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32章 陈旭上门
    “不看看吗?”闫青妩挑了挑眉,见顾裴琛只是执拗的看着自己,舒展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你别管这东西我是怎么来的,你只要擦亮眼睛看清楚,那个女人的真面目。”

    “不用了。”顾裴琛面无表情,手一拍信封站起身来,“我的女人是什么样,我自己清楚,用不着别人多管闲事……”

    “裴琛!”闫青妩脸色骤然一愣,眸光严厉,“你是在斥责我这做姨妈的多管闲事?可我这么大老远回来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这小没良心的!亲子鉴定就在你面前,你为什么不敢看?因为你知道这就是打破你自欺欺人的证据,那女人不止给你戴绿帽子,还让你给别人养儿子!”

    “你见过圆圆了吗?你认真看过他的长相了吗?我不相信什么科学,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自己的儿子,我还没瞎到认不出来的地步!”如果说之前顾裴琛还念着难能可贵的亲情情分,这才却是动了真怒了,“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说完不顾闫青妩错愕受伤的神情,转身就走,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茶餐厅。

    本来是打算去接老婆儿子的,上了车却烦躁的一拳头捶在方向盘上,只觉太阳穴突突抽搐的疼的厉害,眼前都一阵阵的发晕,脑仁儿更是因为情绪的波动而针尖扎似的难受。

    为什么一个个就是不想看着自己的日子好过?他到底欠谁的了!为什么一个个都要摆着一张正义的嘴脸给自己找不痛快?!

    纷繁的思绪膨胀得顾裴琛心里的不平狰狞而扭曲,腥红了双目,紧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崩着青筋,整个人都置身在阴鸷的雾霭覆罩里,呼吸沉重,挣扎不得。头皮也仿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乱无章法的四面拽扯着,令他疼的发狂。

    狭小的车厢里,粗重的喘息声声回荡,仿似连空气都渲染上了浓重沉闷的压力,窒息,却无能为你。

    顾裴琛,你疯了。

    潜意识里忽然闪过这句话,顾裴琛浑身都被惊的一抖,总算是从自己构建的梦魇里挣脱出来。

    “不,不能疯……”

    是啊,不能疯,他还有恬恬,还有可爱的儿子,他不能在妻儿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先倒下。

    想到这,顾裴琛浑浊的意识瞬间拉回了现实,眼前的晕雾逐渐变的清晰起来,神经没那么紧绷,呼吸也慢慢平稳。

    深吸一口气,顾裴琛转头瞥了一眼茶餐厅闫青妩所在的位置,对方仍旧悠哉的喝着下午茶,只是好看的眉头微微蹙着。

    其实如果可以,顾裴琛还是不想对闫青妩说那样的重话,但恬恬和儿子,的确是他的逆鳞,这逆鳞,谁也碰不得,不止是闫青妩,哪怕是老爷子也一样。

    不过他没有想到,照片和亲子鉴定这东西,闫青妩居然也有。不用说,那所谓的亲子鉴定肯定是复印件。

    如此处心积虑,还真是铁了心要对他们一家的生活搞破坏啊,但不管这背后操控的人是谁,这一次,他顾裴琛都不会手软!

    稳了稳心神,顾裴琛这才发动车子,前往向敏所在的小区,打算接上老婆儿子去吃顿好的。

    一到小区,顾裴琛就拿出手机打了安恬的电话。

    而这会儿的安恬在干嘛?她忙着呢。

    向敏家冰箱里的食材挺丰富的,正好还都是做火锅的食材。算起来她们自打回到凤城,已经好久没吃过火锅了呢,以前天天看着还不觉得,现在看不到只剩下回忆反而特别馋,当下商议便定了下来,中午吃火锅。

    因为熬汤底费时间,安恬老早就去厨房忙活了,接到顾裴琛电话的时候,她面前汤锅里正咕嘟沸腾的欢。

    “什么事?”安恬一手拿着勺子搅拌汤底,一手捏着电话道。

    “我在小区门口,你带着圆圆下来吧,我在御膳斋订了位子,我们中午……”

    “啊?”顾裴琛话没说完就被安恬给打断了,“我这正熬火锅呢,我们走了,小敏一个人也吃不了啊。”见对方忽然沉默下来,安恬想了想还是没忍住道,“反正火锅人多热闹,要不你也上来一起吧。”

    就顾裴琛那臭脾气,安恬本以为对方会高冷的拒绝,没想到却嗯的应了。

    “好,我一会儿就到。”顾裴琛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安恬看着手机有些惊讶。

    “怎么了?”在客厅陪圆圆看电视的向敏听到动静进来就看到安恬对着手机发呆,不禁纳闷儿的问道。

    “没什么。”安恬摇摇头收起手机,“裴琛过来了,一会儿就上来。”

    “顾裴琛要来啊?”向敏也惊讶了,“啧,真想不到啊。”

    安恬不置可否的纵了纵肩。

    向敏道,“行,人多热闹。”

    这公寓原本就是顾裴琛自己的,自然也不用她们下去开门,那就等着好了。

    果然没过多久,门铃就响了。

    开门看到顾裴琛,尽管接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向敏还是觉得对方气势强的让人些微不自在,“嗨,进来吧,恬恬在厨房呢,你随便坐。”说着便侧开身让对方进来。

    顾裴琛也不客气,点了点头,便大步走进门来,看了看沙发上看动画片正入神的小家伙,却是脚步一转径自去了厨房。

    向敏看着他那亟不可待的样子,倒是放心的露出了笑容。看顾裴琛这么着急安恬的样子,那他们之间的问题应该不是很大,不管有什么艰难,关键的还是爱人齐心,毕竟,要相伴一辈子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彼此。

    不过看到顾裴琛进去就从身后抱住了安恬的腰,两人在那腻歪打闹,向敏为安恬感到高兴的同时,想起某人,却又不禁觉得羡慕心酸。不自觉的抬手覆上小腹,向敏转头望着窗台盛开的紫罗兰,眼神深处是浓郁化不开的哀伤。

    没有关系的向敏,就算那个人这一辈子注定不会爱你,你还有宝宝,往后的日子,你不会再是一个人了,其实,那也是种幸福,不是么?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眼睛却不由酸胀的厉害,直到被圆圆拉扯了好几下手,这才从悲伤的情绪中醒过神来。

    “怎么了圆圆?”向敏愣了愣才低头问道。

    却见圆圆一瞬不瞬的蹙眉望着向敏,“干妈,你为什么难过啊?”

    安恬闻言一愣,“干妈没有难过。”

    “骗人。”圆圆小眉头皱的更紧了,“没难过你干嘛要哭啊?”

    向敏这才惊觉脸上凉沁沁的,慌乱的抬手一抹,果然一脸泪水。被小家伙逮了个现形,向敏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圆圆却没有追问,而是抱住了向敏的大腿,一脸认真的道“干妈不要难过,圆圆会心疼的,小宝宝也会心疼的。”

    “哎哟。”向敏那满心伤感都让圆圆这体己话安慰没了,蹲下身就抱住小家伙在那肉嘟嘟的小脸蛋儿上狠香了两口,“小可爱,还是你贴心,干妈有咱们圆圆疼真开心!”

    “小宝宝也会心疼的。”圆圆正经脸重审。

    向敏被他那严肃的样子逗的不行,忍不住伸手轻轻捏了捏那脸颊肉,“是,干妈有小宝宝疼,所以不会再难过了。”

    “嗯。”圆圆这才满意了,小脸埋到向敏怀里蹭啊蹭,“大人哭鼻子真难看,干妈以后都不许哭了,不然小宝宝以后也会成小哭包的,圆圆不喜欢哄小哭包。”

    向敏简直被小家伙萌的不要不要的,一颗心都化透了,哪里还有半分伤感的情绪,当下二话不说,抱起圆圆和坐回沙发上,陪着小家伙一起看动画片了。

    只是她这刚没坐下一会儿,门铃就再次响了,今儿这公寓似乎走旺运,还挺热闹。

    但这个时候,来这里的会是谁?

    向敏揣着疑惑,却习惯性的没有去看猫眼,顺手就打开了门,结果却在看清门外站着的人时脸色骤然变得煞白,当即就要关门。

    陈旭忙伸手给抵住了,“小敏……”

    “你不用白费心机了,孩子是我的,你不要我自己能养,我是不会杀死自己的亲骨肉的,你走吧,我这里不欢迎你!”向敏只要一想到陈旭是为什么而来,就觉得浑身冰冷,冻得连血液都凝固了,不顾受伤也坚决要将陈旭拒之门外,“你走吧陈旭,就当我求求你了,别让我去打掉孩子,你就当从来不知道,我发誓哪怕是到我死那一刻,我也不会告诉孩子你是他爸爸的真相,你结婚生子都跟我没有关系,我一定不会去插足你的生活,也不会利用孩子破坏你的家庭,如果我说谎,就让我不得好死,你要还是不放心,那我可以走的远远的,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我求求你,你走吧!”

    “小敏你先别激动,你听我说……”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你走!你走啊!我求求你就放过我吧!你走!你走啊!”

    圆圆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看到干妈哭得那么伤心,急得小炮弹似的跳下沙发就冲过去撞到了陈旭身上。

    “陈叔叔是坏人,不许你欺负干妈!呜呜……圆圆讨厌你,不许欺负干妈哇……”

    安恬和顾裴琛听到动静冲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混乱场面。

    刚才向敏喊得那些话两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顾裴琛还好,安恬却是瞬间黑了脸,冲过去就把向敏给护在了身后,第一次冷脸瞪着陈旭,那眼神陌生的锋利。

    “陈旭,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你还是不是男人!小敏怀了你的孩子你不负责就算了,居然还让她打掉,扼杀亲骨肉的话你都说的出来,你还是不是人?我们当初真是错看你了!小敏爱上你简直就是瞎了眼!怀孕是她自己能行的吗?如果不是你当初借酒装疯犯浑,她至于吗?如今你推卸责任一切让她背负不算,还要在她千疮百孔的心上雪上加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