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93章 生日快乐
    新店的事情很快就提上了进程。

    按安恬和向敏商量的意思,新店以最快的时间开张,然后在旧店以优惠券的形势进行推广,这样既能不耽误生意,还有巧妙的将客源大量转移。

    因为不用装修,桌椅也是现成的,布置张罗了不过一个星期,新店就成功开张了。

    而事实证明,安恬和向敏一起商量下来的优惠券策略是成功的,虽然不能保证彻底搬迁后百分百将客源全部转移,但至少大半能够保证,这一点,从新店开张座无虚席的场面来看就知道。

    这样的情形,也让安恬和向敏紧绷的许久的心松懈了下来,可算是得了喘息。

    不过新店的成功也昭示着接下来的两人会更加忙碌,两边都离不开人,尤其新店这边员工还是新招聘的,很多事都要亲力亲为的两手抓,两人必须各分两头的忙碌,但因为顾忌着安恬带着孩子,向敏便不顾她抗议,一力揽下了新店的事。

    三个月的时限眨眼即过,旧店也彻底搬迁与新店融合,两头忙碌的生活再次渐入正轨,除了家里往返远了些,其它倒都不是问题。

    而也是这个时候,安恬才知道,旧店那片的开发商居然是顾氏。几乎在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安恬就有了很不好的预感,结果证明,果然如此。

    因为有了心里准备,所以这一次再去幼儿园接孩子得知孩子被爸爸接走后,安恬已经没有初次的慌张,倒是老师很愧疚,但那男人太强势,那样的气场根本不是常人能扛得住了。

    安恬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走出了幼儿园,在路边摸出手机打了顾裴琛的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了起来,就像是对方特地等着似的。

    “顾裴琛,你们现在在哪?”安恬语气沉郁的问道。

    倒是顾裴琛语音带笑,“我们在游乐场,你要过来吗?”

    安恬二话不说的挂断了电话,然后拦车赶去游乐场。不过这一次她并不着急,就是觉得郁闷,还有深深的无奈。

    那种你想要抓住却抓不住的无奈。

    你想要逃开,却无能为力的无奈。

    不是节假日,游乐场的人不多,安恬都不用排队,就直接去窗口买了入场票,然后就一路寻了过去。绕了半天才想起忘记问顾裴琛他们具体的方位,正打算拿手机打电话时,张檬却迎面走了过来。

    “安小姐,顾总和少爷在缆车那边,我们这就过去吧。”来游乐场玩,张檬居然还穿着正装,腋下夹着文件夹,那一丝不苟的打扮,不知道还以为是游乐场的工作人员呢。

    安恬点头,随即跟上张檬的脚步。

    两人很快就到了观光缆车那,缆车门开着,顾裴琛抱着孩子就坐在里面,而除此之外,里面还摆了张小桌子,桌上有鲜花美酒蛋糕以及牛排。

    安恬看着皱了皱眉,不知道顾裴琛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顾总,安小姐到了。”张檬见安恬站着不动,顾裴琛又只顾着低头逗乐孩子,只好出声提醒道。

    他话音刚落,里面玩的正兴起的父子俩就齐齐转头看来,圆圆当即就伸长了小胳膊,“妈妈快进来,看我和爸爸一起拼的拼图!”

    安恬被圆圆那大大的笑脸给晃了眼,原本抵触定住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就走进了缆车。

    她一进去,张檬就麻利关了门,然后撤退。

    安恬并在父子俩对面坐下,却并没有看顾裴琛,而是朝儿子手里显摆的拼图看去。

    小家伙扬着下巴,衣服快夸我的萌哒表情,安恬忍不住笑了,“圆圆真能干。”

    小家伙给点阳光就灿烂,得到表扬,当即就嘚瑟忘形,摆开架势要拆了重拼给安恬看,不过被顾裴琛给阻止了。

    “圆圆,爸爸之前给你说什么了?”

    顾裴琛就这一句,圆圆就老实了,将拼图小心的收进书包,然后小身板挺拔,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规规矩矩的正襟危坐。

    安恬被圆圆这一系列的动作弄得一愣,却见顾裴琛从桌上拿起蜡烛插在了蛋糕上,然后用打火机点上。

    安恬还一脸茫然,就听圆圆喊道,“妈妈生日快乐!”

    安恬一下就愣住了。

    圆圆拍着小手大喊,“妈妈快许愿!”

    安恬没有许愿,只是第一次正视了被视作透明人的顾裴琛一眼,恍惚间,竟是想起了几年的那次别开生面的生日,那晚的焰火特别亮特别好看,可惜也不过是一瞬间的绚烂罢了。

    “许个愿吧。”迎视着安恬有些恍惚的眼,顾裴琛眸色微闪,记忆奇异的和安恬重叠,眼眸不由愈发温柔深邃。

    然后安恬还没有动静,煞风景的手机铃声就突兀打破了难得的温馨气氛。

    安恬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机在响,也没看来电显示,直接给接了。

    “安恬,生日快乐。”电话那头响起的是陈旭温柔缱绻的声音,“很抱歉,错过了你那么多次的生日,我现在车上,应该……”说到这里陈旭的声音顿了顿,然后才道,“还有二十分钟到你们新店。”

    安恬手机的声音不小,尤其是这样的密闭空间更是给开了免提差不多,对面听得一清二楚的顾裴琛当即就黑了脸。

    圆圆也道,“妈妈,陈叔叔要来吗?”

    “那可真是不巧了。”顾裴琛的语气有些冷,看着安恬的手机眼神有些发狠,“缆车已经听在中间了,不到时间是不会有人来的,所以,注定得让客人扑个空了。”

    将顾裴琛的反应看在眼里,安恬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但面色沉了沉还是什么也没说,只给向敏去了个电话,让她招待陈旭,也说明自己这会儿没法赶回去,让她帮忙解释下,等晚点店门关了,再一起好好喝一杯给赔罪。

    也是这电话,向敏才猛然想起今天居然是安恬的生日。都怪这几年她们都太忙的,说是废寝忘食虽没那么夸张,但也好不了多少,尤其是刚起步的时候,这一忙起来,有些事情就记性差了,这几年除了圆圆,不说安恬,就向敏自己也没想起过生日来,压根儿俩人就忘记了这茬。

    “哎呀恬恬对不起对不起,你看咱们这都忙糊涂了,我不是故意忘掉你生日的。”向敏难得的没有因为陈旭的到来激动,反而抓错了重点,一个劲儿给安恬忏悔道歉,“等关门我亲自下厨给你做一桌好菜,我们晚上好好庆祝庆祝!”

    安恬没说什么,只是笑着应了个字,“好。”

    而安恬这一通电话打下来,顾裴琛的脸色更差了。

    安恬也不管他,在圆圆期盼的小眼神下,装模作样的许了个愿,就噘嘴吹熄了蜡烛。

    “哦,切蛋糕咯!”蜡烛一吹,圆圆那还勉强维持着的端正坐姿一下就破功了,要不是顾忌着是在缆车里,估计能蹦起来,都不等两大人反应,就兴致勃勃的开始分切起蛋糕来,没人一块,三角形切的还挺匀称,大小一点不偏倚,而且还特地把上面的水果都分给了安恬,“妈妈吃这个。”

    “好,谢谢圆圆。”安恬笑眯眯的接过了。

    圆圆又捧着只有奶油花的给顾裴琛,见他脸色不好顿了顿,但还是甜甜的道,“爸爸,吃蛋糕。”

    顾裴琛这才收起了眼底的戾气,笑了笑,伸手给接了过来,但转眼盯着安恬放在桌上的手机还是恨不得瞪出个窟窿来。

    顾裴琛不爱吃甜食,但看母子俩吃的欢快,也捧场的吃了两口就放下了,随即拿起一红红酒起开,一边往安恬面前的高脚杯里倒一边道,“今天你生日,咱俩喝一杯。”

    “红酒整杯灌,那可真煞风景。”安恬嘴上不客气,但也没有拂顾裴琛的意,端起酒杯和他碰了碰,“红酒细品,还是慢慢喝吧,再说你知道我酒量不好。”

    这话就说的一语双关了,顾裴琛岂能听不明白,但他笑了笑并没有觉得不满,动作优雅的将酒杯凑到唇边,浅啜了一口。

    “爸爸,我要吃牛排。”

    顾裴琛正看着安恬,企图来个无声胜有声的眼神焦灼,就被身边的圆圆给打断了。回过神便放下了酒杯,拉过圆圆那份牛排给他切成一小块再推了回去,伺候了小的还得伺候大的,简直将二十四孝好老爸和那啥演绎的炉火纯青。

    “知道你不爱吃西餐,不过这地方中餐也摆不开,喜不喜欢都赏个脸尝尝这牛排,就当吃个气氛。”顾裴琛说着,把安恬的那份也推到她面前。

    安恬倒也不矫情,拉过来就开吃。

    顾裴琛见了,这才有了浅显的笑意,可随即想起那半路杀出的‘陈咬金’,还是让人浑身不爽。

    安恬算的好,以为这饭吃完回去应该也不会太晚,但她显然还是错估了顾裴琛的心计。原本是没打算太晚的,毕竟带着孩子,可知道安恬还想着要赶回去和陈旭庆祝,他就私下里给张檬发了个消息,把时间给延长了。

    所以这么一来,等从缆车上下来,圆圆已经窝在顾裴琛怀里睡得喷香,而眼下的时针,已经指向了午夜十一点半。

    期间陈旭和向敏打了不下十几个电话来催,可惜工作人员和张檬都不在,顾裴琛又不肯配合改时间,她心里焦急也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看着时间流逝,满心的焦虑也逐渐趋于平静。

    只是从缆车上下来,安恬就浑身释放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气,一句话也没和顾裴琛交流。甚至出了游乐园,还坚决拒绝了顾裴琛开车送他们回去的提议,自己抱着孩子到路边拦了出租车。

    因为顾裴琛故意抱着孩子墨迹,从游乐场出来就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饶是如此,安恬还是让出租车开去了新店那边。她知道,自己没到,那两人肯定会一直等着,不说陈旭耐心如何,向敏那丫就是个执着到令人发指的家伙,晚到没关系,但要是放鸽子,向敏那脾气,肯定能冷战两个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