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01章 同床共枕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别墅大门,果然就见吴姐和圆圆一大一小正顿一方草坪忙碌着,一下午时间倒是又给翻了不少。

    见到他们回来,吴姐抬手抹了把汗,笑着道,“顾先生安小姐回来啦!”随即拉起仍撅着小屁股在那用铁锹铲土铲得不亦乐乎的圆圆,“这一弄起来就忘了时间,我这就去洗手做晚饭去。”

    “那行。”安恬上前接过吴姐手上的小锄头,“这里就我们来弄好了。”

    吴姐看了眼一身西装革服的顾裴琛,倒是没有多说什么,指了指旁边多出的一把锄头,就径自回屋你了厨房。

    等吴姐走了,圆圆这才抬着脏污的小手抹了把脸,望着顾裴琛喊道,“爸爸。”又看向安恬,“妈妈。”

    “圆圆真能干。”顾裴琛高兴的伸手给儿子擦了擦脸上的泥土,眼里满是温柔宠溺,“圆圆先和妈妈忙着,爸爸去屋子换身衣服再出来,啊?”

    圆圆用力点着小脑袋瓜。

    顾裴琛忍不住弯腰在他额头上亲了个响,这才转身进屋。

    顾裴琛一走,安恬就拿掉了圆圆手上的小铁锹,“乖,去洗个手歇会儿。”

    “妈妈,我不累。”圆圆眼睛跟着铁锹转,“圆圆要帮妈妈翻土。”

    安恬爱怜的蹲下身抱了抱儿子,拍拍他挺直的小脊背,“妈妈知道圆圆乖,不过你不能再做了,听妈妈的话,去洗手休息,不然明天你这小胳膊小腿儿会很疼的。”

    圆圆撅着嘴满脸不情愿,但见安恬坚持便只好点了头,心不甘情不愿的乖乖去了屋里。

    打发走圆圆,安恬这才动手翻起土来。

    干了没一会儿顾裴琛就换好一身家居服出来,挽起袖子捡起一边的锄头,也跟着笨手笨脚的挖了起来。

    毕竟是从小养尊处优,虽然命途多舛吃过不少苦头,但这种活计还真是破天荒头一遭。无所不能的顾总好几次都笨手笨脚的差点挖到自己的脚趾,他自己没感觉,倒是看得一边的安恬很是捏了一把冷汗。

    “你小心点,别伤到脚。”忍了忍,安恬还是没忍住叮嘱。

    “不会。”顾裴琛话音刚落,一锄头下去就又险险擦着鞋尖打了个滑。

    “哎!”安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把拿掉了他手上的锄头,把圆圆用过的铁锹给塞他手里,“你还是用这个吧,安全!”

    看着被硬塞进手里的小孩儿玩意儿,顾裴琛当即就黑了脸。

    安恬却不管他,转身就操着锄头到一边继续忙活去了。

    顾裴琛瞪着安恬,好半晌才缓和了脸色,看看手里的铁锹又看看被扔一边的锄头,犹豫再三,还是妥协的用起了这个,蹲下身闷不吭声的忙活起来,脸色却臭臭的紧绷着。

    安恬看在眼里,良久不禁勾着嘴角笑了。

    正笑着,忽然就听顾裴琛那边嘶的一声,安恬给吓了一跳,转头就见顾裴琛扔了铁锹,正皱眉掐着右手中指。

    “怎么用铁锹还能伤到手啊?”安恬忙扔下锄头跑了过去,见他手指被割了老长一条口子,鲜血滴滴殷红溢出伤口,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拉过对方的手指就含进了嘴里。

    等回过神来,两人皆是一怔。

    安恬僵硬的眨了眨眼,忙松口退开,谁知下一秒就被顾裴琛一把拉进了怀里,被强硬的扣着后脑勺,湿热的嘴唇瞬间压上了自己的。

    顾裴琛吻得霸道又粗鲁,甚至还不小心咬破了安恬的下唇,铁锈的腥味儿充斥着唇齿间,让他愈发失了分寸,狠狠的将安恬往怀里揉,恨不得嵌进骨血里,似乎怎么吻都吻不够似的,直到安恬被憋的翻白眼,这才松开了对方。

    安恬一被松开就大口大口喘粗气,手软脚软的靠在顾裴琛怀里,要不是对方双手扶着腰,她能哧溜瘫地上去。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憋红着脸一把推开了顾裴琛。

    “你……”

    “是你自己先勾引我的。”面对安恬控诉的眼神,顾裴琛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知臊的晃了晃受伤的手指,脸上的笑却怎么都收不住,“要不是你突然含住我的手指,我也不会情不自禁。”

    安恬差点给对方的无赖不要脸给噎死,脸却不争气的红的火烧火燎,气呼呼的瞪了瞪眼,果断转身回去拾起锄头继续闷头干活。

    顾裴琛手指摩挲着嘴唇,笑得眼睛的眯缝了起来,觉得连日来的阴霾心情,也就今天多云转晴最舒坦了。不过他到底知道适可而止,不想把人逼急了又跑个不见影儿,便收起戏谑的心思,蹲下继续干起活来。

    两人各站一头各怀心思,手下的动作倒是一点不满,等吴姐来喊开饭,这一片草坪已经彻底给翻完了。剩下还有几块,安恬打算先把这块种上花再慢慢来,而且比起种花草,她觉得适当的开辟两块来种点蔬菜也不错,好歹是纯天然无毒害的绿色食品,还方便新鲜。

    吃完晚饭,安恬就一直在观察着顾裴琛的状态。按理说下午又是打球又是翻土的,正常人早就累的身心疲惫了,可对方精神却还是那么好,非但在沙发上看了会儿财经新闻,还转战书房去办公,一点疲劳睡态都没有,这一现象,不禁看得安恬皱了眉头。

    “没用的,顾先生每天公司的工作量就不少,可他就是不知疲倦似的。”看出安恬的心思,吴姐站在一边叹了口气,“正是因为他失眠严重,楚医生才给开了安眠药,不过顾先生忌讳赖药性,所以才一直硬撑着不肯用的。”

    安恬闻言好奇,“楚暮不是心理医生吗?”

    吴姐点头,“楚医生不止是心理科的权威,同时还主修精神科,双硕士呢。”

    安恬震惊的瞬间没了言语,脑子里就飘过金闪闪的两个大字——牛逼!

    顾裴琛睡不着,尽管安恬也不想,但还是的给他偷偷用安眠药。原想着故技重施,结果却被对方识破了,端去书房的牛奶一口没沾的直接喂了窗台上的那盆仙人球。

    他这举动是当着安恬的面做的,完了将空杯子塞回她手上,“我不会吃药的。”

    “可是你这样人根本受不住。”安恬紧紧握着手里的杯子,心里又是气愤又是无奈。

    “其实,只要你在,我就能睡着了。”顾裴琛忽然上前搂住安恬,无视她的挣扎,脸埋进她脖颈间用力吸了口气,只觉那沐浴露的甜香吸进肺里,将满心浮躁都给洗涤一清,“可在你点头之前,我不想勉强你,那个生活助理的聘请合同也是,我只是……看着陈旭围着你转受不了,我也没有想别的,就像把你带在身边,只有我能看,只有我能靠近,这样,你或许就能很快再接受我了,恬恬,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逼你。”

    耳边是顾裴琛温柔的低喃,听着他的话,安恬慢慢停止了挣扎,冷静下来,不用刻意竖起那层防备,鼻尖呼吸着顾裴琛身后特有的男士香水清香,感受着他胸膛有力的起伏,灼热的温度,这才发现,自己其实还是贪恋的。

    “恬恬,你能回来我很高兴,不管是什么原因,你能回来我就高兴。”感受到安恬的温顺,顾裴琛不由将她抱的更紧了些,抱着温存了良久这才松开了怀抱,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转身去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出来。

    安恬狐疑的走了过去,这才看清顾裴琛拿出来的居然是凤城各大幼儿园的资料,“你打算让圆圆在这儿上学?”

    “你别紧张。”担心安恬会多想,顾裴琛忙解释道,“你看圆圆正是上学的年纪,总不能……因为我就给耽误了吧?再说凤城的学校肯定是比你们那里要好,你应该也希望孩子能有个好的学习环境,若是没有条件就算了,要有这条件还给耽误了,将来不是招孩子埋怨吗?”

    不得不说,顾裴琛这话的确是戳到了安恬的痛楚,要说这么些年的坚持让安恬难过的,也就是对圆圆的亏欠了。原本他可以是含着金汤勺的少爷,可以有很好的生活环境和学习环境,却无辜成了为自己感情买单的牺牲品,这是她身为一个母亲的内疚。

    看出安恬的犹豫,顾裴琛道,“你考虑一下吧,反正也不急。”

    “你说的对,圆圆的确不能这么天天耗在家里。”这其实没什么好考虑的,毕竟安恬是因为顾裴琛的病情过来的,不确定对方什么时候能好,也不确定到底要在这里呆多久,但孩子不管在哪里,学却是要上了,所以安恬也只是沉默了一瞬,就做了决定,“幼儿园的事你拿主意吧。”

    对于安恬的反应,顾裴琛很意外,他原本以为这会触到安恬敏感的神经,少数得费一番唇舌来劝,却没想到竟是这么轻易对方就点了头,尤其还让自己拿主意,这让他不禁生出自己是一家之主的感觉来,当下便忍不住笑了。

    孩子的事情说完,安恬才想起顾裴琛失眠的事情,见他越说越精神,就觉得头疼,“那个……你既然不吃药,那还是试着克服一下吧,毕竟这么整宿失眠也不是个事儿。”

    “嗯,我听你的,今晚早点睡。”顾裴琛难得心情这么好,安恬说什么就是什么。

    安恬得了保证,也就放心了。

    结果某人答应的干脆,半夜却再次摸到了母子俩的房间,这次更明目张胆,见母子俩都睡沉了,居然也偷摸钻进了被窝,长臂一伸,就着前胸贴后背的姿势,将母子俩一并给搂在了怀里。

    “晚安。”就着月光看着母子俩如出一辙的恬然睡颜,顾裴琛将脸埋进安恬裸露的肩窝,这才闭上了眼。

    怀里踏实了,顾裴琛这一觉难得睡了个好眠。清早生物钟一到他就醒了,见母子俩还睡着,便做贼似的又偷摸下了床,踮着脚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