨我,可以想没想过,要不是我多事,你至今还被蒙在鼓里。”

    安恬依旧没有吭声。

    岳佳琳也不介意,股自顾往下说,“都是傻子。”

    安恬终于开口了,“不是说随便聊聊吗?原来所谓的随便聊聊果然是为后续做铺垫?”

    “啊,不是。”岳佳琳笑了两声,才转了话题道,“昨天T大校庆晚会上看到你了,不然还不知道你回来了呢。”

    “你也是T大的?”安恬微讶,但随即想到她和顾裴琛以及童欣雅之间的恩怨,就觉得是自己大惊小怪了。

    “嗯。”岳佳琳点头,“我和顾裴琛是同一届,算起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学姐呢。”

    安恬就回了两个字,“呵呵。”

    却听岳佳琳忽然道,“陈旭人不错。”

    安恬闻言就皱起了眉头。

    “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见安恬误会,岳佳琳忙道,“就是单纯的觉得,他会是你最好的选择。”

    “我要选择谁,还轮不到不相干的人指手画脚。”如果没有发现向敏暗恋陈旭的事安恬反应还没这么大,但眼下她却担心这人又在陈旭那动什么坏心眼,“岳佳琳,你以前对我做的我不计较,那是我觉得没必要,不代表我安恬真就那么好欺负,陈旭不是顾裴琛,由不得你从中作梗,否则我不会放过你,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你那么激动干嘛?”岳佳琳笑容不变,“我是真为你好。”

    “用不着。”安恬冷冷的道,“前面路口把我放那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岳佳琳笑了笑却没有答应,到了那路口,果然没有停车。

    “停车!”安恬当即就恼了。

    “我正好要去那边,顺便送你过去。”岳佳琳说完转头似笑非笑的看安恬,“你这么怕我做什么?我啊,是不会害你的。”

    “呵……”安恬冷笑回视。

    “算了。”岳佳琳纵了纵肩,转头专心开车,却幽幽说了句,“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安恬全当她在说屁话,但对于岳佳琳提到陈旭一事,心里却暗暗加深了提防。

    岳佳琳说完那句就没有再开口,安恬自然也乐得清静,到了地方,车子刚停稳她就拉开车门下了车,不冷不淡的扔了句谢谢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她身后,岳佳琳的车子还在原地停着。

    岳佳琳抽了根烟叼嘴上点烟,两指夹着用力吸了一口,这才拿掉伸手搁在了窗外,目光定定的目送安恬走进顾宅大门,眸色光华矍铄,嘴角勾着意味不明的弧度,烟雾缓缓自斜勾的嘴角缕缕溢出,妖冶而魅惑,却像极了幽灵。

    安恬虽然没有回头,却能清晰感觉到岳佳琳的目光始终追随着自己,那目光太灼灼,存在感太大,让人不由自主的背脊发寒很不舒服。但尽管如此,她还是强迫自己别回头去看,直到走到了转角,确定对方看不到了,这才闪身躲在一边,回头看去。

    入眼的是车子扬尘而去的车屁股,还有岳佳琳夹着烟蒂挥动的手。

    那一刻,安恬只觉心脏都跳了一下,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是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岳佳琳,就像是算准了她这时候会回头似的。

    这人……

    以后还是避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