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95章 安小姐听过楚暮吗?
    顾裴琛见安恬气得哑口无言的样子,以为她这是终于妥协了,便将合同聘请文件和笔一起推到她面前。然而安恬却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随后起身就走。

    顾裴琛眉头一皱,正要再威胁两句,安恬冷冽的声音就砸了过来,“顾裴琛,我等着你的法院传票,我们不妨试试看,到最后,究竟鹿死谁手。”

    没想到安恬竟是会强硬至此,顾裴琛一时竟怔在了原地。正出神,脚背就猛地被砸了一闷棍,转头就对上向敏堪比杀人似的视线,而她手里还握着凶器——水淋淋黑污污的拖把!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顾裴琛猛地起身让开,冷眸含着眼刀劈向向敏。

    向敏却压根儿不搭理顾裴琛,挑衅的挑了挑眉,就哼着歌拖把绕着他腿脚一阵乱捅。最后顾裴琛被逼的没法,只好瞪了向敏一眼,转身离开了。

    等他人一走,向敏才猛地扔了拖把,叉腰啐了一口,“呸,混账玩意儿!”一转头看到安恬发青的脸色,这才把没出口的脏话给咽了下去,弯腰捡起拖把扔给余丹,朝她走了过去,“别担心,会有办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他顾裴琛真能一手遮天!倒是你,这次千万要挺住,绝对不能再轻易妥协了。”

    “不会了。”安恬转身朝休息室走。

    “要是真给咱们发传票,咱们就去请律师,你是孩子的妈,孩子是你的谁也抢不走。”向敏看着她的背影忙又追了几句道。

    “嗯。”安恬径自关上了休息室的门。她当然不怕打官司,但既然顾裴琛做到了这份上,孩子那边就不得不提高警惕。

    向敏也同样想到了这点,不禁皱起了眉头。要怎样提高警惕提防呢?总不能整天杵幼儿园门口蹲守吧,那也太心累了,可要不这样……难道真要再搬一次家吗?

    而另一边,顾裴琛的脸色也不大好,那浑身的狼狈刚一出门就成了路人回头的焦点。接过张檬递上的手帕草草擦了擦脸,就矮身坐进了副驾。

    张檬一看就知道肯定是谈砸了,想到那聘请文件是自己弄的,不禁有些惶恐。不敢多问来触老板的眉头,张檬关上门就绕过车头坐进了驾驶座,沉默的发动引擎,一路上都在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怕沦为老板的出气筒。

    然并卵,根本没用。

    “你那一脸如丧考妣的表情是什么意思?”顾裴琛手帕啪的往置物台上一摔,一开口就吓得张檬差点手抖玩起了漂移。

    “顾,顾总……”张檬尽量将自己‘如丧考妣’的表情调整自然,结果却越调整越纠结,越纠结越扭曲,“那个……真的要起诉吗?”这个损招还是他给出的呢,这也不赖他,谁让老板这出闹的莫名其妙呢,完全没有可行性,安恬的软肋就是孩子,既然这样,他只能出此下策帮老板了。

    张檬是想着既然没成功难道真要逼上梁山啊?结果等了半天没等到老板吭声,不禁疑惑转头,结果和老板冰冷的眼神对个正着,心窝子都险些给扎出窟窿来。

    “我要的是她心甘情愿。”良久,顾裴琛才凉凉的吐出一句,然后转开视线看前面。

    老板哎,你是精分吧是精分吧!一会儿霸道总裁附体一会儿痴汉忠犬,你这是玩儿你呢还是玩儿你亲爱的助理呢!

    张檬内心马总咆哮体附身,整个人神经都要崩溃了。

    这年头,打工艰难啊!

    “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办不好扣奖金。”无视张檬扭曲的表情,顾裴琛极没良心的一锤定音,将大难题抛给了自己的万能助理。

    张檬条件反射的一脚油门儿踩了下去,内心哭了:老板我要辞职!

    当然,这么霸气的话他也只能在心里喊喊过瘾。

    “想死就滚下去!”车子一下飚出一百二十迈,顾裴琛当即就黑了脸。

    张檬忙放慢速度,冷静了下,才试着劝身边的大老板,“顾总,其实像之前那样不是很好么?昨天您为安小姐过生日所做的那些,她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肯定是感动的,不然也不能一起呆到那么晚不是?”顿了顿见顾裴琛没反应,又接着道,“至于那陈旭,咱弄走就好了,根本不足为惧,您可是要常驻这里好一段时间呢,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安小姐就是再铁石心肠,只要您拿出诚意,总有一天也会化成绕指柔的。”

    “再啰嗦就下去。”顾裴琛依旧是冷冷的道。

    张檬咽了咽口水,彻底闭了嘴。

    却不想过了一段顾裴琛却突兀叹气道,“改天给我预约一下楚暮吧。”

    张檬闻言一惊,“顾,顾总……”

    顾裴琛却不再说话,抬手捏了捏睛明穴,疲惫的闭上了眼。

    张檬却心惊肉跳久久不能平复。

    楚暮,目前国内最权威的心理医生。

    顾总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要预约这人?

    张檬越想越不对,可转念一想,却不由瞪大了双眼。

    因为身为顾裴琛最亲近的助理,张檬比谁都更切身体会到,对方浮躁不稳的情绪。明明吩咐准备缆车生日晚餐的时候还嘴角噙笑一脸温柔,可从游乐场出来脸色就黑成了锅底,那浑身散发的暴戾冷气更是令人不敢近身。

    如果说是因为陈旭的半路杀出,那应该更加表现出诚意才对啊,今天这出闹的又是哪样?虽说那损招是张檬出的,可说到底还不是凭借的默契揣度的‘圣心’。

    不长的一段路,张檬脑子里却是千回百转。

    车子在酒店停车场停下,眼看着顾裴琛径自下车走人,张檬目送着他的背影,忽然心生一计。

    自从那天顾裴琛闹了那出,安恬就每天都处在水深火热中。法院的传票迟迟不见下来,她非但没觉得轻松,反而愈发不安,那种刀悬脖子上要落不落的感觉,简直要把人逼疯。

    所以,在长达一个星期的不安情绪折磨下,张檬的出现,反而给了她痛快一刀的畅快感。不由感叹,终于来了!

    “送传票不是法院的事吗?怎么还是你给送来?”张檬一进门,安恬绷了几天的焦躁感就消失了,大事临头,反而冷静了下来。

    “我不是来送传票的。”张檬的话却出乎意料,“安小姐听过楚暮吗?”

    安恬被他前言不搭后语弄得一愣,摇了摇头,“你想说什么?”

    张檬什么也没说,只是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沓资料递到安恬面前,“安小姐先看看这个吧。”

    “怎么?这是又出新招了?”嘴上虽这么说着,安恬还是伸手接了过来,不甚在意的随便翻动了两下,然而刚翻动没两页,就蓦然顿住了动作。

    那些资料从姓名到证件照年龄性格爱好家庭职业一应资料详述的事无巨细,而最为醒目的不是这叫楚暮的有多优秀多牛逼,而是他的职业——心理医生。

    张檬将安恬的反应看在眼里,这才道,“顾总今早的飞机,就是去见楚暮。”

    “你是想说,顾裴琛有精神疾病?”安恬抬眼看着张檬。

    “这我也不是很清楚,但这段时间,顾总的情绪的确很不稳定,而且我还注意到,他经常失眠。”张檬道。

    安恬沉默了良久,“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这不是顾总的意思,是我自作主张的,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说……”张檬皱了皱眉,这才找到适当的措词,“顾总他有什么做的事情虽然极端,但其实,那都是无心的,他并不想伤害你,就那天的事,明明是他天不亮就让我拟定的,结果我问他要不要向法院起诉,他却说想要你心甘情愿留在他身边,也是那天,他让我给联系心理医生的。”

    “就算你说的都是事实,可是他的极端的确伤害到我了,我不是圣母,我只是一个拥有趋利避害本能的普通人。”安恬这一刻的心情的确很复杂,可她脑子还没因着这糊涂,她定定的看着张檬,“就算他真的有精神疾病好了,精神病患者杀人不用负刑事责任,可我没有伸脖子任他捅刀子的义务,我这话你或许会觉得过分,可你不可否认,这就是现实。”

    安恬的话的确让张檬觉得很过分,但也哑口无言,好半晌他才点点头,“安小姐你说的对,你的确没有义务,我来告诉你这些,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希望你别再恨顾总……打扰了。”

    “等等。”见张檬转身要走,安恬又忙把人给叫住了,“顾裴琛走了你怎么没跟着?”

    “我们目前在做的项目正是紧要关头,离不开人,所以我就留下来了。”张檬如是道。虽然顾裴琛接这投资这项目的初衷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顾氏的宗旨就是,不做就不做,做了就要做到最好,哪怕这个项目可有可无,既然接手,那就必须盈利。

    安恬点点头,虽然她并不知道那些弯弯绕绕,但也看得出来张檬没有说谎,而且认识这人以来,都是见人就笑软萌少年的样子,鲜少有见他这么严肃的一面。

    而张檬见安恬这不咸不淡的反应,最终也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了店门。

    等张檬一走,旁边看着的向敏这才跑到安恬面前,脸上的表情也是精彩的很,半晌才不敢置信道,“这,这家伙该不会是骗人的吧?顾裴琛真有精神疾病啊?看着……也不像啊?”

    “不知道。”安恬顿了顿,皱着眉转身走进了柜台,拿过余丹手里的抹布打扫起卫生来。

    向敏将安恬的反应看在眼里,眸色闪了闪,“恬恬,你可别因为这样就心软啊,他……”

    “小敏。”安恬忽然停下动作,看向向敏的眼神却透着茫然,“别说了。”

    向敏看她这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顺手夺了赖慧手上的拖把,“我去拖地。”然后果断转身走开。

    留下被抢了拖把的赖慧和被抢了抹布的余丹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