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07章 无赖疯子
    “裴琛……”

    然而预想中的狂风暴雨却没有来,就在安恬满心惶遽不知该如何是好之际,顾裴琛混乱的眼眸却蒙上了一层薄雾般的水壳,竟是一把将安恬给抱住了。

    安恬被顾裴琛突然的举动惊了一跳,但却咬着下唇没有反抗,直到顾裴琛渐渐平息了颤抖,她这才抬手拍了拍对方的背。

    “好些了吗?”安恬尽量放柔声音,就怕再刺激到他。

    顾裴琛只是下意识收紧胳膊,没有说话。

    虽然对方没有回应,但安恬知道他这是清醒了,叹了口气,“我给楚医生打电话吧?”说出这话她心里其实还有些忐忑,见顾裴琛点了点头,这才松了口气。

    顾裴琛又抱了一会儿才松开安恬,却是自己主动给楚暮去了电话,没有约对方到公司或是家里,而是约好去对方诊所。

    安恬看着已经恢复霸道总裁精英范儿的顾裴琛,那叫一个心有余悸。轻微的呼出口气,不声不响的绕过他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心道等下一定要嘱咐席秘书把危险物品都收起来,不然再这么疯一次,简直要折寿!

    受到惊吓的心脏还砰砰的跳着,为了缓解紧张,不让这种情绪泄露影响顾裴琛,安恬尽量把心思都放在面前的电脑屏幕上,随便点开植物大战僵尸的页面游戏就玩了起来。

    “一会儿我下班去楚暮那,你先回去吧,不用陪着我。”听着聒噪的游戏音乐,顾裴琛怔了怔,“对不起恬恬,刚才我……”

    安恬摇头打断他,“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要不是我不会说话刺激到了,你也不会那样。”

    顾裴琛坐回老板椅,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刚才吓坏了吧?”

    “有点。”安恬转了转眼珠,还是诚实的点了点头,想了想还是问道,“你一会儿真的不要我陪吗?”

    “不用。”顾裴琛道。

    “那我今天去幼儿园接圆圆,这都好些天没见他了。”自从那天把圆圆留在顾宅,老爷子就扣着人不肯送过来,加上安恬被顾裴琛缠着来了公司也没有时间去接,这么多天和儿子分开,心里早就想得慌。

    “嗯。”提到儿子,顾裴琛也挺想的,于是点点头,“那你得先给爷爷那边去个电话,他老人家估计舍不得。”

    “嗯,我会的。”安恬话音刚落,游戏界面就猛地响起一阵伴随着惊悚音乐的尖叫,竟是游戏的僵尸咬断了屋主的脑袋,这都还没怎么打呢,就闯关失败了。

    既然都已经说好了,安恬便没再等下班时间,干脆关了电脑,提前去幼儿园。在出公司门时给顾宅去了个电话,老爷子果然舍不得圆圆,但也没有阻止安恬去接,只是语气里颇是失落。

    “圆圆这两天也怪想你们的,那就接过去玩儿两天,到时候我再让陈管家接过来。”

    听着老爷子话里的意思,自己想见儿子还得讲究个一三五,安恬也没有觉得不舒服,笑着就应了。

    她这边没说什么应下了,倒是老爷子那边不好意思了,“恬恬啊,爷爷不是想要扣着圆圆不放,我就是……老人嘛,老了老了就图个热闹,我是真舍不得圆圆。”

    “爷爷我知道。”安恬听老爷子说的动容,顺口就应了句,应完就愣住了,却是不知老爷子那边因为这声久违的爷爷笑弯了眼。

    去幼儿园接了圆圆回家,却不想在客厅看到了顾裴琛。

    “这么快就回来了?”安恬疑惑的眨了眨眼,拍了拍圆圆让他先自己去玩儿,便坐到了顾裴琛身边,“你不是去楚医生那了吗?”

    “嗯。”顾裴琛点了点头。

    安恬嘴角抽了抽,“嗯是什么意思,楚医生他怎么说?”

    顾裴琛忽然转头看向安恬,却不说话,深邃的眼眸仿似凝着漩涡,直拽着人心神往深渊里扯,那目光太沉太幽深,竟是令人有些不敢直视。

    然而安恬目光刚一错开,就被顾裴琛掐住了下颔。

    “顾裴琛你……”

    “你真想知道?”将安恬的惊惶看在眼里,想起应该是下午失控吓到她了,顾裴琛心里就禁不住揪疼,拇指指腹摩挲着她饱满红润的下唇,“真想知道么,嗯?”

    唇上的触感令安恬心脏一缩,鼻息间缭绕的烟草味却莫名的挠进了心底,那感觉说不清道不明,脸上却不由的发热。

    “楚暮说,除非你一直留在我身边,一旦你要离开,我就会犯病。”顾裴琛眼眸紧锁着安恬的脸,不放过一丝一毫的表情,“但你要是不愿意留下,唯一可以治好我的,就是催眠,遗忘过去,也遗忘你。”

    顾裴琛的话仿似一记重锤打在心上,让她眸光都禁不住一跳。

    “你会怎么选?”顾裴琛依旧摩挲着指下柔软温热的唇瓣,很想吻下去,却忍着没有动,然而眼里的炽热却藏也藏不住。

    会怎么选?

    是留下,还是催眠后的彻底遗忘?

    这对安恬应该是道很简单的选择题,可是这一刻她却被问住了。顾裴琛这选择题,她回答不上来。

    安恬不说话,顾裴琛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等着她,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眼里的希望也随着安恬的沉默而一点点被黯然取代,最后彻底沉寂。

    苦笑一声,顾裴琛松开了安恬的下颔,站起身来,“我明白了。”然后转身上楼。

    安恬呆呆的看着他挺直却落寞的背影,心里仿似被梗着一根刺似的的难受,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卡在那不上不下,几乎要憋出泪来。

    顾裴琛楼梯上到一半,又停下了脚步,但没有转身,他道,“我会尽快和楚暮约定好时间的。”

    安恬心头一紧,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顾裴琛没有等到回应,自嘲的轻笑一声,便径自上了楼。

    “安小姐,你真的希望顾先生忘掉一切吗?”吴姐本来带着圆圆在一边玩儿,自然是将顾裴琛的话听了进去,见人走了,这才站到安恬面前,脸上的表情很难形容,分不清是失望还是难过,或者是遗憾。

    这一晚,不止顾裴琛惯性失眠,安恬也没睡好。一晚上除了时不时给踢被子的圆圆盖被子,就是睁着眼睛望着黑暗的虚空发呆,心里沉甸甸的,大脑却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可就是睡不着。

    第二天起来,就被告知顾裴琛已经去公司,并且留话让安恬不用去。

    既然不用去公司,安恬就静下心来和吴姐把院子里剩下的草坪都给翻了,之前开的都已经种上了,虽然还没到开花的季节,但绿油油的一片迎风招展,也的确比一望平坦的草坪有生气的多。

    转眼一周过去,安恬每天呆在别墅,却连顾裴琛的面都没碰着,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顾裴琛是故意在躲着自己。心里虽然不好受,但也没有试着去改变什么,在某些事面前,安恬的性子其实又倔又臭,连她自己都不知是随了谁。

    圆圆在回别墅住了两天就又被老爷子给接过去了,安恬无所事事,就想着去把儿子给接回来,然而她刚开车出小区,就险些撞了人。

    “你有病啊!想死找吞药割腕去,你特么往我车头上撞祸害谁呢!”好险刹车踩得快,安恬惊魂未定的瞪着伸胳膊拦在车头的童欣雅,气得恨不得下车去暴揍丫的一顿。

    童欣雅嘴角一提,转身就走了过来,往车窗上一趴,“咱们谈谈。”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安恬面无表情,当即就要发动车子,不想童欣雅却反应极快,无赖的往她车前盖上就是一趴,“你……”安恬气得骂不出话来,猛地捶了一下方向盘,刺耳的喇叭呼啦啦响了起来。

    饶是这样,童欣雅仍旧趴着不为所动,甚至还朝安恬挑衅的扬了扬眉,红艳的嘴唇微掀,威胁道,“要嘛和我谈,要嘛就从我尸体上开过去!”

    安恬气得要死,“疯子!”

    “对!我就是疯子!”童欣雅却忽然激动起来,扯着脖子就喊,“我就是疯了,我他妈早在你抢我男人的时候就疯了!都是你逼我的!你们逼我的!今天要嘛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要嘛你就我死!有种你开车从我身上轧过去!”

    安恬瞪着眼睛,觉得自己也快疯了,特么怎么就没个正常人,一个个都是他妈的疯子神经病!这一刻,安恬深深的觉得,单从疯劲儿上来看,这童欣雅和顾裴琛还真是绝配!

    但面对这样不要脸不要命的无赖,安恬还真没办法,深吸好几口气,这才压下喷涌的火气,冷着脸道,“上车!”

    对峙胜利。,童欣雅笑得得意,二话不说就从车前盖跳了起来,跑到副驾那边,拉开车门就坐进了车里。

    安恬积攒着一肚子的火气,几乎没等对方关好车门,就一脚油门儿轰了出去。

    童欣雅并没有受到影响,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就一脸诡笑的勾着嘴角,目视前方却不急着说话。

    安恬却沉不住气,“你要跟我谈什么?”

    “急什么?”童欣雅嘴角勾起冷冽几近扭曲的弧度,“到了地方咱们在慢慢谈。”接着报了个咖啡馆的地址。

    安恬听着皱了皱眉,想着童欣雅先前那股子疯劲儿,不由多侧目看了她两眼。

    “放心,我还没蠢到对你下手。”一眼看穿安恬的心思,童欣雅笑得越发轻蔑,“那样的话,裴琛就更不会原谅我了。”

    安恬忍着不适,微蹙着眉头,语气却冷冽平稳,“我不觉得咱们有什么好谈的,我和顾裴琛早就没关系了,你要想挽回他,就该找他去,找我没用。”

    “呵……”童欣雅笑着摇了摇右手食指,“说了不急,到了地方咱们再慢慢谈。”

    安恬瞥着童欣雅那阴阳怪气的脸,心里有点发毛,忽然后悔让对方上车了。都怪这几天内顾裴琛搞得心神不宁,居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不管是叫人把这丫拖开还是报警,都比让她上自己的车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