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13章 争吵
    顾裴琛出差的时间安排紧迫,两人只呆了三天,就飞回了凤城。

    回到凤城,安恬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约陈旭见面。

    两人约在一家西餐厅,安恬主动订了位,老早就赶到地方等着。

    “怎么突然想起约我见面?”陈旭看到早已坐在位子上的安恬愣了愣,笑了笑在她对面坐了下来。一段时间没见,陈旭倒是没什么变化,气质上就像被打磨了菱角,愈发的内敛沉稳,整个人温润之外更多了一股干练的精英范儿。

    服务员过来问点餐,陈旭自作主张的给要了两份牛排,口味却是按照安恬的七分熟。

    等服务员离开,陈旭这才敛了笑容认真的道,“你今天约我出来,应该不止是为了吃顿饭吧,不然你也不会选这个地方,你可不是个爱吃西餐的人。”

    “学长。”听陈旭这么直接,安恬也就不跟他拐弯抹角,“你最近是不是有去过安城。”

    陈旭不明就里,“之前出差去过一次,本来顺路想去看看你,结果才知道你人在凤城。”

    “那……”安恬斟酌着措词,好半晌才接着问了出来,“你和小敏,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安恬这话一出,陈旭目光就是一滞,顿了顿才蹙眉反问道,“她都给你说了?”

    陈旭的反应摆明了就是真的有事,安恬看着他不说话。

    陈旭也看着安恬,张了张嘴,在她直逼的视线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学长。”安恬叹了口气,“小敏她喜欢你,这事儿你应该知道吧?”

    陈旭避开安恬的视线,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知道的?”安恬问道。

    “就出差过去那次。”陈旭手指敲着桌面,“咱们喝酒喝醉了,她说的。”

    喝醉了……

    安恬眸光一闪,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总觉得两人之间肯定不止喝醉酒这么简单,不然向敏不可能会突然去相亲,肯定还发生了别的事情。

    “我这次回去,小敏她正在忙着相亲。”说话间,服务生将两人点的牛排送了上来,安恬道了声谢谢,便转头直直的看着对面的陈旭。

    陈旭却没有以往的温文儒雅,听到向敏相亲的消息他的表情有一瞬的怔愣,就连服务生离开都不知道,更别提给出丝毫回应,眉头也微微的蹙着,但却紧抿着唇不发一言。

    “我今天约学长出来,就是为了这个。”安恬眸光柔软下来,开始慢条斯理的切着面前的牛排,“至于别的,我无权过问……小敏对我很重要,我不喜欢她受伤,哪怕那个人是学长你。”

    陈旭露出一丝苦笑,“那恬恬你又知不知道,我心里喜欢的一直是你?”

    安恬闻言一愣。

    “果然。”陈旭看着安恬的反应哑然失笑,“你总是对别人的事情很敏感,观察入微,却总是对自己身边的事表现迟钝,说不好听的,就是情商捉急。”

    安恬一小块牛排刚吃到嘴里,险些被陈旭这话给噎住,瞪大着眼,半天不知该作何反应。

    “当年我就喜欢你,可那时候你身边有程远,你的心里眼里都只有程远的存在,你看不到我,所以我只能不远不近的看着你。”陈旭语气落寞而哀伤,“八年后再见,你身边没了程远,却还是没有我陈旭的位置,因为你已经有了个比程远强势百倍的男人,甚至还给他生了孩子,知道你们分手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我以为我机会终于来了,不过很显然,你身边的位置,还是不属于我。”

    “学长……”

    “你不用觉得内疚。”陈旭打断安恬的话,“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情,你没有义务就必须要知道要接受。”

    安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是真的没有察觉出过陈旭对自己的心意,学生时代的好,她以为那是这个学长的待人处事的习惯,因为在她眼里,这个笑容温文尔雅的学长对谁都好,他们关系本来就亲近,所以这之后的相处她也没觉出什么不对来,不然母校百年庆典那次,她也不会拿陈旭来故意气顾裴琛了。

    但要说真的一丁点感觉都没有确实不可能,以前没有,在阔别重逢的这段时间里其实多多少少还是感受到一点不同的,只是她刻意的回避忽视罢了,在得知向敏喜欢陈旭后,就更加避嫌起来,说到底,都是自己的逃避的态度给人造成的困扰,如果一早鲜明的察觉出来,和对方说清楚,应该就不会这样了。

    “对不起。”安恬咬了咬下唇,语气里充满了愧疚。

    “我说了你不用对我觉得抱歉或是内疚,感情本来就不是你求了便一定能得的,只能说缘分不够吧。”陈旭摇摇头,“至于我和小敏……”提到向敏,却忽然说不下去了。

    “小敏她,敢爱敢恨,是个很果决的性子。”安恬皱着眉头,忽然看着面前的牛排没了胃口,放下刀叉看向陈旭,“她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履行,会做到底,肯定不会是说说而已,或者故意做给谁看,她这个人,喜欢一个人可以付出一切,但在她心里,还有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家,从小到大,她最渴望的,就是一个家,爱情能开花结果,她会很高兴,觉得自己中了彩票,赚了,可求而不得,她也不会一味强求,但她会把全副心思都用在追逐更加看重的东西上。”

    陈旭下意识握紧了刀叉,咬着牙没吭声。

    “她这些年一直没和任何人交往过,我一直以为她是因为自己的身世所以才抗拒成家,后来我才发现是我错了,她渴望有家,之所以这么单着,不是抗拒,而是她在等着学长。”安恬想着自己对向敏的了解远不如对方于自己的了解,心里愈发不好受,“可现在她在相亲,她说她想要个家,那个人不一定要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只要能过日子,踏实,对她好,人品好,长得好就行,她是男女在一起,结婚其实就是合得来搭伙过日子而已,但我想,其实是因为她这么多年的坚持成了空,等待幻灭,所以才选择了放弃。”

    “恬恬……”

    “学长,我说这些不是要你一定接受小敏,我也不知道你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将目光尽可能的试试放在她身上,看看她的好。”安恬一口气说完自己想说的,长长的吐了口气,“吃东西吧,都快凉了,这里一顿可贵了,浪费太可惜了。”说完便再次拿起刀叉吃了起来。

    陈旭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点点头,将到嘴的话给咽了回去,闷头吃了起来。

    从西餐厅出来,安恬就和陈旭分开了,刚打算开车回去,就接到了顾裴琛的电话。

    “你在哪?”哪怕隔着电话线,都能听出顾裴琛的低气压。

    “呃,我约人在西餐厅吃饭呢,刚出来了。”安恬下意识的应道。

    “和谁?”顾裴琛气压更低了。

    “和我学长。”安恬倒是坦坦荡荡并不觉得有遮遮掩掩的必要,倒是顾裴琛,这一副捉奸的口吻是要闹哪样?

    结果安恬这一声学长出口,顾裴琛啪的就扔了电话,电话挂断之际,安恬甚至还听到了砰的巨响,不禁吓了一跳,忙拨了回去,结果对方提示已关机。

    “啧,什么毛病?”安恬头疼的啧了声,觉得现在神经质的顾裴琛真是难伺候,想着对方这个时候应该人在公司,便掉车打算去公司看看,谁知车尾却砰的遭到一记撞击,动静不大,但却着实吓了安恬一大跳,当即探出头去骂,“怎么看车的,眼瞎啊,停车位还能追尾……”

    当看到后面那辆熟悉的迈巴赫时,安恬气势一下就弱了,果然车门打开,出来的正是顾裴琛和席浩峰。

    顾裴琛寒着脸往安恬的面前一杵,就不说话,一双眼睛透过车窗沉沉的盯着她。

    “你……”安恬深吸口气,那一瞬的惊悚瞬间变成愤怒,“顾裴琛你有病啊!撞车很好玩儿吗?你他妈是不是想撞死我啊!那你就别手下留情,有种再猛烈一点撞上来,这么怂你算个屁啊!”

    安恬话音未落,顾裴琛就伸手拽开了车门,将安恬就一把拉了出去。

    “顾裴琛你发什么疯?你放手!”安恬被他这突来的举动吓得不轻,拼命的挣扎起来,但顾裴琛的手却铁钳似的,攥的人动弹不得,“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放开!”

    顾裴琛二话不说,黑着脸将安恬两下给塞进了迈巴赫的车后座,自己也紧跟着坐了进去,砰的带上车门。

    席浩峰在一边看得傻眼,原地傻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不等老板发飙,自觉坐进驾驶座,发动引擎,一脚油门儿将车子开了出去。

    直到车子涌入车流慢下速度,安恬惊魂未定的心这才恢复了正常频率,转头愤愤的瞪着突然发神经的顾裴琛。

    “你怎么会在这里?跟席秘书约会呢?”哼了一声,安恬故意这么问道。

    她是故意,席浩峰却听得打了个哆嗦,想喊冤枉澄清,可转眼看到老板的反应,还是给忍了下来。

    “我不来这里,还不知道你在和你家亲爱的学长约会呢。”顾裴琛咬着后牙槽,一字一字都仿似从齿缝间磨蹭出来似的,带着一股子扭曲的狠劲儿。

    “是啊,你可出现的真不是时候。”平时安恬顾忌着顾裴琛的病情,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就没顾着那么多,被扎了,便本能的刺了回去。

    在前面开车的席浩峰简直想喊祖宗,可奈何这会儿没他说话的余地,只得一个劲儿的干着急。

    “既然这么舍不得,那刚才怎么就挥手道别了,该一起多亲热亲热啊!”顾裴琛吼出来的同时,一把攥住了安恬的手腕,那力道,几乎要将她的腕骨捏碎般发狠。

    “哈,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还真他妈遗憾啊!”安恬手上挣扎不得,却半点不肯输了气势,也梗着脖子吼回去。

    然而下一秒就跌进了顾裴琛怀里,被对方强势的扣着后脑勺,重重的吻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