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37章 果然是顾家的种
    老爷子心心念念盼着曾孙子,结果还是没盼到,因为吴姐来电话,说小家伙路上睡着了,就直接给带回了家,至于晚饭,圆圆一个人在家她不放心,所以只能他们在外面对付一顿。

    老爷子很失望,但这是自己作的,也没啥好说的,没呆一会儿就和陈管家离开了。

    他们前脚一走,后脚张檬就带着调查资料到了医院,安恬这起砸车行凶案件,背后的确是闫青妩买凶主谋。

    “顾总,这闫青妩已经被警方带走了,咱们接下来还要继续对闫家公司施压吗?”看了看顾裴琛的脸色,张檬小心翼翼的问道。别看张檬长得萌萌哒一正太脸,实则工作方面却是相当老成,这一点就连年长他几岁的席浩峰都自叹不如。

    顾裴琛没说话,沉默的合上资料,递给了张檬。

    张檬伸手接住,秒懂,“我明白了。”然后道,“那顾总,我就先回去了。”见顾裴琛点了点头,便朝安恬笑了笑,转身离开了病房。

    “这事是你姨妈做的,你真要对付闫家啊?”毕竟闫家再怎么说也是顾裴琛的外祖家,安恬倒不是为闫家想,她就是不希望顾裴琛难做。

    “这是我有分寸,有些人你不做到点上,他就永远看不清自己的身份,我这对付闫家公司,也算是给他们敲个警钟,闫青妩怎么说也是我姨妈,闫家是我外公的心血,我不会做绝的,顶多敲他们个明白。”顾裴琛说着眯起眼,语气也跟着沉了几分,“至于别的不相干的人,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那不相干的人指的是谁,安恬自然心知肚明。

    安恬伤的不重,很快就出院了,不过鬓角的伤还贴着纱布,顾裴琛便没舍得让她跟着自己跑,让她呆在家里休养。这么一来,倒是把原先预定好的催眠时间给延误,这一过去又是好几天,顾裴琛只得从新给楚暮约时间,最后定在了周六进行。

    这次时间还是不那么凑巧,因为周末就正好是圆圆的生日,偏偏时间就定在了前一天,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因为安恬受伤,圆圆小家伙焉巴了几天,远没有了即将过生日的兴奋。再听说顾裴琛要做催眠,他虽然不懂,但感觉大人心情都很沉重,就更焉巴了,而且还特别黏糊顾裴琛,甚至到了不愿意去上幼儿园的地步,这还是从来没有过的。

    顾裴琛被小家伙黏糊的不行,又舍不得看小家伙焉巴的样子,便不顾安恬的阻拦,给带去了公司,可饶是如此,小家伙还是提不起精神,看得顾裴琛都忍不住开始担心小家伙是不是生病了。

    “爸爸,催眠是什么啊?”某天下午,小家伙捧着小手机心不在焉的玩了会儿游戏,抬头问正在忙工作的顾裴琛。

    “嗯?”顾裴琛闻言一愣,“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难道圆圆这两天心情不好就是因为这个吗?

    圆圆不说话,就睁着一双大眼睛直愣愣的望着顾裴琛。

    顾裴琛被萌的心都酥了,“催眠就是……让人睡觉。”这种医学方面的东西,不是内行很难说得清的。

    “那爸爸自己不能睡吗,为什么要让别人帮忙才睡的着呢?”圆圆不解的问道。

    “呃……爸爸就是睡不着,所以才请楚叔叔帮忙啊。”顾裴琛有些词穷的解释道。

    圆圆沉默须臾,这才再起抬头看向顾裴琛,“那……爸爸会有危险吗?”

    “……不会。”顾裴琛感动了。

    “真的?”

    “真的。”

    得到保证,圆圆这才露出了笑脸。

    “那爸爸你一定要加油哦!”

    “好,加油。”

    父子俩正欢快的交流完,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进来。”顾裴琛慈父的气场瞬间收敛。

    推开门的是席浩峰,但还不等他说话,一人就撞开了他大步走进门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闫家大舅,一张脸黑的,一看就是来兴师问罪的。

    见到来人,顾裴琛也没有主动招呼,只是挑了挑眉,随即便冲席浩峰打了个眼色。

    席浩峰会意,走到圆圆面前,“圆圆,爸爸有事情要忙,跟叔叔出去玩儿好不好?”

    圆圆是个很会看眼色的孩子,知道是爸爸的意思,当下也没有犹豫便乖巧的点了头,伸出小手被席浩峰给牵了出去。

    办公室的门刚一关上,闫大舅就砰的一拳捶在了办公桌上,虎目怒瞪着顾裴琛,“顾裴琛你还有没有人性!你良心都被狗吃了你那么咄咄逼人来对付闫家!是,你姓顾,但你别忘了,你妈可是姓闫,气死你外公,你拿什么面目面对你妈的在天之灵!”

    “呵……”稍稍侧身避开闫大舅的口水四溅,顾裴琛笑得冰冷,“现在想起我妈也是姓闫了,当年我爸妈出事,除了外公,可没见别的闫家人出门吊唁的,而且这么多年,你们不一直都泾渭分明么,你们姓闫,我姓顾。”

    “你……”闫大舅噎了一下,脸色铁青,再开口底气却没那么足了,“你对付闫家,无非是因为你姨妈多管了你的闲事,这事儿冤有头债有主,你姨妈都被拘留了,我们闫家也没有动用关系把人给弄出来。你再有气也该撒完了吧?不管这些年我们对你是什么态度,至少你外公他待你不薄,你这么做,就不怕伤了老人家的心?”

    “姨妈远在m国,怎么会知道我的事情,还突然赶了回来,你以为,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顾裴琛目光瞬时变得犀利。

    闫大舅闻言一怔,目光就有些躲闪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据我调查,大舅你和岳佳琳女人来往很是密切呢。”顾裴琛双手撑着办公桌站起身来,微微倾身,居高临下的看着闫大舅,“你当真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吗?嗯?”

    “我……”

    顾裴琛不等他狡辩,直接拉开抽屉将里面一份蓝皮文件拿出来摔在了他面前。

    闫大舅心里着慌,盯着那东西好一会儿才强自镇定的拿起翻开来看。然而只是一眼,他就蓦然僵住了。

    那是一份关于岳佳琳的调查资料,上面贴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在咖啡馆,一张是在酒店门口,而照片里的主角恰恰就是闫大舅本人。

    闫大舅手一抖,文件就掉在了地上,傻愣着懵圈儿了。

    顾裴琛冷眼看着他惶然无措的样子,“你说完了吗?我现在很忙,没时间招呼你。”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闫大舅自然不会傻子似的继续和顾裴琛硬碰硬,不管怎么说,他今天是为了公司来的,既然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好了。

    “大舅承认,你的事情,的确是岳佳琳向我提了那么一嘴,可我这不是一听她说你病了,还是因为安恬,所以就担心着急么,大舅也知道我的话你肯定是不会听的,可不管咱们关系再怎么冷淡,那也是亲人不是,这不,我这一着急想到你和你姨妈还算亲近,就打电话给她说了,我的意思是让她帮你在M国找个权威的医生,可谁知道她居然自己突然回来了,还闹出这么大事儿来。”闫大舅这一张嘴不光打得一手亲情牌,更是将责任给推得一干二净。

    要说顾裴琛瞧不上闫家人的德行,也就是这点,敢做不敢当。他那外公倒是个硬脾气,可就是太执拗,不然也不至于和顾老爷子不对付了大半辈子,都做了亲家还相看两厌。

    “你不用多说,这件事情,就算是外公来我也一样。”顾裴琛态度强硬,脸上更是面无表情,“不管是谁,敢动我顾裴琛的老婆儿子,就得付出代价。”

    “你……”闫大舅没想到他居然这般油盐不进,顿时又禁不住气血冲脑,“果然是顾家的种,天生的混蛋六亲不认!枉费尼玛生了你,你居然忘了本!”

    “当初可是你们自己说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妈既然是顾家媳妇儿,自然就是顾家人。”顾裴琛懒得再给他废话,随手拿过文件开始办公,“门在那,慢走不送。”

    “你这是铁了心要对闫家赶尽杀绝是不是?”闫大舅见顾裴琛半点情面不讲,终于慌了。

    “那可就得看我心情了。”顾裴琛手指转着笔,挑着眉邪性又狠戾,“我这保镖开销可是不少,事情既然是你们闫家惹出来的,难道不应该补偿我这笔费用?”

    “那你怎么不去找岳家?要不是岳佳琳给我说,我犯得着担心你多事?!”闫大舅梗着脖子。

    顾裴琛却是听得笑了。

    闫大舅被他笑得脸臊,但还是鼓瞪着眼梗着脖子和他对峙。

    “岳家我当然也不会放过,我顾裴琛从不做亏本买卖。”顾裴琛讥讽的眯起眼,“我原本以为,我这动了你小情儿你该着急心疼呢,倒是没想到你不护着反而还担心我给忘了,这岳佳琳于你,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偶’啊!”

    闫大舅被他冷嘲热讽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终于不堪受辱,愤然离开了,出门时还故意把门给摔在墙上,给撞得砰的一声巨响。

    顾裴琛眯眼看着那被撞的弹了几弹的门扉,紧绷着脸面无表情。

    闫大舅前脚一走,后脚席浩峰就带着圆圆回来了,还给小家伙买了一堆零食。见顾裴琛面色冰冷没有多嘴,安顿好圆圆就转身出去了,顺便给轻轻带上了门。

    “爸爸……”圆圆有点被顾裴琛的表情给吓到了。

    听到圆圆软软糯糯的声音,顾裴琛这才回过神来,脸上的冰冷一收,便再次变身成了慈父。

    “怎么了圆圆?”

    “爸爸和刚才那爷爷吵架了吗?我看他很生气,刚在外边踹墙了,嘴里还骂脏话。”圆圆见顾裴琛脸色好看了,这才不觉得怕了。

    “嗯,没事。”毕竟是大人之间的恩恩怨怨,顾裴琛当然不至于闲的蛋疼,给小孩子掰扯,“圆圆你自己玩着,一会儿爸爸忙完咱们就回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