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25章 我决定了
    难得过来一趟,安恬也没有急着走,而是特地留了下来,打算好好陪陪顾老爷子。

    圆圆虽然已经没发烧了,但毕竟生病了一场,精神头肯定是没法和平常比,玩儿了没多会儿就去睡了。

    把圆圆抱去房间放了,安恬便出来陪着老爷子在院子里喝茶。

    “给裴琛去过电话了吗?”顾老爷子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问安恬。

    “给他打过了,他说上午有两个会议给推到了下午,可能要回来晚些。”安恬如是道。

    老爷子点点头,却是不知为何突然叹了口气。

    安恬不明所以的看向他。

    “恬恬,你和裴琛,你们现在是和好了吧?”自从安城那次后,老爷子就没再主动给安恬提及两人感情的事,这会儿突然提起,倒是让安恬愣了一下,“你既然已经重新接受了裴琛,那就是原谅他了,既然这样,那你们何不早点把婚给结了,不为别的,你们这样不上不下,单是圆圆,就得受不少委屈,你说呢?”

    安恬眨了眨眼,一时有些言语不能。

    老爷子看她这反应,叹了口气,“说到底啊,你这还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爷爷能理解你的顾虑,但是恬恬,在这段感情里,裴琛他已经勇敢的走了属于他的九十九步,现在,就差你的那一步了。”

    “爷爷,我……”安恬当然知道老爷子的意思,经过今天这事儿,她也认识到,这样下去,对圆圆不好,可是结婚,她就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的,你好好想清楚。”老爷子宽容的笑着拍了拍安恬的手背,“爷爷年纪大了,就想早点看着你们好好的,你们日子过好了,我这也就安心了。”

    安恬鼻头一酸,“爷爷别这么说,您还硬朗着呢。”

    “我之前也是不服老啊!”老爷子摇摇头,“可不服不行啊,岁月催人老,不服也得服了!”说着拿过一边的拐棍跺了跺地,“恬恬啊,结婚的事你好好考虑,给裴琛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给孩子一个机会,裴琛他并非天性如此,他就是当年被伤的太深,他不是没有爱,只是执念扭曲了爱,以至于最后都忘记什么是爱,所以他才错过了你,然后痛苦了几年。”

    安恬深吸口气,然后点了点头,“爷爷,我会认真考虑的。”

    “好。”老爷子满意的笑了,“今晚就住这吧,不回去了?”

    老爷子都出口留了,安恬自然没有意见,便点头硬了。

    结果不想顾裴琛回来一听说要留下过夜,眉头就皱了起来。

    老爷子一看他这反应,顾不上还在饭桌上,抡起拐棍就要打,“好你个混小子,张能耐了啊,知道嫌弃我这糟老头子了,让你留下住一晚怎么了,你老婆孩子也留下,你要不乐意你自己走好了,走走走,吃完饭就走,看着你就烦!”

    “爷爷您这都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你,我就是……”

    “就是怎么?怕我老头子碍你眼?”老爷子鼓着眼睛,显然是真的动气了。

    安恬知道顾裴琛在顾虑什么,但她还是拉了拉他的手,轻声道,“留下吧。”

    既然安恬都这么说了,顾裴琛便也没再说什么,算是应下了。

    老爷子看他这不情不愿的样子有些心伤,气得直哼哼,期间再没给顾裴琛一个好脸。

    等晚上回了房里,安恬才说顾裴琛,“你之前不该那样的,我知道你的顾虑,可你越是那样,爷爷多心之余,反而更容易生疑。”见顾裴琛坐在床头不说话,安恬不禁眉头一皱,狐疑道,“你给我说句实话,你现在晚上还有失眠过吗?”

    顾裴琛下意识的要摇头,可抬眼看到安恬严肃的表情,却忽然顿住了,良久才道,“还好,只是偶尔,会突然惊醒。”

    “然后就会失眠?”安恬顺着问道,心里却很惊讶,因为自己就睡在顾裴琛身边,居然一点都没发现。

    顾裴琛没有吭声,深沉的凝视着安恬,算是默认。

    “你这种情况多久了?”安恬皱眉问道。

    顾裴琛看着安恬,“就,咱们一起的几天后吧,其实也没什么,比起刚开始的长期失眠,我这已经好很多了,至少不会影响什么。”

    “你为什么会惊醒,做噩梦?”安恬眼神闪了闪问道,“都梦见什么?”

    顾裴琛却是猛地脸色一变,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安恬被他这反应给吓了一跳,当即就扑进他怀里紧紧抱着了他的腰,“裴琛,你一定要尽快好起来,我答应你,只要你好起来,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闻言,顾裴琛身形一震,但身体还是僵硬着没有给予回应。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我不问了。”安恬抬头看到顾裴琛涣散的眼神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你别去想,那是做梦,都是假的,都过去了,裴琛你醒醒,别再想了!”

    安恬紧紧抱着顾裴琛,一遍遍催眠似的重复着,直到感觉对方的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紧绷的神经这才跟着松懈下来。

    等到顾裴琛终于主动伸手回抱住自己,安恬不由叹了口气,满心的担忧,却是什么都不敢问出口了。她一直以为顾裴琛已经好了,却没想到,是对方一直在自己面前压制着病情。

    “恬恬,我……”

    “别说了。”安恬两指压在顾裴琛的唇上,勉强扯了扯嘴角,“去洗澡吧,然后早点睡。”

    顾裴琛却看着安恬没有动。

    “我说话算好,只要你病好了,我们就结婚。”安恬笑着道,“我想跟你在一起,顾裴琛。”

    “好。”顾裴琛跟着笑了,却是拉着安恬一起站了起来,暧昧的眨了眨眼,“适当的运动有助于睡眠,一起洗吧。”

    “你……”安恬瞬间无语了,没想到这前一秒还蛇精病的某人瞬间就转换角色,那话语中的暗示听得安恬不自觉红了脸。

    顾裴琛却是不由分说,拉着安恬就朝浴室走。

    接下来的活色生香,美好旖旎自是不用说。

    两人从浴室闹到卧室的床上,直直折腾到了凌晨,等某人终于餍足了,安恬早累的眼皮子打架,都没来得及回应对方那句晚安,就直接睡了过去。

    然而黑暗中,顾裴琛却睁着眼睛,许久才压下心里的浮躁,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一开始的确因为有安恬在身边所以睡了几天踏实觉,可之后却依旧是噩梦缠绕,梦里不光是当年的那些事情,还有安恬带着孩子决绝的离开,明知道那些是过去,安恬和孩子也在身边,可他就是陷入那个光怪陆离的漩涡里出不来,久而久之就又开始抗拒睡觉了。

    但安恬那句承诺显然还是有效果的,尽管顾裴琛一晚上都噩梦不断,可他还是一遍遍强迫自己睡觉,结果第二天醒来才发现,这样睡了简直比失眠还累。

    安恬一睁眼就看到顾裴琛在揉太阳穴,而且眼睛下都是浓重的黑眼圈,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裴琛,你又没睡吗?”

    “睡了。”顾裴琛语气里都是疲惫,“可能是做梦的缘故,所以睡了反而更累。”

    安恬撑着手臂就坐起身来,脸色满是紧张,“裴琛,再找楚暮来给你看看吧,要是他不行,咱们就换个医生。”

    然而接下来顾裴琛的一句话却让安恬蓦然愣住。

    “恬恬,我决定了,为了治好病情放手一搏。”顾裴琛看向安恬的眼神是豁出去的绝然,“我打算,接受催眠。”

    “催眠?”好半晌,安恬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心里的不安令她咬了咬下唇,“可是,你的记忆会变成空白,你会忘记一切。”

    “傻瓜。”顾裴琛却伸手将安恬抱进了怀里,让她头枕着自己肩窝,低着头,热气就喷在安恬的头顶,“我只是想要忘记当年的事情。”

    “可是上次楚暮说了……”

    “那是之前,你当时不肯接受我,所以才需要把你一起给遗忘,现在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你已经不再是我的心结,我想,只要忘记过去,就好了。”顾裴琛打断安恬,声音却幽幽的,“我想,只有忘记了过去,我才能真正的获得重生。”

    只要忘掉了那些就不会在做噩梦,也不会再梦到你和孩子离开。

    顾裴琛在心里默默的加上了这一句。

    安恬听他这么说才放下心来,然后犹豫的点了点头,“不过我有个条件,你接受催眠的时候我要在场。”

    “好。”顾裴琛笑着亲了亲安恬的额头,“再睡会儿?”

    “不了。”安恬摇摇头,“爷爷应该已经起来了,咱们还是赶紧起来吧,我们不出去爷爷他肯定要等着一起用早餐,别让老人家等了。”

    顾裴琛笑笑,率先掀被下床,去衣柜先给安恬挑了件乳白色收腰长裙递过去,这才取了自己的衣服穿上。打领带的时候却故意凑到安恬面前,然后示意的挑眉眨了眨眼。

    安恬会意,没有急着去浴室洗漱,拉着顾裴琛的领带让他低下头,便动作娴熟的帮他打起了领带。

    阳光透过窗格洒进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暖暖的昏黄氤氲在两人周身,温馨而美好。

    两人一起到客厅的时候老爷子果然已经带着圆圆坐在了餐桌前,早餐依旧是中餐,清粥小菜配包子。

    小家伙已经等不及吃上来,撅着小嘴儿把勺子里的粥喝得稀里呼噜的,见爸爸妈妈进门便动作一滞,忙把勺子规矩的放回碗里,随即正襟危坐。

    “爸爸妈妈早。”一本正经的板着小脸问好,圆圆眼珠子却滴溜转的欢,“上幼儿园快迟到了,所以我才先吃的。”

    安恬和顾裴琛对视一眼,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老爷子宠溺的弹了小家伙个脑瓜崩,眼里含着笑意对两人点点头,“坐下吃饭吧。”

    老爷子话音刚落,却见接完电话的陈管家脸色凝重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