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38章 催眠
    周六一早,顾裴琛老早就带着老婆儿子收拾出门,开车前往和楚暮约好的御景湖医院。他们已经算是早的了,到了医院才八点多,没想到老爷子比他们还早。

    一家三口到的时候,老爷子正和楚暮相对站在门诊大楼门外,两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反正就见老爷子皱着眉头一脸凝重。见顾裴琛抱着孩子和安恬过来,便默契的闭了嘴,齐齐转身。

    “爷爷您怎么来了?”顾裴琛将圆圆放下,这才问老爷子。

    老爷子剜了他一眼,“你今儿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过来吗?”头一低就笑眯眯的冲圆圆伸出手,“圆圆过来,到太爷爷这儿来。”

    “太爷爷。”圆圆乖巧的扑到老爷子身上,双手抱着他大腿,仰着小脸嘟嘴,“太爷爷怎么都不看来圆圆啊,圆圆好想太爷爷呢!”

    楚暮今天难得配合自己的专业,在鼻梁上架了一副装逼的无框眼镜,见状便抬手推了推,但还是没能掩饰住他那挑动的眉毛。

    “里边都准备好了,咱们现在进去吧?”

    闻言,顾裴琛这才看向楚暮,对他点了点头,一行人便径自走进门去,然后乘电梯上了三楼的精神科。

    从电梯出来,顾裴琛虽然没说什么,眼角却狠狠抽了下。

    楚暮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偷笑的勾了勾唇角,这才正色道,“其实就是借个地方用用,你别太有心里压力,平常心就好。”

    顾裴琛没好气的白了楚暮一眼。这家伙,说的真跟那么回事似的,心里没准怎么幸灾乐祸呢,真是一点医德都没有,与其说是医生,还不如说是斯文败类来的贴切!

    顾裴琛心里腹诽着,面上绷的面无表情。

    虽然是一大家子陪着来的,但其实却只能等在科室门外,进去的也就楚暮和顾裴琛两个当事人而已。

    当房门被关上的一瞬,安恬隐约看到里面浓重的黑暗,只亮着一束电筒光,窗帘换上了厚重的金属黑,拉的严严实实,清晨的熙光丝毫透不进来,当视线彻底隔绝,安恬没来由的心里发慌。

    “别担心,我们坐着等吧。”这时候老爷子倒是很镇定,安抚的拍了拍安恬的肩膀,率先牵着圆圆坐到了过道的休息椅上,见安恬站在门边一动不动,便又道,“别担心,就是个小催眠而已,不会有事的,你别在那站着,他们没有一时半会儿的出不来,还是坐着等吧,别太紧张。”嘴里说着别紧张,但僵硬绷着的脸色却泄露了心底的焦灼。要真不担心,也不至于亲自跑这一趟了。

    安恬又怎么看不出来老爷子的紧张,便也不好在继续站着影响老人的心绪,点点头,走过去挨着圆圆坐了下来。

    小家伙看看老爷子又看看安恬,随即便一脑袋扎进了安恬怀里,瓮声瓮气的不安道,“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出来啊?”

    “爸爸一会儿就出来。”知道是大人的紧张情绪影响到了孩子,安恬拍了拍小家伙的背。

    这一等就是半天,眼看着时针指向中午十二点半,此时的房间里,楚暮的催眠也进入了尾声。只见他大马金刀走到顾裴琛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整个人都完全隐没在黑暗里,缓缓的将手中的怀表收进兜里。

    而此时的顾裴琛垂着头,电筒的光束就打照在他脚底,折射的光晕照在他脸上,滞讷却茫然。

    楚暮静静的看着他,良久才再次出声,“顾裴琛,你可以睁开眼了。”

    话音落下好一会儿,顾裴琛眼皮下的眼珠子才缓缓滚动,随后慢慢的睁开眼来,看向楚暮时皱了皱眉。

    “记得自己是谁么?”虽然楚暮对自己很有信心,但还是确认的问道。

    顾裴琛的反应让楚暮很满意,只见对方扔了他个高冷的白眼,转身就朝门外走。

    楚暮纵了纵肩,随即跟了上去。

    房门打开的刹那,老爷子和安恬就齐齐站起身来,紧张的朝顾裴琛看了过去,然后又询问的看向他身后紧跟着出来的楚暮。

    楚暮,“催眠还算成功。”

    “裴琛,知道我是谁吗?”老爷子还是不放心的问顾裴琛。

    “爷爷。”顾裴琛笑了笑,眉宇间常年凝结的燥郁不见,整个人都给人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给老爷子打完了招呼,他便径自过去抱了抱安恬,“恬恬,你说的,我病好了你就答应跟我结婚,说话还算数吗?”

    被顾裴琛拥抱的瞬间,安恬紧绷的神经就松懈了下来,“算数。”点点头,这才接着道,“裴琛,我真怕,真怕你把我们都忘了,还好,还好你没有。”

    “爸爸!”圆圆看着抱在一起的父母,偏偏脑袋也从椅子上溜了下来,一下就扑到顾裴琛身上,伸手抱住他大腿,“爸爸爸爸!”

    “哎!”被小家伙那一声声爸爸酥的心都软成了一塌糊涂,顾裴琛只得松开安恬,弯腰将儿子给抱了起来,一边脸蛋儿亲了两口。

    楚暮看着和乐融融的一家子,嘴角的笑容也不由跟着柔和了几分,“因为记忆只是挖去了一小片段,所以裴琛你现在可能会觉得茫然不适,但其实也就是相当于醉酒的人喝断片了,不记得就不记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慢慢你就会习惯了。”

    顾裴琛神色微顿,随即便点了点头。

    因为催眠的只是模糊了顾裴琛父母出事去世的那一小片段,所以对顾裴琛原有的记忆其实影响不大,他记得父母的死因,记得绑架,但印象却好比糊了画质的胶片,隐隐约约但记不真切,近而就会产生真空茫然的状态。也正因为催眠是将人从痛苦的记忆中抽离出来,模糊淡化,所以那隐约的模糊记忆仍会觉得难过,但却不再深刻,就像一个途径时代的遗憾,风吹就散。

    一行人从医院出来,顾裴琛本来是要请楚暮吃饭,但被对方以要去约会给拒绝了,于是便成了一家三口随老爷子一起回顾宅。按老爷子的意思,顾裴琛催眠成功,很有必要好好庆祝庆祝。

    回去的时候老爷子有陈管家开车载着,并没有和他们挤在一起。因为顾忌着顾裴琛刚做了催眠,安恬便接下了开车的活计,而顾裴琛却不肯坐后座,抱着圆圆坐到了副驾上。

    “你还好吧,有没有觉得头晕什么的?”尽管看顾裴琛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安恬还是不放心的一再问道。

    这话打从上车起,顾裴琛就听了三遍回答了三遍,实在无奈,便顺着道,“还好,就是有点累。”

    “那你还是睡会儿吧,你和圆圆坐后边去,我这就停车。”安恬一听就紧张了,当即不待顾裴琛拒绝,就打转方向盘,将车停在了路边。

    都这样了,顾裴琛也不好继续赖在副驾,为了让安恬安心,只好抱着儿子下车坐到了后座去。

    “爸爸你睡吧,我就坐旁边,我不会调皮乱动的。”圆圆一坐到后座,就哧溜从顾裴琛身上爬到了一边坐好,自己动手扣上了安全带。

    顾裴琛欣慰的伸手揉了揉圆圆毛茸茸的脑袋,“好,圆圆真乖。”

    “行了。”安恬再次发动车子开起来,“你就睡会儿吧。”

    “嗯。”顾裴琛应了一声,勾着自己果真仰头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兴许是催眠的后遗症,他这的确觉得疲乏,闭上眼没一会儿就真的睡了过去。

    安恬见他睡着,便对圆圆道,“圆圆,你爸爸睡着了,你把薄毯给他盖上,别感冒了。”

    “哦。”圆圆眨巴眨巴大眼睛,解开安全带翻身跪在了座椅上,伸着小胳膊费劲巴拉的将薄毯给拽了下来,却因为用力过猛糊了自己一脸,笨手笨脚的给顾裴琛盖上了,这才从新扣上安全带,乖乖坐好,“妈妈,爸爸是生病了吗?”

    “不是。”安恬道,“爸爸病治好了。”

    “那爸爸会陪圆圆去露营过生日吗?”圆圆大眼睛扑扇璀璨的望着安恬的后脑勺。

    安恬笑了,“当然啊,爸爸会陪圆圆过生日的。”

    “哎……”小家伙却忽然惆怅的叹了口气,不待安恬发问就自顾说道,“可惜干妈怀着小宝宝,不能陪圆圆去。”

    “这个啊……”安恬眨了眨眼,没往下说。

    其实之前向敏不能跟着的确是因为不方便,但如果她现在身边已经有了照顾的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算了,回头给她去个电话问问好了。

    安恬暗搓搓的想,在没确定之前还是先别告诉孩子了,到时候小敏要真能去,那就是惊喜也不错。

    和老爷子前后脚到了顾宅,安恬见顾裴琛睡的沉,便没有叫醒他,而是径自将车开去了车库。圆圆在进门就让陈管家给抱走了,车里就安恬和顾裴琛两人,她也不着急,就坐到后座去陪着他。

    不过顾裴琛看着疲惫,但还是很警醒的,安恬盯着他脸看了没一会儿就被他睁眼逮了个正着,愣了愣才发现这是在车库,“怎么不叫醒我?”

    “我见你睡得沉。”安恬抬手拂过顾裴琛微皱的眉头,“怎么样?睡过一觉还累么?要不要继续回房里睡?”

    “不用。”顾裴琛揉了揉额角,这才摇头,“爷爷见了该担心了,走吧。”说着便率先开门下车。

    安恬见他坚持,也就没再说什么,随即也跟着开门下车。

    两人相携走进正院,便见老爷子抱着圆圆坐在沙发那,茶几上摆了一堆吃的,老爷子还得殷勤的伺候到嘴里,就差帮着嚼吧了。老爷子虽然疼爱曾孙,但还没到这种没下限的地步,不用说,肯定是之前的事情内疚很了,毕竟么,不管目的是为了什么,孩子总之是受了大委屈的。

    其实安恬想想觉得也就老爷子这性子做得出来,换了谁都没法那样,而且还是当着外人的面,为了刺激顾裴琛,老爷子也是蛮拼的。

    “爷爷。”

    和顾裴琛对视一眼,安恬主动给老爷子打了招呼,之前的事也算是揭过去了。

    老爷子被安恬这么一喊,顿时笑皱了眼,忙道,“先坐吧,我已经让长嫂准备下去了,裴琛今儿遭罪了,得好好补补,恬恬你也是,之前流了那么多血,得补补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