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90章 躺着中枪
    安恬第一眼看到的却是李菲,没想到昨天才在杂志上看到,今天人就站到了面前,还挺诧然,随即才将目光落在童欣雅脸上。

    而向敏和陈旭一眼注意到的却是童欣雅,眼底同时闪过震惊。

    向敏尽管早就得知童欣雅的事情,但这张脸却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几乎百分之九十几的相似度,简直把人原有的心里认知击碎成了渣渣。

    陈旭反应稍微含蓄点,但还是忍不住视线在安恬和童欣雅脸上来来回回瞥了好几眼。

    “安恬,好久不见啊。”双方对峙良久,最终还是李菲忍不住先开了口。

    “可不是好久不见么?瞧你都在模子脸上找慰藉了,可见是想我们安恬想到骨子里了。”不等安恬出声,向敏就接了话头,脸上的神情更是皮笑肉不笑,无视李菲瞬间黑沉的脸色,眼珠一转就看向了一边的童欣雅,“这位想必就是童欣雅小姐了吧?这容整的不错,逼真度很高啊,我眼神儿这么毒辣的人,居然愣是没瞅出半点破绽,哪儿做的啊?H国吗?啧啧……肯定花了不少钱吧?追星追到你这么义无反顾的,也是蛮拼的。”

    这下不止李菲,童欣雅的脸色也精彩纷呈,脸上的表情悲愤交加,竟是眼泪盈眶,死死的盯着向敏。

    “呵,还以为连逃婚都干得出来的人,几年不见能有多大长进,没想到还是这么喜欢站在别人背后放缩头乌龟,安恬,我还真是高看你了。”李菲瞪了向敏一眼,一副不屑搭理的嘴脸,矛头直接转向安恬,尤其是看到安恬怀里的圆圆时,那股子酸劲儿几乎把自己给呛死。

    “你算什么东西?”安恬将圆圆脑袋按进怀里,冷冷的直视李菲,“你的高看只会让我觉得恶心,我怎么样,还轮不到你这样的人来批判。”

    “你……”

    安恬却不打算和她们废话,转头对向敏陈旭道,“我们走吧。”

    “安恬,怀里抱着顾裴琛的孩子却勾搭别的男人,你果然和你妈一样贱!”李菲被安恬那不冷不淡的态度一激,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安恬猛地转头看她,眼神冰冷而犀利,“看来,你真是学不乖啊。”

    “哼。”李菲话出口就后悔了,不过转念想到安恬的处境就无所谓了,甚至有些幸灾乐祸,“还想威胁我呢?没有顾裴琛,你屁都不是。”

    安恬没有跟她逞口舌之强,留下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转身就走了。

    向敏虽然想骂李菲两句,不过见安恬走了也就消停了,很屌的瞪了她们一眼,转身就追上了安恬的脚步。

    倒是陈旭不疾不徐,意味深长的看了童欣雅一眼,这才迈步跟了上去,至于李菲,还不配入陈二少的眼。

    “刚那男的谁啊,那么拽?”李菲被无视的很不爽,觉得陈旭看着有点眼熟,但又的确不认识这人。

    “陈旭。”童欣雅道,“陈氏传媒的二公子,在国外呆了八年,前不久刚回来。”

    李菲听到陈旭的背脊神色一顿,盯着陈旭走远的背影眯了眯眼,若有所思。

    却听童欣雅忽然道,“你现在所在的娱乐公司好像就是陈氏传媒吧?”

    李菲不咸不淡的点了点头。

    童欣雅眸色闪了闪,勾了勾嘴角便不说话了。

    安恬出了御膳斋却没有和陈旭他们一起走,而是自己拦了出租车,打算带着圆圆去医院。陈旭和向敏虽然对她的行为不予阻拦,但两人微皱的眉头显然都不赞同,比起陈旭单纯只是不希望安恬去看顾裴琛,向敏却知道,这是安恬再给自己制造和陈旭独处的机会。

    安恬到医院的时候,顾裴琛刚吃完午饭又吐了一轮,陈管家正在打扫,嘴上也念念叨叨,“这吃什么吐什么,身体怎么能好啊,哎,这医生怎么都不知道给病人输营养液呢,不行,一会儿我的找他说说去。”

    顾裴琛很难受,胳膊搭在眼睛上压抑那股晕眩,陈管家的唠叨听得他心烦,但却没有阻止。

    “安小姐小少爷来啦?”

    听到陈管家这话,原本难受的心浮气躁的顾裴琛猛地就放下了手,转头朝门边看去。

    安恬在门口顿了顿,朝陈管家点点头,这才抱着圆圆走到了床前。

    “爸爸。”圆圆看到顾裴琛包成粽子的脑袋,眼睛一下就湿润了,瘪着嘴想哭,但还是给极力忍住了,但声音却带上了糯糯的哭腔,“爸爸疼吗?”

    “看到圆圆就不疼了。”再难受,看到圆圆这样,顾裴琛也觉得好受多了,但随即还是转眼看向脸上没多少表情的安恬,“恬恬,谢谢你能带圆圆来看我。”

    “是圆圆自己要来的。”安恬冷淡的道。

    话音刚落,却被顾裴琛抓住了手,拉着在床沿坐了下来,“别走好吗?”

    安恬抱着圆圆不看他也不说话,默默的抽回了手。

    圆圆却不肯这么被抱着,扭扭着要下地,安恬干脆就把他放了下去。

    一下地,圆圆就趴在了顾裴琛床头,胖嘟嘟的小手伸到顾裴琛额头上摸了摸,“爸爸,圆圆给你呼呼吧?”

    顾裴琛有些失落的脸上一下就笑了,“好啊。”

    圆圆深吸了口气,撅着小嘴就对着顾裴琛额头一阵呼呼,呼得太用力,脸都给憋红了。

    安恬在一边看着父子俩的互动,心情一时很复杂。这便是血浓于水的天性吧……

    谁知正神游,手就被圆圆给拽住了,“妈妈,我们留下照顾爸爸吧,爸爸都出血了,好可怜,圆圆好心疼,妈妈,可以吗?”

    圆圆都开口了,纵然安恬再不愿,也只得点了点头,“好。”

    就这样,原本预定的这两天离开的事情给彻底耽误了下来。而且还因为对圆圆的承诺,安恬几乎全程带着儿子留在了医院,照顾着顾裴琛吃喝拉撒。

    顾裴琛脑震荡的后遗症一直持续了好几天,到第四天才总算消停,也因为吃什么吐什么医生给挂了营养液,可饶是如此,几天下来,顾裴琛还是瘦了一大圈。

    看着这样的顾裴琛,安恬纵使再铁石心肠,也不忍心对他太冷言冷语,虽然有点勉强,照顾的还算尽心尽力。而自打那天母子俩留下后,陈管家基本就是来去匆匆,大多只送饭的时间会过来。

    但是,别的安恬都觉得无所谓,唯独顾裴琛的无耻不能忍,而且还拿着儿子做盾牌,简直不要脸到极点。

    就比如现在。

    “恬恬,我尿频。”顾裴琛拧着眉头似乎忍得很辛苦,但实际上他十分钟前刚上完洗手间。

    安恬气得嘴角抽搐,“忍着。”

    然后顾裴琛就可怜兮兮的看向趴床头给自己呼呼的儿子。

    圆圆眨眨眼,扭头就对安恬卖萌,“妈妈。”

    安恬忍无可忍,“顾裴琛,你刚上完洗手间。”

    “都说是尿频。”顾裴琛继续一脸憋的道。

    “呵……看来车祸没撞你脑袋上是撞肾上了吧?这都给个把门儿了!”安恬咬牙切齿,连儿子的卖萌也不管用了。也不怪她这么气愤,累点折腾点倒是小事,关键是顾裴琛这人太没下限了,撒尿居然还企图让安恬给把着,要不是她先前闪得快,可不就让这丫得手了!

    顾裴琛一把捂住额头,“哎,头好晕,好想吐!”

    圆圆一下就紧张了,忙挺直小身板,“爸爸你别难过,圆圆扶你去吧。”不能勉强妈妈,只能自己上了。

    而顾裴琛居然还真就拉着圆圆的小胳膊站起身来,打算让儿子扶住。

    安恬一看彻底爆发了,上前一把将顾裴琛推回了床上,指着他,“顾裴琛你要点脸行吗?尿频是吧?好啊,我现在就去找医生,让他给你导尿管,保准你洪闸常开,畅流无阻!尿个痛快!”

    说完转身就走,还真就打算这么干了。

    顾裴琛一看这动真格,当即就急了,忙把人给拽住,“好好好,我不尿频了,我不闹你了行看了吧?”

    安恬白了他一眼,用力甩开了他的手,转眼见圆圆一脸懵懂的望着他们,心里又是一堵,从来没有那一刻这么深刻的觉得,自己生养了个小白眼狼!

    不行,照着父子俩这相处模式下去,搞不准圆圆就真舍不得跟自己离开了,而且就这么让他和自己父亲分开肯定会不开心,不能让他们再这么培养感情下去!

    这么一想,安恬就直接去了走廊,给向敏去了电话,让她一会儿来接孩子,然后先回去,毕竟店里也不能长期没有老板坐镇。

    向敏敏锐的觉出安恬的情绪不对,但也没有多问,欣然答应了。半个小时后,果然来了医院。

    顾裴琛一听向敏是来带走圆圆的,当即就拉下了脸,自然是不愿意,但向敏也以圆圆要上幼儿园为由将他堵了个哑口无言。他倒是想说那破幼儿园不上也罢,直接留在这里上贵族幼儿园,但一看安恬的脸色,就瞬间清醒自己没有立场的事实,绷着脸歇菜了。

    圆圆虽然也舍不得,但他是个听妈妈话的乖孩子,而且的确也是耽搁好久没上幼儿园了,也就乖乖的点头答应了。而临走前,最舍不得的,还是不能和妈妈一起,至于爸爸,也舍不得,不过两选一,肯定妈妈更舍不得。

    听着儿子抱着自己大腿嘟哝舍不得妈妈,安恬受伤的心总算得到了些安慰。嗯嗯,她的儿子不是白眼狼,还是更爱妈妈的!

    心里安慰,脸上就带上了笑,安恬蹲下身抱了抱圆圆,“妈妈也舍不得圆圆,圆圆乖,你跟干妈先回去,妈妈过两天就回去了好不好?”

    圆圆转头看了看病床上的顾裴琛,纠结得皱起了小眉头,“圆圆不喜欢爸爸了,他跟圆圆抢妈妈。”

    躺着中枪的顾裴琛一脸无语。

    说是不喜欢,但临走前圆圆还是依依不舍的冲顾裴琛挥了挥小手,喊了声爸爸保重,这才一步三回头的被向敏牵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