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94章 变相的囚禁
    到了地方,安恬抱着孩子下了出租车,抬头望着楼上洒下的昏黄灯光,不由勾起嘴角。因为抱着孩子不方便开门,安恬拿出手机给向敏打了个电话,响一声给掐断了。

    这默契信号一发出,向敏果然很快就下来开了门,看到安恬就黑着脸开训,“你丫什么意思啊?人家陈学长千里迢迢赶来给你过生日,结果被晾在一边!”

    “我这不是给你们制造机会嘛,再说我也不是故意的。”安恬自知理亏,申辩了句就抱着圆圆溜了进去。

    “什么叫给我们制造机会,我……”向敏话说一半接收到安恬意味深长的眼神,瞬间卡壳,脸色一红,随即生硬转了话锋,“算了不说这个,你倒是说说,这么久的时间你干嘛去了,还带着圆圆?”

    “困游乐场缆车上了。”安恬这话也不算撒谎,只是不全面而已。

    向敏以为安恬是带着孩子去游乐场游玩庆祝,脸色这才好看了点,但随即想到被困缆车这么久,就后怕的瞪了眼,“这都什么破游乐场啊,安全设施都没个保障,还好你们没事!”看了看熟睡的孩子,伸手给接了过去,“手不酸啊?孩子给我抱。”

    安恬没有跟她客气,交接完孩子,径自就朝楼上走去,“学长还在上面?”

    “嗯,等你呢,饭我温着,菜都热了好几轮了。”向敏跟在她后头道。

    安恬听着,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对不起啊,让你们久等,还有担心了。”

    “行啦,人没事就好。”向敏气劲儿来得快去得也快。

    安恬感激的笑了笑,一抬头就见到站在楼梯口的陈旭,面对向敏时的厚脸皮立即就碎成了渣,面色尴尬又愧疚的招呼道,“学长,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担心了。”

    “人没事就好。”陈旭的语气和向敏一样,“你们要再不出现,我和小敏都快报警了。”

    “呃……就是困缆车里了。”安恬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陈旭也理解成是遇到故障,不禁面露庆幸,“还好人平安。”转眼看到被向敏抱着的圆圆,眸色一怔才问道,“孩子睡了?”

    “嗯。”向敏点点头,“你们先去坐,我把圆圆抱休息室去。”说着便脚步一转去了休息室。

    两人于是先去一边窗边的桌前坐下,原本摆放的火锅桌被撤到了一边,替换成了普通的餐桌,上面大鱼大肉的竟然摆了十六道菜,小炒蒸炖一应俱全,甚至还开了瓶红酒。而一只有二十厘米的蛋糕就放在菜的中间,蜡烛插上了,还没点。

    看着丰盛的菜肴,安恬心里的愧疚更甚。

    陈旭先给她拉开椅子让她坐下,这才绕到对面坐了下来,见安恬盯着蛋糕,不禁有些遗憾的笑了笑,安慰道,“没关系,就算过了时间,生日也可以补过,一样的。”

    向敏正好放了孩子出来,听到陈旭的话忙附和道,“学长说得对,别愣着,赶紧点蜡烛吧,虽然是补过,该有的程序还是不能省。”

    陈旭笑了笑,随即拿出打火机点燃了蜡烛。

    “要不要唱两句生日歌应景啊?”向敏拉开椅子在两人中间的位置坐下,左右看看道,“不过我这五音不全太煞风景了,还是陈学长来一段吧。”

    “好啊。”陈旭倒是不谦让,张嘴就唱了起来,眼睛看着安恬,神情专注深情,“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安恬被那样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而一边的向敏将一切看在眼里,眼底满是伤痛失落,嘴角却勾起释然的微笑。

    一歌唱罢,向敏率先起哄,“吹蜡烛吹蜡烛!”

    “许个愿吧。”陈旭却道。

    向敏一顿,随即改口,“对,许愿!”

    安恬看看陈旭又看看强颜欢笑的向敏,还真就许起愿来,“我希望陈学长能早一点给我找个嫂子,咱家小敏能早点嫁出去,这都快养成老姑娘了。”

    这愿望一出来,两人都愣了,对视一眼,面上皆是闪过一瞬尴尬。

    “这个不算,让你许愿,你怎么……”

    安恬没搭理向敏的抗议,不等她说完,就顾自吹灭了蜡烛,伸手挖了一块奶油吃了,咂巴咂巴嘴道,“蛋糕很好吃,不过我得先吃菜,哎,都饿死了。”说罢,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两人无奈,只得跟着动起筷来。

    虽然只是三个人的生日宴,推杯换盏却分外开心热闹。

    然而没有人发现,一辆黑色的SUV正缓缓的停在楼下,车上的人指尖烟雾缭绕,映衬着那张仰望楼上的脸,俊美而阴鸷。

    张檬单手把着方向盘,望望楼上又看看顾裴琛,有些忐忑的开口,“顾总,不……上去吗?”

    顾裴琛没有接张檬的话,而是问道,“陈氏传媒进军房地产,据说成立的新项目就是由陈二少全权负责,且办的还很成功?”

    “是这么说。”张檬闻言点头。

    “呵……”顾裴琛勾着嘴角笑得几分邪性,“果然是闲的啊,这年轻人总得要经历些坎坷才能学会成长,太过一帆风顺,只会麻痹自骄,是无法磨练进步的。”

    张檬,

    “时候不早了,走吧。”掐灭烟蒂随手一扔,顾裴琛便靠回椅背,面色平静的闭上了眼睛。

    之前那阴鸷就仿似是昙花一现的错觉,但了解他脾性的张檬却知道,这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不由暗暗在心里为那倒霉催的陈二少掬了一把同情泪。

    张檬想着,顾裴琛就算要怎么着,应该也会是明天,却不知道,陈旭那边饭局还没散,就被他家大哥一个电话给紧急的连夜招了回去,甚至因为项目出纰漏的事情,在电话里就没忍住把他给臭骂了一顿。

    喝了酒脑袋发懵,等人都走了好一阵,安恬和向敏才后知后觉的开始担心起来。

    向敏道,“什么事啊这么急?陈耀这人可是向来把陈学长当儿子疼的,从来没这么大声骂过。”

    安恬摇摇头,“好像是项目出了问题,咱们也不清楚,急也没用,我看学长挺淡定的,应该不会有很大的问题。”

    这么一说,向敏也就放下心来在,转而问安恬,“都,都快三点了,要,回去么?”

    “算了。”安恬眨了眨眼睛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朝休息室走,“就在这儿凑合凑合吧,夜路不安全。”

    向敏点点头也跟着摇晃站起身来。

    所幸新店这边休息室的床是一米二的实木床,窄是窄了点,但凑合凑合还是能挤下两大一小的。

    安恬这边睡得安稳,顾裴琛却是一夜没合眼。站在酒店房间的落地窗前,居高临下的望着楼下明亮却幽静的街道,眉头始终紧锁着,深邃的眼眸平静的表层下凝聚着滔滔巨浪,面部轮廓也因为那覆于其上的阴郁而愈发的线条分明。

    指尖的烟蒂烫到手好一会儿,他才迟钝的反应过来,转身走回茶几,将烟蒂摁灭在了烟灰缸里,然后坐在了沙发上。手指敲了敲大腿,想想又探身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屏幕解锁看了看时间,见已经是早上六点,便直接给张檬去了个电话。

    “顾总?”

    “尽快拟定一份合同,我要聘请安恬做我的生活助理。”

    “啊?”

    顾裴琛却没有多解释,说完毫不留情的挂断了电话,任由张檬一个激灵醒了瞌睡,然后独自风中凌乱。

    但不管心里怎么飚乱码,张檬的办事能力还是很强悍的,顾裴琛早上才下的命令,下午聘请文件就放到了安恬的面前。

    而安恬看到那个聘请文件的第一反应,和张檬不谋而合,都是深深的操蛋感。

    “聘请我做生活助理?”安恬照着文件的开头念了一遍,挑眉看着对面的顾裴琛,都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好了,“我有自己的生意,干嘛要去做你的生活助理,你这是没睡醒梦游呢还是脑震荡后遗症顽疾啊?”

    “你有两个选择。”顾裴琛却不接安恬的话,随性靠在椅背上的样子慵懒而强势,“要嘛签字要嘛拒绝。”安恬张嘴就要拒绝,却被他打断,“当然,拒绝的话,你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安恬的神经一下就绷了起来,皱眉沉声道,“什么意思?”

    “我是圆圆的父亲,就你我之间发物质条件而言,我比你更适合做监护人。”顾裴琛眸光潋滟着笑,说出的话却比恶魔还可憎。

    安恬反应其大,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抓起面前的水杯就泼了他一脸,“顾裴琛你无耻!你说过不会跟我争圆圆,现在是又要反悔了吗?这果然才是你的本性啊!出尔反尔说话当放屁,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想要抢走圆圆,除非我死!”

    顾裴琛被泼的闭了眼,满脸的水渍顺着脸颊洇湿了面前一大块衣襟,狼狈至此他却没有生气,抬手抹了把脸居然还在笑,“我是说过不和你抢孩子,只要你在这聘请书上签字,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有区别吗?”安恬简直要气笑了,“不过是变相的囚禁,套牢了我也套牢了孩子,顾裴琛你是觉得我安恬有多蠢,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想要将我一次次玩弄于鼓掌,我究竟是欠了你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我要追你。”顾裴琛一字一顿,严肃的脸色昭显着他的确不是在开玩笑,“我之前愿意给你时间慢慢耗,可是现在我不愿意了,你既然这么避我如蛇蝎,那我就把你绑在身边,我会遵守承诺,不勉强你,不抢孩子,但你得给我机会,时限一年,如果你到时候还是铁石心肠不肯回头,那我们就一刀两断。”

    安恬恨恨的瞪着顾裴琛,气得胸口跌宕,竟是久久说不出话来,良久才无力的吐出一句话来,“顾裴琛,你其实有病吧?”

    本是一句徒劳咒骂,却不想顾裴琛居然真点了点头,“是。”

    安恬冷冷的看着他,彻底没了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