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30章 闫青妩的约见
    第二天是周六,圆圆不用去幼儿园,顾裴琛的意思是带着儿子去公司,反正安恬在公司其实也是玩儿,带着儿子也没负担,但安恬没同意,直接带着圆圆去了向敏那。

    顾裴琛知道这其实还是因为昨天的事闹的,但也只有无奈的份儿。知道安恬心里不痛快,便由着她去了。

    送走了安恬母子,顾裴琛却没有闲着,而是去了顾宅那边找老爷子,不为别的,就为了那些照片,以及所谓的亲子鉴定。东西是陈管家交给他的,老爷子并没有出面。

    “爷爷他还好吧?”虽然老爷子昨天对安恬的态度让人生气,可毕竟还是自己的爷爷,临走前,顾裴琛还是忍不住关心了句,老人自从手术后身体就大不如前,就怕他怒急攻心气坏了身体。

    “老爷子好吃好睡,少爷就放心吧,不过你隐瞒病情的事,老爷子很生气,并且已经和楚医生达成共识,关于你的病情,他都会全程跟踪,任何情况都必须给他上报。”陈管家道。

    陈管家这避重就轻的态度,让顾裴琛挑了挑眉。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陈管家的反应有点怪怪的。

    被顾裴琛探究的目光盯着,陈管家随即垂下眼帘,微低着头。

    “照片和亲子鉴定的事,爷爷怎么说?”没错,顾裴琛奇怪就奇怪在这点,自己询问的意思本来就是担心爷爷因为照片和亲子鉴定的事钻牛角尖气坏身体,他就不信陈管家真的没听懂,却故意顾左右而言他,这么反常,由不得他不多想。

    “相较于这个,老爷子更关心少爷的病情。”陈管家顿了顿道。

    顾裴琛眸色闪了闪,这才没再多问的拿着东西转身出门。

    坐进车里,顾裴琛没有急着发动车子,而是给席浩峰去了个电话,约对方在公司见面,然后便直接驱车前往公司。

    到了公司,顾裴琛直接将照片和亲子鉴定扔到席浩峰面前。

    席浩峰起初没反应过来,低头看到照片的内容却是惊得瞪大了眼,一脸的不敢置信,还有那份亲子鉴定……他惊恐的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豪门秘辛!

    老板居然将这么私密的东西给自己个外人看,这,这,这份信任,简直太受宠若惊了!

    “把照片和亲子鉴定的事情都给我调查清楚,两天时间,我要看到真相。”顾裴琛却并不知道小秘书内心的惊涛骇浪,雷厉风行的吩咐完,转身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席浩峰瞪着眼睛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老板的意思,挠了挠头,苦逼的哀叹自己被剥削掉的周末假期,拿起照片和亲子鉴定起身走人,加班不务正业的充当‘福尔摩斯’去了。

    进了办公室的顾裴琛却并没有真的加班办公,而是站在落地窗前,烦躁的点了支烟,可送到嘴边时,想起安恬的话又给无奈的掐灭掉,转身去办公桌前拉开抽屉,撕了支棒棒糖含在嘴里,那甜丝丝的口感腻得他当即皱紧了眉头。

    可也正是这甜的腻人的味道,让他更想老婆儿子,同时那些照片和亲子鉴定,也令他无比烦躁。

    拿出棒棒糖转手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顾裴琛最终还是无奈的给楚暮去了个电话。

    楚暮来的很快,挂了电话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顾裴琛的办公室。

    “周末还加班,大老板比领薪水的员工还兢兢业业啊!”随口调侃着,楚暮也不等对方招呼,便自觉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修长的双腿交替,就像个优雅绅士的贵公子。

    两人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对方什么德行,顾裴琛再了解不过,也不理会他的调侃,走到楚暮斜对面的单人沙发坐了下来。

    “说吧大忙人,找我来是什么事?”周末天,脸席浩峰都给支出去办事了,自然没人来给楚大医生送茶送饮料,他也不见外,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想让你给我做催眠。”顾裴琛沉稳的话语却听得对方一惊,见楚暮陡然瞪大的双眼,淡定的补充一句,“我是认真的。”

    “不是……”楚暮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你该不会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所以想不开了吧?其实吧,旁观者清,我觉得……”

    “其实我的失眠症状一直都在,而且,精神状态也越来越糟糕,以前尼古丁和咖啡能缓解这种情绪,可是现在都不怎么管用了,有时候情绪一上来,就觉得抓心挠肺的,特别压抑难受。”顾裴琛打断楚暮的话,“这是我和恬恬商量后的决定,和昨天的事无关,再说,我自己的女人我还能不清楚吗,那些东西,我一点也不信。

    楚暮挑了挑眉,这倒是挺意外的,不过那毕竟是好友的家事,不方便他这外人多说什么,便端正了脸色谈病情方面的事情,“可是你之前不是都因为安小姐……”

    “是有那么点作用,不过也就几天。”顾裴琛叹了口气,“而且恬恬那时候根本不是因为原谅我才答应留下的,所以人虽然留在眼皮子底下,可我还是会觉得不安,现在我和恬恬是在一起了,但情绪却不由控制,甚至糟糕到一丁点不如意的事情都能左右,这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哎……”楚暮听完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就是压力太大了,早就给你说过了,你这样的情况要适当放松,劳逸结合,别整天忙着公司的事情,适当的时候也多带着老婆儿子去外面走走,旅游,野餐,什么都行,你就是不听。”顿了顿,才话锋一转,“你真的想好了?要知道,催眠这种事情虽然没有什么难度,可未知数却也不是没有,凡事总难免有个意外,而且我想,你现在应该也是不愿意忘掉老婆孩子的吧?”

    顾裴琛点点头,“我只想忘掉当年的那件事。”说他不孝不孝也好,无情也罢,总之当年那些事情已经折磨了自己这么多年,是时候该彻底放下了,既然不能依靠自己放下,那就借助外力好了,“时间上你来安排,我随时配合。”

    楚暮见他态度坚定,也就不再多说,点点头道,“行,那就这么说定,我们回头再联系确定具体的时间。”说罢站起身来,“既然事情都谈妥了,那我就先走了,不打扰你这工作狂了。”

    谁知顾裴琛却跟着起身道,“一切吧,反正我也是要离开的。”

    “你不留下加班了?”楚暮一脸惊讶。

    “嗯。”顾裴琛率先朝门外走去。

    楚暮摸了摸鼻子,这才跟了出去。

    “既然不用加班,那干嘛把我约来公司?”进了电梯,楚暮才忍不住问道。

    “有些人要让手下人去办,所以才来了公司,而且恬恬和孩子都不在,家里呆着烦。”顾裴琛微蹙着眉头道。

    楚暮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只是抬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我没事。”顾裴琛冲楚暮勾了勾嘴角。

    楚暮不置可否的纵了纵肩。

    两人下了地下停车场便各自分开上了自己的车,离开前,都默契的摇下了车窗。

    “开车小心点,其实你现在的状态真的不适合在外边晃荡,没什么事还是在家里呆着吧,实在不行,就吃药,反正就几天,等时间确定下来就好了。”楚暮一边发动车子一边不放心的叮嘱道。

    而顾裴琛的回应,只是邪性的笑着摆了摆手,当先一脚油门儿把车子给开了出去。

    楚暮在后边看得直摇头。

    顾裴琛并没有真的就开车回家,想着安恬应该还在向敏那,也没事先打个电话,就直接一车把自己支了过去。不想刚到小区门口,就被一个电话给阻了下来。

    来电不是别人,正是顾裴琛的姨妈闫青妩,约他去一家新开的茶餐厅见面,而话里明里暗里都让他不要带多余的人,至于那个多余的人是谁,自然是不言而喻。

    顾裴琛心里虽然不高兴,但对方毕竟是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的亲人长辈,倒也不好表现出情绪,只得给应了下来,挂断电话便调转车头,朝闫青妩说的那家茶餐厅开去。

    茶餐厅的名字叫梦幻,装修走高档幽静风格,倒是店如其名。门口推开玻璃门是悬挂的水晶流苏门帘,门帘上挂着非主流的七彩风铃,门帘动,风铃就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每一桌都放着一盆君子兰,意境浪漫而恬静,的确很富有梦幻的格调。

    顾裴琛一进门,就看到了靠窗卡座里的闫青妩,一身深黑色系,将浑身气质衬托出妩媚风韵之余,更显出咄咄逼人的强势气场。

    与此同时,闫青妩也看到了他,冲他挥了挥手。

    顾裴琛勾唇笑了笑,径自走了过去,在闫青妩对面坐下后,才叫了一声,“姨妈。”

    这刚一坐下,就有服务员立即过来点餐了。

    顾裴琛要了杯白开水,又给随手扔了几百的小费,便打发了服务员,一双眼睛却直看着对面的闫青妩,“姨妈突然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你个小没良心的。”闫青妩挑挑眉,似真似假的笑骂了句,“也不知我大老远跨洋飞回来都是为了谁。”

    “姨妈,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顾裴琛被说的有些无奈,正好这时候服务员把白开水送了过来,便端起来喝了一口。

    闫青妩了解顾裴琛的脾气,也不跟他拐弯抹角,直接从包包里拿车一个信封,和一份文件,推到顾裴琛面前,“我这有东西要给你看看,因为这个,我才约你出来的。”

    如果说看到信封的一瞬顾裴琛还觉得纳闷儿,那么在看到那似曾相识的文件时,却是陡然变了脸色。

    “看看吧,这些东西,对于你而言,我觉得很有必要。”闫青妩道。

    却听顾裴琛忽然问道,“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