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14章 不要脸的混蛋
    顾裴琛的霸道强势以及暴躁都尽数提现在了这这一吻里,扣着人丝毫不给对方退却的余地,直到安恬感觉到窒息,这才被松开。

    几乎是重获新鲜空气的瞬间,安恬就凝聚力气猛地推开了顾裴琛,涨红着脸死死的瞪着他。

    比起她的气急败坏,顾裴琛却没什么反应,淡淡的勾了勾唇,就将缩到门边的安恬捞回了怀里。

    顾裴琛这不痛不痒的反应,安恬就像一拳头打进了棉花里,瞬间没了脾气,但还是冷着脸直视前方,打定主意不搭理对方。

    却听顾裴琛道,“去顾宅。”

    “啊,你不回公司了?”安恬下意识的问道。

    “嗯。”顾裴琛头靠着椅背,搂着安恬的手却撩拔的摩挲着她的侧腰,“咱们去了这几天,你就不想儿子?”

    这倒是,安恬的确怪想的。

    “再说我们也是该去顾宅看看爷爷了。”顾裴琛笑了笑,那温和的笑容,倒是找回了几分曾经的熟悉之感。

    被顾裴琛这么一说,安恬也不免觉得内疚,的确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去顾宅那边看过老爷子了。

    “那我们去买点茶叶吧,我看老爷子平时除了那些文雅爱好,也都是茶不离手的。”安恬觉得这么两手空空的去不好。

    “你去爷爷就很高兴了,不用每次都特地买礼物。”顾裴琛摇头,“你要真想让老人家高兴,比起带礼物,还不如一声爷爷来的实际。”

    安恬下意识就想呛回去,可转念想到老爷子对自己的好,那些话终归还是没好说出口,只是冷冷的白了顾裴琛一眼。

    两人到了顾宅,老爷子正和圆圆玩捉迷藏乐此不疲,竟是连两大人走到了近前都没发现。

    对此顾裴琛不禁哑然失笑,“还真是后浪推前浪,前浪拍死沙滩上,瞧爷爷自从有了曾孙子,我这孙子都不大入眼了。”

    安恬无语翻白眼,“跟儿子吃醋,你倒是好意思。”

    两人说话的声音不小,自然引起了正玩得嗨的祖孙俩。本来正屁颠颠要去躲起来的圆圆看到两人,脚步一转,撅着屁股,一个猛扎子就冲进了安恬怀里。

    “妈妈!”抱着安恬的大腿喊了一声,圆圆这才看向顾裴琛,相对矜持的喊了声,“爸爸!”

    顾裴琛伸手揉了揉小家伙毛茸茸的脑袋。

    老爷子这会儿也走过来了,眼睛在两人之间打量来打量去,笑的见牙不见眼,“来啦,那就留下吃晚饭,我让人弄一桌丰盛的。”说完看向顾裴琛,“咱爷孙俩好久都没喝过酒了,今晚难得高兴,喝几杯?”

    “好啊。”顾裴琛挑挑眉。

    老爷子又看向安恬,安恬不等他说话便率先问好,“老爷子好。”

    “哎!”老爷子叹了口气,半开玩笑道“本来挺好的,你这生疏劲儿一闹,就没那么好了。”说完一个眼刀扫向顾裴琛,暗骂这孙子没出息,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拿下老婆!

    顾裴琛摸了摸鼻子,对于老爷子的瞪视也挺无奈的。

    安恬当然也知道老爷子的意思,杵在这也尴尬,便自觉自发去厨房给张嫂帮忙张罗晚饭去了,尽管这会儿时间还早。

    看着安恬几乎落荒而逃的背影,老爷子这才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孙子,“你这臭小子也太不争气了,我这都刻意给你们腾出二人世界了,你这媳妇儿怎么还没搞到手呢!”

    “爷爷,恬恬她心里芥蒂没放下,这事儿还得慢慢来,急不得的。”顾裴琛也望着安恬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弯腰将圆圆抱了起来。

    “你搞不搞的定那是你的事,我们家圆圆还急着认祖归宗呢,你个做老子的也上点心,这都多久了,居然还是这要死不活的老样子,简直是给咱老顾家丢脸!”说起圆圆认祖归宗的事情,老爷子更加气哼哼了。

    圆圆看看太爷爷又看看爸爸,然后笑眯眯的握紧小拳头给顾裴琛打气,“爸爸加油!”

    “还是我们圆圆可爱。”老爷子这才笑了,想要接过圆圆,但顾裴琛没让,“嘿,你这混小子……”

    “当心闪着腰。”顾裴琛说完抱着圆圆朝屋里走。

    “你爷爷我老当益壮的很!”老爷子不服老。

    “是是是,你老身体好得很,我这不是太久没跟儿子亲近想的慌吗?”顾裴琛无奈的变了话锋。

    老爷子走在身后,看着顾裴琛的背影却皱起了眉头,“裴琛啊,我听说最近楚暮去你家挺勤快的啊,他好像就是你当年那位心理医生吧,年纪轻轻就功成名就的那位?”

    “啊,是,他刚回国,又弄了个俱乐部,所以咱俩这段时间是走的挺近的。”顾裴琛脸色微滞,脚步却一步不停,背着身半点破绽没留。

    “这样啊。”老爷子却并没有完全放心,语言含着试探,“我还以为你这是又开始犯病了呢。”

    “怎么会?”顾裴琛放下圆圆,这才转身看向老爷子,“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

    “你没事就好。”老爷子深深的看进顾裴琛的眼睛里,“有什么事别瞒着爷爷,别让我担心。”

    “我知道,不会的。”顾裴琛扶着老爷子在沙发上坐下,又替他倒了茶,这才在他身边坐下,“对了,怎么都没看见陈管家?”

    “去医院检查身体,应该快回来了。”老爷子抬手看了看腕表的时间。

    “陈管家生病了?”顾裴琛皱着眉。

    “没,就是每月都例行的身体检查,体检。”老爷子摇摇头。

    顾裴琛捏着的心这才放松下来,“那就好。”

    晚饭是安恬和张嫂一起张罗的,陈管家擦着饭点回来,一家人便热热闹闹的吃了个团员饭。

    老爷子许久没这么高兴过了,拉着顾裴琛一杯接一杯的喝,就连安恬都被劝了好几杯,安恬不想扫兴,也放开了陪两人喝,本来喝着没什么感觉,结果这酒后劲儿大,饭都还没吃完,就直接给醉趴下了。

    爷孙俩看着醉趴下的安恬,心照不宣的交换了个眼神。

    “爷爷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效率,效率懂吗?你要再掉链子,我就不管你了!”

    顾裴琛没有接老爷子的话,只是眼神坚定的点了点头,随即便起身将安恬打横抱了起来,转身走出门去。

    安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顾宅,等她脑子恢复一丝清明,才发现自己正躺在浴缸里,身下有什么抵着自己,迷迷糊糊的探手一摸,身后就响起一声闷哼,低沉而醇厚。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就被猛地翻了个个,腰被握着一提,然后某个地方被长驱直入。

    “唔……”

    那陡然的异样令安恬哼出声来,皱着眉也不知是真的抵触还是享受。

    顾裴琛双手紧紧扣着安恬的腰,没给她任何缓冲,身体就大力动作起来。

    浴缸里的水荡漾飞溅,浴室里水汽蒸腾,朦胧的雾霭遮住了一室旖旎。

    第二天,安恬是被头疼疼醒的,睁开眼的瞬间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转头对上顾裴琛肌肉结实的胸膛还怔了怔,紧接着才感应到了身体的不适,当即就变了脸色,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瞪着顾裴琛气得半天没说出话来。

    被她瞪视着,顾裴琛的睫毛抖了抖,随即也跟着睁开了眼,条件反射的就是翻身将安恬压在了身下。

    “一大早就用这么饥渴的眼神看着我,是嫌弃我昨晚努力不够?”顾裴琛亲了亲安恬的嘴角,说着故意动了动腰。

    安恬却猛地僵住了,脸色瞬间涨红,“你你你……”

    安恬简直要疯了,大清早睁眼发现自己被再一次酒后乱性就算了,尼玛这混蛋的东西居然放身体里没拿出去算怎么回事,而且坑爹的这么一动就突然生龙活虎,要不要留着点节操过年啊!

    “这真不赖我。”顾裴琛勾着嘴角,笑容邪气又焉儿坏,声音是初醒时的性感沙哑,“是你自己乱动的。”

    “我哪里动了!”安恬下意识的反驳,“明明是你自己……”

    “你动了,你哪里要不一吸一吸的,我这也不会……”顾裴琛没有把话说完,但暗指的意思,就是傻子都明白。

    安恬瞪着他,怒也不是羞也不是,一时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和反应的好。

    而顾裴琛就趁着她这一愣神的功夫,毫不费力的再次要了她。

    安恬被迫被带进欲海里载浮载沉,最后失去意识之际心里忍不住飚了句国骂——卧槽!

    安恬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了,顾裴琛早就去了公司,这样的安静让她晕乎的脑子总算找回那么些清明。反应过来这一切不过是顾裴琛的故技重施,心里是又气又恼,却奇异的并不觉得恨。

    这样的心境,安恬不得不面对现实,自己是真的对顾裴琛余情未了。这一步的亲密,如果没有顾裴琛的主动,他们的关系大概会就这么一直停滞不前,但顾裴琛用强势给打破了,她心里除了羞恼,却只剩下叹气,那是对自己的无奈。

    “安恬啊安恬,你可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安恬猛地拉起被子盖住脑袋,在被窝里纠结的翻滚,“那家伙未经同意再次把你睡了啊,特么还睡的这么嚣张,你怎么就不生气,为什么不生气啊!操!没救了!”

    昨晚因为喝醉,发生的事情安恬其实没有丝毫印象,但今早的印象却深刻到骨髓里,那样的疯狂,那样的力度,那样的热情,令吃素了几年的安恬简直无法招架,心里的欲念都被对方极好的挑动起来,简直不受控制,也正是因为想起自己后面的热情回应,安恬才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把自己活埋了。

    叩叩的敲门声突然响起,安恬给惊了一跳,下意识的捂着被子装鸵鸟。

    “安小姐,你醒了吗?”门外喊话的是吴姐,“顾先生刚打电话回来,说你早饭没吃,中午一听要吃东西,不然体力消耗过大,一天都会没精神!”

    轰——

    安恬脸上的火直接蔓延烧遍了全身,那叫个咬牙切齿。

    顾裴琛,你个不要脸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