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00章 我们重新开始
    顾裴琛这段剖白咬字清晰逻辑分明,安恬砸得有些发懵,童欣雅脸色发白,楚暮却神色凝重的皱起了眉头。

    楚暮一把拉住顾裴琛的胳膊,语气却轻缓极有安抚作用,“不是说好去打高尔夫么,这里交给保安处理吧。”见童欣雅情绪激动的还要再说,忙沉声打断她,“童小姐,是我叫保安带你走,还是你自己走?”

    童欣雅含泪瞪着顾裴琛,却见他压根儿垂眼不看自己,咬了咬牙这才不甘的转身就跑。

    楚暮见她朝安全通道跑叫住了她,“走电梯吧。”

    “哼,你们不是要出去吗?我就不留着碍眼了!”冷哼一声,童欣雅头也不回的走了。

    楚暮和安恬见人走了,不由纷纷转头去看顾裴琛的反应,却见他面色平静,径自走到电梯门前,伸手按了下行键。

    电梯门开,他大步走了进去。

    两人见他还好,皆是松了口气,也跟着走了进去。

    出了公司大门,安恬原本是打算直接打车回去的,却被顾裴琛拉住了手臂,“一起去。”

    “啊?”安恬先是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我还是不去了吧,我又不懂,而且,圆圆在家里。”

    “家里有吴姐。”顾裴琛却不由分说,就朝楚暮停放的那辆越野车走去。

    安恬见他坚持,不想再忤逆刺激他现在敏感脆弱的神经,只好点点头跟着。两人走在前面,所以并没有看到楚暮凝望着顾裴琛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神情。

    楚暮开车,顾裴琛自然就拉着安恬一起坐到了后座。

    顾裴琛对于安恬的随行心情明显很好,可看到她刻意保持出来的一肘宽的距离,又不禁暗暗皱了皱眉头。但他也没强求,反而靠着椅背闭上了眼。

    楚暮虽然在前面开车,却仍不住往后视镜里看了好几眼。

    车子一路开车城郊,最后在一家俱乐部门前停了下来。

    楚暮也没有将车开进停车位,直接将钥匙扔给泊车小弟,就带着两人径自走进了俱乐部大门。

    这还是安恬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没有过多的奢华装饰,宽敞明亮,静溢舒适,的确是个供认放松的好地方。

    楚暮显然是这里的常客,都不用服务员领路,就熟门熟路的带着两人穿过回廊径自去了后边的高尔夫球场。

    球场边早就摆着遮阳伞以及乳白的铁艺桌椅,衬着那宽广的绿茵草坝,倒是颇有一份说不出的轻松意境。

    几人刚到地方, 就有服务生将饮料茶点送了上来。

    顾裴琛让安恬坐着,便和楚暮一起去更衣室换了一身白色的运动装,人手一根高尔夫球杆的并肩走了出来。

    两人行头捯饬好了,却没有急着下场,而是陪着安恬坐了一会儿。虽然两人之间的话题安恬大多时候插不上嘴,但却听得出来,楚暮一直在挑拣轻松无聊的话题在扯。

    “你这家俱乐部经营的不错。”

    “别的倒是其次,主要就是方便咱们自己玩儿。”

    听到这,安恬这才知道,原来这家俱乐部居然是楚暮开的。

    “是人就有压力,所以觉得烦躁就来打上两杆,抒发抒发情绪,人啊,还是要学会调解,活得轻松才不会觉得累。”楚暮端起面前的饮料喝了一口。

    顾裴琛笑了笑,没有接话,率先起身拿着球杆往场中走去。

    楚暮见了也不废话,忙拿起一边放着的球杆跟了上去。

    安恬捧着饮料吃着茶点在旁边看热闹,也正是在旁边看着,让她发现,顾裴琛的确会在这样的运动中放松下来。那种发自内心的轻松惬意,那是平时表面的平静所装不出来的。

    看到这,安恬不由勾起了嘴角,真心为顾裴琛这样而感到高兴。其实她自己都很矛盾,要说对顾裴琛真的毫无感觉吧,视线又总不由自主的追逐,见他受伤会惊慌,听他生病会担心,可要真的重新接受对方,却又无法摒弃心结。

    这样矛盾的情绪经常困扰着安恬,就好比现在也是,所以她看了一会儿就起身打算四处走走逛逛,却不想刚走出高尔夫球场,迎面就和岳佳琳正面对上了。

    拜岳佳琳阴魂不散所赐,安恬现在见到她心情已经很平静了,完全连眼神都不用停留,就完全当然透明的直接擦身而过。

    但显然,对方并不甘心被忽视。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还真是意外呢。”岳佳琳伸手拉住擦身而过的安恬,笑了笑道,“反正我也无聊,我们去楼上的清吧喝一杯怎么样?我请客。”

    “不怎么样。”安恬冷声拒绝,随即示意的看了眼自己被抓着的胳膊。

    岳佳琳却并不放手,“客气什么,难得在这里遇上,走吧。”

    安恬甩手就挣开了她的拉扯,皱眉看着岳佳琳,“这都几年了,你能别阴魂不散的老是缠着我行吗?你要不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我都要以为你其实是暗恋我了!”

    “噗……我就是想请你喝一杯而已,你至于这么敏感吗?”岳佳琳一脸无奈。

    “那我谢谢你的盛情了,不过很抱歉,我等人,没空。”安恬说完也不打算瞎逛了,转身就打算回高尔夫球场。

    岳佳琳纵了纵肩,倒也没再坚持,不过安恬在前面走了一段回头就发现那丫居然跟在后面,气得翻了个白眼,简直无法想象那丫的脑回路,就觉得有病!

    安恬回去的时候,顾裴琛两人已经坐下来休息了,转头看到她先是一笑,正要问她去哪里了,转眼看到她身后跟着的岳佳琳就皱了眉头。

    倒是楚暮见了岳佳琳微笑着站起身来,主动上前给对方握手打招呼,“岳小姐怎么突然有空过来?”说完上下扫了眼岳佳琳一身掐腰黑色蕾丝连衣裙,“你这身打扮可不像是来打球的啊?”

    “本来就不是。”岳佳琳和楚暮握了下手,抬手风情万种的撩了下头发,“我本来是想去楼上的清吧喝两杯的,结果在大厅遇到安恬,就一起过来了。”说完去看顾裴琛,见他臭着一张脸,不禁挑眉笑了,“哎哟,就算青梅竹马醒了,对我这个半路出家的也不必这么不近人情吧,见了面居然连个招呼都不打。”

    “你好像记性不大好。”顾裴琛却不接她的话,勾起的嘴角淬着冷厉,“我说过,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事不过三。”

    “怎么?我记性不好,你打算怎么惩罚我啊?”岳佳琳丝毫不受顾裴琛的态度影响,反而笑得很开心。

    “你不妨试试看。”顾裴琛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眉角一挑,竟是带了几分狠戾的煞气。

    岳佳琳瞬间就明了那其中的寒意,不禁笑容一僵,良久才冷下脸道,“你不会的。”

    “你可以不在乎岳家如何,那你两个哥哥呢?”顾裴琛端起杯子喝了口饮料,一句话说的不痛不痒,甚至连语气都没个起伏,却让岳佳琳瞬间白了脸。

    “你,你怎么知道的?”岳佳琳瞪大眼睛,良久才问出口来。

    “我想知道,自然就能知道。”顾裴琛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冷笑一声,“之前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那是看在乔姨的面子,但人情并非免死金牌,可一可二不可三,总有耗尽的时候,你说要是让岳家知道你吃里扒外,他们会怎么样?更何况,你那两个哥哥……”

    顾裴琛话没说完,岳佳琳转身就走。

    安恬看得有点懵,总觉得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但却一头雾水。不由朝一边的楚暮看去,却见对方神情自若,连看都没看岳佳琳的背影一眼,就顾自转身在顾裴琛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喝一口饮料,惬意的眯眼,好不放松享受。

    这时顾裴琛忽然站起身来,对楚暮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楚暮这才一脸无奈的挥手,“走哪都有麻烦找上门,本来想让你好好放松放松,啧啧,就这么点想法还真不容易,走吧走吧,赶紧走。”想了想又道,“车钥匙找泊车小弟要,就开我的车回去吧。”

    “谢啦。”顾裴琛点点头,这才拉着安恬转身离开。

    顾裴琛一直担心安恬受岳佳琳和童欣雅的影响心理不舒服,但直到把车开回家,对方也安静的没有什么反应,除了一如既往的爱搭不理,神色如常,这让顾裴琛放心的同时又生出些不爽来。

    车子停下,安恬开门就要下车,就被顾裴琛攥住了手腕,“你就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问什么?”安恬被攥的一愣,反应了一瞬才知道顾裴琛这是别扭劲儿又犯上了,“不管是童欣雅还是岳佳琳,我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不觉得有什么好问的。”

    “你……”

    “我们把院子里的草坪给翻土了,一上午就折腾了那么点,本来想着给你送完饭回来接着忙的,结果都给耽搁了。”安恬挣了挣没甩开,干脆就由着对方攥着了,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别傻坐着,赶紧下车吧,家里就这么点劳动力,不抓紧十天半月都弄不完,你也不许偷懒,一起干活去。”

    这话题转的顾裴琛有些接不上思路,“翻土?做什么?”

    “那么大个院子,就全弄成草坪,倒是省事,就是看着单调枯燥,所以我打算捯饬出来种些花草。”说完见顾裴琛还是攥着不肯松手,安恬无语了,“你倒是松开啊,攥着我干嘛,打算在车里生根发芽啊?”

    顾裴琛怔了怔,这才松了手。

    安恬当即开门下车,还没来得及甩上车门,就听顾裴琛道,“恬恬,我之前在公司说的那些,都是认真的。”

    安恬动作一僵。

    “回来吧,我们重新开始,好么?”顾裴琛却不放弃的趁热打铁,眼睛认真而深情的看着安恬,脸上也带着令人动容的希翼。

    这样的顾裴琛让安恬有些无法直视,对视了没两秒就仓惶的移开了视线,转身边走边喊道,“啊,你说什么我没听清!”然后拔腿就跑。

    顾裴琛一拳捶在方向盘上,一瞬的气闷后反而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