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09章 得了便宜还叫屈
    “你真的考虑好了?”

    安恬刚到书房门口,就听到这么一句,问话的正是楚暮,下意识的就攥紧了手里的果盘。

    这一刻,她居然不敢听顾裴琛的回答,抬手就敲响了房门。

    来看门的是楚暮,看到安恬挑了挑眉,笑容有些意味深长。

    “我还给你们送水果。”安恬被笑得有些窘,扯了扯嘴角干笑道。

    “哦,那给我吧。”楚暮依旧笑着,伸手就将果盘接了过去,“你来的正好,我和裴琛正在商量催眠的事情,虽然这办法的确一劳永逸,但我其实是不主张他这么做的。”

    安恬心里一揪,下意识的朝顾裴琛看去,正好和他深邃沉暗的眼眸对个正着。

    “毕竟啊,这事儿要是做了,可就没得后悔了。”楚暮叹了口气,这才转身将果盘放在了书桌上,往椅子上一坐,摘了一颗扔嘴里,“啧,还挺甜。”

    按理说,这水果送完了,安恬就该知趣离开才对,可她脚下就跟生根了似的,压根儿动不了,尤其是楚暮那句没得后悔,更像是一记重锤敲在她心上,让她原本就摇摆不定的心更加晃悠起来。

    向敏说遵从本心,可安恬的本心是什么,连她自己都看不清。她放不下过去,可想到顾裴琛真的会催眠忘记一切,心脏却揪着疼。

    “你还有事吗?”良久,见安恬始终傻站着没有反应,顾裴琛眸色微动,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安恬张了张嘴,好半晌才机械的接道,“没事,那我不打扰你们,先下去了。”话是这么说,脚下却半点要走人的动作也没有。

    这扭捏劲儿,看得楚暮都想翻白眼,“你是不是不想他催眠啊?心里什么想法敞开了说不就得了,瞧你们这别扭劲儿,我都难受的慌,话我再说一遍,催眠是可以一劳永逸,但后果未必是你们想要的,到时候后悔,可就晚了。”

    “你怎么想的?”顾裴琛凝视着安恬,暗沉的眸子里矍铄着不太明显的希翼。

    “我……”安恬长长吐了口气,这才道,“除了催眠,就不能慢慢治吗?如果不催眠,慢慢治,能彻底好么?”

    楚暮哎的一声,又扔了颗葡萄在嘴里,笑着拍拍手,“当然能啊,也就是时间久一点而已,一年两年几年十几年,没个准头,可再怎么也比什么都忘记强吧?”

    “这么久。”安恬这话一出,顾裴琛就变了脸色,却听她接着道,“不过能治就好,我也觉得,催眠不好,一个人如果没有健全的记忆,那多无趣。”

    顾裴琛脸色瞬间就缓和了过来,紧抿的唇角也不由自主勾了起来。

    楚暮眼眸敛着狡黠,故意道,“不过这长期慢疗法,好是好,有一点却很棘手。”

    安恬一听他这么说,心就跟着提了起来。

    “眼下当务之急,还是要解决他的失眠问题,一个人没有充分的睡眠那怎么行,休息不好,对治疗方面可是有很大的影响的。”楚暮说着叹了口气,“关键是这家伙就一头犟驴,死活不肯配合吃药。”

    顾裴琛忙接道,“不用吃药,只要抱着安恬,我就能睡着。”

    这不要脸的话一出,楚暮严肃深沉脸破功,安恬却给臊了个大红脸。

    “那敢情好,能用慰藉法肯定比药物要好,是药三分毒嘛!”楚暮说着朝顾裴琛眨了眨眼,一脸哥们儿够讲义气吧的嘚瑟表情,然后瞬间恢复正经脸,装模作样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那既然这是咱们三人达成的共识,那就这么办吧。”

    安恬短路的大脑在楚暮说完这句就突然接上线了,什么叫就这么办,这么办是怎么办?慰藉疗法,擦,难道还真的要自己送上床去给人当抱枕啊!

    但是不管安恬内心怎么咆哮,显然是没人搭理他的,楚暮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二话不说起身走人,偌大一个书房,瞬间就剩下安恬和顾裴琛隔着一段距离大眼瞪小眼。

    顾裴琛静静的和安恬对视良久,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最后直接笑露八颗牙齿,“恬恬,谢谢你。”

    “呵呵。”安恬活吞苍蝇的便秘脸,“我就一个供你慰藉的安眠抱枕,不用谢。”

    相较安恬操蛋的心情,顾裴琛显然很愉悦,晚饭过后,当即就让吴姐张罗着将安恬的行礼搬去了自己的房间,至于客房,就暂时留给了儿子,同时心里还琢磨着,改天把客房给改造成儿童房,心里暗搓搓的偷着乐。

    于是,安恬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忽悠着把自己给卖了。

    顾裴琛更是破天荒的,用过晚饭不去书房办公,看了会儿电视就拉着安恬回房睡觉。

    被撇下的圆圆默默看着妈妈被爸爸饿狼似的拽走,独自风中凌乱。

    吴姐担心小孩儿心里不痛快,小心的上前揉了揉圆圆的脑袋,“圆圆,今晚自己睡害怕吗?”

    “不害怕。”圆圆摇了摇头,“我在太爷爷家里也是自己睡的,睡的是爸爸小时候的房间,我是男子汉,才不怕一个人睡呢。”嘴上说的硬气,心里还是有点小受伤,但太爷爷说过,妈妈就是应该给爸爸睡的,这样自己才能有弟弟妹妹,嗯,为了弟弟妹妹,那圆圆就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吧!

    吴姐看着小孩儿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是又好笑又心疼,“那我送你去房里好不好?”

    圆圆眼巴巴瞅着楼上,失落的点了点头。

    吴姐笑了笑,直接把孩子给抱了起来。

    一进房里,顾裴琛就给安恬拿出睡衣和浴巾,往床上一扔。

    安恬看看床上的衣服,又看看顾裴琛,这才开始窘迫了,整个尴尬的不知所措起来。时隔多年再一次和这男人同床共枕,还是以这么囧的理由,安恬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可眼下显然没了反悔的余地。

    啧,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啊!

    “傻站着干什么,洗澡啊!”见她僵硬的杵着不对,顾裴琛故意挑了挑眉道,“难不成还想我帮你洗啊?”

    安恬当即仿似被刺猬扎到似的,抓起床上的浴巾就奔进了浴室,简直说是落荒而逃也不为过。

    热水是顾裴琛放好的,安恬三下五除二扒了自己就进了浴缸,等泡进去了才反应过来,自己只抓了浴巾忘了睡衣。

    “哎,我擦……”

    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水,安恬无语望天花板。还好抓了浴巾,不然就真囧了,不管是让顾裴琛送进来还是裸奔,都不是一般的操蛋!

    不过想着一会儿就裹着层浴巾,露这露那的出去,安恬就恨不得淹死在这浴缸里。

    所以这个澡,安恬足足泡了一个半小时,都没能鼓足勇气出去。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长,顾裴琛不禁开始担心起来,想了想还是过去敲响了浴室的房门,“恬恬,恬恬你洗好了吗?”

    安恬瞪着被敲的砰砰响的房门,“就好了!我,我马上出来!”

    说是马上出去,结果顾裴琛又等了小半个小时。

    这将近两个小时,还不得泡脱层皮啊,当即便沉不住气了,“到底好没好,你再不出来我可就闯进去了啊!”

    “你别进来!”安恬一听这话就着急了,哗啦一声就从浴缸里站了起来,仓惶的想要抓过浴巾裹上就去开门,结果脚太滑跑得急,砰的一声摔了个四仰八叉。

    这动静吓得顾裴琛再顾不得其他,当即就撞开了浴室的门,一脑袋扎进去,入眼便是活色生香。

    两人大眼瞪小眼,都傻了。

    不等安恬尖叫,顾裴琛回过神忙跑过去把人给赤条条抱了起来,转身就跑出了浴室,把人给放到床上却故意没给盖被子遮掩,一双眼睛上上下下的扫着,“怎么样?有没有摔着?哪里疼?我看你躺着,是摔到屁股还是头,赶紧翻过身来给我看看!”

    安恬一口老血咔喉咙里,差点喷顾裴琛一脸。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就开始找被子,结果越慌越乱,被子没盖身上,还给蹬下了床。

    安恬一张脸愣是涨的通红,也没想太多,翻过身撅着屁股就要去捞被子,却忘了自己现在这样子做出这个动作是有多劲爆。

    顾裴琛看得险些喷鼻血,条件反射的,就把人给抓回来压在了身上,一开口,声音低哑的不行,“你是故意勾引我呢?”

    “呃……”安恬只觉脑子嗡的一声,没清醒,反而卡壳了,“我,我……”

    话没出口,就被尽数吞没在了顾裴琛狂风骤雨般霸道的热吻里。

    被吻的头晕目眩,安恬本能的想要挣扎,然后就感觉到某人的咸猪手在身上摸来摸去卡壳的脑子总算清醒了,当即警铃大作,奋力挣扎起来。可这一丝不挂的样子,越是挣扎,某人就越是把持不住,亲吻也就越猛,安恬便挣扎的更凶,然后缠缠绕绕,两人之间这动作就华丽丽的暧昧了。

    等到总算意识到这点,顾裴琛的吻已经有点满安恬全身的趋势,再不喊刹车可就来不及了。

    情急之下,安恬跳脚就是一踹。

    一脚中球门,直接把不设防的顾裴琛给踹下了床,捂着某个部位直吸气冒冷汗,脸都扭曲了。

    “你,你他妈踹坏了想守寡啊!”好半晌顾裴琛才从剧痛中缓过劲来,咬牙切齿的瞪着安恬,不过那股子旖旎心思算是给彻底踹没了。

    安恬早趁着他痛得不行的当口捞起被子盖在了身上,这时候正裹着被子去拿床尾放着的睡衣,闻言不岔的瞪了顾裴琛一眼,“活该!谁让你没事发情的!”

    “啧。”顾裴琛又好气又好笑,“那还不是拜你所赐,你自己光溜溜在我面前搔首弄姿,我要没反应还不成太监了!真当我是吃素的和尚呢!”

    “滚!”安恬一边扭扭扭的裹在被子里穿睡衣,一边狠狠剜了得了便宜还叫屈的顾裴琛一眼。

    顾裴琛笑了一声,等那阵疼劲儿彻底散了,这才从地上爬起来,什么也没拿,就径自去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