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24章 野种
    圆圆的点滴有好几瓶,得输到下午才能完,好在小家伙底子好,睡了一觉烧就退了。见小家伙没有反复发烧,两人悬着的心这才彻底落实了下来。

    尽管圆圆已经精神了很多,但第一次生病有爸爸抱的他还是赖着不肯起,小脸蹭着顾裴琛的胸口小狗似的撒着娇。

    安恬一边看得扶额,顾裴琛却是一颗心都要给儿子蹭化了,心里更是对孩子缺失的这几年父爱自责不已。如果不是自己太混账,他们一家原本可以一直这么温馨幸福的。

    “对不起恬恬。”顾裴琛忽然拉住安恬的手,“这些年你带着圆圆一定很辛苦吧,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们。”

    安恬嘴角绽开一抹笑容,“都过去了,裴琛。”

    两人深情的对望被突兀响起的敲门声打断,随即不待两人回应,房门就被向敏大咧咧的推了开来。

    一眼看到两人交握的手,向敏愣了,“哎,我这该不会是打扰两位的好事了吧?”

    安恬脸色闪过一抹尴尬,忙甩开了顾裴琛的手,转身看向向敏,“这么快就过来了?”话音刚落就看到跟在向敏身后的陈旭,眼里闪过一抹了然,但见向敏故意晾着人的态度,便没多嘴什么,只对陈旭点点头,“学长也来了?”

    “嗯。”陈旭看了眼径自往病床走的向敏,点点头,“知道圆圆病了,自然是要过来看看才放心的,孩子怎么样了?”

    “已经退烧了,等输完剩下的,咱们就出院。”安恬笑笑道,“别门口站着,进来吧。”

    向敏奔着圆圆就去了,心疼的摸了摸小家伙的额头。

    “干妈。”被向敏摸的舒服,圆圆眯了眯眼,软软糯糯的喊了一声,“圆圆想死你了。”

    “干妈也想我们圆圆。”向敏拉着圆圆的小手捏来捏去,“瞧这小可怜的,遭罪了吧。”

    圆圆腼腆的笑笑,“看到干妈就好了。”

    “啧。”向敏一下就被小家伙逗乐了,“小嘴儿越来越甜了啊!”

    圆圆犹豫的转头望了顾裴琛一眼,然后果断冲向敏伸出小胳膊,“干妈抱。”

    “哎!”安恬无奈了,“圆圆你差不多可以了啊,都快做哥哥的人了,怎么还撒娇呢!”

    圆圆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茫然的冲圆圆眨了眨眼,“哥哥?妈妈,你要给我生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吗?”

    安恬本意不是这个,结果被小家伙问的一噎,顿时被顾裴琛看得不自在起来,清了清嗓子才道,“不是我,是你干妈,干妈肚子你有小北鼻了,所以你不许闹她知道吗?”

    “啊?”圆圆一下张大了嘴,小眼神惊讶极了,“可是干妈还没有给我找干爸啊,怎么就有小北鼻了,我们老师说了,小北鼻是爸爸的小蝌蚪游到妈妈肚子里才能有小北鼻的,干妈一个人也能有小北鼻真的好厉害!”

    “呃……”

    几个大人华丽丽的囧了。

    顾裴琛最先回过神来,眼睛一眯,笑着亲了圆圆小脸蛋一口,“儿子真聪敏,老师说的没错,小北鼻是要爸爸妈妈一起努力才会有的,你干妈已经给你找到干爸了!”

    圆圆眼睛一亮,“真的吗?”

    “咯,陈叔叔以后就是你的干爸了。”顾裴琛说着话,故意看了陈旭一眼。

    陈旭面上不显山露水,但顾裴琛还是看的出来,此时这家伙内心正矛盾煎熬这呢,能跟对方添堵,简直大快人心!

    然而当事人向敏对于这样的说法却并没有表态,只低头和圆圆腻歪。

    陈旭和向敏呆了一会儿就离开了,目送着两人出门又关上房门,顾裴琛才说了句,“有戏。”

    “嗯?”安恬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

    “陈旭明摆着是上赶着想要负责的,不过向敏这态度,要的不止是对方的责任,所以才会故意这么冷淡。”顾裴琛道。

    “小敏看着大咧咧的,其实心思很敏感,而且还固执,如果陈旭只是出于责任,小敏哪怕是再怎么喜欢他,也会离开了。”安恬叹了口气,这一点她当然也是看出来了。

    顾裴琛听到那句离开心头一紧,下意识的拉住了安恬的手,“感情都是需要培养的,陈旭现在或许没有,将来却未必,所以我说有戏。”

    “嗯。”安恬听了笑着点了点头。

    下午,圆圆输完了液体,两人便带着孩子出了医院。

    顾裴琛还得去公司,安恬便自己带着孩子去了顾宅。

    路上圆圆问了安恬句话,让她一瞬间怔讼,他说,“妈妈,小朋友说我姓安,所以不是爸爸的儿子,妈妈,他们说谎对不对,我明明就是爸爸的儿子!”

    “对,他们胡说,你当然是爸爸的儿子。”安恬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安慰圆圆。

    “那我为什么不姓顾啊?”圆圆说着忽然有些委屈,咬了咬下唇,“顾鑫那家伙说,爸爸没有儿子,说我是野种,不是顾家的小少爷。”

    安恬脸色陡然一沉,“顾鑫是谁?”

    “他喊太爷爷太叔公,他说他才是顾家人,我不是,我和妈妈都是寄人篱下的可怜虫,妈妈只是被爸爸包养的情妇,因为爸爸根本就不会娶妈妈。”越说越伤心,小家伙嘴一扁,哇的就哭了出来。

    安恬又是气又自责,自然是抱着儿子一阵好哄。

    母子俩的对话听在出租车司机的耳朵里,引来好几次异样的侧目。哪怕不去看对方的表情,安恬也觉得脸上烧的慌。

    到了顾宅,安恬付了车钱,抱着儿子匆匆就下了车。

    圆圆这会儿哭累了,可还是委屈的直抽噎。

    安恬心疼儿子,同时也憎恶那些乱嚼舌根的人,单单一个小孩子是不可能说出那样的话来的,很显然,这是家里的大人这么说给听来,甚至有可能是那些人故意让他们的孩子孤立圆圆,所以那么教的。

    越是这么想越是气,安恬难得黑着脸走进了顾宅。

    “这是,出什么事了?”陈管家来接的人,见母子俩一个黑脸一个哭的委屈,不禁一愣。

    陈管家话音未落,老爷子也迎了出来,见到母子俩这样子也是一愣,“哎,这是怎么了?”顿了顿,也跟着变了脸,“是不是顾裴琛那臭小子又犯浑了?!”

    “没有的事爷爷。”安恬见老爷子动了气,忙调整脸色道,“裴琛去公司了,我送圆圆过来。”

    “不是裴琛惹你们,那是谁?”顾老爷子可没那么好糊弄,看到眼睛哭成兔子的圆圆更是心疼的不要不要的,伸手就把人给接了过去,“哎哟乖孙呢,谁欺负咱们圆圆了啊?告诉太爷爷,太爷爷帮你出气去!”

    圆圆看了看老爷子,又转头望了眼妈妈,然后情绪低落的摇了摇头。他不是个随便告状的小孩子,跟安恬说,不过是因为母子亲密,他心里也疑问,但老爷子就不同,而且在圆圆认知里,老爷子虽然是自己太爷爷,还是顾鑫太叔公呢,顾鑫可是地地道道的顾家人,太爷爷肯定还是更偏着自家人的。

    “为什么不给太爷爷说啊?太爷爷可是很厉害的!”见小家伙居然还对自己讳莫如深,老爷子瞬间心伤了,郁闷的不轻。

    “爷爷。”安恬犹豫了下,还是决定说出来,她自己是无所谓,但决不允许旁人这么编排自己的儿子,野种,哼,可真敢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小孩子在幼儿园闹了矛盾,圆圆说有个叫顾鑫小孩儿,骂他是野种,不是顾家人,还说……总之,他这是委屈的,过一会儿就没事了。”

    “顾鑫?”老爷子眉头皱了起来。

    陈管家忙凑到老爷子跟前提醒道,“是顾裴修家的,叫您太叔公呢,顾裴琛人憨厚老实,这话啊,估计是他老婆说的。”

    顾老爷子凝眉又想了一会儿,随即就是冷脸一哼,“敢骂我顾家子孙是野种,哼,胆子倒是不小,陈管家,改明儿你去幼儿园给园长打声招呼,要是顾鑫还在那里,我们圆圆立即转学!”

    “是。”陈管家点头应了下来。

    老爷子大好的心情都给这破坏了,气哼哼的,好半晌才追问安恬,“还说什么了?”

    “没什么。”不是安恬圣母故意以德报怨给对方隐瞒,而是那些话,实在难以启齿。

    “嗯?”老爷子眉头一扬,显然是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其实也不怪别人说闲话,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和裴琛好好的,迟早有一点打他们嘴巴。”安恬心气不岔的道。

    老爷子见安恬问不出个所以然,当即便再次将目标锁定在圆圆身上,“圆圆,你告诉太爷爷,到底怎么回事?”

    圆圆见妈妈状都告了一半,当即也就不再隐瞒了,将之前给安恬说过的话竹筒倒豆子的又给老爷子说了一遍,这下不止老爷子气得眉毛直抖,连陈管家都沉了脸。

    “混账!”老爷子冷喝一声,见吓到怀里的孩子,忙安抚的拍了拍背,“我看有些人不给点教训,是越来越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了,我顾家的闲言碎语,何时轮到一个外人来嚼舌根!陈管家,你去给顾裴修那小子传个话,就说往后我们顾家他们不用来了,让他们好好认清认清,谁才是真正的顾家人!”

    “是,老爷子您别生气,我这就去办。”陈管家说完就匆匆转身走了。

    安恬没想到老爷子会是这般的雷厉风行,一时不禁有些傻眼儿。不过她也没有因此而觉得内疚,不过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内疚和同情!

    圆圆看着老爷子黑脸吩咐一通下来,忽然有些懂了,小脸上立即展开璀璨的笑容,小胳膊抱着老爷子就小脑袋一通蹭,“太爷爷!”

    老爷子爱怜的揉着曾孙子毛茸茸的脑袋瓜,“圆圆别听别人胡说,你就是咱们顾家的子孙,堂堂正正的,爸爸不止会娶妈妈,你还会有弟弟妹妹陪你玩儿,所以咱们不难过了啊,你看顾鑫欺负你,陈爷爷去给你出气了!”

    “嗯!”圆圆重重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