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12章 想都别想
    安恬在店里等了将近两个小时,向敏才回来。都没等人喝口水,安恬就把人拽去了休息室。

    “恬恬,你怎么回来了?之前打电话不是说没那么快吗?”向敏被带得跟跄,转身看着关好门的安恬也是一脸惊讶。

    “我要不回来,还不知道你这么忙呢。”安恬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走到一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向敏脸上惊讶的表情收了收,也走到一边的小床坐下,“你不是一直希望我能找个好男人嫁了吗,我现在相亲你不替我高兴,怎么还这副表情?”

    “你真想好了?”安恬脸上没有笑,因为她从小敏的笑容里看到了隐藏起来的苦涩。

    “当然是想好了。”向敏勾着唇角,笑意却怎么都达不到眼底,面对安恬咄咄逼视,干脆放弃的垂下嘴角,“我年纪也不小了,想要结束一段无果的暗恋,最好的办法,就是投入到新的,朴实的感情中去,不需要轰轰烈烈,能过日子,对我好就行,爱情是什么,每个人在既定的年龄段都必须会犯的蠢罢了,其实说白了,男女结合,也就是搭伙过日子。”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和陈旭之间发生了什么,可以给我说说吗?”安恬皱着眉,没有接向敏的话。

    向敏被问的怔了一下,随即便别开了眼睛,“我们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能发生什么。”

    “我不信。”安恬从向敏躲闪的态度就看出来她在说谎,“你要没受刺激,就你这德性,怎么可能会忽然开窍去相亲。”

    “我怎么就不能开窍了,以前没这想法,那是我正犯蠢呢,现在清醒了,自然就开窍了。”向敏故作轻松的纵了纵肩,随即站起身主动结束了这场谈话,“行了,我的事情我自己有分寸,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就别操心了,外边差不多该忙了,咱们出去吧。”说完也不等安恬反应,率先开门走了出去。

    瞪着敞开的门,安恬深深的吸了口气,这才起身也走了出去。向敏那样子摆明是不想多谈,但安恬却不能真的不管,打定主意等一会儿关了店门回家再好好问问她。

    安恬这是打定主意要和向敏回家畅谈人生,结果却忘记了还有个随时会杀出来的‘程咬金’,这不,还没等店里关门,顾裴琛的车就停在了对街,双手插兜遥遥相望,虽然没有做什么,但那气势却是不容忽视的。

    “你和顾裴琛一起回来的?”向敏看到顾裴琛倒是没觉得多惊讶,但还是忍不住拉着安恬问了一句。

    “嗯,他出差,所以我就跟着一起回来了。”安恬点点头,“这段时间我不在,店里的事辛苦你了。”

    “咱俩之间说那些干嘛。”向敏不以为然,她的关心点在别的,拉着安恬退到柜台后,“看他那架势是来接你的,怎么,今晚你要和他走不回家了?你们这是和好了?”

    “哎……”安恬满脸蛋疼的表情,“别提了,我特么被坑了,莫名其妙成了这家伙助眠的抱枕。”

    “啊?”向敏一时没明白意思。

    安恬叹了口气,“本来还想和你谈谈的,看来是不行了,不过你的事情我不干预你的决定,只要你是真的考虑好的,我都支持,但有一点,绝对不可拿自己终身大事意气用事。”说完拍了拍向敏的肩膀,转身走出柜台去忙了。

    看着安恬走开,向敏垂下眼睫,表情怔然。

    等到店里关门,安恬果然没能和向敏回去,直接被顾裴琛接去了酒店。

    县里的酒店普遍档次不高,唯一一家评上星级的也就地段偏僻的金帝大酒店,顾裴琛就住在那。虽然是评上了星级,可要跟大城市的比,还是差远了,内部设施没什么好挑剔的,就是环境太聒噪,因为临街,车辆的声音吵的人不胜其烦,尤其是本来就有失眠症的顾裴琛,哪怕抱着安恬都睡的不踏实。

    安恬累了一晚上实在困的很,就算环境吵她也能睡着,可抵不住身边有人翻来翻去的折腾。

    顾裴琛显然也是不想吵着安恬休息,再煎熬了长达三个小时后,终于放弃了,翻身下床去了外边的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边抽烟缓解神经,一边抬手揉着酸胀的太阳穴。

    “是太吵了睡不着吗?”安恬在顾裴琛起床的时候就睁开了眼,见他半天没进来,便起床跟了出去,看到他居然在沙发上抽烟,眉头就皱了起来,上前伸手将他手指间夹着的烟给拿掉了,“楚医生不是不让你抽烟的吗,怎么又抽上了?”

    “没抽两口,就是心里烦。”顾裴琛叹了口气,将脑袋狠狠撞在沙发靠背上。

    安恬顺手就将烟摁灭在烟灰缸里,走到他身后,抬手给他按揉起太阳穴来,“放轻松,闭上眼睛什么也别想,我给你揉揉。”

    “嗯。”顾裴琛轻应了声,随即闭上了眼睛。

    安恬想了想又停下了动作,“要不去床上吧,这样你要睡着就不用在沙发上窝一宿了。”

    顾裴琛睁开眼睛犹豫了下,但还是点点头站起了身来,“好,听你的。”

    两人回到床上,安恬盘腿坐着,让顾裴琛枕着自己的腿躺着,便开始给他按摩起头皮来。

    然而这样的姿势,顾裴琛反而没法能静下心来,眼睛闭了一会儿又睁开,反反复复几次,虽然不见得浮躁,但肯定是半点睡意也无,甚至安恬手都酸了,他还越来越清醒。

    “别按了。”顾裴琛泄气的抬手握住了安恬的手,“没什么用,你睡吧,我去沙发坐坐。”

    “不是,你自己说抱着我能睡着的,现在我这抱枕既然失效了,那……”

    “想都别想。”安恬话还没说完,就被顾裴琛一个翻身带着搂在了怀里,脚夹手缠的把人给牢牢绑着,“睡觉。”

    “你不是睡不着吗?”背对着顾裴琛,安恬嘴角狡黠的勾起。

    “现在就睡。”顾裴琛咬牙切齿,好像睡觉是上刀山下火海似的艰巨。

    “先说好了,你要再睡不着,我这抱枕可就该淘汰了,那我以后可就不用陪睡了啊?”安恬忍着笑继续刺激。

    “你这辈子陪睡陪定了,想退休,没门儿!”顾裴琛咬着牙强势的宣言。

    啧,霸道!

    心里这么吐槽,安恬嘴角却勾着笑,拍了拍顾裴琛环在自己腰上的手,“睡吧。”然后闭上了眼睛。

    这样威逼还是有效果的,至少后面顾裴琛没有再翻来覆去的折腾,安恬一直等着他呼吸绵长了,这才真的放心睡了过去。

    顾裴琛来这边是公事,安恬还惦记着向敏的事情,俩人白天没时间腻歪在一起,早上在酒店用过早餐后,就各走各的。

    顾裴琛被张檬接去了分公司,而安恬就直接去了自己在这里的家。

    因为上午没什么事,现在也不用送圆圆上幼儿园,向敏这时候还睡得天昏地暗,安恬买了早餐回去她人都还没醒。

    安恬也没有吵她,把买来的豆浆包子放锅里保温,便拿了本书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打发时间。

    一直等到日上三竿,向敏才顶着一脑袋鸡窝伸着懒腰走了出来。

    看到安恬还惊了一跳,“嘿,你回来怎么都不支声啊,吓我一跳。”

    “这不是不想吵到你睡觉嘛。”安恬白了她一眼,随手将书翻页,头也不抬的道,“厨房里我温着豆浆包子。”

    “啧,还是你在家的时候舒坦。”向敏笑了笑,打着哈欠去了卫生间洗漱,洗漱完了便直接去厨房将早点端了出来,也不上桌,就搁茶几上,一屁股盘腿坐在地板上,边吃包子边看向安恬道,“你不吃啊?”

    “我吃过了。”安恬依旧看着书。

    “你这书看了七八遍了,有意思吗?”向敏看到书的封皮,无语的翻了翻眼皮。

    “没意思。”安恬头也不抬,“这不是专程等你嘛,你赶紧吃,吃完咱们好好聊聊。”

    向敏差点被包子给噎住,“又,又什么好聊的。”

    “这么久没见,好聊的可多了去了。”安恬扯了扯嘴角。

    “啧,瞎操心。”向敏顿了顿,嘟哝了句才继续往嘴里塞包子。

    “喝口豆浆吧,别噎着。”安恬终于看不下去了,放下书将豆浆端到她手边,“瞎操心就瞎操心吧,当初你操心我,现在我操心你,都是理所应当的,谁让咱们是彼此的亲人呢。”

    向敏伸手端豆浆的动作顿了顿,但还是端起来喝了两口,却没接安恬的话。

    安恬也不着急,话题打住后就再次看起书来。

    然而向敏却忽然食不下咽了,囫囵咬了两口包子,便将豆浆碗放在了一边,“恬恬,我和陈旭不可能,我相亲也不是意气用事,我是真有深思熟虑过的,既然明知道是妄想,我也不想继续陷在那深渊里不出来,人这一辈子,没有谁离了谁不能过,我这样的人,从小就没有家人,对我来说,一个真正安稳的家,远比所谓的泡沫爱情更实际重要,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所以,你真的不用为我担心甚至难过,因为没必要。”

    向敏这样说,安恬一时还真哑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但不管她说的再理智平静,安恬就是觉得让她这样去相亲不对。

    “你别阻拦我。”向敏看穿安恬的心思,先发制人道,“我虽然相亲,但绝对不会盲目着是个男人就嫁,我会慢慢挑个好的,不丑,人品好,对我要好,还得顾家的,要知道我可是颜控,太丑的我可勉强不了。”

    “那行吧。”安恬听向敏这么说才放心了,因为她之前,向敏颜控有多严重,对长相有多挑剔,一般的还真没法入眼,“既然你已经拿定主意了,我也不劝你,相亲就相亲吧,不过必须得挑个帅的。”

    “那是肯定的。”向敏这才笑了。

    然而看着她的笑,安恬却不觉得松气,只觉得难过,心道等回去凤城,一定要约陈旭出来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