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91章 措手不及
    等向敏和孩子一走,偌大的病房里就剩下安恬和顾裴琛大眼瞪小眼,而顾裴琛此时眉目深邃,早没了无赖的痕迹。

    两人对视良久,顾裴琛才叹了口气,“你这是……半点机会也不给我啊!”

    安恬视他脸上的失落为无误,什么也没说,转身坐到了沙发上去了,靠着靠背闭目养神。

    顾裴琛一瞬不瞬的看着她,良久无奈的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就显得沉闷了很多,顾裴琛也不再作了,安恬继续冷着脸,两人之间的相处反而倒是相安无事了起来。

    陈管家之后两天来也发现了不对劲,可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也只能尽可能的给两人多一点独处的时间。

    尽管如此,今天来趁着安恬人在洗手间里,陈管家还是忍不住多了句嘴,“孙少爷,安小姐不是冷心冷肺的人,打动她不过是诚意和时间,别气馁,加油。”

    话音刚落就见安恬从洗手间里出来,陈管家忙若无其事的站直了身,将保温桶里的牛骨汤及饭菜拿出来摆在了小餐桌上。

    “安小姐,过来吃饭了,张嫂担心你最近照顾孙少爷累着,特地在牛骨汤里放了枸杞和红枣,说是补气养血。”陈管家一边摆好饭菜和碗筷,一边招呼安恬道。

    安恬看也没看顾裴琛,笑了笑就走到了床前,端起碗筷默默的在一边吃了起来。

    陈管家本来还想着安恬能搭把手把顾裴琛扶起来,见她完全没这意思,只得自己动手。

    但顾裴琛却摆了摆手,“我自己来。”说完不等陈管家反应,就直接坐起身来。

    陈管家见他起的毫不拖泥带水,眨了眨眼才道,“那行,你们先吃着,那我就先去老爷子那边了。”

    然而等陈管家离开,顾裴琛却只是坐着,面前的碗筷动也不动,安恬以为他这又是要闹什么幺蛾子了,不由停下来皱眉看他,却不想正对上顾裴琛专注看来的视线。

    “你要实在不想留在这里,就走吧。”忽然,顾裴琛道,“我这本来就是皮外伤,脑震荡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不是非得让人这么全心全意的伺候着。”

    安恬很诧异顾裴琛居然肯松口,她当然清楚对方的情况,也自然知道这人就是故意赖在医院赖着自己。不是自己圣母明知有诈还任他拿捏,不过是不想老爷子知道了着急罢了,毕竟心脏手术不比其它,是一点情绪波动刺激都受不得的。

    而顾裴琛一直耍赖拿捏的,也正是这一点。

    如今这人却突然松了口,实在让人无法不惊讶。

    顾裴琛端起碗筷慢条斯理的吃起来,道,“一会儿吃完饭你就走吧,我会让人来办出院手续,至于爷爷那,我自己会给他说。”

    安恬看着顾裴琛半晌,张了张嘴,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最后只轻轻的吐出了个嗯。

    顾裴琛似乎胃口不佳,拿着筷子戳了戳饭就停了下来,低着头问道,“如果我这次车祸不是皮外伤,而是死了,你会难过吗?”他想问的是后悔,但话到嘴边还是想了个折中委婉的问法。

    “会吧。”安恬沉默了许久才道,“毕竟相识一场。”

    谈话到这里,再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的意义。

    顾裴琛垂着头没有再说我,默默的放下了碗筷。

    安恬没有逗留,当天就买了回安城的机票。她走得干脆利落,却不知道,顾裴琛几乎摔砸了病房里所有的东西。

    而与此同时,顾裴琛也让张檬来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到了公司。

    安恬是下午一点的飞机,等到安城的时候时间还早,可转车到县城时,天色还是几近傍晚。

    没有回家,这时候正是店里开始忙碌的时间,所以她直接去的店里。

    店里的生意一如既往的红火,来来往往的客人不少,甚至内堂不够还在外边沿街摆开了大排档。

    看着熟悉的场景,安恬只觉满心的亲切,这些日子在凤城的压抑感也消散了不少。

    安恬一进店,在柜台忙活的李艳就看到她了,忙道,“安恬姐回来的正好,我们都快忙死了。”

    安恬环顾一周问道,“小敏和圆圆呢。”

    “圆圆睡着了,小敏姐抱去办公室放了。”李艳道。办公室有一张折叠式的钢丝床,平时都是午休用的,但大多时候也是为圆圆准备的。

    安恬点点头,“我去放行李,一会儿出来帮忙。”说着便提着包朝拐角角落紧挨仓库旁边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门口,向敏正好开门出来,看到安恬还诧异的愣了愣,“回来了,顾裴琛这是终于舍得出院了?”

    “作够了呗。”安恬纵了纵肩,“我放东西。”

    向敏笑了笑,侧身让她进去,“那我先去忙了。”

    “嗯。”安恬应了一声,这才朝屋里走去,因为怕吵醒圆圆,刻意放轻了脚步声。

    没有顾裴琛的日子,安恬的生活再次回过了安宁,她以为对方这是彻底放弃了,以后两人之间再不会有任何交集,然而很快,顾裴琛就以雷厉风行的行动给了她一当头棒喝。

    转眼几个月过去,秋去冬至。

    天气日渐寒冷,正是火锅行业的旺季。

    然而安恬她们的火锅店却迎来一次教人头疼的大难题。

    因为这一片被规划局划归了范畴,要拆迁重建。而这就直接意味着,安恬她们的店即将面临歇业,偏偏时限还短,就三个月。

    三个月重新找店面不难,但装修就置办是远远不够的,且不说还得面临客源的流失。

    这件事对于安恬和向敏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两人更是为这事焦头烂额。

    “这上面的政策,咱们也没有办法,店是肯定得搬的。”两人对坐在办公室里,沉吟了半晌,向敏才主动开了口,眉头却烦躁的拧着,“就是这时间上卡的太紧,咱们找新店根本来不及,恬恬,你有什么打算吗?”

    “找新店装修肯定来不及。”安恬也是一脸凝重,“先找找看吧,看有没有本行转让的,到时候也不用大肆装修,简单翻新一下,勉强用过这旺季再说吧,反正咱们店的口碑已经打出去了,影响会有,但应该还不至于到最差的地步。”

    向敏听完点头,“也只能这样了。”顿了顿又道,“我听说这次的开发商好像是凤城来的。”

    “嗯?”安恬闻言一愣。

    向敏道,“据说是个小企业,怎么就有能耐拿下这么块大蛋糕呢?”

    “管他大猫小猫,能拿得住耗子的就是好猫,管这么多做啥,还是赶紧着实搬迁的事吧。”安恬对此不感兴趣,感叹了句就将话题带回了正事上,“咱俩分头找吧,这样能快点,反正白天生意淡些,有他们顶着就行。”

    向敏赞同的点点头。

    两人接下来的日子很快就投入了四处奔波的忙碌中。

    然而急得嘴上起泡的当口,事情却在一周后有了转机。

    那天向敏和安恬照常一大早就出门,却在中午的时候安恬接到了向敏的电话。

    “恬恬,店面找到了,在春华路横街这边,你赶紧打车过来,我在路口等你!”哪怕隔着网络,都能听出向敏的情绪之激动,那跌宕起伏的语调跟豌豆蹦舞似的错落颤栗。

    “店面找到了?”安恬闻言一愣,她没想到会这么快。毕竟她们需求的挺苛刻,很难找到合适的。

    “是啊找到了,你赶紧来看看吧!”向敏激动的不行,说完不等安恬多问就挂断了电话,也不知急着干嘛去了。

    安恬看了看手机,随即便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直奔春华路横街。

    到了约定地方,向敏果然正等在路口,而她旁边还站着个年轻小伙子,两人似乎相谈甚欢的样子。聊的还挺投入,竟是连安恬下车都没看见。

    “小敏。”安恬走到两人面前,眼睛却打量着那小伙子,看着二十三四的样子,矮矮瘦瘦没啥特点,但面相却透出一股子与年龄不符的精明老练。

    “来了,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向敏忙拉着安恬,对小伙子道,“这就是我之前给你说的合伙人,她姓安。”然后又对安恬道,“这是小李,创明房介的。”

    “你好。”安恬伸手和那小李握了握,主动问了好。

    那小李道,“那店面向姐看过挺满意的,说是要你看过才能下结论,我们这就过去吧?”

    “好。”安恬点了点头。

    “店面位置挺当道的,而且是全新,赶巧当初老板就是想要干你们哪行,这店面都装修好了,谁知家里忽然出了事情,急需用钱,所以只能忍痛盘出来。”小李边走就边给安恬介绍上了,“店面是上下通楼,上下加起来大概将近一千平,通风向阳,最主要的是价钱还不贵。”

    听到这里,安恬就顺嘴问了句,“那这租金是怎么算的?”

    “对方的意思不出租,要卖。”小李愣了下,“而且价钱真的很便宜,折旧价两百万,可比租金便宜划算。”

    “一千平就两百万?”安恬朝向敏望了一眼,脸上难掩惊讶。不说买,就她们现在那店面两家通面加起来顶多五百多个平方,那一年租金也要好几十万呢!

    向敏没有应声,只是做了个点头的动作。

    相较于向敏的激动,安恬却不由皱起了眉头。总觉得这事儿不大对劲,她是真不相信所谓的天上掉馅饼的事。

    不过心里再疑惑,安恬还是决定先去看看再说,毕竟她们现在的情况的确挺紧迫的,到时候见机行事吧。

    向敏走到安恬面前,“我知道你的顾虑,不过我去看过了,地方是真不错。”

    安恬点点头,却是问走在稍微前面的小李,“房主的证件都齐全吗?”

    “这点你放心吧,我们房介一向做的是口碑。”小李保证道,“房主证件齐全,而且保证先给押金,过户完再付余款。”

    “押金有要求吗?”安恬紧跟着问道。

    “没要求,几百上千随意。”小李的话再次出乎人意料。

    上百万的交易,押金居然几百上千随意?

    这不由令两人愈发警惕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