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28章 讽刺的亲子鉴定
    陈管家虽然没有明说,但顾裴琛知道,自己生病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的,反正就是让老爷子知道了,这让他有些烦躁,挂了电话也无心办公,干脆拿上西装外套去敲了休息间的门。

    “恬恬,睡着了么?”

    话音刚落,房门就开了,安恬睡眼惺忪的揉了揉脸。

    “怎么了吗?”她这刚睡着就被叫起,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也忘了睡前还玩儿高冷来着。

    “走吧,爷爷让我们去顾宅。”顾裴琛抬手给安恬顺来顺稍微凌乱的发,眼底沉淀的焦躁也因为看到安恬而瞬间柔软了下来。

    “下班了?”安恬下意识的拉过顾裴琛的左手看腕表时间,“这还有一个多小时呢。”

    “我生病的事,老爷子应该知道了,所以这趟被叫过去,肯定是兴师问罪呢。”顾裴琛语气无奈,随即将外套穿上,拉着安恬就走,“走吧。”

    “啊?”安恬闻言愣了,“爷爷他怎么突然就知道了?”

    顾裴琛皱着眉,想了想还是摇头。这件事从头到尾知情的就那么几个,大家都一致决定瞒着老爷子,至于究竟是怎么捅到老爷子那的,楚暮不可能,张檬远在安城也不可能透露,那就只能是小姑顾婉了。

    “先回去再说吧。”顾裴琛叹了口气,不管是谁透露的,反正眼下老爷子知道了,少不得要挨一顿削,不为别的,就为他孙子病了,老爷子却是最后一个知情的,就那脾气,生气是可想而知的。

    “嗯。”安恬点点头,紧随着顾裴琛的脚步,“爷爷他也只是关心则切,他肯定就是发发脾气,肯定不舍得真拿你怎么样的,知道你生病,他现在肯定心疼着急还来不及呢。”

    “可之前瞒着他老人家,不就是担心他着急么。”顾裴琛摇摇头,两人随即进了电梯,一路下行到地下停车场。

    “又不让席秘书开车啊?”见顾裴琛按的是负一层的按键,安恬问道,“你现在因为老爷子的召唤情绪不稳,还是让他来开车吧。”

    话音刚落,顾裴琛却将车钥匙扔给了安恬,“你来开。”

    “哦。”安恬还没开过迈巴赫这样的豪车呢,拿着车钥匙激动紧张的有点手抖。

    两人很快到了地下停车场,便由安恬将车开了出来,等顾裴琛坐上副驾系好安全带,随即一脚油门儿冲了出去。

    “啧!”这速度,连旁边的顾裴琛都被惊了个措手不及,“一来就开这么快干嘛呢?”

    安恬也被吓出一身冷汗,忙把速度降了下来,“我这不是第一次开这么贵重的车么,兴奋过头了,再说就这速度,一般的车可没这么彪悍。”

    见顾裴琛始终蹙着眉头,情绪也不怎么好,安恬便专门播放了舒缓神经的轻音乐,而且一路上就绞尽脑汁的和对方闲扯分散对方的注意力。但效果并不显著,她讲了几个笑话,把自己笑得不行,结果对方也就捧场的扯了扯嘴角,特别不给力。

    这一路憋屈的,安恬都无奈了,等赶到顾宅,顾裴琛脸上那点勉强的笑容都彻底消失了个干净,面皮紧绷着,一副如临大敌的夸张反应。

    见他这样,安恬不得不在距离顾宅一点距离外的路边将车给停了下来,伸手握住了顾裴琛的手,“裴琛你放轻松,你这隐瞒都是为了不让爷爷担心,他老人家会理解你的,应该不会很生气,我也知道你是怕他着急,但你越是这样他反而越会担心不是吗?你只有表现的很正常,让他看着你没有事,他这才能够感到安心不是,来,跟着我做,深呼吸。”

    顾裴琛死死的盯着前方,良久才闭上眼深呼吸,但胸脯的起伏却明显过急。

    安恬一看他这样就知道根本没有放松,无奈之下,脑子突然灵机一动,二话不说,拽着顾裴琛的领带就把人拉到了面前,然后霸气的对着那紧抿得几乎失去血色的薄唇重重吻了下去。

    几乎是两唇相触的瞬间,顾裴琛就茫然的睁开了眼,不过一秒,就立即反客为主,扣住安恬的后脑勺,就将主动权给夺了过来。

    一时间,两人倒是吻得难舍难分,但不得不说,安恬这飞来一笔的确很有用,等一吻结束,顾裴琛的情绪已经平复了很多,两人额头抵着额头微微喘息,但顾裴琛的脸色却明显没那么紧绷了。

    “还要来么?”安恬眼里噙着笑意,抬手摸了摸他已经恢复正常的脸色,调笑道。

    顾裴琛被调笑的气闷,抓过安恬作乱的小手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手背,“你个磨人的小妖精,晚上回去再收拾你!”

    “噗!”安恬笑喷了,“磨人哈哈……磨人的小妖精哈哈哈……顾裴琛,你是个人才!”

    顾裴琛被笑得一阵窘迫,倒是紧张的心情尽数消散了,拉过安恬又狠狠亲了那笑得停不下来的小嘴,这才傲娇的抬抬下巴,“开车吧,爷爷该等急了。”

    安恬见他是真的没事了,这才听话的不再笑闹,发动车子朝顾宅大门开去。

    陈管家老早就等在门口,见车子过来,二话不说就按了铁艺闸门的电子锁,让车子畅行无阻。这会儿才不过公司正常的下班时间呢,陈管家人就等在这了,不用说,老爷子的确是挺着急的。

    安恬瞥着紧跟着的陈管家,和顾裴琛对视一眼,这才停好车下来。

    “少爷安小姐,老爷子和楚医生在客厅,让少爷回来就赶紧过去。”陈管家上前先是向两人问好,这才对顾裴琛道。

    顾裴琛点点头,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拉着安恬就朝正院那边走去。紧张焦躁了一路,到了这里,反而没什么感觉了,不过这还得归功于安恬难得的主动。

    两人走到正院客厅,果然见老爷子黑着脸和楚暮对坐沙发上,没有说话,气氛很是沉闷。

    脚步顿了顿,这才跨过门槛走了进去,两人齐声给老爷子打招呼,“爷爷。”随即便极有默契的双双瞥向端着茶杯喝的老神在在的楚暮。

    楚暮喝茶的动作微顿,却只是回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几乎是两人出声的同时,老爷子就炸了,一拐棍朝顾裴琛抡了过来。

    “你还知道我是你爷爷!出了这么大事,你居然瞒着我!如果不是你姨妈突然打电话因为这事回来,你是不是要彻底疯掉才让我这老头子知道啊?!还有你!”老爷子骂完孙子,矛头一转就指向了安恬,印象中,这还是老爷子第一次对着安恬黑脸,这么严厉,“他胡闹,你也跟着胡闹,你们都瞒着,你,你们……”

    “爷爷!”顾裴琛见安恬被骂,当即就不干了,一把拽过安恬给护在了身后,“生病瞒着您的事是我的决定,您刚做完手术,我不想您因为我生病担心着急,这不关恬恬的事!再说,我这不没什么事么,也就是偶尔失眠而已,真没什么的爷爷!”

    这种时候,老爷子正在气头上,安恬自然不会跟他计较,也不会只躲在顾裴琛背后,便站出来道,“是啊爷爷,您别动气,我们瞒着你,也是为你的身体着想,只是不想你为此事担心……”

    “你闭嘴!”老爷子却虎目一瞪打断了安恬,虽然没有对她动手,但那眼神却冷厉的可怕,“我原本以为你是个懂事的,结果你也一样糊涂!这种事你们瞒着我,我就这么一个孙子,我们顾家唯一的血脉,他要有个闪失……”

    “爷爷!”顾裴琛见安恬瞬间惨白了脸,当即打断了老爷子的口不择言,“这事儿是我不对,是我不争气让您着急了,可关恬恬什么事,您怎么能这么骂她,她又没做错什么,是我让她不许告诉您的,您要骂就骂我!”顿了顿,顾裴琛才接着道,“而且什么我是顾家唯一的血脉,难道圆圆不是了,您这么说虽然是气急无心,可恬恬和圆圆听了多伤心!”

    顾裴琛原本以为这么说,老爷子火气就该压压了,却不想老爷子的脸色反而变得更难看,看着安恬的眼神,就像淬着冰的刀子,又冷又锋利。

    对上那样的视线,安恬下意识的皱了眉头,心里莫名生出一股不安来。

    果然,下一秒,老爷子就抓起茶几上一沓照片以及一份文件砸在了安恬的身上。

    “呵……安家的子孙,你倒是给我解释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爷子骂完,直接气得跌坐到沙发上。

    安恬脸色一阵茫然,然而低头看到脚边的照片以及亲子鉴定几个大字,却陡然瞪大看双眼。

    那照片居然是安恬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证据,最荒唐的是,照片上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前男友,程远!而且无一不是亲密的画面,有他们在机场手腕手的,有后来两人御膳斋‘深情对望’的,还有商场门口‘苦涩对视’的,只是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让人震惊的,是两人的亲密床照!

    这张床照的拍摄相当刁钻,竟然将床头的日历都拍了进去,而时间,却是安恬当初和顾裴琛同居前。

    安恬不敢置信的瞪着这一地‘证据’,浑身僵硬冰冷,良久才机械的将目光看向旁边的亲子鉴定上,而末尾那非父子的鉴定结果,简直就是一场笑话!然而她被这笑话憋的胸疼,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顾裴琛也同样盯着那些照片和所谓的亲子鉴定,蹙着眉头脸色晦暗不明。

    而安恬觉得讽刺的瞬间却是陡然一惊,四下张望后瞬间就变了脸色,“圆圆呢?!”

    没错,都这个时间了,幼儿园早该放学,可是今天圆圆却没有回来!

    老爷子绷着脸冷冷的沉着目光,“我们顾家,从不给别人养儿子!”

    如果说老爷子对安恬是失望,那这一瞬间,安恬又何尝不是,她甚至都没去看身边顾裴琛是什么反应,咬着牙点点头,转身就走。

    而看了这么一出大戏的楚暮,也完全傻了,他以为老爷子生气只是因为顾裴琛隐瞒病情不说,没想到还目睹了这么一出家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