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19章 再见安华
    今天的陈安格外的沉闷,安恬能看出他似乎心情不大美好。

    “干嘛绷着个脸,谁得罪我们陈大帅哥了?”想了想,安恬还是半开玩笑的口吻问了出来。

    陈安一愣,两人认识这么久,这还是安恬第一次跟自己这种语气开玩笑,不由也跟着勾了勾嘴角,“还不是你那姑姑,整天折腾什么相亲。”说到这,陈安眸色变冷,哼了一声,“现在竟是连霸王硬上弓的烂招都用上了。”

    “啊!”安恬闻言一惊,“霸王硬上弓?”眼睛不禁上下打量了陈安几眼,“怎么个霸王硬上弓法,你是男的,你不愿意,女的还能把你强了不成?”

    陈安却是眼睛一黯,握着方向盘的手也不禁紧了紧。

    安恬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这才意识到,事情似乎真的挺严重的。但究竟是为什么呢?不就是个相亲吗?再说,陈安年纪轻轻,恋爱的事情完全不是着急的时候啊,还霸王硬上弓……

    安恬觉得最后一句信息量似乎有些大,好像另有深奥隐情。

    “你也别想那么多,长辈们,到了一定年龄,难免就开始操心儿子的终身大事,这也是司空见惯的事,就算着急了点,那也是好心不是。”安恬见陈安明显不愿说,便也不问,打着哈哈的劝慰道。

    陈安却摇了摇头,“你不明白。”

    不就个相亲吗?赶鸭子上架?这还能有多复杂的?

    安恬眨了眨眼,觉得陈安这话说的自己多无知似的。

    陈安沉默了须臾,或许是真的压迫久了,急需个倾诉的对象,便断断续续的给安恬说了起来,“我妈她,她把我和女人关房里,给我的吃食里下药,强迫我和女人发生关系。”

    “啊!”安恬震惊了,“这,这怎么……”顾婉也不像是那么极端的人啊,可陈安肯定不会胡诌这种事无中生有的,安恬瞬间惊讶的忘了反应。

    陈安却露出一丝苦笑,“其实,也不能怪她,要怪,只能怪我这儿子没用吧,也难怪外公这些年眼里只有顾裴琛一个孙子,却从来看不上我这个外孙,就连我自己……”

    “哎!”安恬忙打断陈安,陈安阴柔精致的脸比女人还要生的好看,尤其是悲伤的样子简直揪心,安恬实在不忍心看他这样,“话不能这么说,爷爷他其实不是个擅长表达感情的老人家,你和裴琛都是他的孙子,不管是孙子还是外孙,那都是一样的。”

    “怎么可能一样?”陈安笑得自嘲,漂亮的眼睛氤氲着水光,仿似随时会滴出泪来,“外公最讨厌的,就是我这不男不女的样子。”

    安恬被堵的一哽。

    “其实仔细想想,小时候外公还是疼过我的,是什么时候呢……”陈安半眯着眼似乎陷入了回忆,“大概,十岁以前吧,上了初中,他就越来越看我不顺眼了。”

    “陈安你……”

    “没关系。”陈安却笑了笑,笑容有些苦涩有些自嘲,“我早就习惯了,我也想做个顾裴琛那样优秀的男人,从小到大我也一直在努力,有些方面他们无法接受,我总想着只要我也有成功的事业,那我就有了掌握人生的主导,只是我的努力我的成功,在他们眼里,却永远没法和顾裴琛比,永远是小打小闹,微不足道。”

    安恬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好了,她隐隐觉得,自己触及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陈安也没有再继续往深了说,勾了勾嘴角就闭了嘴,两人都不说话,车里的气氛又恢复了一开始的沉闷压抑。

    到了地方,陈安只把车停在了小区门口,却并不打算进去。由此可见,他和顾裴琛的关系的确很紧张,但要说两人水火不容吧,顾裴琛车祸那次,这家伙却一脸紧张。

    “真不进去啊?”安恬下了车,却趴在车窗问陈安。

    “不了。”陈安摇摇头,“你回去吧,今天谢谢你听我发牢骚了。”

    “你要觉得需要,随时欢迎找我倾诉,我肯定洗耳恭听。”安恬笑道。

    “啧。”陈安啧了声,“顾裴琛那家伙上辈子肯定烧了高香,才能找到你,弄丢了还能找回来,这家伙的好运,简直让我羡慕嫉妒恨。”说完冲安恬挥挥手。

    安恬笑着摇了摇头,这才退后两步,“路上小心。”直到目送陈安的车子开出了视线,安恬这才转身进了小区。

    这小区挺大的,就走路的话少说得绕半来个小时,不过就当是散步了。

    “安恬。”

    刚走进小区大门,身后就响起一道熟悉的喊声,安恬转身看着西装笔挺的安华不禁惊讶。

    “你怎么来了?”整个安家,以前安恬都是抵触的,但经过几年前那次后,她就对安华有了改观,虽然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这人算得上是安家唯一个头脑清楚的人。

    安华并不介意安恬态度的冷淡,信步走上前来,一身吊儿郎当的痞气倒是难得收敛了起来,“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有时间吗,去酒吧喝一杯,咱们兄妹还没谈过心呢。”

    安恬一脸狐疑的看着安华。

    “放心,我不是安璐,不会暗地给你使绊子。”看着安恬的反应,安华失笑,偏了偏头道,“我车就停在那,走吧,就去我和你嫂子的蓝焰。”

    嫂子……

    安恬眸色一滞,“你和那谁认真的?”

    “嗯。”安华点头,随即又挑眉,“看着不像吧?”见安恬点头,便一笑道,“其实我自己也觉得不像,不过像不像是做给别人看的,我呀,就是认定她了。”

    安恬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安华话里的意思。

    “走吧。”安华率先转身朝一边停的车走去。

    安恬顿了顿,最后还是跟了上去。不过上车前,她还是给顾裴琛去了个短信,省得他回来见不到人担心着急。

    “怎么,还得给顾裴琛随时报备呢?”看着安恬的动作,安华嗤笑一声。

    “不说一声他回来会着急。”安恬顿了顿道。

    安华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径自帮安恬拉开了副驾的车门,等她坐进去后关上门,才绕到驾驶座那边坐了进去。

    车子发动,直接便开去了酒吧一条街的蓝焰。

    蓝焰酒吧是安华大学时开的,到如今也有差不多十来个年头了,可这还是安华第一次带家人来,就是安璐,都是独来独往,从没有哪次是被这个哥哥亲自带来的。

    知道安恬不喜欢酒吧吵闹的氛围,安华也没有带安恬去吧台,而是上了楼上自己的休息间。

    说是休息间,其实客卧浴一应俱全,算的上是个六七十平米的小套房了。

    “随便坐,我先去换身衣服。”将安恬带进客厅,安华招呼了声,就径自去了里边的卧室。

    安恬虽然是第一次来,却半点没有觉得局促,点点头,就四下打量起来,两室一厅的格局看着和一般套房没什么区别,不过想着安华和那谁的关系,想必主卧旁边那间应该是书房或者之类的。她也没有好奇的去打开门看,随便打量了一眼,就顾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刚坐下没一会儿,安华就换了身家居服出来,却是走向冰箱,“喝点什么?”

    “随便。”安恬无所谓道。

    “我这可没有随便。”安华好笑,随即拿了两罐红牛,“喝这个可以吗?”

    “可以。”安恬点点头。

    安华将饮料递给安恬,这才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谈谈吧。”安华开了饮料罐,仰头喝了一口,冲安恬抬抬下巴。

    “谈什么?”安恬将饮料放到茶几上,抬眼看向安华。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那顾裴琛当年伤你至深你才选择离开的吧,现在听说你们有复合了?”安华倒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切入正题,“顾裴琛不管过去还是现在,身边就烂桃花不断,撇开别的不算,那童欣雅就是最大的麻烦,这个女人……”啧了一声才接着道,“简直就是个疯子,你是不知道,当初她在蓝焰天台闹出的动静,跳楼自杀逼顾裴琛深夜出来,结果就是个屁,如果我消息没错,那天你正好回来,就住在顾宅吧?”

    “跳楼自杀?”安恬满脸震惊。

    安华耸耸肩,“所以啊,这个女人可不简单,能作着呢,你这要铁了心和顾裴琛在一起,我也没立场阻止你,但有一点,一定得多长个心眼儿,别再吃亏了。”

    安恬心里一暖,“你好像对童欣雅挺熟?”

    “她可是蓝焰的常客,如今和李菲来往密切,我就是想不熟也不可能啊。”安华舒展手臂,身子慵懒后仰的靠在沙发靠背上,双腿交替,痞气中倒是带着几分洒脱不羁的帅气。

    被安华这么一提醒,安恬也想起来了,之前可不就在御膳斋撞见过李菲和童欣雅么,倒是自从那次童欣雅在公司门口昏倒送医后,就没再听过这人的消息了。

    “恬恬。”安恬正想的入神,安华却突然严肃了口吻,端正坐姿看向安恬,见她抬眼,这才道,“之前奶奶他们去顾宅给你难堪的事,我在这里代他们给你陪个不是,你,别太往心里去,不过你别误会,我不是想要让你不计前嫌原谅他们的意思,就是,觉得家里挺对不住你的,他们……哎,总之你要是不喜欢,以后就避着点,别再去找不痛快了吧,至于李菲和童欣雅,这两人你多提防着点。”

    安恬闻言愣了愣,但转念想到安华的所作所为,就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了,他这是让自己也像他那样,不喜欢就避着呢。

    “我知道了。”安恬点点头,“谢谢你,哥。”

    一声哥出口,安恬有些别扭的垂下了眼,安华却给愣住了。

    “哎,这么多年,你这还是第一次喊我哥啊。”安华打趣着,眼底的情绪却没有半点玩笑,有欣慰,也有伤感。

    对于安华的感慨,安恬也不知说什么好,只是抿嘴笑了笑,兄妹俩算是一笑泯恩仇,彻底不计前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