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08章 遵从本心
    车子停在咖啡馆门外,安恬却没有立即跟着童欣雅下车,而是打量了下咖啡馆里的环境,确定生意不错人挺多,这才熄火下车。

    她的举动自然被童欣雅看在眼里,倒是没有表示不满,嗤笑一声就转身率先朝咖啡馆的旋转门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门,最后挑了个相对阴暗的角落。

    安恬不喜欢这位置,但也仅是皱了皱眉,就在童欣雅对面坐了下来。

    正要让童欣雅有话快说,还没开口,服务员就走了过来。

    “两位喝点什么?”

    “两杯蓝山,不加奶不加糖。”童欣雅等服务员走开,这才挑衅的笑看向安恬,“你和裴琛在一起,想必也知道,这是他喜欢的吧。”

    安恬冷嗤一声,“可是你今天约的是我,我并不觉得,我浑身上下,有可以供你寄托思念的条件,首先性别就是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等咖啡送来,安恬向服务员道了声谢,这才对脸色难看的童欣雅道,“你想和我谈什么,抓紧说吧,我还有事,可没那么多闲工夫陪你耗。”

    童欣雅却皱眉看着安恬,“就你这浑身刺,裴琛是瞎了眼才看上你,除了这张脸,你哪里像我了?”

    “啧。”安恬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立即被那满嘴的苦涩呛得皱眉,“原来你所谓的谈谈,其实是对着这张脸找优越感呢。”

    “如果不是这张脸,你以为裴琛会看你吗?”童欣雅被戳到痛楚,情绪就有点控制不住,声音都多了几分尖锐。

    “哪又如何?”安恬却不以为然,相较于童欣雅的气急败坏,她的浅笑淡然无疑是最戳心的讽刺,“你现在活生生的坐在这里,也没见得顾裴琛就多瞧你两眼啊,没错,这就是个看脸的社会,不过脸皮的优越感还是有时限的,不然你以为是美酒呢,越久越醇香地道?”

    “你……”

    “我没那么多时间听你倒酸,要谈谈,要还是这些废话,那也就没谈下去的必要了。”安恬打断童欣雅的愤怒叫嚣,优雅起身,“这咖啡是不是顾裴琛爱的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现在正在戒烟戒咖啡呢,所以说,没有什么该是一成不变的。”

    “你什么意思?暗示我在裴琛心里已经过时了吗?如果不是当年的事情,我和裴琛会是最幸福的一对,你安恬又算什么东西?”童欣雅狠狠的瞪着安恬,胸口急遽起伏,扣着桌沿的手都隐约爆出了青筋。

    “所以啊,你要怨就怨造化弄人,关我安恬什么事!”安恬冷冷回视,嘴角勾着的弧度更是透着凌厉,“顾裴琛不要你,那是你的命,至于我,不欠你们,想喝咖啡,盯着桌子是不行的,得找服务员用杯子盛,不然你就算是把桌子瞪出个窟窿,咖啡也不会凭空给你冒出来,同样的道理,你要觉得顾裴琛辜负你了,你委屈你不岔,你找正主去,别来烦我!”

    说完也不看童欣雅的脸色,安恬把自己这杯咖啡的钱拍在桌上,转身走人。

    然而刚走了两步,周围就响起一片抽气声,紧接着砰的一声,滚烫的咖啡连带杯子就砸在了背上。

    好在杯子扔过来的时候半道咖啡就被洒的差不多了,不然就这温度,足以给人烫起泡。不过饶是如此,那杯子砸在身上的剧痛还是震的安恬一个跟跄,沉沉的闷哼出声。

    缓了好一会儿,安恬才转身看向行凶者。

    童欣雅有恃无恐,甚至神情还带上几分得意,“真可惜是背,我更希望将咖啡泼你脸上,看你还拿什么和我争!”

    “你对你那张皮还真自信,既然都确定顾裴琛是因为这张脸才和我好,你好歹是正品,和我个山寨版的较什么劲儿?”如果安恬此刻是站在桌边,肯定会抓咖啡给泼回去,咬了咬牙,言辞愈发尖锐戳心,“我看你是睡得太久,脑子也睡出毛病了,同样一张脸,顾裴琛现在整天围着我求复合,而你,一看生厌,这样还认不清形势,可真悲哀。”说完再不停留半分,转身疾步走出了咖啡馆,任凭童欣雅怎样歇斯底里的尖叫扔东西都没有回头,直接开车走人。

    经过这一轮莫名其妙的谈话,安恬愈发觉得自己就是吃饱撑的,下次再遇到,肯定绕着走,妈的一个个都是疯子神经病,这世界简直疯了!

    嘶……

    背还真疼啊!

    咬了咬牙,安恬目露凶光,暗搓搓的将这笔糊涂账给算在了顾裴琛头上。都是这男人惹的祸,见异思迁,风流成性,移情别恋,就不是个好玩意儿!

    不过这满心的愤怒并没有持续太久,在幼儿园接到圆圆,安恬心情就好多了,虽然还是脸色阴沉,腮帮紧咬。

    “妈妈,谁惹你生气了?”圆圆上车自己系好安全带,这才抬头问安恬。

    “妈妈没生气。”安恬咬着牙尽量挤出笑容脸。

    “可是你的表情却像是要吃人。”圆圆毫不客气的挑明。

    “哎……”被儿子这么一说,安恬也伪装不下去了,长长的叹了口气,却不想和儿子说这些大人之间的事情。

    “是爸爸惹你生气了吗?”圆圆继续追问道。

    “不是。”安恬这两个字说的咬牙切齿。不是顾裴琛,但也是他的烂桃花!

    “你后背也脏了。”圆圆见她不肯说,便乖巧的不再多问,掏出手帕,“我给妈妈擦擦吧。”

    “不用了圆圆,这都干了,擦不掉的,妈妈回去换掉就是了。”安恬心里慰贴,脸上也终于有了笑模样,“还是咱们圆圆好。”

    得了夸奖,圆圆就跟着笑。

    “圆圆这几天在太爷爷家里住的还习惯吗?”顿了顿,安恬问道。

    “还好。”圆圆板着小脸,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掰着手指头一样样数的小模样很是一本正经,“太爷爷对圆圆很好,有好多模型,还有新衣服,好吃的,大家都很好,就是看不到妈妈。”

    “那就跟妈妈回去住两天再去太爷爷那?”安恬试探的问道。

    “……好。”圆圆应的有些迟疑。

    “怎么了?”察觉到儿子的情绪,安恬眨了眨眼,问道。

    “没有怎么。”圆圆撅了撅嘴,“妈妈现在就知道陪爸爸,都不要圆圆了。”

    “啧。”安恬哑然失笑,“小鬼头,还吃醋呢。”

    圆圆没有接话,闷了半响才嘟哝道,“我想干妈了,妈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干妈这么久看不到我,她会很想很想我的,她打电话都说想的睡不着觉,圆圆也好想干妈,好想好想,这里幼儿园的小朋友也不可爱,我都不喜欢和他们玩儿,幼稚。”

    “噗。”安恬失笑,“你多大呢就嫌弃人家幼稚?”顿了顿才道,“我也想干妈,不过咱们暂时还不能回去,要是圆圆实在想念干妈的话,妈妈叫她来看你好不好啊?”

    圆圆这才高兴了,拍拍小手叫道,“好啊好啊!”

    母子俩在路上达成了协议,回到家,安恬就片刻不耽搁的拿出手机给向敏去了电话,说了让她抽空来凤城玩儿的事情。

    向敏听到圆圆想她还挺高兴,不过一听说上凤城玩儿,就沉默了。

    “怎么了?”安恬感觉到不对劲,禁不住问道。

    “没什么。”向敏这才道,“就是最近店里生意挺忙的,你不在,我这走不开。”

    “上次你不也来了吗?”安恬听了不以为然,“店里交给他们就行,又不是要走多久,咱们是老板,偶尔放松一下也没关系的,再说,陈学长还在这呢,你就不想见见?”

    这话一出,向敏又打了个顿,“呃……再说吧。”好一会儿才迟疑的问道,“那个,顾裴琛的病怎么样了?你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提起这个,安恬就想起顾裴琛说催眠的事情,心情不由就低落下来,心里也茫然无措的很,自己都闹不清到底是怎么想的。按理说,安恬不想复合,那顾裴琛催眠对两人而言就是再好不过的事,可想到顾裴琛真的可能会因此彻底忘记,心里有很是不甘,这矛盾的纠结,让她自己都讨厌自己。

    “喂,怎么突然不说话?”半天没等到安恬的回答,向敏忍不住追问道,语气也跟着带上了忐忑,“不会是他病情很严重吧?”

    “那倒不是,就是不怎么稳定,稍微一刺激就容易情绪失控。”安恬想到顾裴琛的情况,无奈的叹了口气,“小敏,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向敏问道。

    “就是挺纠结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说,我……”

    “纠结就说明你放不下,你这心里啊,还是有他的。”向敏语气颇有些无奈,“恬恬,既然放不下人,那就试着放下过去吧,给他,也是给你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虽然我还是挺不看好他的,但是,但我真希望你能幸福,心里放不下,再怎么耗着,难受的也是你自己,自讨苦吃,又是何必呢?”

    “我……”

    “这事儿啊,你自己好好想,别人的看法想法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心,凡事遵从本心就好了,别让自己遗憾。”向敏打断安恬的话,“去凤城的事情再说吧,我这挺忙的,先这样,挂了啊,拜拜。”

    “拜拜。”直到对方挂了电话,安恬才怔怔的吐出拜拜两个字,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圆圆已经自觉自发的到一边写作业了,吴姐在旁边看了会儿,便起身走到安恬面前,朝楼上使了个眼色,“顾先生今天回来的早,人在书房呢,不过同行的还有楚医生。”

    这话本来很平常,安恬却听得心里咯噔一跳,“他们回来多久了?”

    “半个小时了吧。”吴姐道,“表情挺严肃的。”

    安恬猛地的咬住了下唇。

    吴姐转身去厨房端出早就洗好的葡萄,“把这个给送上去吧。”

    安恬看了吴姐一眼,会意的结果盘子端着就朝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