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35章 疯狂的碰瓷儿
    安恬再下楼来没见到老爷子还愣了一下。

    “老爷子人呢?”她看向顾裴琛。

    “爷爷回去了。”顾裴琛皱起眉,“怎么又叫老爷子,就因为他误会你你就不认他了啊?”

    “不是。”安恬情绪低落的垂下脸,“我这不是不想给他添堵吗?他现在不相信我,我要叫他爷爷,他肯定更生气,我也不想看到你们爷孙俩闹不高兴。”

    当时气头上,安恬的确怨过,可回头冷静下来又觉得没什么,老爷子一直对她很好,之所以恶言相向也是因为那些东西,以为自己给顾裴琛带了绿帽子,换了是谁也无法平常心对待吧。

    不过有件事她还是不大能理解,圆圆和顾裴琛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简直就像是翻版,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分辨真假吧,老爷子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这次就糊了眼睛了?而且当时气头上没想到,冷静下来却觉得所谓的亲子鉴定是漏洞百出,除非那亲子鉴定是老爷子亲自经手去查的,不然一个外人,是怎么拿到顾裴琛父子两身上的东西去做的鉴定?这一点,难道老爷子是真的被愤怒冲昏了头,所以没意识到?

    “爷爷他就是一时没想透。”顾裴琛听安恬这么说觉得很欣慰,老爷子是他唯一的亲人,他的确不想闹到难堪的地步,“先吃饭吧。”随即朝安恬走了过去。

    正好吴姐也端着菜走出来,“都好了,顾先生安小姐,开饭吧,圆圆的那份我给留了,保温着,等他睡醒再吃。”

    几人在餐桌前坐好,饭吃到一半顾裴琛才想起来问,“你明天真要回安城啊?”

    安恬吃饭的动作一顿,给问愣了。

    “你是因为听爷爷要在这里小住才故意那样说的吧?”顾裴琛了然。

    “老爷子要真住下,他看到我和圆圆肯定不会高兴,而且,我也不想圆圆知道这些。”安恬是不跟老爷子怄气了,可还是不会放任儿子受到伤害的,既然无法两全,那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退一步,带着圆圆离开几天避避风头。

    “爷爷他就是……”顾裴琛给安恬夹了块鱼肉,“他不会真在这小住的,所以你没必要那样避着。”

    倒是吴姐忽然来了一句,“我倒是觉得老爷子应该是故意来看圆圆的,老爷子可不糊涂,圆圆那长相,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是顾先生的,哪需要什么亲子鉴定啊。”

    吴姐这话一出,两人都愣了。

    “爷爷真的是来看圆圆的?”顾裴琛不可思议的道,“要真是这样,他这作的什么妖呢!”

    “呃……”老爷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吴姐也说不上来了。

    顾裴琛和安恬都直愣愣的望着吴姐。

    “我……”吴姐想了想道,“就是感觉吧,我当时抱着圆圆上楼,老爷子好像就偷看来着。”

    “真的?”顾裴琛狐疑,转头和安恬面面相觑,两人都不大确定。

    结果就是,第二天安恬自然没有真的带着圆圆回安城。两人倒是带着孩子又出去玩了一天,虽然玩的都是小孩子喜欢的地方,但一家人挺开心的。

    而周一一早,顾裴琛前脚刚进办公室,后脚席浩峰就跟了进去,将他吩咐的调查结果给放到了他面前。

    “顾总,事情调查清楚了,您过目。”席浩峰说完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那等候接下来的指令。

    顾裴琛翻开文件夹,霍然入目的,便是三个再熟悉不过的字眼——岳佳琳。

    “亲子鉴定根本就是假的,至于照片,大部分是真的,不过最……那个的一张是PS合成,至于其他照片,学生时期是从姚氏集团程远手里弄来的,剩下的一些是找的私家侦探,从时间上看,安小姐是一早就被人给盯上了。”席浩峰简单做了个概述,但随即又忍不住疑惑,“不过这东西也就是个一开始的视觉冲击,实则漏洞百出,对方这么大费周章,就做到这个地步,还真是匪夷所思,但据了解,岳佳琳可不是个思想简单的小白女人,相反,这女人心思很是缜密。”不然在岳氏也混不到现在的地位,可这么个心机深沉又聪明的女人,却干出这种蠢事,席浩峰觉得自己想不通。

    顾裴琛啪的合上文件夹,冰冷的脸上黑气蒸腾。

    席浩峰看得咽了咽口水,还是壮着胆子问道,“那顾总,接下来您还有什么指示?”

    却听顾裴琛阴测测的道,“这的确蠢,可她的目的针对的并非顾家,而是我姨妈闫青妩。”

    席浩峰有点听不懂。

    “老爷子信不信无所谓,只要我姨妈信了,对她而言,目的就达到了。”顾裴琛皱着眉,脸色阴云密布,那眼神锋利的就像淬着毒的剑。

    没错,岳佳琳这阴谋针对的是闫青妩,顾老爷子不过是顺带添堵而已。因为闫青妩哪里都好,就是个直脑筋,很多事不爱绕弯子去想,所以看起来漏洞百出的计划,在她看来却只会看到表面,火冒三丈就立即失去理智思维,而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泼辣拧劲儿的性子,一旦认定某件事情,就谁说都不会听,而且绝对是一条道走到黑。

    顾裴琛抬手按了按额角,他现在有些明白老爷子当时的反应了。

    老爷子那么精明的个老头,怎么可能连这么浅显的漏洞都看不出,无非是故意顺手推舟做了唱戏,逼自己出手罢了。看来,岳佳琳的事情老爷子是心知肚明,并且对自己一再的让步看不过去了。

    想到这,顾裴琛突然抬起头来,眼底划过一抹沉冷的狠戾。有些人,看来不收拾就永远也学不乖!

    “你给张助理去个电话,让他立刻回来总部,另外,让张副总过去顶替张檬的职位。”顾裴琛看向席浩峰,当机立断的下达了指令,而这么急着叫张檬回来,答案毋庸置疑。

    张檬在当上顾总助理之前就是程序员,而且学生时期还是计算机专业的高材生,据传闻,还做过黑客的行当。席浩峰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大老板的深意,当即应了一声,出门去转述指令了。

    且说安恬这边,送完圆圆去幼儿园回来,本来赶着上公司,结果却半路遇上了碰瓷儿。倒霉催的一个瘦骨嶙峋的大小伙子冲到她车前往那一趟,就哎哟哎哟的叫开了。

    随着那男的叫唤,很快就围拢了一大群人过来,个个五大三粗,流里流气,身上还有纹身,一看就不是好人,就连女的都非主流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杂毛,那烟熏妆浓的,估计回家她妈都不认识。

    安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没有急着下车,下意识就要拿手机报警,结果她车窗没关严实,一只手臂探进来一把就将手机给她抢了过去,啪的砸裂在地。抢她手机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杂毛女,几乎没给人反应的时间,就一把扯住了安恬的头发。

    “妈的!你个臭娘们儿!撞了人不赶紧下车看人伤势,居然还想搬救兵耍赖啊!赶紧跟老娘下来,否则砍了你这破车信不信!”

    安恬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出手,这岂止是碰瓷儿,分明就是恶霸明抢了,光天化日的,这些人也太猖狂了!

    头发被那女人拽着,安恬的头重重磕在了窗玻璃上,砰的一声,直接撞得眼前发黑。那女人一把拽扯着安恬,还试图用另一只手来开车门锁,安恬当然不会让她如意,这些人明摆着来者不善,她要真出去肯定得糟糕,当即便挣扎着去拧掐拍打那女人的手,甚至还动口咬。

    “卧槽!你特么找死居然咬我!”女人虽然吼得凶狠,但毕竟窗户就开了那么一条手臂进来的缝,根本没有多少操作空间,一时倒是没能把安恬怎么样,无非就是愈发发狠的拽着她往窗户上撞。

    这时一个手臂纹龙的大汉走了过来,“妈的,去找家伙,把窗户砸了!”

    安恬头皮被扯得火辣辣疼,撞的头晕眼花,鲜血顺着往下流糊住了眼睛,但男人的话还是惊出了她一身冷汗,她已经意识到了,这些人碰瓷儿打掩护,真正的目的是自己,不能被他们得逞,怎么办怎么办……

    安恬心里惶遽,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摸索着,企图能摸个称手的解救困境。然而眼睛一瞥,在看到副驾落下的儿童手机时心里蓦然大喜,不顾被扯掉头发,也费力的扑过去抓起了手机。

    儿童手机不止报警电话是第一位,还带定位系统的,只要把电话拨出去,那就得救了!

    那女人眼看她居然摸出只手机来,顿时眼睛都瞪圆了,“妈的居然还有手机!你们倒是快点,他妈的要报警!”喊着,手上是愈发狠的拉扯安恬,情急之下,甚至抓过伙伴手里的榔头不去敲玻璃,对着安恬的头就敲了下去。

    递她榔头的男人一把拉住了女人,“干什么?大庭广众弄出人命你特么想吃枪子儿啊!”说着一把将榔头夺回手里,一锤就敲在了车窗玻璃上。

    而安恬就是瞅准对方松懈的一瞬间,将报警电话给拨了出去。

    那女人看了,当即又来扯安恬。

    与此同时,其他那些混混也抡着棒子榔头对着车子一通乱砸,那势头,简直就像是要和安恬不死不休的街头恶霸。

    路上来往经过的车辆行人不少,但就是没有敢停下来多管闲事的,甚至还担心血溅自身绕着走。

    安恬甚至这样的困境,整个人都因恐惧和疼痛瑟瑟发抖。她本来想抓着机会关上车窗的,但是还是慢了一步。

    车窗玻璃是加厚型的防弹玻璃,榔头砸了半天也丝毫未裂,但车子其他部位却顶不住这般疯狂的打砸。

    又是砰的一声巨响,车门终于被砸出了一个凹槽,只要再来几下,结果会怎样可想而知。

    对着这群饕餮般的疯子,以及那些冷眼旁观行色匆匆的路人,安恬只觉一股凉意直冲头顶,整个人都陷入了无边的绝望里。

    难道……真的,要栽在这些混蛋手里吗?

    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