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22章 因为你是顾裴琛
    安恬和向敏回到凤城的第四天,就接到了张檬的电话,说是经理已经找到了,姓王,是业界公认的女强人,对餐饮业很有一手。

    张檬办事能力强,短短几天就找好经理走马上任,安城那边的生意安恬也就彻底放下心来,可她却不闲。现在她除了担心顾裴琛的病情,同样还操心着怀孕的向敏,怕她太闷,怕她吃不好睡不好,更担心她一个人没法照顾好自己。

    综上,安恬现在也不整天陪着顾裴琛一起去公司同进同出了,大多时候都是家里,公司,向敏,甚至幼儿园几头跑,忙的倒是不亦乐乎。

    而且基于顾裴琛目前情绪稳定,圆圆那边有老爷子,安恬便将重心都放在了向敏身上。每天都会变着法的给她炖各种补汤送过去,有时候一些自己也能驾驭的菜色,便会直接买了菜去向敏那做,两人一起吃顿饭,说说笑笑也能跟空档的屋子增加点人气。

    向敏这几天没事都会出去散散步,可惜一次也没遇到陈旭过。当初两人都想着近水楼台偶遇是必然,却压根儿没想到一句话,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偶然并不是离得近就有的,关键还是缘分。

    “小敏你别灰心,一天两天碰不得没关系,来日方长,肯定能撞上的。”见向敏这两天情绪低落,安恬给她盛了碗骨头汤,一边放到她手边一边鼓励道,“别想那些,天大地下吃饭最大,你现在可是两个人,可不能饿着肚子里的小家伙了,哎,话说,我儿子都认你做干妈了,你……”

    “也认你做干妈。”向敏抢话道,“不过其实认不认都没关系,不叫干妈也是姨妈,都是妈。”

    “噗!”安恬被那句都是妈给呛喷了,捂了捂嘴,咽下口里的汤才道,“二十号我陪你一起去产检吧?”

    “不用。”向敏却摇头拒绝了,“我自己去就行。”

    “可是……”

    “我又不是大腹便便,行动自如,还没有非要人陪的地步,放心吧。”向敏坚持道。

    见她坚持,安恬想了想便点了头,“那好的吧。”心里却暗搓搓的想着,既然偶然这么艰难,那身为好姐妹,也是狗头军师,那要不要在背后推波助澜一把呢?

    吃完饭,安恬又陪着向敏去楼下小区里散了会儿步,将人给送回家后,这才离开去了顾裴琛的公司。

    因为要陪向敏,安恬现在都下午才去公司,顾裴琛心里虽然不痛快,但想到向敏有可能把陈旭那妖孽给收了,他咬咬牙还是挺喜闻乐见的。所以难得的,顾裴琛这段时间难得的没有黑脸,就是情绪总是不高就是了。

    这些安恬都看在眼里,所以尽量在弥补。她觉得自己活得真累,身边一个个都是保护动物,就她是老妈子奔波的命。

    这不,因为自己这段时间经常半天不在,顾裴琛烟瘾又回来了,每当心情烦闷就会忍不住抽两支,为此,安恬每次去公司都要捎带一袋棒棒糖给某总。

    “又是棒棒糖?”看到安恬扔到面前的花绿袋子,顾裴琛额角抽搐,“你之前买的还放抽屉里。”

    安恬绷着脸,“可我买那么多,你烟瘾犯了还不是抽烟,顾裴琛,你就作吧,你要真疯掉,我就踢了你,然后带着圆圆远走高飞,看谁还管你!”

    “我也没……”顾裴琛瞬间就底气弱了下去,“也没抽两支……再说,我一大男人,天天叼着根棒棒糖算怎么回事?底下员工该怎么看我?”

    “呵呵……”安恬奉送个呵呵,眯着眼睛的小样还颇有那么几分气势,“你就死要面子活受罪吧!”

    在安恬那逼视的目光下,顾裴琛夹烟的手指自觉的来回搓了搓,然后果断撕了一根棒棒糖含嘴里。

    安恬这才满意了,哼了哼,转身在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了下来。桌上摆着一些她可以帮忙处理的简要文件,有事情做,倒是比无聊打游戏好,安恬很快就进入状态忙了起来,所以没看到,某人紧皱着眉头,咔嘣几下嚼掉棒棒糖,就给囫囵吞了下去。

    顾裴琛不爱吃甜,对他来说,吃糖比吞药还难以忍受,所以只要不是在安恬眼皮子底下,他情愿控制着吸两口烟,也决计不会碰那些甜倒牙的棒棒糖。抽屉里之前积攒的他都让席浩峰拿去发给公司里的女员工了,剩下那包还他应急用的,结果这里又来一包。

    叹了口气,顾裴琛最终还是将棒棒糖给收进了抽屉里。没有立即投入工作,而是抬手捏了捏鼻梁骨。

    “怎么了?”注意到他的动作,安恬忙抬头问道。

    “没什么。”顾裴琛摇摇头,“我只是在想,或许我真的应该听从楚暮的建议,利用药物辅助治疗。”

    这话一出,安恬立即就紧张了起来,“你现在不是已经好多了吗?怎么突然想着要用药了?”

    “别紧张。”顾裴琛见安恬一脸着急,忙出声安抚道,“我现在的确好多了,可前提是你在身边,你只要不在,我这就整天心绪不宁,可你说得对,我们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绑在一起,所以,我必须得去克服。”

    这要是放在之前顾裴琛情绪波动严重的时候,安恬是赞成用药的,但现在在她看来,顾裴琛其实以前好了很多,晚上也不再失眠,虽然还是睡不沉,但至少已经能保证人正常的睡眠休息了,现在,她觉得其实没必要用药。

    “是药三分毒,我觉得你现在的状态应该不需要用药。”安恬心里想着嘴上就这么表达了出来,“至于看不到我你就心绪不宁,我觉得还是你心理作用作祟,一个人的心理很容易控制人的情绪,所以我觉得这一点,靠药物作用不大,关键还是看你自己。”说穿了,其实是没有安全感吧?

    安恬想着顾裴琛一个大男人,却因为自己整日惶惶,心理即感动又颇不是滋味儿,隐隐还泛着心疼。

    知道顾裴琛这病最主要还是当年的恩怨在心里留下了极大的创伤,安恬起身走到他面前,主动坐到他怀里,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不着急,我们慢慢来,裴琛,我不走了,有我陪着你呢,还有咱们的儿子,所以你一定能好起来的,我相信你,因为你是顾裴琛。”

    顾裴琛心里一暖,也不由自主的回抱住了安恬,不带任何杂志,没有霸道,没有强势,就是纯粹的拥抱。

    “谢谢你,恬恬。”良久,顾裴琛才道。

    安恬的回应是将顾裴琛抱的更紧,“我们一起加油,你一定会彻底好起来的。”

    安恬自己也觉得好笑,最近好像她一直都在说加油,不管是向敏还是顾裴琛,哎,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对了。”顾裴琛忽然推开安恬一点,看着她的眼睛问道,“向敏和陈旭,他们进展如何了?”

    “没呢。”安恬摇摇头,也是挺郁闷的,“本来算计的好好的,可就是一次偶遇都没有,哎,希望他们在医院能撞上吧。”

    “你们为什么就不能直接告诉陈旭呢,这么折腾又是何必?”其实顾裴琛对于两人的折腾挺不能理解的,在他看来纯粹就是吃饱撑的,穷折腾,明明就有更好更快更直接的办法。

    “我倒是想。”安恬无奈的撅了撅嘴,“小敏不肯啊,她不想利用孩子来逼迫陈旭。”

    “那你们现在这样有意什么意义,偶然相遇,不还是为了委婉告诉陈旭,向敏怀孕的事?”顾裴琛一脸无语。

    “那不一样。”安恬却摇了摇头,“他自己发现,和小敏挺着肚子找上门,完全是两码事,至少心态方面就不一样。”

    “啧。”顾裴琛失笑,“搞了半天,原来是在这里挖坑呢,这向敏果然够精明的。”

    “你们男人就只知道在这种事情上埋怨女的心机深沉,怎么就没想想自作孽了,要是你们男人能管住那玩意儿,至于嘛!”安恬瞬间不高兴了,扭着就要起身,被顾裴琛手臂给箍紧了,“你放开,这主意是我给小敏出的,我就是这么个心机女,你要忌讳,那……”

    话没说完,安恬就被顾裴琛霸道的吻住了嘴,剩下的话自然给堵了回去。

    意识到安恬后面的话,顾裴琛这一吻是带着惩罚的,毫不留情的咬破了安恬的上唇,“下次再这么口无遮拦,看我怎么收拾你。”

    安恬捂着被咬破的嘴嘶嘶抽冷气,闻言很没好气的瞪了顾裴琛一眼,“顾裴琛,你特么属狗的吧!”

    “不是啊,我是属虎的。”顾裴琛一本正经。

    安恬却是一阵语塞。

    “行了,我也没有说你们这样不好。”见安恬还是余怒未消,顾裴琛捏了捏她的脸道,“我就是觉得,你们这样挺浪费时间的,再说这月份越到后面,向敏人越笨重,这样一个人住也不好,既然这是陈旭的责任,那他就应该负起来不是吗?”

    “你不懂。”安恬却还是皱眉摇头,“小敏的意思,其实是不想拿孩子逼迫陈旭,近而两人发展成一对怨偶,她想要的,不止是一段婚姻,更是陈旭的心。”

    顾裴琛闻言怔了怔,随即也赞同的点点头,“这倒也是,要向敏真揣着孩子找上门去,陈旭非但不会觉得愧疚,相反应该会感到排斥和厌恶。”说到底,这不过是男人的通病罢了。

    “不过呢……”安恬却忽然话锋一转,笑着用手指勾了勾顾裴琛的下巴,“咱们不能明着告诉陈旭,可以给他们制造偶遇的机会嘛。”

    “哦?”抓住安恬不安分乱动的手,顾裴琛挑了挑眉。

    “二十号小敏要去医院做产检,而我知道,每个月的那天,陈旭都要陪他奶奶去检查身体,能让他们在医院偶遇,我觉得最佳的地方无疑是妇产科了。”安恬眼珠滴溜溜转着,满满都是算计,觉得比起医院大门来个偶遇,远不如妇产科有冲击力和遐想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