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98章 被错认的无奈
    午饭后,顾婉接了个电话就离开了,至于让安恬他们去顾宅的话,眼下顾裴琛这样却不是最好时机,只能搁浅。

    楚暮是傍晚离开的,走时特地给安恬留了联系方式,对此安恬很是惊讶,她原本以为作为顾裴琛的医生,他应该是住在这里的才对。

    偌大个别墅,因为突然走了两个人再次变得有些空,但却少了以往的冷寂,时不时充满了圆圆的喊声和笑声。安恬站在门边,看着院子里笑闹追逐的父子俩,一时竟有些恍惚,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见圆圆这么兴奋,哪怕是之前在顾宅,有老爷子陪着笑闹,都没有现在这么开心过。

    “顾先生这次回来就没这么开心过了。”吴姐不知何时站到安恬的身边,看着院子里的两父子语气感慨道,“楚医生不许他抽烟和咖啡,他就摔砸东西发泄,晚上失眠的时候就整宿站在窗前到天亮,白天工作还一样不落下,楚医生给开了药,可他就是固执不肯吃。”

    “药?”安恬闻言一愣,不由转头看向吴姐。

    吴姐点点头,“那方面的药还有安眠药,但顾先生就是不吃,他说他可以克服,当初可以,现在也可以。”

    “他每天晚上都睡不着吗?”安恬皱了皱眉。

    “实在到了极限就会打个小盹儿。”吴姐道,“每次打盹儿一个小时都不到,你看他现在瘦的。”

    安恬转头看向远处正抱着圆圆抛玩儿的顾裴琛,心情很是复杂。

    “安小姐,谢谢您愿意回来。”安恬正走神,就听吴姐道。

    “我……”安恬下意识的想要解释,可张口却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甚至短路的忘了能说什么。

    吴姐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对安恬笑了笑,便转身进屋去忙了。

    晚上安恬带着圆圆睡在主卧旁边的客房。

    孩子玩闹累了倒是很快就陷入了酣睡,安恬却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清辉的月光透过没有拉严实的窗帘洒落进来,让她凝望着那一点光点出神,总忍不住去想,隔壁的顾裴琛在做什么。

    正这么想着,房门却突然传来咔哒一声响。

    安恬一怔,随即就见房门被轻而缓慢的推开了一条小缝。如此轻缓的动作,昭显了门外人的小心翼翼。

    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在人进来的瞬间,安恬下意识的闭上眼装睡。然后她就听见有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那脚步很轻,如果不是自己刻意竖着耳朵倾听,几乎听不到脚步声。

    脚步声在床前停下,随即有人在床沿坐了下来。

    几乎是在人坐下来的一瞬间,安恬本能的浑身一僵,还好她很快放松才没有让人发现破绽。本来以为对方接下来还会做点什么,但对方就是跟突然定住了似的,除了视线落在自己脸上,再没有进一步的动作,甚至连呼吸都刻意放的清浅。

    这让本来就失眠的安恬愈发没了睡意,等了半天,见对方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终于受不了的睁开了眼。

    “你不去睡觉,跑我们房间来做什么?”

    顾裴琛显然没想到会被抓个正着,不禁一愣,但深邃的眼眸却依旧专注,“睡不着。”

    “睡不着就当幽灵吓人啊。”安恬翻了个白眼,见圆圆蹬开了被子,便伸手给拉来盖上。

    “我就是来看看。”顾裴琛的眼神随着安恬的动作,面上闪过一丝尴尬,“我想看看你们……恬恬,我很意外,你真的会来。”

    安恬面色一滞,随即垂下眉眼,“我来不是为你。”

    顾裴琛却笑了,“没关系,只要能看着你就好。”

    “你……”安恬抿了抿唇,内心很是纠结了一番才咬牙说出了口,“你要不要和圆圆一起睡?”

    顾裴琛一怔。

    安恬不去看他的眼睛,“圆圆爱踢被子,你睡眠浅正好能多照看下,不然我这都不敢睡踏实,怕一不留神他就着凉了。”

    “那我抱他过去吧。”顾裴琛说罢便倾身越过安恬,探手将睡得摊手摊脚的圆圆给抱了起来,“我们过去了,你安心睡吧,晚安。”

    “晚安。”安恬目送着顾裴琛的背影出门,然后房门关上,彻底被隔绝了视线。

    安恬之所以让顾裴琛带着圆圆睡,本意是希望这样他能踏实睡上一觉,结果才发现根本没用,说是让他照看圆圆,还真就成了照看圆圆,一晚上他除了盯着孩子踢被盖被,就没合过眼,这还是第二天从圆圆哪儿听来的。

    圆圆说,半夜醒来想尿尿,结果睁眼对上爸爸的眼睛差点给吓尿床。也就是因为那一吓,孩子半宿没睡踏实,之间迷迷糊糊醒了几次,结果都见爸爸睁着眼,多几次习惯了,这才真的睡踏实。

    但也正因为这样,圆圆说什么都不肯再跟顾裴琛一起睡了。

    确定了顾裴琛失眠的严重性,安恬不由开始泛起了愁,就想劝着对方服用安眠药,虽然是药三分毒,可这么整宿整宿的不睡觉也不是个事儿,铁打的身体也该扛不住。

    毫无意外的,安恬的提议还是遭到了顾裴琛固执的拒绝。

    安恬不是吴姐也不是楚暮,自然不会顺着他,为了让他有个好眠,偷摸将安眠药加在牛奶里,送去书房让他给喝了。

    这效果显著,不过几分钟,就见顾裴琛从书房出来,睡眼惺忪的进了卧房,连门都没顾上关,就四仰八叉倒床上睡着了。

    吴姐和安恬见了不由都松了口气。

    但吴姐还是有点担心,“这顾先生醒来会不会生气啊?”

    “生气又怎样?还能把吃进去的吐出来啊?”安恬不以为然,进去给顾裴琛将拖鞋摆整齐,又费劲的拉人给挪上床,给盖好被子,这才抬手抹了把汗,对仍旧一脸担心的吴姐道,“依赖药物的确不是长久之计,可他这样太久了,再不好好睡一觉人会垮掉的,至于接下来,咱们再想办法,先出去吧。”

    吴姐点点头,率先走了出去。

    安恬随后出门,望了眼床上哪怕睡着仍旧眉头紧皱的男人,这才轻轻带上了房门。

    第二天顾裴琛醒来果然脸色阴沉,但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对安恬发火。不过今天不是礼拜天,他还得去公司上班,早餐都没吃就让司机给接走了,所以从头到尾都没跟安恬说一句话。

    对于这样的冷遇,安恬倒是无所谓,不过目送车子离开,还是忍不住说了旁边的吴姐一句,“我记得以前他除了偶尔叫张檬,都是自己开车的。”

    “自从上次车祸,顾先生就很少会自己开车了。”吴姐道。

    安恬点点头,随即就看向院子里几个荒置的绿化草坪,“这么大的院子,就弄这草坪的确挺浪费的。”顿了顿才对吴姐道,“反正闲着也没事,找两把锄头,咱们把这草坪给翻一翻,然后买点栽种些安神的花草吧。”

    吴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其实可以打园艺公司的电话,让他们……”

    “自己弄才有意思呢。”安恬却打断了吴姐的提议,“反正也不急,咱们自己慢慢来,等顾裴琛回来,还可以拉着他一起劳作,正好放松放松。”

    吴姐想想也是,便点头应下了,“锄头有的,在储物间,我去拿。”

    圆圆在一边听了忙道,“我也要锄头,我也要种花!”

    “好好好,少不了你的。”安恬笑着点点儿子的鼻子,对着吴姐的背影道,“吴姐,顺便给圆圆找个称手的!”

    “哎!”吴姐远远应的干脆,多日来的压抑都仿似瞬息间一扫而过。她想会变好的,一切都会慢慢变好的,不管是顾先生的病,还是他们糟心的感情。

    吴姐的动作很快,去了没一会儿就拿了两把小锄头和一把小铁锹出来,将铁锹递给圆圆,锄头她和安恬一人一把。

    两大一小说干就干,挽起袖子就给草坪翻起土来。

    圆圆人小力气不大,咬紧牙关使出吃奶力气也就挫掉一层皮毛,还是留着根茬的,可饶是如此,小家伙却干的热火朝天,卖力的很。

    安恬和吴姐看得好笑,却也不做声,只默默的在后头善后就成。

    “中午……”

    “午餐做好我到时候给送公司去吧,他这样,应该也吃不好。”不等吴姐把话说完,安恬就打断她道。

    “好好,那一会儿时间差不多我就去做。”吴姐乐的笑弯了眉眼。

    就他们这点战斗力还真是不行,一上午时间,草坪不过翻了三分之一,就累的手软脚麻,倒是小家伙玩儿的挺嗨,蹦蹦哒哒压根儿不知道累似的。眼看着中午太阳毒辣,安恬让收工他还老大不愿的。

    不过当看到吴姐拿来的机甲模型,他一把抱过去就忘记了这茬,自个儿坐客厅地上玩儿去了。

    午餐是安恬和吴姐一起做的,然后她把圆圆留在家里,自己提着便当就打车去了公司。都到了地方才想起来该打电话问问顾裴琛的行程,这么突然过来,也不知对方在不在,不过转念一想,张檬不在,她还真不知道能打电话给谁。

    算了,反正人来都来了,进去再说。

    安恬这么想着,便提着便当径自朝公司大门走去。谁知刚到门口,就让保安给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童小姐,我们顾总不在,你请回吧。”

    安恬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对方是把自己给错认成了童欣雅,一时简直都不知该有什么心情的好,但还是笑着解释道,“你好,我不是童欣雅,我叫安恬,是来给顾裴琛送午餐的。”

    “呵!”保安上下打量安恬一阵,忽然冷笑一声,脸上满是嫌恶,“我的视力很好,谢谢,你还是请回吧,我真不能放你进去。”

    安恬无奈,只好递上袋子,“那能麻烦你找人把这便当给送上去吗?”

    “不能。”保安脸色直接一沉,没好气的道,“想要改名换姓,好歹去整个容啊,顶着这么一张脸说瞎话,真当我眼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