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34章 突然造访的老爷子
    安恬没想到自己这难得两次撞车,居然都遇上程远,该说这是孽缘呢还是孽缘呢!

    见程远望过来,安恬随即别开视线,问顾裴琛,“裴琛,车撞的严重吗?”

    顾裴琛冷了冷的眯了眯眼,这才转身往回走,“没什么,就擦掉点漆。”

    眼看着顾裴琛就要上车,程远这才如梦初醒,忙几步赶了过去。

    “顾总您看,这真是不好意思,那个……”

    顾裴琛看也没看程远一眼,直接上车,摔上了车门,将程远没说完的话给冷酷打断。

    “开车。”迎上安恬看来的视线,顾裴琛却是喜怒不露于色,随手将已经被惊醒的圆圆给抱到了腿上。

    但安恬升上车窗,还没来得及发动车子,车窗就被程远给拍响了,见对方那锲而不舍的样子,无奈之下,只好将车窗降了下来。

    “干嘛?”安恬曾经有多在乎这个男人,现在看着他就有多厌恶,“要知道可是你自己开车撞上我们的,我们的车掉了漆没找你麻烦,怎么着,你还想讹诈我们赔你修车钱啊?”

    “不是,你误会了。”程远下意识的恬恬就要出口,在舌尖打了个转硬是咽了回去,“今天的事真是很抱歉,我的意思是说,你们修车的费用我会一力承担,到时候可以打我的电话……”

    “不必了。”安恬冷冷的升上车窗,“因为那点钱就和你这种人纠缠不清,我们觉得膈应。”说完不管程远还站在那,发动车子一脚油门儿就轰了出去,动静大的吓得程远连退几步,险些摔了。

    程远好险稳住身形,目送着那辆酷炫的迈巴赫久久没有反应,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难过又懊悔,甚至还隐隐不甘。这个人,原本是属于他的,如今却……

    直到大家等不及狂按喇叭,程远这才从恍惚中惊醒神来,忙回到车上发动了车子,堵塞的交通这才恢复了畅通。不过比起安恬他们开的迈巴赫,程远的宾利显然不经撞,车前灯都给撞碎了,前盖也凹了一块进去。

    与此同时,顾裴琛却是脸色黑如锅底。

    安恬不停的从后视镜里去看他,越看他脸色心里越堵。从头到尾自己和程远的交流都不在激怒顾裴琛的范畴吧,那这家伙黑脸又是为了啥?难道就为了被擦掉的那一块小漆,还是说,单单只是因为遇见了程远这个人,因为他们曾经的那段年少轻狂的感情过往?

    这么想着,安恬心里忽然就有些不是滋味儿了。

    要知道他们老爷子手头那些照片上的男主角可就是程远,顾裴琛冲着自己黑脸,难道其实还是在意的,哪怕明知道那些不是真的?还是说,他其实心里也信了,只是嘴上哄着自己不相信?

    女人最忌讳的就是胡思乱想,因为想着想着就容易钻牛角尖,而眼下的安恬就有点。

    于是这一路上,两人是谁也不理谁,都各自生着闷气。

    当然,安恬显然是误会顾裴琛了,他黑脸可不关照片的事,就是纯碎见过期情敌的厌恶。

    还是小孩子心思单纯无忧无虑,本来就睡眼朦胧,大人又那么安静,加上车子微晃,没一会儿就又睡了过去。

    “怎么不说话?”过了半晌,顾裴琛首先憋不住了,挑眉看向安恬,“怕吵着圆圆,放心吧,小家伙睡着雷都打不醒。”

    “你不也没说话吗?”安恬语气冷淡的道。

    “我那不是被那混蛋膈应的嘛。”提起程远,顾裴琛仍忍不住蹙眉,“我就觉得,哪那么凑巧。”

    “你想说什么?”安恬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不管那东西是谁拿给爷爷的,怎么偏偏照片里就是程远,这刚出了照片的事,今儿就和他的车追尾了,怎么看都不是巧合。”顾裴琛冷哼一声,“他要专心做他的凤凰男,这一辈子也算是荣华富贵了,但倘若这件事和他有关系,我定让他付出代价!”

    “你是说……”

    “照片那么厚一沓,里面也就几张是错位拍摄,大多都是PS合成的,而几张真的里面,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其实还有你们学生时期的照片,而且是自拍。”顾裴琛打断安恬道,“后面那几张可以说是你一开始就被人给盯上了,那学生时期的自拍,就不是那么容易挖出来的。”

    “难道这件事是程远在背后搞鬼?”安恬总算是回过味儿来,不由一惊。

    “这只是猜测,就算这件事主谋不是他,但他本人肯定有参与。”顾裴琛点点头道,“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那今天这追尾,就有意思了。”

    安恬抿紧唇,下意识的攥紧了方向盘。

    “小心开车,别的你不用操心,交给我。”顾裴琛见安恬情绪不对,忙提醒道,“这车上可不止你我,还有孩子呢。”

    提及孩子,安恬沸腾的情绪这才冷静了下来。

    一家人回到家,还没进门,就见吴姐等在了门口,脸色也不大对劲。

    安恬停下车,顾裴琛抱着孩子一出去就问道,“有什么事吗?”

    吴姐道,“老爷子在里边。”说罢看了眼还在车上的安恬。

    安恬听到了,但却面无表情,垂了垂眼,默然的将车子开去了车库。

    安恬停完车出来,却见顾裴琛还等在门口,不过孩子却是交到了吴姐手里。

    “怎么不进去?”安恬眸光闪了闪,明知故问道。

    “等你一起。”顾裴琛说完便拉住了安恬的手,这才转头对吴姐道,“孩子睡了,你先抱他去房里吧。”

    “是。”吴姐应了一声,便抱着圆圆转身朝屋子走去。

    两人紧随其后,果然就见老爷子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身后站着陈管家。

    知道两人进来,老爷子也没有抬头,顾自端着杯子在那喝茶,瞟也没朝两人瞟一眼。

    安恬不想这时候面对老爷子,想要挣开顾裴琛的手上楼,不想却被对方捏的死紧,根本不容拒绝的就拉着她走到了老爷子面前。

    “爷爷。”

    安恬默了一会儿,觉得对方怎么都是长辈,要是不打声招呼不好,想想还是喊了声,“老爷子。”

    老爷子没有搭理两人,装的是一脸高冷,但眼角余光却忍不住往正上楼去的吴姐那瞄,确切的说,是瞄吴姐怀里的孩子。

    “爷爷怎么突然过来了?”顾裴琛见老爷子老神在在的样子,默了默还是问道。

    “想过来就过来了,怎么,我来我孙子这,还得打报告等审批呢?”老爷子装起逼来也是有模有样的。

    “当然不是。”顾裴琛眉头皱了皱,“那既然来了,就用过晚饭再回去吧。”

    “咳咳!”老爷子假咳两声,放下手里的茶杯,“嗯,说起来你这我还没来过几次,所以今儿打算不走了,在这里小住几天,换个环境换个心情。”

    顾裴琛和安恬面面相觑,都忍不住猜测老爷子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但很显然,老爷子此举肯定不可能单纯的是为了来孙子这小住几天那么简单,至于确切的原因虽然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来给安恬找堵的。

    想到这,安恬脸色就不大好了,“你们聊,我去楼上看孩子。”说罢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停下,却没有转身,只是微微侧着头,“哦对了,我打算明天带圆圆回趟安城,那边自从交给经理人打理,我和小敏就没回去看过,小敏现在不方便,所以我打算自己过去一趟。”

    老爷子闻言,端茶杯的动作一顿。

    顾裴琛却是皱起了眉头,“可明天周末一天,往返时间上根本来不及吧,圆圆周一还要上学呢。”

    “幼儿园不妨碍,我会给老师打电话请假的。”安恬说完便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没错,说回安城看生意是假,最主要的,还是不想在这个敏感时期,让圆圆和老爷子接触,她什么都不怕,就怕孩子受伤。

    听着安恬上楼的脚步声,老爷子高冷的表情总算是有点端不住了,忽然觉得,这心情不复美妙,连茶水都失去了原有的味道,当即便将茶杯放了回去,垂着眼皮让人看不出情绪。

    “说吧。”顾裴琛这时候脸色才脸色一沉,在老爷子斜对面的单人沙发坐了下来,“爷爷这趟真的只是想孙子,所以过来小住几天,还是……恬恬的觉得,才是您称心的目的?”

    “少爷!”陈管家一听顾裴琛这语气,脸色一变,低声呵斥道。

    顾裴琛却没有去看陈管家,依旧一瞬不瞬的盯着老爷子,“如果以上都不是,那爷爷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是为了圆圆?可您昨天一份亲子鉴定已经否定了他的身份,那您现在又是以什么立场来面对圆圆呢?”

    陈管家在一边听得心惊肉跳,他在顾家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这爷孙俩这么针锋相对的场面,不由紧张的看向老爷子。

    老爷子却并不动怒,哼笑一声站起身来,“说半天,还是我这老头子讨人嫌了,没关系,既然你这不欢迎,那我回去好了,人老不中用啊!”

    “爷爷,我不是那个意思。”顾裴琛这才惊觉到自己态度不对,忙站起身来,他虽然气老爷子的糊涂,可也能理解老人的心情,不想忤逆对方让对方伤心的。

    “不是那个意思?”老爷子挑着眉,“没那意思你说的那些都是什么,句句诛心啊,我知道出了那事儿你心里也不痛快,但你得搞清楚,那照片可不是我让人拍的,亲子鉴定也不是我让人弄的,你不痛快,找让你犯堵的人去!”

    “这一点爷爷放心,我已经让人去查了,想必很快就会有结果了。”顾裴琛神色肃然,“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我顾裴琛的老婆儿子,容不得别人泼脏污蔑!”

    “哼,那我等着你的最终结果!”老爷子重重哼了一声,杵着拐杖就往门外走。

    陈管家忙上前搀扶。

    顾裴琛愣了愣才急了,转身追上老爷子,“不是爷爷,您……”

    话没说完,就让老爷子一拐子抡到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