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17章 往事曲折
    两人的关系虽然确定了下来,可顾裴琛始终在那患得患失,还是照旧要将安恬拽在眼皮子底下。对此,安恬倒是没什么感觉,反正这些日子下来也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

    而对于两人和好,最高兴的就属顾老爷子了。至于安家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后来真的有拿顾裴琛说的那个上亿项目,反正这段日子再没蹦跶过,日子倒也安稳消停。

    当然,如果某些讨厌的人永远都别出现在面前,那就真的是岁月安稳时光静好了。

    瞥了一眼骤然横在面前的红色法拉利跑车,安恬连搭理的欲望都没有,就果断掉头走人,结果走了没几步,那车就嗖的又一个飘移挡住了安恬的去路。

    不得已,安恬只得停下来。

    “你到底想要怎样?”安恬不耐烦的看着摇下车窗的岳佳琳。

    “一起喝一杯?”岳佳琳手肘撑着车窗,红唇勾着妖冶嚣张的弧度。

    “没兴趣。”安恬拒绝的不留余地。

    “又不是喝酒,你紧张什么?”岳佳琳却仿似听不懂似的,故意曲解安恬的意思,“我知道一家新开的饮品店,口感很不错,一起去尝尝吧?”

    安恬冷冷的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

    结果岳佳琳却猛地拉开车门,冲下来一把拽住安恬的胳膊。

    “你干什么?!”安恬大惊,猛地甩开岳佳琳的拉扯,“岳佳琳你有完没完,我不管你找我做什么,我都没有兴趣,还有,别再缠着我!”

    “你难道就真一点没怀疑过,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怎么就能长得一模一样吗?”相较于安恬的激动,岳佳琳仍旧不温不火。

    “呵……”安恬冷笑道,“你又想搬弄什么文章?童欣雅其实和我是姐妹?是亲戚?就算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我从来都只是安恬,和童欣雅没有半点瓜葛,就算真的是血亲,对我而言,也毫无意义,所以你还是别白费心机了。”

    “你是不在乎,那顾家呢?”岳佳琳懒洋洋的问道,嘴角的笑容却透着犀利,“你要真和童欣雅是血亲,顾家就容不下你,别忘了,顾家和童家可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那个仇字,却是咬着牙缝挤出来,含了十分的力度。

    “是么?”安恬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岳佳琳的表情,“那你就不应该找我,这事儿你找顾裴琛,顾老爷子,或者是顾家任何一个人,都比找我更能达到目的。”

    “你觉得我是什么目的?”岳佳琳反问道。

    “你的目的,不就为了破坏我和顾裴琛的感情吗?每次我们在一起了,你都会适时出现,要不是我相信顾裴琛的能力,我都要以为你是顾了私家侦探二十四小时跟踪我了,对我们的关系进展如此的了如指掌。”安恬撩了撩头发,笑容却淬着冰渣,“废话我也难得给你说,总之一句话,你要真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我和童欣雅的确是姐妹或者是别的什么亲戚,那就拿着你所谓的证据找顾家人去,找我没用。”说完再不看岳佳琳的反应,转身就朝公司大门走去。尼玛出门买点东西还能撞上这女人,真够晦气的!

    安恬一路怨气冲天,到了办公室操发现自己买的零食都让岳佳琳那跑车给吓掉地上了,咬牙切齿的叉腰原地转悠两圈,泄愤的一脚就踹到了墙上。

    然后……

    “嗷!”踢的太用力的结果就是,安恬抱着脚金鸡独立的蹦跶得差点飚泪,“哟西!特么今天真是倒血霉了!妈的每次碰到那女人准没好事,阴魂不散,特么诅咒她阴沟里翻车!早死早干净!”

    “安小姐这是干嘛呢?”席浩峰一出来就看到安恬抱着脚在那蹦,脚步一顿,好奇的问道。

    “没!”咬牙忍着疼将腿放下,安恬一瘸一拐的朝办公室走去,“刚走路没看清,踢墙上了。”

    “噗。”席浩峰喷笑出声,“那你不止眼睛不好使,这方向感也挺醉啊!”

    没有搭理席浩峰的取笑,安恬翻了个白眼,忍着疼脸色扭曲的开门进了办公室,一进去就对上顾裴琛看来的眼。

    “你不是去买零食了吗,怎么两手空空的回来?”见到安恬不大自然的走路姿势,顾裴琛眉头微皱,“你脚怎么了?”

    “踢的。”安恬郁闷的在办公桌后坐了下来。

    “怎么踢的?”顾裴琛追问道。

    “墙。”安恬砰的拍了一巴掌键盘,“每次遇到你那烂桃花我准倒霉,就没个例外的,我特么怎么就遇到你这种渣男,渣!”

    “谁又找你麻烦了?”顾裴琛闻言停下手上的工作,起身走到安恬面前,蹲下就要去脱她的鞋子。

    “还能谁,你青梅竹马呗!”安恬下意识的缩脚,“喂,你要干嘛?”

    “看你伤着没有。”顾裴琛不由分说的将安恬的脚给抓住,搁到自己膝盖上,脱掉袜子查看脚趾,见只是踢红了,蹙着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将鞋袜给穿了回去,一边穿一边问道,“童欣雅她怎么着你了?”

    “不是她,你青梅竹马二号,岳佳琳。”安恬没好气的道,不过见对方那么体贴,脸色倒是没那么臭了。“那个,我脚没事,就是踢疼了而已,一会儿疼劲儿过了就没事了。”

    “嗯。”顾裴琛站起身来,一巴掌就拍安恬脑门儿上,“岳佳琳不是我青梅竹马,就你那笨脑袋,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活该被人牵着鼻子走,她怎么着你了?”

    安恬张嘴就要说,结果话到喉咙口却哽住了。

    “怎么?”顾裴琛挑眉,“不能说?”

    “不是。”安恬摇了摇头,“她就是问了我个奇怪,却又合理的问题。”

    顾裴琛蹙眉,显然闹不明白所谓的奇怪又合理会是什么样的问题。

    “就是,我和童欣雅……”安恬指指自己的脸。

    “她到底都给你说什么了?”顾裴琛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就是问我有没有怀疑过,为什么和童欣雅明明不相干,却长得一模一样。”缓缓吐出口气,安恬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却暗自注意着顾裴琛的反应,她不相信,这一点,顾裴琛他就真的没有怀疑过,更或者,其实他早就知道真相。

    果然。

    顾裴琛的眸色微闪,却是不答反问,“那你在乎吗?”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安恬好笑的看着顾裴琛,其实心里却不可抑制的紧张,“如果我真和童欣雅有什么关联,你在乎吗?”

    “那些事跟你又没直接间接的关系,我为什么要在乎?”顾裴琛一脸看傻叉的表情,“再说你叫安恬,就算不跟着安家姓,岳母大人也不姓童不是吗?你和你母亲都和童家没有关系,既然这样,那些东西追究来又有何意义?”

    安恬笑了出来,“好像很有道理。”

    “哎,我怎么就找了个笨媳妇儿。”顾裴琛伸手捏了安恬的脸颊一下,这才严肃道,“以后这岳佳琳要是再找你,你不用理她,她要纠缠,你就报警。”

    “我就是好奇,是什么让她能这么肆无忌惮的找你麻烦?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你对她的纵容。”没错,安恬早就看出来了,岳佳琳之所以每次都恰到好处的出来挑拨自己,实际却不是为了要跟顾裴琛在一起,就是纯粹跟顾裴琛过不去。

    顾裴琛神色一滞,偏了偏头却什么也没说,转身走到落地窗前,居高临下的俯瞰着那如蝼蚁般密集渺小的车水马龙。

    “岳佳琳的当年有个发小,那才是真的青梅竹马,就是童家的。”过了良久,顾裴琛才背对着安恬道,“她并非是岳家亲生,而是和闫梦雪一样,都是母亲改嫁带进家门的。”

    “啊?”安恬安恬回忆了好半天,“你说的那闫梦雪,就是几年前宴会上找我麻烦的那小丫头?”顾裴琛要是不提起,安恬压根儿早忘了这么号人物。

    顾裴琛点点头,“嗯。”顿了顿才接着道,“岳佳琳本家姓洪,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洪家当年在道上名望与顾家不相上下,要说洪家和童家本来没什么交情,不过那两个哥哥一向疼爱岳佳琳,所以童家出事的时候,他们在岳佳琳的请求下出过力,只是当时爷爷正在气头上,他们非但没救到人,还损兵折将割地赔款,也是那次,顾家和洪家也跟着势不两立,爷爷后来洗白,曾趁着洪家老头去世,给过一次重创,如今洪家在那两少爷手上,早就大不如前了。”

    “既然有这么曾恩怨在,那岳佳琳当初还喜欢上你?”安恬给绕晕乎了,一句都没听明白。

    “哼。”顾裴琛冷哼一声,“她哪是喜欢我,不过是想要借我在岳家站稳脚跟罢了,不然就她一个带进家门的,凭什么现在在岳氏企业身居CEO要职?”

    “我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跟你过不去,既然对你没那意思,达到目的不就该撤了吗?盯着你做什么?”安恬嘀咕着,忽然脑子灵光一闪,“难道是,因为童家的事?她对正牌青梅竹马才是真爱,加上顾家当初打压过洪家,所以才跟你过不去?不过就算是这样,那你为什么却总是纵容她?”

    “那是因为乔姨,岳佳琳的母亲。”顾裴琛道,“乔姨和我妈是发小加闺蜜,上数三代以外还有那么点沾亲带故,两人感情一向很好,后来两人一个嫁到顾家一个嫁到洪家,因为两家对立的关系,明面上就疏远了,不过我父母被谋害去世后,乔姨暗地里帮了我们不少忙,很多有关童家背后做的那些手段,也是多亏她暗中帮忙,才不至于让我爸妈枉死,但是这事儿我们向乔姨保证过,绝不让岳佳琳知道,但姓洪的是个人精,这些事情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虽然没有把乔姨怎么样,但也九生一死才离了婚,带着女儿改嫁到岳家,所以,就这事上,我们顾家欠乔姨一个人情,而岳佳琳现在这么嚣张,是因为她偶然得知了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