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15章 针锋相对
    被那狐狸再一次借酒发挥吃干抹净,安恬没有歇斯底里,但心里就是憋着劲儿不痛快,不止和顾裴琛冷战,甚至还因为搬回了客房。

    这可让顾裴琛受了老罪了,再次失眠都是小事,关键事几年和尚终于开了荤,食髓知味后偏偏能看不能碰,那滋味儿也是憋着劲儿,简直是抓心挠肝,经常半夜不睡觉,就叉着腰在安恬房门外没头苍蝇似的走来走去,浑身都散发着焦躁。

    顾裴琛在门外动静大,安恬自然也睡不着,担心他的同时又咬牙切齿,就憋着看他作。

    吴姐这几天是将两人的别扭看在眼里,她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但就是看着顾裴琛再次失眠甚至情绪比原来来不稳,心里就忍不住担心,这不,趁着起夜的功夫,就去厨房热了牛奶,端上楼让顾裴琛喝。

    “顾先生,喝完牛奶就回房睡吧,安小姐她需要时间,您别逼得太紧。”吴姐的立场是不好多嘴的,但这些日子看着两人这样,心里也着急,便忍不住说了。

    这要是以前,顾裴琛那锋利的眼刀早就杀到了,但眼下却只是颓废的点点头,将喝空的杯子递还给吴姐,却压根儿没听进去劝,继续没头苍蝇的乱转。

    吴姐见劝说没用,叹了口气转身就想离开,结果却见顾裴琛突然蹲下身来,开始抓扯自己的头发。

    “顾先生您这是做什么?!”吴姐吓了一跳,差点摔了手上的杯子,忙跑回去拉扯顾裴琛的手阻止他自残的行为。

    屋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安恬听到吴姐这声喊也惊了大跳,条件反射的就从床上蹦了下来,几步冲到了门边,手都握上门把又犹豫了。

    吴姐还在那焦急的喊着,“顾先生您快停下,您不能这样!哎哎,您别挠啊!天啦!安小姐你快出来啊,先生在自残,我,我拉不住他!”

    听到这里,安恬再也沉不住气,猛地拽开了房门。

    顾裴琛正顿靠在门上,门一开,他整个人就不设防的一屁股摔在了地上,倒是被这一摔停下了动作。

    安恬后退得快才没被带倒,上前一看,果然顾裴琛手上抓住头发,手背都是鲜血淋漓的抓痕,脖子,胸前都是,那视觉冲击简直触目惊心。

    “你,你这是干什么啊?!”安恬当即就怒了,伸手奋力将顾裴琛给拽了起来,抬手就要打,手扬起却落不下去了,愣是把自己憋得呼哧乱喘的。

    吴姐见顾裴琛可算消停了,不由在一边轻轻吐出口气,刚才那一幕简直太心有余悸了,如果不是她挡着,顾裴琛非得拿脑袋撞墙。

    顾裴琛此时的确消停了,可抬头看向安恬的眼神仍旧涣散,呆呆怔怔的。

    安恬和他静静对视一会儿,便彻底败下阵来,认命的将人给拽去了床上。

    顾裴琛下意识的要蹦,被安恬骑腰给压制住了,“要闹我抽你!”

    顾裴琛就安静了下来,只是一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安恬。

    “顾裴琛,有时候我真怀疑,你特么发疯都是装的!”安恬这话说的无奈又咬牙切齿,但不管对方是真疯还是装疯,这种自残的行为,她都无法视而不见,尤其是看到顾裴琛的伤,她那一瞬不止愤怒,还有心疼,“顾裴琛,你究竟想要怎样?你就非得要这么逼我啊?我一次次的妥协,换来的不是你的尊重,只是得寸进尺,是吗?”

    吴姐在门口看着,轻轻叹了口气,不动声色的给带上了房门,转身下楼。

    房门关合的轻响并没有惊动屋里的两人,安恬拽着顾裴琛的衣领,两人就那么无声无息的对峙着。

    良久,顾裴琛的眼神恢复了神采,第一反应竟然是猛地坐起身来,将来不及反应的安恬牢牢圈在了怀里。

    “顾裴琛你干什么?”安恬想要逃跑的时候已经晚了,下一秒就被顾裴琛用力翻身压在了身下,“你,你别乱来……”

    话没说完,就被顾裴琛用力吻住。

    顾裴琛禁锢着安恬,吻的很霸道用力,却纯粹不掺杂任何欲念,就是抱着一股子恨不得撕碎的狠劲儿在吻,血腥充斥在彼此唇齿间,分不清是谁的。

    这一吻吻了很久,结束时顾裴琛却仿似瞬间失去了支撑,手臂一软就整个压在了安恬身上,一百多斤的重量,压得安恬岔气,直翻白眼。

    “我擦,顾裴琛你重死了!你特么是要谋杀啊!赶紧滚一边去!嗷,压死我了!”

    顾裴琛掐住安恬的下巴,一字一字都发狠至极,“我真恨不得撕碎了你,将你整个生吞下腹,这样你就不会逃了!”

    安恬先是一怔,随即却噗嗤乐了,“怎么不会逃,你吃进去,直接就拉马桶里了哈哈哈……”

    顾裴琛神色一滞,随即就是满脸黑线,“闭嘴!”

    “我,哈哈,我又没说错,噗,你敢说你是只吃不拉吗哈哈哈……”安恬越想越好笑,笑得都停不下来。

    顾裴琛静静的看着她,一阵无语。

    好半天,安恬才止住了笑声,推了推仍旧覆在身上的顾裴琛,“好啦别压着,不早了,睡觉吧。”

    顾裴琛纹丝不动,“还冷战吗?”

    安恬皱起眉头。

    “还要分房睡吗?”顾裴琛继续执拗的问。

    安恬看着他,半晌无奈败下阵来,“不冷战不分房,这样总可以了吧,大半夜不睡觉发神经,你当人都跟你一样是夜猫子啊,赶紧滚,我要睡觉了!”

    “明晚搬回去主卧睡。”顾裴琛趁热打铁。

    “行!”安恬咬牙切齿。

    目的达到,顾裴琛嘴角勾起个邪魅的笑容,这才翻身躺在了一边,却是伸手一捞,就把安恬抱在了怀中,搂着闭上了眼睛。

    安恬束手束脚被缠的不爽,暗骂了声祖宗,这才强迫自己忽略某人强势的存在感,恨恨的闭上了眼睛。

    这这几天的折腾,随着安恬的妥协,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两人分房几天难得再次睡在一起,顾裴琛也没敢马上就做出出格的举动,只是抱着人睡了一晚。不过第二天一早,就强拽着安恬起床,一起去了公司。

    哈欠连天的坐在顾裴琛的办公室,听着键盘噼里啪啦奏响的催眠曲,安恬森森觉得,就是万能小秘也没自己这么苦逼的,不止要工作,还得陪吃陪玩陪睡,这一趟的生活助理,简直就是掉狼窝里了,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她这摆明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你要实在困就去里边睡。”顾裴琛百忙中抬头,看到安恬昏昏欲睡的样子皱了皱眉,下巴指向一侧的休息室。

    安恬坐着不动。

    顾裴琛眉头一挑,“需要我陪睡?”

    一句话,果然戳的安恬猛地蹦起,二话不说就冲进了休息室,砰的关门上锁。

    顾裴琛看着被关上的房门,眼神暗了暗,可随即想想,还是打消了进去陪睡的念头。

    房门被敲响,顾裴琛刚喊了声进来,席浩峰就推门进来了。

    “顾总,这是我们与华宇合作的企划案,您请过目。”席浩峰眼角余光瞥了休息室一眼,一本正经的将企划案放到顾裴琛面前。

    “华宇的这次合作,项目是谁负责?”顾裴琛翻开企划案,一边看一边道。

    “陈氏二公子,陈旭。”席浩峰说这名字的时候,眼睛仔细注意着顾裴琛的反应,本来以为对方会恼怒的摔掉企划案发难,结果却是毫无新意,顾总就是顾总,公私分明,永远这么沉得住气。

    顾裴琛在企划案上刷刷签下大名,递还给席浩峰,眼也不抬的道。

    “那个顾总,张助理不在,这次的合作……”

    “我亲自去跟陈旭谈,你给约个时间。”顾裴琛打断陈旭道。

    “是。”席浩峰应了一声,这才转身离开了。

    房门关上,顾裴琛这才抬起眼来,眸色幽深,一道犀利精光忽闪而逝。

    和华宇谈合作的时间很快就定了下来,那天原本顾裴琛只需带着席浩峰就行了,可他偏偏捎带了安恬一道,美其名曰,让她学习长见识。

    听到这冠冕堂皇的理由,席浩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眼观鼻鼻观心,心里却揣着明镜儿。不用说,顾总这是带着人耀武扬威去呢,哎,爱情面前,果然再精明的人都是弱智!

    安恬虽然觉得顾裴琛那理由牵强,但一开始真没明白,直到看到走进会议室来的华宇代表团,这才恍然大悟。

    “幼稚。”翻了个白眼,安恬无声吐槽,随即看向陈旭时便绽开了灿烂的笑容。

    知道安恬这时候不方便和自己打招呼,陈旭主动走到她面前,“恬恬。”

    “学长。”安恬笑着打招呼。

    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互动,原本一脸得色的顾裴琛当即就黑了脸,一把将安恬拽到一边,朝陈旭主动伸出手,“陈总,幸会。”

    “顾总。”握上顾裴琛手的瞬间,对方猛然加力,那力道几乎恨不得捏碎他的手骨,但陈旭却始终端着得体的笑容,眉头都没皱一下。

    顾裴琛主动挑衅,却一拳打在棉花上,顿时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但毕竟正事当前,私人恩怨便自如的收了起来,客气的请对方入座,那谈笑风生的样子,当真是翻脸跟翻书似的。

    “陈总请坐,不用客气。”对陈旭打了个请的手势,顾裴琛便率先坐了下来。

    两人便隔着一张桌子,含着微笑针锋相对。

    公事搬上台面,两人都瞬间就进入了状态,那叫个舌灿莲花吹毛求疵,分厘必争,谁也不肯吃亏,都将彼此的利益最大度的牢牢攥在手中,谁也不肯退让半分。

    安恬在一边看得惊讶极力,这两人一个温文尔雅一个狡诈若狐,顾裴琛本性摆在那不用说了,陈旭却是实实在在教人震惊,她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对方居然这么能说,口才这么赞,和顾裴琛这老狐狸争起来,简直不相上下。

    一轮交锋下来,结果却不尽人意,合作并没有立即达成共识,双方只好起身握手道别,约定下一次的谈判。

    离开的时候,陈旭意味深长看安恬的那一眼简直触了顾裴琛的逆鳞,令他狠狠的将安恬拽到了身后挡着,引的陈旭一阵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