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36章 老爷子的心计
    砰的又是一声巨响,车门终于不堪重负被拽拉开来,一人拽着安恬的胳膊,像拎破布似的将人给拽下了车。当头朝下的被人扛在肩上时,安恬脑子一懵,彻底绝望了,觉得自己今天是死定了。

    乍然响起的警笛声让她来不及惊喜,就两眼一翻陷入了黑暗之中。

    安恬再醒来的时候只觉头疼欲裂,只觉眼皮沉重如铅,好半天才睁开了眼,却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这是,得救了?

    安恬下意识的想要撑坐起身来,刚一动就一阵晕眩恶心,“唔!”皱了皱眉,便又整个卸力的倒了回去。

    “恬恬!”顾裴琛正趴在床边打盹儿,听到动静忙站起身来,“你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裴琛……”安恬觉得只是被灯光晃着就难受的不行,躺着都像是在腾云驾雾似的,偏偏还伴随着晕车感,“头疼,恶心。”

    “你别动,你头部遭到撞击,有轻微脑震荡,我这就给你叫医生。”顾裴琛说罢,便伸手按了呼叫铃。

    医生很快就推门进来,给安恬一通检查后,这才道,“病人就是有点轻微脑震荡,还有额头磕破了,可能会留疤,但在发际里也不影响,别的都没什么,等晕眩呕吐症状过去,差不多就可以回家休养了。”

    虽然医生笑得和蔼亲切,但安恬就是觉得他心里肯定在不耐烦吐槽,不过应该是顾忌着顾裴琛的身份没敢表露出来。也难怪,自己这点小伤,对于见惯大场面的医生来说,真的不值一提。

    顾裴琛只是淡淡的看了那医生一眼,然后点点头。

    那医生便二话没说的出去了。

    等医生一走,顾裴琛才转头对安恬道,“先把药给吃了吧?”说罢先动手将床给摇起来,让安恬斜靠着,这才转身去将床头柜上早就准备好的药丸和温开水端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喂安恬吃,“来,慢点喝。”

    安恬忍着恶心把药给吃了,“圆圆呢?”

    “在家呢,有吴姐看着你就放心吧。”转手将杯子放回去,顾裴琛眉头就拧了起来,“那些混混已经被警方关押了,这件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

    “嗯。”安恬难受的很,但还是伸手拉住顾裴琛,“你别太紧张,我已经没事了。”

    顾裴琛反手握住安恬,这才再次坐了下来,但脸上暴戾的情绪却依旧衬的一张脸阴云密布,“不管是谁对你动手,我都不会放过他!”

    而其实,这件事顾裴琛已经第一时间就吩咐了下去,正好张檬回来,便将调查的事交给了他去办。但这事他猜测的是,不是前科累累的岳佳琳,就是自己那头脑简单的姨妈。

    不管调查出来真的是她们其中任何一个,顾裴琛这一次都绝不会手软了,谁的人情也不卖,他一定要对方付出沉重的代价!

    安恬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虚弱的问道,“我睡多久了?”

    “整整一天了。”想到接到消息赶来医院看到的场景,顾裴琛至今还心有余悸。

    安恬想起当时也不禁唏嘘,“我还以为死定了呢,幸好警察来的及时。”她还记得失去意识前有听到警笛声,“还有就是多亏圆圆手机落车上了,不然我可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顾裴琛给她拂开额前遮挡着眼睛的发丝,目光沉淀着能腻死人的温柔,“难受就别说话,闭上眼睛睡会儿吧。”

    “嗯。”安恬应了一声,便真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醒来,就是天亮了。

    睁眼却不见顾裴琛的人,正纳闷儿,病房门就被推开了,只见顾裴琛提着饭菜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吴姐和圆圆。

    “我本来打算去御膳斋订的,不过在楼下正好遇见吴姐来送餐,所以就没去了。”顾裴琛说着将饭菜提到床头柜上放着,“今天感觉怎么样,好些了没?”边说边将方便餐桌升起来,将饭菜给一一摆了上去。

    “已经好多了,本来也没多严重。”安恬说着自己撑坐起身来。

    “妈妈。”圆圆一进门就扔开吴姐的手,蹬蹬跑到床前,眼睛一眨巴,眼泪珠子就滚了出来,“妈妈你疼吗?”

    “圆圆乖啊,不哭不哭,妈妈不疼。”看儿子出的伤心,安恬心疼坏了。

    吴姐也上前,“安小姐,你就安心养病,接送圆圆上下学的事情就交给我,还有三餐我也会做好给送过来的。”

    “这两天只能吴姐你辛苦点了。”安恬道,“至于三餐,其实也没必要你专程送来……”

    “还是我送来吧,你现在可是病人,家里的饭菜卫生。”吴姐打断安恬。

    安恬见她坚持,也就不多说了,“那个,最近可能不太平,接送圆圆的时候你留心着点。”这次是自己出意外,就怕对方还会盯准了圆圆。

    顾裴琛插话道,“吃饭吧,安全方便你就别操心了,我会给他们安排保镖,不会有事的。”

    要是以往,这出行还带保镖,安恬肯定浑身不自在,可出了这么件事后,她却是欣然接受了,什么都没有孩子的安全重要。

    安恬在医院住了两天,然而让她想不到的是,老爷子居然亲自来看她了。

    对此,安恬很是惊讶。

    倒是老爷子老脸皮实,半点没觉得这样尴尬,乐呵呵的拎了一盅鸡汤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咯,这是爷爷让长嫂专程给你炖的鸡汤,你流了那么多血,可得好好补补。”

    这飞来一笔搞得安恬有点懵,之前老爷子怒不可遏喝骂自己的话她至今还记忆犹新呢,怎么这才几天就没事人似的了,难道是事后突然灵光闪现想通了?

    倒是顾裴琛看着老头在那献殷勤,心知肚明的挑了挑眉,心里暗啐一声老狐狸。

    “那个恬恬啊,圆圆该放学了吧,吴姐会把孩子送过来吗?”老爷子亲手升起方便餐桌,将鸡汤倒出来摆到安恬面前,这才有些尴尬的问道。

    安恬愣愣的看着他。

    “呃……”被那样看着,老爷子再厚的脸皮也忽然有些扛不住了,老脸红了红,“之前的事情是爷爷不对,不过爷爷那也不是真针对你和圆圆,就是看着别人几次三番给你们找不痛快,某个没用的混小子还一忍再忍,我就想着趁机给他点催劲儿,说白了就是激将法,只是委屈你和圆圆了。”

    “啊?”安恬眼珠转了转才反应过来老爷子话里的意思,却一时不知该作何表情的好,不计前嫌吗?貌似有点难。如果老爷子是真的误会她还能理解,可只是故意把他们母子当成激将顾裴琛的靶子,说老实话,她这心里有点膈应。

    不过老人家都主动道歉了,安恬也不好责怪什么,只沉默的低头喝鸡汤。

    顾裴琛的反应最直接,就高冷的送了两个呵呵。

    老爷子恼羞成怒,当即就转头瞪他,“你还好意思呵呵,要不是你没用,犯得着老婆儿子被外人给欺负吗?”老爷子也是知道顾裴琛为什么一再忍让的,当下沉下脸来,“点滴之恩涌泉相报是没错,但也要看人对事,你那仁厚还人情,人家把你当傻子!我们顾家不是忘本之辈,但挑唆到我家里,那就触碰了底线,尤其还妄想动我乖孙!”

    说起这事,顾裴琛的脸色也骤然冷了下来,“这件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做,爷爷您就放心吧。”

    “有些人啊,就是给点阳光就灿烂,不给他点颜色瞧瞧,还真把咱们顾家当软柿子了。”老爷子又看向沉默喝汤的安恬,“恬恬这遭,肯定不能白挨了,不光是那几个混混,幕后之人也绝对不能放过!”

    老爷子话音刚落,顾裴琛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的是闫青妩。

    顾裴琛盯着来电显示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点了接听。

    闫青妩的声音便立即响了起来,因为手机铃声大,其他人也听得清清楚楚,“裴琛,你现在在哪?!”

    “我在医院。”顾裴琛皱着眉,语气冷冽低沉。

    “你!”闫青妩气急的骂道,“你就为了那个不知检点的女人居然要对付闫家!顾裴琛你长能耐了啊,咱们可是你的亲人,公司可是你外公一辈子的心血,你怎么能,怎么能……”

    闫青妩的质问还没完,紧接着就被一道严肃的声音打断。

    “请问你是闫青妩女士吗?我们是XX刑警分局的,我们得到证据,你是谋害安恬女士的主谋,还请你随我们走一趟。”

    话音落下,对方那边就中断了通话。

    安恬满脸震惊的抬头看向顾裴琛,“我这次……真的是你姨妈指使人的?”

    “虽然事情张助理那边还在调查,但很显然,警察更有效率。”顾裴琛脸上的神情很复杂,糅杂了伤感和愤怒,令整个人气场有些骇人,“其实我一开始就猜到了是她,只是没想到,真是。”

    “这件事情就交给警方处理,该怎么办怎么办,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咱们不特地施压,但也别让闫家从中作梗,闫青妩是个成年人,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老爷子说完见顾裴琛脸色不好,叹了口气,“你姨妈心肠不坏,就是没带脑子,这么几十年过去了,还是愣头青一个,一点长进也没有,这才就权当让她吸取教训,也让她自己好好想想。”

    顾裴琛点头,“我知道了爷爷。”

    “至于岳家那丫头,不用手软,你乔姨要找上门来,爷爷自会和她说去。”提及闫青妩犯蠢,老爷子脸色还好,可岳佳琳,老人家脸色就冷沉的黑了下来,眼底都是矍铄的锋利冷芒。

    顾裴琛又点了点头。

    老爷子这才走到一边的沙发坐了下来,眼睛望了望门口,又抬手看腕表,“这幼儿园早放学了吧,吴姐什么时候把圆圆给带来呢?”

    这话一出,病房里的冷凝气氛就给打破了。

    陈管家忍着笑,下意识的低下头假咳了两声。

    而顾裴琛和安恬却是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