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97章 你好,我是楚暮
    不同于向敏的情绪激愤,安恬的脸色却很平静,可是那眼神里的冷漠却刺的顾婉慌了神,张嘴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能说服对方的理由寥寥无几。

    安恬直直的看着顾婉,话却是对向敏说的,“小敏,你先出去。”

    “恬恬!”向敏没想到安恬居然会敢自己走,不禁震惊的瞪大了眼,“你不会真要答应吧?”

    “圆圆该放学了,你去接一下。”安恬还是坚持道。

    向敏虽然不甘也不放心,可的确是该到去幼儿园接孩子的时间,这才愤愤然的摔门离开了。

    等向敏走了,安恬这才对顾婉道,“别站着了,坐下说吧。”说着率先走到沙发那坐了下来。

    顾总面色尴尬的坐到安恬的对面,看着对方的表情好一会儿才解释道,“恬恬,我真不是那个意思,裴琛这是老早就落下的病根,跟你没关系。”说来说去,自己都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干脆也就直说了,“你看吧,虽然这病跟你没关系,可你却是引起她复发的诱因,正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才来求你的。”

    “你别解释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安恬一开始也误会了顾婉的意思,不过看她一个劲儿的解释,神色不似作伪,便知道对方是真的说者无意,眼底的冷漠才淡了下去,还动手给倒了杯茶放到顾婉面前。

    “谢谢。”顾婉捧着茶杯却没有喝,仍是满含希翼的看着安恬,“恬恬,你就帮帮裴琛吧,就算不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也,也看在他是孩子父亲的情分上吧,他心里一直有你的,真的,不然他也不会把自己弄成这样。”顾婉说着就忍不住捧脸哭了起来,“作孽啊,作孽啊!童欣雅她就不该活着!死了干净,死了一了百了,也不会有这后来的事了,童家,真是连死都不肯放过顾家啊,他们杀了大哥大嫂,却连裴琛也不放过!童欣雅这个凶手为什么不死?既然赎罪为什么还要吊口气折磨人?!”

    顾婉越哭越激动,最后几乎变得歇斯底里,这还是安恬第一次看她这样狼狈,心里一时也很不好受。

    “姑姑你别哭了,我去,我答应你,我去照顾顾裴琛。”

    安恬的妥协却并没有让顾婉的情绪平复下来,反而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这样撕心裂肺的悲伤似乎还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痛,就像是终于找到了发泄口,一开闸,不到山洪干涸就再也停不下来。

    她这样子安恬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最后只无奈起身,走过去抱住了她。

    第二天一早,安恬就在向敏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下,带着圆圆打包行李随着顾婉踏上了回凤城的行程。

    向敏虽然得知安恬的决定后就一直黑着个脸,但还是坚持把人给送去了省城的机场,直到目送安恬他们离开,这才无奈的叹了口气,“感情,就是这么操蛋,哪怕遍体鳞伤,却还是义无反顾,希望你这次的选择,不会有错吧。”

    想起同样远在凤城的某人,向敏脸上闪过一抹苦涩,随即转身离开了机场。在感慨安恬是傻子的同时,自己又何尝不是呢?说到底,都是傻子啊!

    飞机准时降落在凤城机场,安恬原本以为会跟着顾婉直接去顾宅,却不想来接机却是吴姐。几年不见,吴姐的变化却不大,依旧一派一丝不苟稳妥内敛,见到人出来就忙迎上前来,主动接过安恬的行礼放到了后备箱。

    直到几人上了车,吴姐才边发动引擎边从后视镜里看安恬和圆圆。

    “吴姐,好久不见。”安恬注意到吴姐的动作,主动开口打了招呼,然后问道,“怎么是你开车,司机呢?”

    “好久不见。”吴姐笑着回了一句,这才道,“司机不在,家里有楚医生在,所以我就自己来了。”

    安恬垂下了眸子。

    吴姐又道,“这就是少爷吧,没想到都这么大了,这些年您辛苦了。”

    “我是圆圆的妈妈,再辛苦也甘之若饴,就算这些年诸多不易,但回忆总是幸福美好的。”安恬说着,笑容却浅淡了些。

    吴姐见了一顿,忙道,“您说的对,是我失言了。”

    安恬没有多说什么,却是抬手揉了揉圆圆的头,“圆圆累吗?”

    “嗯。”圆圆抬手揉了揉眼睛。

    安恬顺手就把儿子给抱到了怀里,“睡吧。”见圆圆闭上眼,便转看向窗外怔怔出神。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顾婉瞪了吴姐一眼,忙笑着打圆场,“老爷子一直没少念叨圆圆呢,回头你和裴琛一起,带着孩子回顾宅看看他老人家吧。”

    “好。”安恬闻言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想了想还是问道,“身体好些了吗?”

    “老爷子身子骨好,恢复挺好的,也一直按照医生的叮嘱在家修养,看着倒是不比以前差。”顾婉笑着道。

    “那就好。”安恬也笑了笑。

    几年再次踏进顾裴琛的别墅,安恬这心情不可谓不微妙。过往种种纷至沓来,并没有因为时间的久远就褪色,反而依旧色彩鲜明,一切就像发生在昨天,不管好的坏的,甜蜜的还是痛苦的……

    倒是圆圆第一次来,看什么都新鲜,睁着一双大眼睛滴溜溜转着到处看。

    安恬看着眼前的别墅,深吸了口气,转头就对上顾婉温婉含笑的脸。

    “走吧。”顾婉对安恬道,随即又想好奇张望的圆圆伸出了手,“圆圆,姑婆牵你去找爸爸好不好?”

    圆圆转头看安恬,见她点了头,这才抬起小手让顾婉握住。

    顾婉牵着圆圆就朝大门走,边走边问,“这里就是爸爸的家,圆圆喜不喜欢这里啊?”

    “妈妈喜欢圆圆就喜欢。”圆圆软软糯糯的道。

    安恬跟在后头,听到圆圆的话不禁笑了。

    吴姐提着行李跟在一边,看着却不由觉得眼睛酸涩,用力眨了眨眼,才缓下那股子想要流泪的冲动。

    “顾先生和楚医生应该是在书房。”将人给领进了客厅,没见到主人,吴姐想着走前人是在书房谈事,所以猜测道。

    顾婉点点头,对吴姐道,“你先把行礼拿去客房,我去书房看看。”随即又转头对安恬道,“要一起吗?”

    安恬想了想摇头,“我和吴姐准备午饭。”这里还是和当初一样,除了吴姐都看不到别人,当初特地雇来的两人也没看到,竟是比几年前看着还要缺乏人气。

    “那行。”顾婉没有勉强,“那我带圆圆上去。”说完就拉着圆圆朝楼上走去。

    吴姐去了客房,安恬一个人站在客厅四下看了看,随即便进了厨房,无比熟悉的伸手就取到了围裙穿上,便开始做起饭来。

    等吴姐从客房出来,安恬已经将米淘洗进了电饭煲,正在忙着洗菜切菜,动作麻利竟是比几年前看着熟练了很多。

    吴姐什么也没说,就默然拿过围裙穿上,也跟着忙活了起来。

    “当初雇来的那两人呢?”见吴姐接手了炒菜的活计,安恬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果然,吴姐的回答在预料之中,“顾先生喜静,你走后没多久,就解雇了。”

    安恬点点头,便没再多说了。

    吴姐瞥着安恬,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顿了顿,最后还是闭上了嘴。

    正当这气氛凝滞之际,客厅里却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顾裴琛就一脸喜色的出现在了厨房门口。但他却没出声,就那么站着一瞬不瞬的看着安恬,眼底翻涌的情绪几乎要把人溺毙。

    安恬本来不想分神去看他,可就是忍不住,然而一眼过去却愣住了。顾裴琛看着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一点也看不出有精神疾病的样子,只是人明显瘦了很多,眼睛下也一片浓厚的黑眼圈,显然是睡眠不好。

    吴姐将两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忙道,“安小姐您出去吧,菜都切好了,这里我一个人就可以。”

    吴姐话音刚落,顾裴琛就上前将安恬给拉了出去。

    安恬被拉的措手不及,慌忙解下围裙放在一边。到了客厅,才发现顾婉带着圆圆,还有个穿着白大褂的陌生青年男子也在,不禁愣了一下。

    顾裴琛拉着安恬在楚暮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这才道,“厨房交给吴姐就行了,你们刚到肯定累,还是歇一会儿吧。”

    安恬被迫坐在顾裴琛身边,不禁抽了抽嘴角,对他这过度的亲昵有些不适。

    楚暮见顾裴琛没有要给自己介绍的打算,不由挑了挑眉,主动道,“这就是安恬小姐了吧,久仰大名,你好,我是楚暮。”

    “呃……”安恬被那句久仰大名弄得笑容发僵,但还是硬着头皮点点头道,“你好。”

    “这别墅不错,就是太空旷单调了,要是在院子里种些花草倒是不错。”楚暮却忽然道。

    安恬有点跟不上眼前人的脑回路,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转移到种植花草上去了。

    就听楚暮道,“最好种一些安神的薰衣草,花香宁神,还好看。”

    安恬眨了眨眼,有点反应过来楚暮的意思了,不由转头去看顾裴琛,却见他正不满的拧着眉头看着楚暮,脸色不大好。

    楚暮却丝毫不受他的坏脸色影响,双腿交替,慵懒的往沙发靠背上一靠,“我说这话你别不爱听,你这别墅哪都好,就是缺少人气,看着冰冷冷的,人住着能舒坦才怪,就算你自己无所谓,老婆儿子可没义务跟着你受罪。”

    安恬刚要反驳自己不是顾裴琛老婆,就被顾婉打断了话头,“这话我赞成,都是喜静的性子,但裴琛这里就是不如顾宅舒服,所以说啊,这一个家啊,就是缺不得女主人,难得恬恬现在回来了,这日后啊,可得好好捯饬捯饬。”说完还冲安恬使了个眼色。

    安恬一愣,下意识去看顾裴琛,却不想一眼就撞进对方深邃的眼眸,而原本顾裴琛难看的脸色似乎也在瞬息间冰雪初霁了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