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26章 闫青妩
    看着陈管家的脸色,除了圆圆,一家人吃饭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谁的电话?”老爷子微蹙眉问道。

    陈管家看了顾裴琛和安恬一眼,这才稍微低头对老爷子道,“是,闫三小姐。”

    “闫青妩?”老爷子眉头一挑。

    陈管家点了点头,有些欲言又止。

    老爷子凝眉思索,便点了点头没再继续问。

    却听顾裴琛问道,“姨妈她打电话说什么了?”

    闫青妩是闫家老三,是顾裴琛母亲闫青蒓的三姐,也是闫家唯一一个对顾裴琛好的亲人。对于闫青妩,顾裴琛是很尊敬的,甚至多过于自己的外公闫老爷子。

    “这……”陈管家却看向老爷子。

    顾裴琛看他这反应,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

    陈管家一看他这是要黑脸的节奏,这才道,“闫三小姐说今日的飞机回国,是在机场给打的电话,这会儿应该已经在飞机上了。”

    如果只是这样,陈管家就不至于为难成那样了,但老爷子却突然咳了两声,打断了顾裴琛继续追问下去的意图。

    “先吃饭吧。”

    老爷子都发话了,纵然心里有疑问,顾裴琛也给暂时咽了回去。

    安恬看了看陈管家,心里不知为何竟生出一丝不安来,看陈管家先前的反应,似乎,和自己有关?

    用过早餐,老爷子破天荒的留下陈管家,让顾裴琛和安恬送圆圆去幼儿园,这更加剧了两人心里的疑惑,不过也只是对视一眼,便点头带着圆圆出门了。

    等一家三口出了门,老爷子这才看向陈管家。

    “闫三小姐对安小姐很有意见。”陈管家这才把话说了出来,但显然,话里还是有隐瞒,“她此番回国,主要就是为了这件事,她,反对裴琛和安小姐在一起。”

    老爷子闻言,脸色骤然一沉,“哼,我们顾家的事,还轮不到他们闫家人指手画脚!”

    “话是没错。”陈管家道,“不过闫三小姐这人老爷子您也知道,向来我行我素,在她那,少爷就是她外甥,才不会管什么顾家不顾家,只要她觉得不行,就肯定会千方百计的阻挠,我这就是担心,少爷和安小姐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又给她给突然搅合了。”

    “她为什么对恬恬有意见,以至于专程从国外飞回来?”老爷子沉吟须臾问道。

    “这……”

    “嗯?”见陈管家吞吞吐吐,老爷子眉头当即纠结了起来,“说!”

    “因为楚医生。”陈管家顿了顿才说了出来。

    “这和楚暮又有什么关系?”老爷子不明所以。

    “听闫三小姐的意思,楚医生正在给少爷治病,而且病了有段时间了,引起病因的,就是当年安小姐的悔婚离开,闫三小姐觉得安小姐就是个祸害,所以说什么都不会同意她和少爷在一起。”顶着老爷子慑人的视线,陈管家咬咬牙,还是将事情和盘托出了。

    果然说完就见老爷子变了脸色。

    “裴琛病了?”老爷子蹭的站起身来。

    陈管家点点头。

    “难怪,我就怀疑楚暮怎么突然和他来往这么密切,以前每周都会回来小住,现在叫他回来还来去匆匆一副很忙的样子,原来这是故意瞒着我怕我给看出来!”老爷子拿过旁边的拐棍,“立刻给楚暮去电话,让他过来一趟,我要亲自问问裴琛的病情!”

    “是,我这就去。”陈管家应了一声,便又转身打电话去了。

    另一边,顾裴琛两人把儿子送去了幼儿园,却没有急着发动车子赶去公司,两人沉默的坐着,一时谁都没有说话。

    良久,还是顾裴琛主动握住了安恬的手,“别担心,一切有我。”

    “嗯。”安恬点了点头,可情绪还是不高,顿了好一会儿才问道,“那个……”

    “姨妈应该是知道我犯病的事情了。”顾裴琛眯了眯眼,“从小到大,能让她紧张的,除了母亲的过世,就是我的病,当年也是她带我去国外,才结识的楚暮。”

    安恬闻言一怔,“可是,陈管家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嗯。”顾裴琛点点头,却是动手发动了车子,“别乱想,回头给我一起去机场接机吧,也让姨妈认识认识你。”

    “哦。”安恬嘴上应着,心里却莫名忐忑的很。

    因为不确定闫青妩确切的航班,顾裴琛打算早点去机场等着,所以特地将下午的事情都堆到了上午处理,还推延了两场会议。中午一过,便带着安恬直接开车去了机场。

    “怎么又不让席秘书开车,我记得你昨天还是让他送你去顾宅的吧?”两人到了地下停车场,直到坐进车里,安恬才忍不住问道,“你开车真的没问题吗?”

    “早上也是我开的,不也没事。”顾裴琛笑了笑,便发动车子开出停车位,掉头朝出口开去,“别担心,我会慢点开的。”

    安恬却皱了皱眉,她当然看得出来,顾裴琛是故意的,大概就是为了让那个即将见面的姨妈安心。

    想着即将和闫青妩见面,安恬就没来由的一阵紧张,手无意识的攥紧了身上的安全带。

    “别紧张,姨妈她就是看着性子泼辣,其实人很好的,你这么好,她一定会喜欢你的。”看出安恬的紧张,顾裴琛笑了笑安抚道。

    “嗯。”安恬也笑了笑,“专心开车吧。”

    顾裴琛便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路况上。

    两人花了半个小时才赶到机场,去查了下航班,今天正好三趟M国飞这边的航班,结合陈管家接完电话的时间,差不多还有个半小时才到。

    “去车里等吧,一会儿时间差不多再过来。”顾裴琛抬腕看了看时间,拉着安恬转身走出了机场大厅。

    等待的时间挺无聊的,因为不安,两人大多时候是沉默着,车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要喝饮料吗?我去买。”顾裴琛见安恬坐立不安的,便问道。

    “嗯。”安恬点点头,却道,“一起去吧。”

    顾裴琛见时间还早,便点了点头,“好,我知道旁边有家冷饮店不错,我们去那坐坐吧。”

    坐到冷饮店,有气氛的烘托,安恬浑身的紧张感这才消散了不少。

    两人在冷饮店一直坐到差不多时间,这才掐着点回到了机场。

    闫青妩果然是坐得这趟航班,远远看着人从出口出来,顾裴琛挥挥手忙拉着安恬迎了上去,脸上难得带着笑容。

    “姨妈,好久不见。”等人走近,顾裴琛便松开安恬的手,主动和闫青妩拥抱了下,这才拉过一边的安恬,“姨妈,这是安恬,恬恬,叫姨妈。”

    安恬张嘴刚要叫人,就被闫青妩挑眉冷眼给打住了,“可别乱叫,我外甥就裴琛一个,可没有什么别的乱七八糟的亲戚。”

    安恬脸色刷的就白了。

    顾裴琛紧了紧安恬的手,对着闫青妩皱起了眉头,“姨妈,恬恬是我的妻子,我们……”

    “妻子?”闫青妩冷笑,“你们结婚了吗就妻子,当初你身边的女人可不少,要那样都算是妻子,那还拿民政局这玩意儿做什么?”

    “姨妈!”顾裴琛脸色一沉,“恬恬她……”

    “行啦行啦,飞这一趟都累死了,你的车呢,我们这就出去吧,别的回去再说。”打断顾裴琛的话,闫青妩率先走在了前面。

    闫青妩今年也有五十三了,可却包养的极好,除了眼角的鱼尾纹,脸上根本没多少皱纹,气质优雅时尚,说三十多也有人相信。但也正是这么个女人,优雅之余却透着顾自强悍的泼辣劲儿。

    安恬注视着闫青妩的背影,既尴尬又难堪。

    “走吧,回去了。”顾裴琛看着安恬的脸色有些心疼,伸手揽了揽她的肩膀,这才拉着她跟着闫青妩的脚步走了出去。

    上车的时候又出了那么点小摩擦。

    本来嘛,安恬是要做副驾的,结果顾裴琛刚给她打开车门,闫青妩就挤了进去。

    安恬尴尬的不行,仓惶间匆忙拉开后座门坐了进去。

    顾裴琛歉疚的看了看安恬,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才绕过车头坐到了驾驶座,发动车子开了起来。

    “裴琛啊,你这也老大不小的了,玩儿该玩儿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好好找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儿安定下来了。”车子刚上路,闫青妩就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姨妈你可冤枉我了,我有老婆孩子,自然是在过安定日子,可没有在玩儿。”顾裴琛从后视镜看了眼后座的安恬,笑了笑道。

    “老婆孩子。”闫青妩脸色微沉,“结婚的那才叫老婆孩子,没结婚的那是情妇私生子。”

    这话一出,安恬当即变了脸色,不等顾裴琛反应,一句话就呛了回去,“裴琛是顾家人,我儿子是顾家的子孙,认祖归宗认的也是顾家的祖宗,是不是私生子,可不是闫家说了算,我们母子也不需要顾家以外的人来承认!”如果说闫青妩只是针对自己,那安恬可以为了顾裴琛在乎这个姨妈忍了,但儿子就是她的逆鳞!

    “你!”闫青妩显然没料到看起来软软弱弱的安恬居然敢呛嘴,顿时脸色大变,“没教养的东西,你就这么跟我说话,我可是裴琛的姨妈,是他的长辈!”

    “那又怎么样?”安恬不甘示弱的顶回去,“你既然不承认我,你就不算我的长辈,对于肆意对我和我儿子口出恶言的陌生人,我不需要教养这东西,也不需要尊重你!因为你不配!”

    嘎的一声刺耳声响,顾裴琛猛然踩了刹车,险些造成连环追尾,还好后面的车子反应快,但紧接着就是一连串喇叭声和喝骂声。

    对于这些,顾裴琛恍若未闻,只是黑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的盯着前面,双手紧紧的攥着方向盘,崩的青筋都蹦了起来。

    安恬看着顾裴琛这样的反应,只觉心里猛然一沉,失望的咬住了下唇。

    闫青妩却得意的勾起了嘴角,下一秒就对安恬呵斥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