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40章 我想,我可能是怀孕
    安恬刚跑离帐篷不远,就再也忍不住,弯腰蹲在地上吐得稀里哗啦,眼泪都给呛出来了,那动静,简直比哭嚎还要撕心裂肺。

    顾裴琛追上来正好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吓不轻,“恬恬!”蹲下身搂过安恬替她拍了拍背,“怎么吐这么厉害,走,我们马上去医院!”

    安恬吐得黄疸水都出来了,满嘴苦涩,根本没空回应顾裴琛,只得摆了摆手。

    “你等等,我去拿水!”看了安恬苍白的脸色一眼,顾裴琛起身就折返了回去,很快就拿了瓶矿泉水过来,身后还跟着圆圆。

    “妈妈,妈妈你生病了吗?”圆圆看到安恬的样子,眼睛一下就湿了,迈着小短腿就跑到安恬身边蹲下,小手拍着安恬的背,“都是圆圆不好,圆圆不来露营过生日,妈妈就不会生病了,都是圆圆不好,圆圆再也不这样了,圆圆要听话要乖乖的哇!”

    顾裴琛将拧了盖子的矿泉水递给安恬,“喝口水漱漱口吧。”

    安恬拿过来连着漱口好几次,那股味儿才冲淡了,一通折腾,手软脚软,整个人都有些虚脱,但见圆圆哭得伤心,还是伸手把孩子搂到了怀里,“圆圆不哭,妈妈没事。”

    “我去和大家打声招呼,这边就让陈旭他们帮忙招待一下,我这就送你去医院。”顾裴琛看着安恬虚弱的样子心都揪起来了,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却被安恬拉住了裤脚。

    “我真没事。”安恬想着自己这个月大姨妈推迟都有一个星期了,心里便差不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想,我可能是怀孕了。”

    顾裴琛怔怔的转头看向安恬,一时竟然没能反应过来。

    圆圆哭声戛然而止,扑扇着湿漉漉的大眼睛,倒是比顾裴琛反应快,“所以,妈妈是有小宝宝了吗?和干妈一样,我又要有弟弟妹妹了?”

    听小家伙这么一喊,顾裴琛这才反应过来安恬都说了什么,顿时面露惊喜,“真的,你是说我又要做爸爸了?”

    “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了。”安恬笑着冲顾裴琛伸出手,“拉我一把,我腿软。”

    顾裴琛这才如梦初醒,忙将安恬给扶了起来。

    “要去帐篷里休息吗?”顾裴琛便搂着安恬走边问道。

    “我这还没吃饱呢。”就之前吃的还都吐了出来,这要不去吃,晚点肯定得遭罪,“没事,我不吃鱼就是了,圆圆,赶紧的,回去了。”

    圆圆抬手抹眼泪,这才屁颠屁颠的跟上了,还亦步亦趋的伸着小胳膊企图搀扶安恬,不过发现多此一举后就讷讷的缩回了手。

    安恬将小家伙的动作看在眼里,便伸手牵住了他。

    一家三口一回去,大家就七嘴八舌的关心起来。

    “我没事,谢谢大家的关心。”安恬对众人笑笑,便回到席间坐了下来。

    顾裴琛和圆圆两人各坐安恬一边,圆圆也不和小朋友们闹腾了,和顾裴琛一起给安恬挑拣递肉串,见老爸给肉串刷上梅子酱,他也有样学样的照做,见安恬吃的开心,就笑弯了眼。

    父子俩这架势,简直就是把安恬给供起来了,大家伙也很快就看出不对劲来,面面相觑。

    还是向敏忽然问了一句,“恬恬,你这该不会是有了吧?”

    裹了厚厚一层梅子酱的肉串酸甜酥爽,安恬吃的胃口大开,听到向敏的话也没停下,而是点了点头,“我觉得应该是,不过确切的还得检查了才知道。”

    大家听到这对面还愣了几秒,很快回过神来,便纷纷向顾裴琛和安恬道喜。因为安恬的好消息,这顿露营晚餐愈发的温馨和乐。

    大家闹到深夜,才总算是偃旗息鼓,各回各营帐睡下了,第二天周一,所以天没亮大家就起来收拾东西,坐上车子赶回城。

    因为都要送孩子去幼儿园,一趟和去时一样,也是那么浩浩荡荡,直到分开的时候,有的还互相之间留了名片,倒也是借机谋得了各自的机会和利益。

    送了圆圆,顾裴琛却没有急着开车去公司,而是掉头朝御景湖医院的方向开。

    安恬看得纳闷儿,“我们这是去哪,不上公司吗?”

    “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顾裴琛道。

    “哎!”安恬一听就笑了,“哪有那么麻烦,现在日子还早,去医院也那样,还不如自己去药店买试纸测一下呢。”哪怕是自家的医院,可这趟也懒得跑啊!

    “嗯?”顾裴琛一愣。

    “我说顾总,你该不会连这点常识也不知道吧,好歹是高知识分子呢,不然也干不了大奸商啊!”安恬趁机揶揄打趣他。

    顾裴琛神色微滞,顿了顿便又将车头掉了回去,“那就去药店吧。”

    两人去药店买了试纸,这才前去公司。

    然而刚到公司大门,就见到了个许久未见的不速之客,车都没给开进地下车库,就被猛地冲到车头的童欣雅给拦了下来。

    几乎是电光火石间,顾裴琛猛地踩下急刹,堪堪擦着童欣雅的鞋尖儿停了下来。然而惯性却带的副驾的安恬猛地往前一蹿,尽管有安全带保护,还是一脑门儿磕在了置物台上。

    砰的一声闷响吓出顾裴琛一身冷汗,“恬恬,你怎么样?”忙伸手抬起安恬的头查看,偌大一个疙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起来,可把顾裴琛给心疼坏了,“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伤,肚子呢,肚子有没有事?”

    安恬捂着脑门儿摇头,“就磕到头了。”

    确定安恬只是磕到了头,别的并没有受伤,顾裴琛紧绷的脸却没有松懈下来,相反,是瞬间黑如锅底,动作利索的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你疯了吗?突然冲出来想死是不是?!”顾裴琛一开口简直怒不可遏,“你要死滚远点,要是连累我妻子,我顾裴琛定让你尝尝什么叫什么不如死!”

    本来满脸豁出去的童欣雅被顾裴琛这一吼,便是面色一滞,紧接着眼里就盈满了水光,“我听说你找楚暮做催眠了,你,你真的忘了过去,也……忘了我?”说到这,声音便带上了哽咽,“顾裴琛,你怎么可以忘了我?!”

    顾裴琛其实并没有真的忘记童欣雅这个人,但因为模糊了一部分记忆,童欣雅这个人,也随之模糊掉了原有的浓墨重彩,如今再见,熟悉却陌生,但远记不得当年的那份悸动,那份沉痛,便是经久的年少轻狂的一道一闪而逝的风景而已,过了就是过了,微不足道。

    但听着童欣雅喊的话,顾裴琛却是心思一转,面上倒是不显,顺水推舟就问了句,“你是谁?先是拦车现在又乱认人,碰瓷儿的话那你可是走错了地方。”说着伸手指了个方向,“看到没,那,摄像头。”

    童欣雅不敢置信的捂着嘴,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你,你怎么能……顾裴琛,你好残忍,就因为当年我犯了个无心之错,你就判我死刑,让我活着生不如死,你,你好狠!”

    顾裴琛被童欣雅哭得心烦,尽管对方顶着和安恬一模一样的脸,他还是莫名的觉得碍眼,当即面无表情的摊出手掌。

    童欣雅哭声一顿,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医药费,你的行为害得我太太受伤。”顾裴琛冷冷的道。

    童欣雅就那么瞪大双眼,心痛如绞,却发现再也哭不出来。眼前的男人是那么陌生,还,还奇葩,医药费?哈!堂堂顾氏首席,什么时候将区区小钱放在眼里过?然而今天,对方却伸手问自己要医药费!

    “不给吗?”顾裴琛眸色微沉,“那我只好让人调监控报警了,告你故意勒索伤人。”某人睁眼说瞎话的功夫简直炉火纯青,装的跟真的样。

    童欣雅彻底被噎住了,再呆不下去,二话不说,拉开包包掏出几张毛爷爷拍在顾裴琛手里,转身就跑。她眼里还闪烁着湿润的水光,然后瞥安恬的刹那,一抹狠戾却瞬闪而逝。

    安恬也侧头打量着童欣雅,一段时间不见,这人憔悴了很多,也比以前看着更阴郁了,过瘦的体型连衣服都撑不起,空荡荡的,还偏偏穿了一条及踝的红裙子,从背后看着,就跟幽魂似的。自从认识这人以来,留给安恬的印象就是极端疯狂,总跟人一种精神失常的感觉,但不管性格多么糟糕,这段是时间不见便憔悴成这样,显然也是爱惨了顾裴琛吧。

    安恬正看得出神,副驾的车门就被顾裴琛拉开了。

    “下车吧,我们上去,车让保安开车库去。”

    等安恬下车,顾裴琛随手就将车钥匙扔给了跑过来的保安,带着她就要朝大门走,却被保安给叫住了。

    “顾,顾总……”

    顾裴琛闻言,转身看向保安。

    保安见他面色平和,可就是无端被那股气质压的忍不住微低下头,“这是刚才那小姐留下的,她本来要进去,我们给拦下了,所以就留了这东西,让务必交给顾总您。”说着,保安递出一个白纸袋。

    顾裴琛冷淡的瞥了一眼,“扔了。”

    保安闻言一愣。

    “你要觉得有用,自己留着也行。”顾总再次喜当爹,难得的心情不错,便开恩似的留下这么句话,带着安恬便走了。

    保安望望顾裴琛的背影,又低头打开纸袋往里面看了一眼。其实里面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一条白绒围巾,一个笔记本。不过保安还是没舍得扔,便欣然收下了,转身开车门坐进驾驶座,发动车子开去车库,这种豪车,也就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上手摸摸。

    而另一边,顾裴琛带着安恬直接乘电梯上楼,一到办公室,安恬把拿了试纸去了隔间休息室里的卫生间。

    尽管两人是这样的关系,安恬进出休息室还是习惯性的关上门。顾裴琛被隔绝在外,坐在办公桌后却无心工作,连电脑都没心情打开,手指转着钢笔,眼睛却焦灼的不停往休息间的门上瞄,恨不得将门给盯出个窟窿来。

    过了几分钟,安恬出来了,房门打开的瞬间,顾裴琛蹭的就站起身来,直勾勾的盯着安恬。