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18章 邪恶的顾裴琛
    安恬没想到这之间还有这么一段是非曲直,不过倒是对于岳佳琳的行为有些理解了。说白了,她就是因为当年的事心里含着怨气,只有不断的跟顾裴琛找不痛快,她就能痛快了。

    这事儿说开了,安恬脾气也下去了,就是可惜了那袋零食,不过为了下去再被岳佳琳缠上,安恬也没了从新下去买的打算。

    倒是顾裴琛看她撅着个嘴一脸肉疼,直接用内线叫了席浩峰进来,让他下去买零食。

    得到任务的席浩峰一脸遭雷劈似的表情。

    “怎么,有什么问题?”见席浩峰杵着没动,顾裴琛百忙中抬头挑了挑眉。

    “没,我马上就去。”席浩峰将苦逼咽下,僵硬的笑了笑,随即离开了办公室,那步履如风。哪怕安恬没去看,也能感觉到那存在感十足的怨气。

    “让席秘书帮我买零食,会不会太大材小用了?”安恬有些好笑,零食嘛,掉了也就那么一丢丢肉疼,其实真不用重新去买的,可吃可不吃嘛。

    “公司给他开那么高的工资,跑跑腿儿算什么了。”顾裴琛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

    安恬黑线,特么哪家的秘书助理是这么用的?助理摆在办公室当花瓶,时不时有需要暖暖床,秘书特么就是拿来跑腿儿买零食的。开这么高的工资居然就这么物尽其用,也是醉了,果然奸商奸商,无奸不商!

    安恬那点心思全摆在脸上,顾裴琛看在眼里,嘴角就勾了起来,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满办公室的每个角落,却独独在他身后铺展开一层光晕,氤氲而美好,那棱角分明的脸也不由柔和了几分。

    席浩峰动作倒是很快,没多久就拎了满满一袋零食进来,也没询问,直接就递给了安恬,满满一袋子五花八门什么都有,甚至还贴心的给捎带了杯热奶茶。

    “谢谢。”原本还吐槽顾裴琛大材小用,这会儿接到东西,安恬立即就笑弯了眼。

    “不客气。”席浩峰笑容僵硬的回了句,随即便开门离开了,那匆忙的身影,看起来竟有几分像是落荒而逃。

    “惨了。”安恬看了眼已经关上的房门,“你把席秘书吓得不轻。”

    顾裴琛纵了纵肩,不置可否。

    安恬知道他忙,也就不再出声打扰他工作,径自撕了包薯片咔吱咔吱的吃了起来,配上热奶茶,垃圾食品倒也是吃的有滋有味。

    见顾裴琛抬眼望来,安恬喂到嘴边的薯片顿住,眨了眨眼,“你要吃吗?”

    本来以为顾裴琛该拒绝的,结果对方居然仅是考虑了下就点了头。

    “你真要吃啊?”安恬惊讶了,“这可是垃圾食品,顾总你确定咽的下?”

    顾裴琛看着安恬不说话。

    安恬被他看了一会儿,随即起身走了过去,就着手里的薯片喂到他嘴里。

    顾裴琛张嘴含住,也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舌尖一卷就把安恬的手指给含住了。但最后嘬的两下,安恬很肯定,特么绝逼是故意的!

    “你干嘛?”安恬脸一红,忙把手缩了回来。

    顾裴琛咔吱咔吱两下就把薯片给吞了,眼睛却是盯着安恬的手指,煞有介事的评价道,“好吃。”也不知是说的薯片还是手指。

    “无聊。”安恬不好意思了,白了他一眼,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见顾裴琛似乎没先前忙了,才道,“哎,你看咱们现在关系也稳定了,只要你不犯浑,我保证不会玩儿失踪。”

    顾裴琛手上的动作一顿,抬眼看向安恬,“你想要说什么?”

    “就是……”安恬觑着顾裴琛的脸色,“就是吧,你公司里的这些事情,我能帮忙的实在太少,整天这么游手好闲都快长霉了,我想,以后这生活助理的差事,是不是该功成身退了啊?”

    顾裴琛不说话,眉头却皱了起来。

    “我的意思是,我想偶尔去安城一趟,毕竟那里的生意不是小敏一个人的,全部扔给她打理,我这心里过意不去。”最主要的,还是安恬对向敏目前的现状不大放心,虽然向敏说的头头是道,但她就觉得对方是因为陈旭受了刺激,意气用事拿终身大事作呢,为了让她不将来后悔,身为好姐妹,还是要盯紧一点的。

    见顾裴琛还是不说话,安恬忙接着道,“上次过去我发现小敏她状态不大好,我,我有些担心她。”

    “她怎么了?”顾裴琛倒是难得问了一句。

    “为情所困呗。”反正和顾裴琛已经是这种关系,安恬也不隐瞒,叹了口气,“她一直暗恋陈学长,本来一直隐藏的好好的,人也挺正常,不过之前陈学长出差去了那边一次,两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敏像是受了刺激,居然开始忙着相亲。”

    提起相亲,顾裴琛就想起了安恬。

    安恬看他神色不对,眸子一转就知道是什么原因,翻了个白眼,强调道,“我当初相亲可不是因为你才去的,就是单纯的想找个可靠的人好好过日子,结果还被你给阴险的搅合了。”

    “听你这口气,还挺怨念啊。”顾裴琛手肘撑在桌子上,微微倾身看着安恬,分明是很随意的姿势,被他做来却极有侵略性。

    安恬这才意识到自己触了某人逆鳞,未免对方又突然刺激大发发疯,忙笑道,“啧,你那是什么表情,此一时彼一时嘛,怎么能一概而论。”

    顾裴琛脸色这才缓和了点,点点头,继续埋首工作。

    安恬看着他那明显散发着低气压的样子,无语的撇了撇嘴角。

    “你想去就去吧。”良久,顾裴琛突然来了句。

    “啊?”安恬显然是被某人刻意的转移话题给绕忘了重点,愣愣的没反应过来,“去哪?”

    顾裴琛无语的抬起眼来,“安城。”

    “哦?哦!好!”安恬慢半拍的反应过来,顿时笑弯了眉眼。

    顾裴琛看着也笑了,“不过只准两天,生活助理不能功成身退,我现在还离不开你呢。”

    “顾裴琛你还是男人吗?就没见过比你更能腻歪的!”安恬本来笑着的脸瞬间就耷拉下来,“晚上见白天见,二十四小时绑定,要不要这么……”

    “几年的空缺,自然是需要充足的时间和相处,才能补回来的。”顾裴琛打断安恬道。

    他这话说的正常,可安恬咀嚼着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不过她偏了偏头却没有问出口,就怕是自己多心说出来反而遭了顾裴琛的打趣取笑。

    “你在想什么?”

    安恬正想的出神,顾裴琛坏笑的声音突然惊了她个激动,当即站起身来。

    “没,我去洗手间!”

    说完安恬转身就想出办公室,却被顾裴琛给叫住了。

    “我刚说了什么歧义的话么?看你脑补的一脸荡漾。”

    “荡漾个屁!”安恬一下炸了,“你才荡漾,你全家都荡漾!”好吧,自己的确有想歪,但侧重点压根儿是在不想被取笑上吧?

    “你要不是被说中了,那你这么激动做什么?”顾裴琛手指转着钢笔,慵懒的靠着椅背,眉微挑着,却卸气十足,“再说,我全家,难道不是也包括你吗,顾太太?”

    “你……”安恬被噎了一下,下意识的反驳,“少恬着脸套近乎,我可没嫁给你呢,什么就顾太太了!”

    “啧。”顾裴琛这一次倒是没有发怒,“你这是变相提醒我,最近努力不够吗?可是我明明早上才喂饱了你的,不过你那小嘴儿也的确贪得无厌,吸得我精疲力尽了,还使劲贪婪的嘬着不放。”

    “顾裴琛你不要脸!”安恬简直给顾裴琛的无耻给跪了,恼羞成怒,抄起一袋零食就给兜头砸了过去,哗啦啦零食掉了一地。

    “嗯。”伸手接住一袋迎面砸来的巧克力棒,顾裴琛居然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我只要媳妇儿就够了。”

    “你的节操呢?”安恬无语败下阵来。

    顾裴琛挑眉,故意咬着牙暧昧道,“被你……嗯,给吃了。”

    “懒得理你,整天精虫上脑,也不怕精尽人亡嗝屁了!”比脸皮,安恬肯定没有某人厚,比节操,安恬自觉还是正常线上,没法同某人秀下限,唯一的处理方式就是,不予理睬,越是搭理特么越是来劲儿!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顾裴琛看着安恬那郁闷气鼓的脸,心情极好的笑露八颗牙齿,简直就是标准的男神微笑,足以秒杀一片,可惜,魅力都演给瞎子看了,人安恬正在气头上,压根儿不屑一顾。

    顾裴琛见逗的差不多了,笑了笑,这才低头继续办公,却不知道,安恬其实也在偷偷觑着打量自己。

    这次回来,安恬深深觉得顾裴琛变化太大了,曾经的绅士优雅就像是一张画皮,皮揭了,本质也就暴露了。而比起以前的顾裴琛,现在这笑起来满脸邪性,有点坏,嘴贱,占有欲强,霸道强势,坏毛病一堆的顾裴琛反而更真实。

    安恬想着,以前她爱顾裴琛,爱的是一张画皮,而现在见识了画皮之下的本质,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哪怕明知这人一肚子坏水,却还是情不自禁,爱的反而更深刻了。

    快到下班的时间,顾裴琛却突然接到个电话,好像是有关项目启动的一个关键人物要过来,本来既定的下班时间便因此延迟了,搞不好还得加班开个紧急会议。

    顾裴琛有公事要忙,下班自然就只能安恬自己回去。安恬虽然接送孩子有开车,可公司顾裴琛却是坚持让席浩峰开车接送的,这会儿两人都得留守公司,她少了代驾,自然就只能打出租车回去,却没想到会遇到陈安。

    “怎么是你一个人?顾裴琛呢?”陈安和顾裴琛虽然是表兄弟,但两人从来不以此做称呼,都是直呼其名。

    “公事有事,他得加班。”安恬如是道,有段时间没见过陈安了,之前见面她还和顾裴琛互不相干,没想到再见大家有成了亲戚关系,还颇有些尴尬。

    “啧,那上来吧,我送你。”陈安啧了声。

    “不耽误你吧?”安恬问道。

    陈安,“没事。”

    安恬也就不给他客气,拉开副驾车门坐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