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11章 向敏相亲
    顾裴琛听到童欣雅没什么反应,安恬却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说实话,之前在县里那次接触,她对童欣雅并不觉得讨厌,甚至因为两人太过相似的容貌而有种莫名的亲切,可在这之后为数不多的几次接触里,她却开始深深的反感起了这个人,尤其是那天的咖啡馆里发生的冲突。

    那样的歇斯底里和神经质,简直比起顾裴琛失控时的疯劲儿不相上下。

    看出安恬在走神,顾裴琛不问也知道她是因为谁,“别胡思乱想。”

    话音刚落,办公室里的内线电话就响了起来,竟是前台直接给打进来的。

    隔着距离,安恬听不见对方都说了些什么,但却见顾裴琛听完电话脸色瞬间变得,起身就朝门口走。

    “出什么事了?”安恬忙跟着站了起来。

    顾裴琛脚步一顿,犹豫了下,还是选择对安恬实话实说,“前台打来电话,说童欣雅晕倒在公司门口,我下去看看。”

    顾裴琛说完就开门走了出去,根本没有要安恬跟着,她也不知自己这是抽的哪门子风,居然跟了出去。

    一路下去的不止安恬和顾裴琛,还有席浩峰,三人乘电梯直达一楼,刚出电梯,就见公司大门围满了人。

    大家七嘴八舌,有人喊着打救护车,不用看,被围在中间的肯定是晕倒的童欣雅了。

    顾裴琛面色冷峻的大步朝大门走去。

    大家看到他,自觉便让出道来。

    果然就见童欣雅倒在地上,两名保安站的近,却不知所措的扶也不是杵着也不是,看到顾裴琛简直堪比见到了救星,瞬间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顾裴琛声音清冽,上前将童欣雅给半扶了起来。

    “我们也不知道,她说要见您,我们不让她进,谁知道她站着站着自己就突然晕倒了。”其中一名保安解释道。

    顾裴琛二话不说,打横就把童欣雅给抱了起来,转头对席浩峰道,“席秘书去把车开过来,我们送她去医院!”

    席浩峰看了安恬一眼,应了一声就匆忙朝地下停车场跑去。

    车子没一会儿就开了出来,席浩峰下车打开后座车门。

    顾裴琛将童欣雅给放了进去,正要跟着坐进去,转头就看到站在人群中看着自己的安恬,不禁顿在了原地。

    “顾总。”席浩峰见顾裴琛不动,喊了声。

    顾裴琛却突然关上了车门,对席浩峰道,“送她去医院。”然后转身走回公司大门。

    这举动,不止席浩峰,就连安恬都觉得意外。

    “你不去医院吗?”等人走到面前,安恬看着顾裴琛问道。

    “不用。”顾裴琛拉着安恬转身朝电梯走去,“有席秘书就可以了。”

    “你不跟着,真能放心?”安恬可没错过顾裴琛刚才想要上车的反应。

    “没什么放不放心的。”顾裴琛紧了紧握着安恬的手,“比起别的,我更担心你突然又跑了。”

    安恬便不再说话了。

    顾裴琛看着安恬的脸色,想了想还是解释道,“我刚才……”

    “嗯。”安恬却打断顾裴琛,拍拍他的胳膊,“我理解,电梯开了,进去吧。”

    两人回到办公室谁也没有说话,气氛一时显得有些沉闷。

    “恬恬。”顾裴琛在老板椅上坐了一会儿,敲了会儿键盘,还是忍不住问安恬,“你是不是因为童欣雅的事,在生气?”

    “没有。”安恬点开了个电影,特地关掉了声音,就那么看哑戏。

    安恬的确是没有生气,就是心里不大痛快,倒不是因为顾裴琛对童欣雅的反应,而是那一瞬间自己身处其中的心境,看到顾裴琛抱上童欣雅上车的那一瞬间,那种心脏被猛地攥紧的感受。若是之前,她肯定会事不关己心如止水,顶多露出两声讥讽的冷笑,可今天这事的反应却偏偏出乎了她的意料,连她自己都是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在吃醋。

    而这代表这什么,安恬再清楚不过了,也正因为心里清楚,心情反而郁结的慌。

    顾裴琛一直仔细的注意着安恬脸上细微的表情,见她不像是在说谎,眼神不由黯然,轻轻的叹了口气,“你没生气就好,我和童欣雅,真的没有什么了。”

    对于顾裴琛的解释,安恬这会儿也不知该摆出什么态度的好,只好配合的干笑两声含混过去。

    一下午,两人都各忙各的再没有多余的交流。

    顾裴琛是真忙,安恬却是看哑戏的空档时不时的偷瞥顾裴琛。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就是忍不住。

    而每次在她偷瞥完收回目光之际,顾裴琛嘴角都会勾一勾。

    席浩峰这一趟耽搁的挺久,回来的时候都快下班了,不过还是进办公室向顾裴琛简单汇报了下具体情况。

    “医生给童欣雅检查过了,没有什么病,就是忧虑压抑成疾,加上长期营养不良,贫血引发的晕厥,医生给开了药,让住院三天。”

    顾裴琛听完点点头,表情还是淡淡的,“她没有别的亲人,这几天,就麻烦你多照顾她了,至于费用……”

    “费用都给结清了,这是清单。”不等顾裴琛说完,席浩峰就将医院的缴费清单递到他面前。

    “拿去财务部报账吧。”顾裴琛看也没看就到。

    “好。”席浩峰点点头,“那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工作了,机票我已经订好的。”

    “嗯。”顾裴琛点点头,揉了揉酸胀的眼睛。

    等席浩峰出去了,安恬才问道,“怎么了,眼睛不舒服?”

    “没什么,就是酸胀的厉害。”顾裴琛闭了闭眼,才将手放了下来,继续盯着电脑忙活。

    安恬却拉开抽屉,拿了瓶眼药水走到顾裴琛面前,“滴点眼药水吧,会好受些,你这就是看电脑太久,适当休息休息吧。”

    “哦,谢谢。”顾裴琛接过眼药,拧开盖子仰着头点了两滴在眼睛里,却因为流进嘴巴的苦涩皱了皱眉。

    “不客气。”安恬说完转身回了自己的位置。

    而两人却都因为这突然的客气怔了怔。

    因为童欣雅的事情,顾裴琛原本以为晚上安恬会去客房,正绞尽脑汁怎么胡扯把人给套住呢,结果对方压根儿没当回事,吃过晚饭休息了会儿就自觉进了自己房间,该洗漱洗漱,该睡觉睡觉,这倒让顾裴琛看得愣住了。

    这是习惯成自然了?

    顾裴琛这么想着高兴了,倒是难得没有整幺蛾子,洗完澡就上了床,搂着安恬睡觉。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安恬再一次失眠了半宿。不过比起头天晚上也算是进步了,没有再莫名其妙兴奋到天亮。

    两人第二天一早的飞机去安城,结果安恬再次不幸的顶了一双熊猫眼,顾裴琛这才知道她这是又没睡好,上了飞机就勒令她睡觉。

    安恬没有异议,她也的确是犯困,闭上眼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等醒来,飞机已经降落在了安城机场。

    两人现在安恬吃了午饭,这才转车去县城。到了地方,两人因为各有各忙,便理所当然的分道扬镳。

    许久没回来,这小县城变化并不大,可还是给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哪怕是拥堵的车流人潮都给人一种亲切感。

    两人到的时候正是下午三点多,火锅店最清闲的时间段,但店门已经开了,大家像往常一样,正在打扫着清洁卫生,为晚上的营业做准备。

    倒是没见到向敏的人。

    李艳和余丹正在拿着抹布打扫桌椅,抬头看到安恬就笑了,“安静你可算是舍得回来了,咦,怎么都没见到圆圆?”

    “圆圆在上幼儿园,所以没带回来。”安恬冲两人笑笑,便张望着找向敏,“小敏呢?”

    安恬刚问出口,余丹和李艳就露出暧昧的笑容,冲她好一阵挤眉弄眼。

    “小敏姐相亲去那,人家这会儿正约会呢!”还是路过的戴琳给安恬解了疑惑。

    店里因为扩张的原因,后招了一批新人,因为和安恬接触的时间不多,比余丹他们显得拘束得多,听了这话也没吭声,就一个个偷着乐,但手上的工作却没停下。

    戴琳因为年纪长,有挺有领到能力,已经被任命了领班,这会儿见大家偷着乐便故意板着脸,训的有模有样,“都傻笑什么,赶紧的,把这些都打扫干净了,再磨磨蹭蹭下去,客人都上门了!”

    李艳噗的笑出声来,“戴姐,都给你说多少回了,你这语气真像老鸨,怎么就不改呢!”

    “老鸨咋了,我乐意,一群小兔崽子,皮痒痒了是吧,就知道耍嘴皮子,都给我赶紧的,一会儿就该接客了!”戴琳吆喝的更起劲儿了。

    安恬看着他们笑闹,也好笑的摇了摇头,可随即想起向敏相亲的事情,又不禁皱起了眉头。

    戴琳却忽然凑了过来,“安恬姐,之前给你做媒的那个什么婶儿的你还记得吧,最近寻摸了好几个年轻小伙,就等着给你介绍对象呢,结果你不在,这不,就瞄上向敏姐了。”

    安恬听得眨了眨眼,“听你这意思,今天这还不是第一个?”

    “可不。”戴琳伸手手掌,“算上今天的,五个了都。”顿了顿才接着道,“向敏姐一向挺爷们儿的,要是之前谁要给介绍对象,她肯定是嗤之以鼻,最近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突然就开始热衷起相亲来了。”

    戴琳这话一出,安恬再次皱了眉头,心道等向敏回来,一定得好好问问才行。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向敏明明暗恋着陈旭,怎么就突然忙着开始相亲了呢,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戴琳却没看出安恬这些心思,话锋一转问道,“对了安恬姐,我看你这都没带行礼呢,这是还得要走?”

    “嗯。”安恬回过神点点头,“凤城那边还有事没处理完,而且圆圆在那边上幼儿园,可要在那边多呆一段时间,今天回来,就是想着来看看,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辛苦大家了。”

    “什么辛苦不辛苦的,都是咱们应该做的。”戴琳挥挥手,“那安恬姐你随意,我这去忙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