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04章 护犊子
    安恬紧抓着桌布的手背隐约泛着青筋,狠狠的闭上了眼。

    她想,她究竟错在哪里,这些人凭什么一次次的把自己往泥泞里踩?就算私生女是原罪,难道罪大恶极的不是安庆明这个管不住裤腰带的男人吗?母亲早就为错误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如果不是安庆明的风流就不会有她安恬,别人指责尚可忍受,他安庆明凭什么,有什么资格?!

    突然砰的一声骤响,却是顾裴琛一拳砸了桌子,他没起身,脸上却寒霜冷峻,眯眼一扫,就震慑的门口的安家人愈发没了底气。

    “你们这么大费周章,不就是为了我手上那个上亿工程吗?”顾裴琛勾着嘴角,笑意却淬着冰渣不达眼底,“给你们可以,不过……安恬从此将和你们安家彻底断绝关系,你们安家就此事登报媒体,还有法律公证。”

    顾裴琛这一席话不止众人为之一震,就是安恬都惊得瞪大了眼,倒是顾老爷子给圆圆剥着虾壳,眼皮都没抬一下。

    顾老爷子不急,有人却按捺不住了,顾城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瞪眼看看安恬又看看安家人,最后才怒视顾裴琛,“不行!”

    “行不行不是你说了算。”顾裴琛看都没看顾城一眼,就像对面那个人压根儿是个不值得一瞥的垃圾,他眼睛如利剑,仍旧死死盯着门口脸色涨红却不肯妥协的安家人,“条件我开了,我这个人向来没有耐心,成不成一句话!”

    “你们,你们顾家简直欺人太甚!”安老太太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和安庆明眼睛滴溜乱转不一样,这老太婆显得很镇定,愤怒于表情,好像真是一副宁死也不肯卖掉孙女的好奶奶,可惜不是,那心里的算盘衡量的不过是长期利益和买断收益的悬殊而已,傻子也知道抓住前者,“我们家安恬再不是,那也是我们安家的子孙,由不得你们顾家这般糟践!顾裴琛,一亿工程买安家和安恬断绝关系,你到底把她当什么了?待价而沽的货品吗?!”

    “妈,别气坏了身子。”王秀玲忙装模作样的给安老太太拍背顺气,转头看向安恬却是皮笑肉不笑,“恬恬,你看看把你奶奶都气成什么样了,又听听他顾裴琛都是怎么糟践你的,你但凡还有做人的骨气,就赶紧跟我们回去,他们顾家咱们高攀不上,这门亲咱们不要了,回头我们再给你做主找个好。”

    安恬简直要被他们的无耻气乐了,但寒着脸没有笑,且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口那几人,“货品又怎么样?一亿高价值了,我安恬愿意跟安家断绝关系!”

    “你你……”

    安老太太被安恬的话气得一个跟跄,连翻白眼险些背过气去,被王秀玲和安澜堪堪扶住。

    安庆明虽然忌惮顾家爷孙俩,但也被安恬的话气得没了理智,习惯性的指着她就是破口大骂,“你个不要脸的东西!早知道你和你妈一个样,我当初就不该接你回来!”

    “我妈什么样?”安恬猛地站起身来,目光淬毒阴鸷的瞪向安庆明,“我妈怎么样你不也没管住自己的裤腰带吗?你他妈又干净得了哪里去,我妈是犯贱你他妈就是禽兽畜生!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你不配!”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安老太太被安恬这一连串的喝骂震得懵了神,等醒过神来,翻着白眼就连声悲怆哭喊。

    安恬满脸嘲讽的看着他们,“的确是家门不幸,因为你的教子无方,才有了我安恬的存在,也是因为你这一家之主目光短浅,安家注定气数不寿,身为安家媳妇儿,你死了都没脸见安家列祖列宗!”一段话吼完,安恬却卸力的坐回了椅子上,嘴角勾挑的嘲讽却恶毒愈胜,“别说什么白眼狼,我安恬当初就没想过要跟安庆明走,我情愿去孤儿院也不屑进安家门,那地方让我恶心!这些年我任人欺辱打骂从不将抱怨宣之于口,并不代表我就该你们的!我妈是错了,错在她瞎了眼看上安庆明这个懦夫!可她早就为她当初的错误得到了报应,这么多年,她死了这么多年!身为她的女儿她唯一的至亲,我却连她骨灰埋葬在哪里都不知道,欠你们的,她早就还清了,我安恬从不亏欠你们!要说亏欠,我不管是不是私生女,身上流的都是安家人的血,可你们从未把我当安家人看过,甚至在你们眼里连个雇佣的下人都不如,亏欠那也是你们亏欠我的,我有什么错,要错也错在我他妈是安庆明这混账的种!”

    安恬掷地有声的一个收尾,场面整个变得寂静无声,撇开顾家人的脸色不谈,安家人脸色可谓是精彩极了。

    安恬吼完就趴在了桌上,她双肩颤抖,她以为自己在哭,可是却根本流不出泪来。

    顾裴琛伸手将伏桌颤抖的人抱进怀里,阴鸷的目光却寒噤噤的看向安家人,直冻得人头皮发麻,饶是镇定如安老太太,也扛不住这样的压力。可眼下形势骑虎难下,急中生智干脆两眼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安家人顿时乱成一团,再顾不得滋事,安庆明更是扯住老太太两条胳膊往背上一背,就转身往外跑,其他人自然跟上。唯一从头到尾没发表意见的安澜李菲母女对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诡笑,但很快就被焦灼更隐藏了起来,急匆匆的跟在安庆明和王秀玲身后跟着跑远了。

    安家人这一走,众人也看够了热闹,可这饭局却没多大意思了,除了老爷子还是慢条斯理的给绷着小脸的圆圆剥虾壳,其他人都面面相觑的打着眼神官司,没有动筷的意思。

    顾裴琛扫了眼神色各异的众人,拍了拍安恬的后背让她坐正身体,亲自给舀了半碗鸡汤放她面前,“吃饭。”

    话音刚落,却见圆圆忽然端着自己盛满虾肉的小碗从椅子上出溜下地,颠颠跑到安恬面前,将碗递到安恬面前,两指夹起一只,“妈妈吃虾肉,咱们不伤心了,以后圆圆会保护你的。”

    安恬看着儿子紧绷严肃的笑脸,忽然就湿了眼睛,“好,妈妈有圆圆,妈妈不伤心。”然后就着圆圆的手,低头吃掉了他手指拿着的虾肉,嚼都没怎么嚼,就囫囵咽了下去。

    这一幕不仅看得顾裴琛难受,就连老爷子都连连叹气,一招手把圆圆给叫了回去。

    陈安向来嬉皮笑脸没个正经,这会儿也难得脸上没了表情,“那一家子极品真不是东西,我可是听说安家最近和陈家来往密切,嗯,就是那个陈家老二。”意味深长的瞥了安恬一眼,“这么不管不顾跑到这来抢人,没准儿在打什么歪主意呢。”

    听到陈家,顾裴琛和安恬对视一眼,都不由皱起了眉头。

    “恬恬放心,有我们顾家在,没人敢欺负你,姑姑头一个不饶他!”顾婉不动声色的扫了顾城夫妻一眼,冷哼道。

    顾老爷子拿筷子敲了敲碗沿,“吃饭,陈家人不是蠢蛋,他们心里门清着呢。”

    顾老爷子发了话,其他人也就自觉将这茬给打住了,该吃饭吃饭,不过眼神却止不住的往安恬身上瞄。

    顶着大家暧昧不明的目光,加上被安家人闹了那么一遭,安恬根本没了胃口,就把面前的汤喝完就放下了碗筷。

    顾老爷子见了眉头一皱,“怎么就放下了,喝水管饱啊?”随即对顾裴琛道,“裴琛,给恬恬添饭。”

    顾裴琛二话不说拿了碗给添上,“别把那些人放在心上,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也不止有圆圆护着,你还有我们呢,因为那些人坏了胃口饿肚子,不值得。”

    安恬是真不想吃,可看看老爷子又看看顾裴琛,最后还是又把碗给端了起来。

    而顾裴琛和老爷子对于其他人对安恬的眼神也没阻止,就让他们看着,爷孙俩加上顾婉母子一个劲儿的对安恬夹菜,直接用行动打了那些各怀心思人的脸。也向大家传递了一个讯号,那就是不管安恬是什么身份,今天又做了什么,她就是顾老爷子认定了的孙媳妇,这么直接了当的护犊子态度,懂眼色的人就收起了打量,也不敢在轻看安恬了。

    这顿饭被安家人闹的不甚愉快,但也没太影响大家的心情,吃饭完大家坐了一会儿,照例说了些吹捧圆圆的场面话,差不多就三三两两的散了。

    老爷子把圆圆给留了下来,说早上让陈管家送去幼儿园,对于顾裴琛和安恬却半点留宿的意思也没有,典型一副有了曾孙其他都得靠边站的节奏。但两人其实都知道老爷子这是打的什么心思,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小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回去的车照样是席浩峰开的,两人坐在后座,气氛却安静的尴尬,全程都是你看着我我看着窗外的节奏,就是没个交流。

    席浩峰看在眼里,偶尔制造点小颠簸给BOSS制造机会,奈何安恬就是一手扣住门环,固定着身子全然不受颠簸晃动的影响。

    顾裴琛看得无奈,“你坐那么远干什么?我还能吃了你啊?”

    安恬头也不回,“看风景。”

    顾裴琛噎了一下,问道,“好看么?”

    “好看。”安恬道。

    于是,两人都不再说话了。

    席浩峰无语的叹了口气,也不再管身后别扭的一对,一脚油门加速跑了起来,没花多长时间就把人送回了别墅。

    两人一前一后进门,吴姐不由朝他们身后看了看,“圆圆没回来啊?”

    “没。”顾裴琛道,“爷爷留他在顾宅了。”说着将身上的西装外套给脱了下来,随手往沙发上一扔,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抬手掐了掐太阳穴。

    安恬本来扭捏的没打算理他,看他这样便不由停下了上楼的脚步,“不舒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