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05章 这威胁醉了
    “头疼。”顾裴琛皱着眉,仰头靠在了沙发靠背上。

    安恬犹豫了下,还是走了过去,站在他身后,抬手给他按摩起头皮来。

    顾裴琛一怔,下意识的就要动,被安恬给按住了。

    “别乱动,把眼睛闭上,我给你按一下会好一点。”安恬按揉抓挠着顾裴琛的头皮,“你这头疼,说到底还是晚上没休息好。”

    “嗯。”顾裴琛嘴角勾起,只觉安恬按揉的力道适中,舒服的他想哼哼,疲乏却紧绷的神经也不由跟着放松。

    他这头疼的确是因为晚上失眠闹的,那天晚上搂着母子俩难得睡了个安稳觉,但他也不敢每天晚上都去偷偷摸摸蹭床,毕竟还是担心被安恬发现得不偿失,所以那天之后便又开始失眠没睡好,加上今天被安家人闹了一通,这头就疼的不行。

    吴姐一边看着不禁皱眉,“顾先生,头疼的厉害吗?要不我打电话叫楚医生……”

    “不用叫他。”顾裴琛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我就是累的,恬恬按按就好了。”

    吴姐眼睛看看两人,便没说话转身忙自己的去了,将二人世界留给两人。

    吴姐这一走开,客厅里就变得越发安静,静的只剩下彼此清浅的呼吸声。

    沉浸在这样暧昧的氛围里,顾裴琛心念一动,抬手就抓住了安恬的手。

    正是这一动作,两人皆是一怔。

    回过神来,安恬下意识的就要往回抽手,却被顾裴琛牢牢的抓握在手中挣扎不开。

    “顾裴琛你放开!”安恬心头一慌,当即就喊了起来。

    “恬恬别动,让我握会儿,就握着。”顾裴琛不放,拉着安恬的手掌覆上自己面颊,蹭着贴着,嘴里溢出一声喟叹,“就这么握着,让我睡一会儿,我困了。”

    “困你去床上睡啊。”

    安恬自然是不肯,但顾裴琛就是执拗上了,抓着人死活不松手。安恬挣扎半天没成功,也就干脆妥协卸了力。

    注意到她的放松,顾裴琛勾了勾嘴角,没一会儿便真的睡了过去。

    听着顾裴琛变得匀细的呼吸,安恬挺惊奇,没想到对方真的就这样睡着了。但也正因如此,她反而不想乱动惊扰了他。

    顾裴琛一看就是很久没睡个好觉,眼睛下都是浓重的黑眼圈,哪怕是睡着,眉头仍旧微蹙凝着挥之不去的疲乏。

    身后响起脚步声,安恬转头见是吴姐出来,食指竖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指了指楼上,小声对吴姐道,“睡着了,你去楼上给他拿床被子下来。”

    吴姐点点头,便放轻脚步上了楼,没一会儿就抱了床薄被下来。两人合力将顾裴琛放躺在沙发上,这才把被子给他盖在了身上。

    见这么折腾都没醒,安恬就想抽手离开,谁知她这刚一动,就被顾裴琛闷哼着一把攥紧了,这还不算,竟然还把她胳膊给搂在了怀里,简直是做梦都不肯放过安恬。

    安恬和吴姐面面相觑,心里无奈极了,没办法,只好跪坐在地上陪着他。

    吴姐左右看看,见没自己什么事,就又蹑手蹑脚的走开了,两人都不敢弄出大动静,就怕吵到顾裴琛难得的好眠。

    顾裴琛这一觉的确睡得挺香,一觉睡到大天亮,睁眼就见安恬歪扭着坐在地毯上,胳膊被自己搂着,脑袋搁在沙发上,衣不解带的就这么趴着睡了一夜。

    顾裴琛先是心里一暖,紧接着就是心疼,想要起来将安恬给抱到卧室睡去,谁知刚撑坐起身,就惊醒了安恬,抬手揉着惺忪睡眼,眼一抬,两人就这么大眼对小眼。

    “你醒啦。”对视没一会儿,安恬发现自己胳膊还被顾裴琛搂着,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抽手就想站起来,谁知手麻脚麻,刚一动就软趴趴摔了回去,这还不算,竟然一脑袋摔顾裴琛怀里。

    “大清早投怀送抱,这么热情啊?”顾裴琛顺势把人给抱住,得了便宜还卖乖。

    安恬瞪眼,“我那是麻,手麻脚麻!”话音刚落,就被顾裴琛直接打横给抱了起来,不禁惊得叫出声来,“喂,你干嘛?放我下来!”

    “你不是手麻脚麻吗,我放你下来你能站得稳?”顾裴琛笑得戏谑,“我啊,这叫知恩图报。”

    安恬被他噎的没了话,倔强的转开脸不看他。

    顾裴琛心情难得极好的笑出声,笑得胸腔都跟着震动,抱着安恬大步上楼,却是脚步一拐,去了自己的房间,或者应该说,他们曾经的房间。当将安恬放到床上时,双手撑在她头两侧,顾裴琛不禁一阵恍惚,俯视着身下眉眼恬静的人,竟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情不自禁的,对着那饱满的红唇就吻了下去。

    安恬被他压着本来还有点大脑短路,突然这么冷不丁亲下来,顿时就好比被针尖扎了神经,整个人当即就挣扎了起来,伸手去推顾裴琛的胸膛。

    顾裴琛抓着她两手往枕头上一压,就彻底将她桎梏住,本来温柔缱绻的吻也因为对方的挣扎给挑了神经,便愈发急切粗暴起来。心里叫嚣着进行下去,狠狠占有,这样就能再次把人留在身边,属于自己,但最后他还是强迫自己停了下来,一抬头便对上安恬蒙着水雾的眼,怔了怔,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手。

    本来以为会迎来安恬的愤怒,但没有,安恬只是垂着眼睛,然后起身就要下床离开,顾裴琛看她这样反而急了,一个扑身就抱着人压了回去,紧紧的搂着不撒手。

    “对不起,对不起恬恬,你别生气,我,我不是故意要……我就是情不自禁,恬恬,别离开我!”

    顾裴琛一开始情绪还好,很快安恬就发觉了不对,对方抱着自己越勒越紧,几乎要喘不上气来。

    “你,你松开,我快喘不上气了。”安恬憋红了脸,想要伸手推他,奈何块头太大,推着就跟愚公移山似的艰难,双手根本不能撼动分毫,反而让对方抱得更紧,勒的骨头疼,听着顾裴琛粗重的呼吸,几乎是立即就意识到不对,“裴琛,你放松些,我,我没有要离开,我只是想去洗手间洗漱,你弄疼我了。”

    不敢这时候刺激顾裴琛的神经,安恬尽量把声音放柔,甚至还主动伸手回抱住他,一下一下安抚的拍着他紧绷的背脊。

    显然这样的安抚起了作用,顾裴琛失控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死箍着安恬的手劲儿也送了下来。

    安恬试着推了推他的胸膛。

    顾裴琛这才撑起身低头看着安恬的眼睛,“你真的不走了?”

    “我只是想去洗手间。”安恬假装听不懂顾裴琛话里的深意,眨了眨眼避重就轻的应道。

    顾裴琛这会儿已经冷静了下来,当然看得出她的回避,但也没有再勉强,顿了顿便起身让开了。

    安恬松了口气,鞋子都顾不上穿,跳下床就要跑出房间,却被顾裴琛从身后给环腰抱住。

    “恬恬,回来好吗?”顾裴琛下颔搁在安恬的肩头。

    安恬任他抱着,没挣扎,却也没有妥协,就那么僵着不吭声。

    最后还是顾裴琛叹了口气,败下阵来,松开手,转身进了洗手间洗漱去了。

    安恬原地怔了怔,没有多做停留,随即去了客房的洗手间洗漱。

    两人一前一后的从楼上下来,客厅的餐桌上已经摆上了早餐。

    吴姐是看着顾裴琛把安恬抱上楼的,就知道安恬昨晚守了顾裴琛一晚,就觉得这两人复合有望,心情特别好,连带着早饭都张罗的特别丰盛。除了安恬最爱的豆浆蟹黄包,甚至还熬了一锅营养粥,炒了鸡蛋和小菜。

    经过先前那一遭,安恬面对顾裴琛总有些别扭,加上吴姐老是一副看他们有猫腻的眼神,就更是不自在的很,再好吃的东西也有些食不下咽。

    倒是顾裴琛半点不受影响,慢条斯理的吃着眼皮都没撩一下,听到门外的汽笛响,便放下碗筷,起身出门。

    走到门口却突然停了下来,转身看向安恬,“你是来负责我的日常生活起居的是吧?”

    吴姐和安恬面面相觑,都被顾裴琛这突然的问题弄得有些发懵,不知道他提这茬又是要发什么疯。吴姐很担心两人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又给这抽风的一问搞砸了,使劲给顾裴琛打眼色,奈何人家就直盯着安恬看,眼色全抛给了瞎子看。

    “嗯,没错。”习惯了顾裴琛时不时的抽风,安恬一瞬的发懵后倒也应付自如。

    “那你还坐着干什么?”顾裴琛皱着眉头。

    “啊?”安恬闻言一愣。

    “走啊。”见安恬还是没动,顾裴琛眉头皱的更紧,“既然是负责我的日常生活起居,那就应该二十四小时跟随,现在我要去公司,你难道不应该跟着?”

    “可是……”

    “你要不二十四小时跟着,我就疯给你看。”顾裴琛留下这句拉风的威胁,转身大步走了出去,留下安恬和吴姐再一次面面相觑,无语凝噎。

    这威胁,也是醉了!

    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安恬一脸吞了蟑螂的表情,坐在那表情扭曲的磨了好一会儿牙,这才起身不甘不愿的跟了上去,“顾裴琛,我特么就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顾裴琛已经下一步坐进了车里,从窗口看着安恬气急败坏的冲出来,嘴角勾了勾。

    砰的一声,安恬大力拉开车门,在前面席浩峰惊异的目光下,恨恨的坐到了副驾。

    这一举动,让原本顾裴琛勾着的嘴角瞬间就落了下来,薄而性感的唇抿成一条冷毅的直线。

    席浩峰何等眼色,当即就看出来老板不高兴了,便僵持着没有发动车子。

    果然就听顾裴琛在后座冷冷的道,“你坐那么远做什么?要是我一会儿半路发疯,没个人在身边压制,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来。”

    安恬忍无可忍,转身怒瞪着顾裴琛,“顾裴琛,你别太过分!要发疯是吧?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能疯到什么程度,到时候也不用送去公司,我让席秘书直接拉你去神经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