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03章 人活一张脸
    老爷子和顾裴琛都是喜欢清静的主,但一有风吹草动,平日不怎来往的一些嫡亲旁支的亲戚总是跑的特别积极。整栋冷冷清清的顾宅,也就这时候最热闹。

    三人刚一进门,呼啦啦就迎出来不少人,倒是把老爷子这正主给撂在了身后。

    “裴琛回来啦,老爷子老早就让人备好了酒菜,就等你们回来了!”

    “哎哟,这就是圆圆吧,瞧这小脸长得,简直和裴琛小时候一模一样!”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倒是把随行的安恬忽略了个彻底。

    圆圆虽然年纪小,但打牙牙学语时就极懂得察言观色,自然是把这些人的虚情假意看在眼里,最主要的是,他看出这些人有意排斥妈妈,所以绷着小脸很不高兴,以至于连个正眼都没给,就撒欢的朝着老爷子扑了过去。

    “太爷爷!”

    这小钢炮似的势头,老爷子愣生生给他撞得一个趔趄,笑呵呵的把人给接住了。

    “哎哟我的乖孙呢,太爷爷可算是见着你了!”老爷子抬手狠揉了圆圆脑袋瓜一把,笑得眼睛都褶皱成了缝,“你个小没良心的,回来这么久都不知道来看看太爷爷,我要是不打电话给你,你是不是就把太爷爷给忘啦?”

    “才没有。”圆圆抱着老爷子大腿撒娇,“圆圆要到这边上幼儿园,爸爸妈妈忙着给圆圆办转学,所以才耽搁了,圆圆可想太爷爷了,吃饭想,睡觉想,做梦想,撒尿的想!”

    噗……

    最后一句瞬间引起笑声一片。

    老爷子装腔作势的拍了圆圆脑门儿一记,也是乐的不行,“小精怪,跟你老子一个样!”

    顾裴琛和安恬对视一眼,也是哭笑不得,忙上前给老爷子打招呼。

    “爷爷。”

    “老爷子。”

    本来听圆圆说要在这边上幼儿园老爷子还高兴了下,心道这两人和好有望,可随即听到安恬那声恭敬却生分的老爷子,心情就没那么美妙了,不禁迁怒的瞪了顾裴琛一眼,叹了口气,牵着圆圆就转身朝屋里走。

    老爷子这心思旁人自然不知,见他没搭理两人,自然就以为是不待见安恬,就愈发不把她当回事了。

    安恬自然是将这些人的态度看在眼里,不过却无所谓,反正是些连名都叫不出的熟悉陌生人,跟陌生人计较没必要。

    “你们家来的这些亲戚,看你们爷俩的态度也不像多在乎,怎么就放任这些人来闹腾呢?”对于那些人怎么看待自己她的确不在乎,但心里的疑惑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她拉了拉顾裴琛的胳膊,刻意压低了声音。

    顾裴琛道,“爷爷并非表面那般铁石心肠冷心冷清的人,对亲情不是不在乎,只是失望而已,年轻的时候杀伐果决六亲不认,老了心态就变了,还是希望家宅热乎儿孙满堂,哪怕明知道是假的,偶尔聊以慰藉也是好的,这些亲戚,顾家落难的时候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发达了就三姑六婆沾亲带故全聚拢过来了,爷爷舍不下,就由着,但也就爷爷那辈了,所以当初你第一次来,爷爷才只专程介绍小姑和陈安给你认识,爷爷只有我父亲一个儿子,现在也就剩下小姑一个女儿了。”

    安恬没想到居然还是这样,看着这热热闹闹的场面,忽然替这爷孙俩觉得有些心酸,还没来得及感慨一番呢,就发现了不对,“你小姑和陈安怎么没来?”

    顾裴琛四下张望了两眼,“应该是有事走不了吧。”

    说曹操曹操到,一群人还没来得及进屋呢,门外就响起了汽笛声,车子停下,开门下来的正是顾婉母子。向来妖里妖气的陈安今天倒是难得做了一身素净打扮,黑衬衫白裤子,腰上一条红皮带,嗯,还是很扎眼。

    “小姑。”等人走近,顾裴琛便率先点点头给顾婉打招呼,至于陈安,就只得到高冷一瞥,但也正是这随性一瞥,反而显出了和别人不同的亲近。

    倒是安恬对着顾婉张了张嘴,犹豫好一会儿才扭捏的喊了声,“小姑。”然后转头对陈安笑了笑,“好久不见。”

    陈安先是对安恬笑笑,然后挤眉弄眼的给了顾裴琛肩膀一拳,被顾婉一把拉拽着到了老爷子面前。

    “爸。”顾婉叫了老爷子一声,便弯下腰去和圆圆对视,“圆圆,还记得我吗?”

    “姑婆。”圆圆扬着小脸脆生生的喊道。

    顾婉当即就笑开了。

    陈安也跟着凑热闹,“那圆圆你还记得我吗?”

    圆圆白眼一翻,“叔叔,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幼稚。”

    当胸挨了一箭的陈安哎哎着痛心不已,那装腔作势的调调老爷子看不惯,笑着抬手就给了他脑门儿一巴掌。

    陈安嗷的一声,撇撇嘴倒是没敢跟老爷子叫嚣。

    倒是圆圆被他那夸张的倒霉样子逗得嘎嘎直乐,这让陈安愈发郁闷极了,可转念一想也忍不住噗的笑出声来,伸手狠揉了圆圆的脑袋一把,“你小子,跟你爸一样讨厌!”

    圆圆这次倒是没有继续跟他对着干,脆生生的喊了声,“表叔。”

    “哎!”陈安这才满意了,“还算你小子识相。”

    一群人说说笑笑,见人都到齐了,老爷子直接宣布开饭,带着大家到客厅入席。今天这一餐,主要还是为了圆圆安排的,之前母子俩回来老爷子要手术没顾得上,这回却是不愿漏掉了,不过心里还是有遗憾的,他暗忖着,等安恬和顾裴琛和好,就立即办婚礼,然后为圆圆正式举办一场认祖归宗的宴会,排场一定要大。

    那些来蹭饭的亲戚也知道老爷子看中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曾孙,这其中,有的人之前见过,有的是第一次见,但不管是见过还第一次见的,都可着劲儿的说好话吹捧圆圆。

    老爷子听得高兴,难得没有对这些人甩脸子,从头到尾都笑着。

    倒是圆圆从始至终绷着张小脸不买账。

    一大家人吃吃喝喝正热闹,陈管家却突然跑了进来,看了看顾裴琛和安恬,然后到老爷子身边,附耳低语了几句。

    陈管家说完就直起了身子,老爷子却是瞬间皱紧了眉头,然而还不等他有反应,门外就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不过眨眼,以安老太太为首的安家人就出现在了门口,除了安华安璐,到的还挺齐,竟是连安澜和李菲都在。

    “哎,这么热闹,看来我们来的很不是时候啊?”安老太太装模作样,一双眼睛却鹰隼似的眯缝着看看安恬,又转头看向挨着老爷子坐的圆圆,脸上的笑容要多假有多假,“冒昧打扰,还请顾老爷子莫要见怪,你看咱们两家婚事不成,恬恬这每趟回来还就知道往顾宅这扎堆,实在是不像话……”

    “听你这话是专程因为我才走的这一趟啊?”安恬冷笑着打断安老太太的话,放下筷子也不起身,就偏着头打量他们,“啧啧,排场挺大的,连外孙女都齐了,还真是全家出动啊!”

    顾老爷子向来注重面子,可眼下安家人这做派还是让他很是不耻,懒得对着安老太太没了装模作样的兴致,皱着眉没吭声,不请人进来也不撵人,就让他们一家子不尴不尬的堵在门口站着。

    这对峙的场面,瞬间让整个气氛变得尴尬起来。但对于顾家那些所谓的亲戚并不影响,反而个个觑着眼看好戏瞧热闹的样子。

    安老太太被安恬一席话堵得脸红脖子粗,却碍着是顾宅按捺着没发作,深吸好几口气才缓下语气,“瞧你这孩子说的,奶奶这么放下脸子来顾家找你为的什么,你要肯回家我们至于这样吗?”

    “脸子?”安恬冷笑一声,只觉得周围火辣辣打量的视线都格外灼烧,让人无地自容,“你们安家有这东西吗?”

    “你!”安老太太瞬间变了脸色,但还是伸手拦住了撸袖子就要冲进去打人的安庆明,指着安恬,“你马上跟我回家!”

    “你们挑这时候来顾宅闹是什么意思?丢我的脸还是丢安家的脸?”安恬难堪的闭了闭眼,牙齿因为用力咬得咯咯响。

    “安恬。”这时候扶着老太太的王秀玲说话了,“你以为我们这么丢人现眼是为了谁,你要是不这样,咱们犯得着来这里堵人吗?既然当初不肯结婚,那现在你这样又算怎么回事?”

    “翻来覆去都是那些陈腔滥调。”安恬垂着眼连看一眼安家人的嘴脸都不屑,“知道的,安家人也是住别墅豪宅的有钱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安恬死皮赖脸的穷亲戚呢,看到好处就费劲巴拉往上凑,就为了蹭着巴结点好处。”

    安庆明气得不行,不顾安老太太阻拦,撩袖子就要往里冲,脚才迈了一条进门槛,就被啪的一声响给震在了原地。

    “安老夫人,都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你们安家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刚才那声响不是别的,正是老爷子猛然摔碎的碗,此时脸色铁青的瞪着门口那群不速之客,犀利的眼里温度全无,“耍泼皮无赖也看看地方,滚出去!”

    “顾老爷子,打扰到您我们深感抱歉,但……”

    “别说什么为了恬恬!”顾老爷子根本不给安老太太说话的机会,眼神轻蔑又厌恶,“上次你们把恬恬叫回去,陈管家可是从头看到尾的,你们是什么态度,又是怎么对待她的?还企图拿我宝贝曾孙做筹码,胆子倒挺肥!恬恬虽然和裴琛不是夫妻,可她为顾家生下圆圆,这情分就足以顾家护着她!顾家可不是软柿子,你们安家那套下作做派,在我这里屁都不算!”眼睛一瞪又指着安庆明门槛里的脚。

    安庆明面色扭曲,但还是恨恨的把脚缩了出去,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圆圆,“你们顾家别欺人太甚,圆圆可不止是你们顾家的子孙,也是我们安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