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06章 刺激大发了
    这番喝骂非但没起到震慑作用,反而让顾裴琛噗的笑出声来,半握着拳头抵着嘴,两个肩头一颤一颤跟打摆子似的。

    安恬愈发气得咬牙切齿,忍无可忍,抄起置物台上的一包纸巾兜头就砸顾裴琛脑门儿上。

    这一下不止顾裴琛更笑得停不下来,就连席浩峰都憋的内伤。

    “神经病!”安恬静静的看了笑不可遏的顾裴琛一会儿,忽然就散了脾气,皱眉骂了一句,转开了脸,“你故意惹我,打你还笑,抖M啊!”

    “我那是为人家席秘书考虑,你坐旁边人家不自在,赶紧到后面祸害哥吧。”顾裴琛依旧压抑着笑声。

    安恬无可奈何,只好从副驾驶下来,坐进了后座,两人依旧隔得老远,一人霸占着一道车门。

    顾裴琛拿起膝盖上放着的财经报纸抖了抖,“疯子挺好。”

    “什么?”安恬被他这没头没尾的一句弄的发愣。

    顾裴琛却勾着嘴角没有说话。

    前面看了半天热闹的席浩峰也抿着嘴角,眼底漫上笑意,径自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车子很快就到了公司,安恬来过几次,这还是第一次以员工的身份进出,虽然她这员工的身份实在勉强。

    但不管勉强不勉强,顾裴琛还是雷厉风行的让人给安恬特地准备了办公桌和新电脑。

    席浩峰也是个人精,没有单独给安恬安排办公室或者工作间,直接就把她的办公桌摆在了顾裴琛的办公室里。

    安恬看着他们忙碌,觉得真是瞎折腾,说的冠冕堂皇生活助理,丫的压根儿就是保姆的代名词,弄公司绑着抬头不见低头见本来就够荒唐了,还装腔作势的折腾这一通,这是怕公司上下不知道老板脑子短路卡铁板了呢。

    心里不以为然,但既然来了公司,还是不想被人说闲话的,既然是顾裴琛的主意,安恬也就照着做了,只不过和别人不同,人家做办公室是办公,她每天的任务是上网玩游戏,顺带和对面的帅哥眉来眼去,这腐败的日子套一句粗俗的网络语就是,简直日了狗了。

    一连几天的无所事事,安恬终于待不住了,不管顾裴琛杀人的视线,直接玩儿旷工,拉着吴姐跑商场和下午茶去。

    这叛逆劲儿可把顾裴琛憋得一肚子邪火,最后却还是妥协的又把人给绑去公司,让席浩峰分担了一些秘书的工作给安恬,且按照规定给发工资。有了事情混着,安恬也就消停了,而且懒得享受这种白领的新鲜生活,干的还挺带劲,她不是专业秘书,但分到手上的工作却处理的有条不紊。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不止安恬慢慢适应了和顾裴琛抬头见了低头见,公司的其他人也逐渐适应了她这个空降的BOSS生活助理。给顾裴琛冲泡咖啡,一日三餐的这些琐事也就自然而然都转交在了她手上,做着这些,还真就成了一名合格的生活助理。

    两人同处一室,但关系却维持着平衡,并没有真的就如顾裴琛的愿近水楼台先得月,两人看似近了,其实心上还是隔着一层薄膜。

    对此,顾裴琛倒是不着急,反正人在面前看着,隔绝了阿猫阿狗的觊觎,拿下老婆是迟早的事。

    窗外的阳光穿透落地窗正正好的打照在安恬专注认真的脸上,顾裴琛手指夹着香烟,身体放松的靠在老板椅里,半眯着眼,目光慵懒描绘着安恬的眉眼,就像是在欣赏对面一副上好的画卷。

    “你老盯着我看干嘛,还有楚医生交代过了,让你少抽烟。”安恬被那慵懒却灼烧的目光盯了半天,浑身都不自在,一直强忍着不抬头,闷头做出专注忙碌的样子,这会儿终于沉不住气了,抬头朝顾裴琛翻了个白眼。

    “我就是看着你这生活助理怎么就比我这大老板还忙。”顾裴琛自动忽略了她后半句话,眯眼笑得戏谑。

    安恬不搭理他不定时的抽风,撇了撇嘴角,就低头又忙了起来。

    顾裴琛心里忽然涌起股不爽,干脆起身走到安恬身后,却见她居然是在纸上画画,画的是一只扭着身子叼尾巴的猫,画是用水笔画的,几笔线条简易勾勒成型,但却格外唯妙唯俏。

    顾裴琛心里一动就问了出来,“恬恬,你这些年画画吗?”

    安恬闻言愣了一下,停下笔,却没有转头看顾裴琛,也没有遮遮掩掩,摇了摇头,“没时间。”

    “那现在呢,还想画吗?”顾裴琛继续问道。

    安恬手上又是一顿,这才扭头看他,“我就是没事画着玩儿,没别的想法,胡乱涂鸦呢。”

    顾裴琛却直视着她的眼睛,“你要是真喜欢画画,其实……”

    安恬知道顾裴琛要说什么,不等他说我就道,“喜欢是喜欢,但也就是喜欢而已,我学的是设计专业,但却并没有想过要靠这个吃饭,没什么追求,就是浑天过日子吧,反正除了涂涂画画,其它也没个擅长,就是个打发无聊的玩意儿,从来就没个特别的追求。”

    顾裴琛听得皱眉。

    “你也别提给我开画廊什么的,我没那闲情雅致。”一语道破顾裴琛的心思,安恬拒绝的不留余地,“不是为了别的,就是,真的没那份心。”见顾裴琛脸色不好,想了想还是道,“其实不管我愿不愿怎么想,有一个事实却是我无法规避的,我五岁到安家,吃的用的全是安家的,包括学习的东西,也是安家人觊觎的,哪怕活得不如狗,但他们的确把我给养大成人了,我恨他们,其实也恨自己,更恨这样无可奈何的出身,可再恨又有什么用,日子再难还是过来了,继续浑着过呗,爱好不爱好无所谓,一技之长也无所谓,需要的时候卖弄卖弄混口饭吃,不需要的时候就像现在,当是消遣。”

    这是一种很消极的生活态度,安恬觉得这样的自己挺无语,甚至是让人看不起的,但顾裴琛却听得心疼,他想伸手抱抱对方,可刚一动作,安恬就猛地站起身来,转身就把他手指上夹着的烟给拿掉了。

    “抽烟就算了,还故意凑我面前,是你想熏死我吗?不知道二手烟的危害?”面无表情的将烟掐灭扔进垃圾桶,安恬坐下来也没了画画的兴致,干脆把画本一合,打开电脑玩了起来。

    这变脸的速度弄得顾裴琛哑然,怔怔了好一会儿才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坐回了自己的位子,却还是什么也不干,双腿交替的瘫在老板椅里,继续目不转睛的盯人大业。

    “你真没事干啊?”安恬被看得烦了,皱着眉就瞪了回去,“你要再这样,我就走了。”

    顾裴琛一听那个走字却敏感的突然变了脸色,慵懒的姿态不见,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沉着一张脸,“走?原来你始终在想着离开我?”

    “顾裴琛。”提到安家人,安恬情绪本来就不好,被顾裴琛这神经质一刺,也跟着沉了脸色,“我有时候真怀疑你其实是故意装疯卖傻!”

    话一出口,安恬就后悔了,果然就见顾裴琛彻底变了脸色。

    “呵……”顾裴琛怒极反笑,那笑声低沉却锥心,“你还是烦我了,这些日子的平和全是装出来的吧,其实心里早就恨不得离我远远的是吗?不管我怎么做你就是觉得我那是欺骗是算计,我他妈一片真心在你眼里就是狗屁,是不是要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你才甘心!”

    “我……”

    安恬张口想要解释,却见顾裴琛碰的推翻了老板椅,起身没头苍蝇似的乱转,然后是打开抽屉翻找。

    自从上次刺激到顾裴琛,安恬就一直小心翼翼,这段日子来两人相处还算融洽,顾裴琛也看着正常没表现出过激行为,不管是私事还是公事都处理的井井有条,看着就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安恬就自然而然的放松了警惕,甚至也想过哪天让楚暮来看看,要是真没什么事了,自己也该离开了,可是没想到今天却一句话再次触了顾裴琛的逆鳞,看着他那失控的样子,安恬忽然心脏就抑制不住的发紧。

    “刀,我的刀呢?怎么没有?怎么就没有?!”

    安恬看着他那神神叨叨的边翻找边喊刀,吓得冷汗一下就冒了出来,顾不得害怕,忙上前从背后抱住了他。

    “顾裴琛你冷静点……”

    安恬想解释,谁知刚说了半句,就被顾裴琛给甩开了。

    顾裴琛越找越急切,最后就是砰的将抽屉砸在了地上,“刀呢!我这就把心挖给你看看!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心!”

    安恬听着他的嘶吼,寒毛都起立了,却顾不上害怕,再次扑上去抱住了他,怕他真的因为失控做出过激甚至自残的行为,“裴琛,我不走,我没想要走,我的意思是出公司走走,一会儿买了东西还回来,你冷静点,别这样,我害怕,裴琛,对不起,我真不是有意要刺激你的,对不起!”

    可不管安恬怎么解释怎么保证,顾裴琛这次的情绪却是来势汹汹堪比山洪泄闸,就是冷静不下来。安恬紧紧抱着他的腰,能清晰感觉到他正浑身神经质的颤抖。

    顾裴琛嘴里嘀咕的念着什么,安恬竖着耳朵也听不清,只隐约听到车祸,绑架,不要死,报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清晰的词,听起来却语无伦次的混乱。一会儿又是叨叨着喊不要走,嘀咕的都是对安恬的忏悔,眨眼的功夫又变了,态度强硬如恶魔,一字字宣泄的强烈占有欲如野兽般令人惊悸,与此同时,更是一把攥住了安恬环在他腰间的手。

    安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突然翻转身来的顾裴琛推着压在了老板椅上,双手撑在扶手上,俯着身居高临下的将安恬禁锢在方寸之间。姿态强势却不失优雅,然而那眼神却透着混乱的赤红,糅杂了温柔和暴戾的眼神,简直让人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安恬瞪大眼睛看着顾裴琛,这下是真的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