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99章 一袋棒棒糖
    被保安骂了个狗血喷头,安恬哭笑不得。

    安恬上次回凤城还来过公司一次,但眼前这保安却没见过,她也没有和对方多做纠缠,干脆拿出手机给吴姐去了个电话。

    那保安起先还一脸看逗比的眼神看着安恬,大概是觉得她装模作样,结果没多会儿电梯门开,一个男人大步就朝门口的安恬走了过来,保安那得意的笑脸一下就僵在了脸上,懵逼的瞪大了眼。

    “安小姐您好,我是顾总的秘书席浩峰,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请随我来。”席浩峰说着略微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安恬没有去看保安那菜色的脸,点点头便走了进去,“有劳了席秘书。”

    一路跟随席浩峰到了顾裴琛办公室门外,席浩峰抬手还没敲到门,办公室门就被顾裴琛一把拉开了,第一眼就越过前面的席浩峰看向了他身后的安恬。

    见此情形,席浩峰识趣的什么也没说,不动声色的离开了。

    席浩峰一走,安恬就被顾裴琛一把拉了进去,“要来怎么也不事先打个电话,万一我要是不在公司,你岂不是要白跑一趟?”

    “我没想到。”安恬任由顾裴琛拉着坐到沙发上,然后将便当给拿出来递给他。

    顾裴琛愣了一下才伸手接了,垂着眼看不清情绪,只是拿着便当的手却隐隐有些抖,然而还不等他说点什么,安恬就突然皱了皱鼻子。

    “你这怎么这么大股烟味儿?”安恬一眼看到办公桌上被堆满的烟灰缸,不禁眉头一皱,“楚医生不是让你……”

    “也不是经常这样。”顾裴琛忙解释道,“我一直有克制的,没有天天这样,不过今天的会议不怎么顺利,心里烦就一时没控制住。”

    安恬忽然站起身来。

    这动作惊了顾裴琛一跳,条件反射的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你吃饭,我去找你的秘书。”安恬挣开顾裴琛的手,径自出了办公室,所以并没有看到对方陡然阴沉的脸。

    顾裴琛没有吃饭,几乎是安恬前脚出门,他就将便当放到茶几上,几步冲到办公桌前,抓起烟灰缸就要朝窗户扔过去,手抬到一半却忽然冷静了下来。尽管如此,烟蒂还是洒了一地。

    攥着空烟灰缸僵硬的站了良久,他这才如梦初醒般,平静的将东西放回了办公桌上,蹲下身将洒落的烟蒂一一捡起来,捧着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又转手去洗手间洗干净了手,这才坐回沙发,端起便当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除了微皱的眉头,倒是不见半分异样,仿似刚才的一切都不过是一瞬的幻觉。

    安恬去了好一会儿才回来,可耽搁这么一会儿,顾裴琛的便当也不过吃了不到一半。

    “回来了?”几乎在安恬进门的瞬间,顾裴琛紧绷的下颔线条就放松柔和了下来。

    安恬看了他两眼,走过去将手里袋子扔茶几上。动作有点大,哗啦一声,居然从袋子口蹦出两颗——棒棒糖。

    定睛一看,不止蹦出来的,里面全是,五颜六色还挺好看。

    顾裴琛看看棒棒糖,不解的看向安恬。

    “以后烟瘾犯了,就吃他。”知道顾裴琛不爱吃甜,安恬还是态度强硬道,“必须吃。”

    顾裴琛怔怔的看着安恬。

    安恬被他看得不自在,忍不住伸手推了他肩膀一下,“我说的你听到没啊?”

    “听到了。”顾裴琛这才回过神来,随即却露出笑容,“恬恬,我……”

    “我答应过你小姑,就一定会尽职做好本分工作,以后你的这些习惯我都会盯着,要是再犯,我立即辞职不干。”怪只怪顾裴琛那笑容太刺眼,安恬这些话几乎是脱口而出,然后话一出口她就心道要遭,果然就见顾裴琛沉下了脸。

    “所以,你回来,只是因为答应小姑,签下了那份生活助理的聘请合同?”顾裴琛死死盯着茶几上的那袋棒棒糖,眼神阴郁,便当盒也被端的狠狠颠簸了一下,不过眨眼就被稳住了。

    “我没签那个。”安恬看着有些担心的看着顾裴琛,“我只是答应你小姑,来照顾你的生活起居,她很担心你,老爷子也很担心你。”

    “那你呢?”顾裴琛忽然问道。

    “什么?”安恬一愣。

    “你担心吗?”顾裴琛忽然转头直直的望着安恬的眼睛,那眼神幽暗深沉的令人心悸。

    安恬对视了一眼就别开了视线。

    顾裴琛追问道,“那你呢,有担心吗?”

    “有。”感觉到顾裴琛情绪的不稳,安恬不想再刺激他,点头承认了。的确是担心,不然就不会来了。

    顾裴琛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但也没了胃口,将便当放回了茶几上。

    “你就吃这么点啊?”安恬看着他的动作不禁皱眉。

    顾裴琛却转头看她,用几乎要把人研究透彻的执拗眼神。

    安恬被他这个样子弄得有点如坐针毡,但还是硬着头皮道,“再吃点吧。”

    “你想要我多吃点?”顾裴琛眉头一挑,忽然露出一个邪性的笑容。

    安恬一怔,点了点头,别他笑得有点头皮发麻。

    “那你喂我。”顾裴琛道。

    安恬一下就冷了脸,“顾裴琛你……”然而话说一半看到顾裴琛的表情,却忽然说不下去了,张了好几次嘴,最终还是妥协了,伸手将便当端了起来,“好。”夹了菜递到顾裴琛嘴边,对方却别开了脸。

    “你回去吧。”顾裴琛说着站起身来,径自朝办公桌后走去。

    “顾裴琛你……”

    “回去!”顾裴琛低着头,突然一拳捶在了办公桌上,“走!”

    这还是安恬回来第一次见识顾裴琛这么阴晴不定的一面,一时不禁有些被震到了。明明之前还好好的,想到应该是自己的话刺激到对方,心里不禁有些自责。

    眼前这个人当初不管怎么恶劣,如今成了这个样子,自己既然来了,就不应该用那些负面情绪去刺激他敏感脆弱的神经,不该的……

    咬了咬下唇,安恬想说点什么话弥补,可张了张嘴却发现什么都不合适,最后只得转身离开。

    几乎是她走出办公室的当口,顾裴琛就将办公桌上的东西挥落一地。

    安恬听着动静脚步一顿,不想抬眼就对上楚暮皱眉严肃的脸。然后一句话也没跟安恬说,径自越过她就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安恬犹豫了下,转身想要跟进去,就被楚暮给伸手拦住了,“你还是先回去吧。”然后不给安恬反应的机会,就进去反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安恬在门外站了好一会儿,听着楚暮温声细语的安抚好顾裴琛的情绪,这才转身离开,心里却有些懊丧。暗道以后一定要控制好自己没事就竖刺反击的性格,一定要控制好情绪态度,顾裴琛是病人,所以不管以前做过什么,既然现在来照顾他,那就一点要敬业,嗯,敬业!

    安恬一边给自己暗暗做着心里建设一边朝电梯走去,刚要伸手按键,就被人给叫住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安恬一愣,转身看着突然从安全通道出来的童欣雅,不禁面露惊讶。先前自己进来还被错认成童欣雅被拦住,怎么这会儿正主就给放进来了?而且这丫走的是楼梯,如果自己没记错,这是……十八楼吧?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门口的保安不是防你跟防贼似的吗?那你这又是怎么进来的?”

    安恬话一出口,童欣雅就黑了脸。

    瞥了眼童欣雅手上印着御膳斋三个字的袋子,安恬心下了然,却也不想和这人废话,伸手按了电梯键。

    电梯门开,安恬当即就要走进去,不想刚迈了一脚,就被童欣雅一把给撤得后退了几步。那力道之粗鲁,要不是安恬反应快,就那一下能让她给摔了。

    饶是再好的脾气被这莫名其妙的招惹也会恼了,安恬当即就沉了脸,转头瞪向已经松手的童欣雅,“你干什么?!”

    “你把话说清楚,谁是贼?!”童欣雅腥红着眼,瞪着安恬的眼里竟有几分狠戾,“要说贼那也只能是你!如果不是你,裴琛他不会不要我!就因为你顶着这么一张脸,你偷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偷走了裴琛的心!弄才是贼!不要脸无耻的第三者!”

    童欣雅话音刚落,顾裴琛办公室的门就砰的一声打开了,两人闻声转头,就见顾裴琛一脸寒霜的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楚暮亦是眉头紧皱。

    “谁让你进来的?”顾裴琛看着童欣雅,幽沉的眸子隐含锋利。

    “裴琛,我……”

    顾裴琛却根本不听童欣雅解释,冷冷的道,“我说过不想再看到你。”

    “你不能这么对我!”童欣雅情绪一下就激动起来,“顾裴琛,你不能这么狠心绝情!”

    “欣雅,我不欠你。”相较于童欣雅的激动,顾裴琛反而异常的平静,“或许以前还有那么些旧情份在,也在你跳楼威胁我那一刻彻底结束了,当然,我还得谢谢你,多亏你让我彻底清醒。”

    “裴琛,你说这些真的就不觉得违心吗?”童欣雅紧攥着袋子的手抖的厉害,却强忍着不落下泪来,一字一字咬牙切齿的控诉着,“你敢说在认识安恬之前你对我真的就没有一点感情,只是因为恨吗?如果真是那样,当年你就不会救我,别说什么活着就是惩罚,如果真是那样,童家断子绝孙,你为什么不干脆赶尽杀绝?!”

    “想要赶尽杀绝的,从来都是你们童家。”顾裴琛依旧很平静,“活着就是惩罚,这话是你当初威胁我跳楼的时候自己喊的,不是我。”

    “你……”

    “对,我年少青涩的感情烙上了刻骨铭心的印记,的确难以忘怀,这么多年看着你生不生死不死,我一面觉得痛快一面觉得痛苦,可那都是之前。”顾裴琛深吸了口气,语气虽然依旧平静,眉头却越皱越深,“在我发现爱上安恬的时候,我就不再是过去的顾裴琛了!”最后一句掷地有声,与其说是说给童欣雅听,还不如是在警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